历史故事:借身诉冤

罗真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内务府官员在阅读“邸抄”(内部情况交流性质的文件)时,发现景山某部门丢失了几件古玩。官员怀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于是召集了所有干活的数十人来,准备审问一番,看能不能找到点眉目。

这数十个工人都被带到,并排站在大堂前,一个个都低垂着头,显得非常老实忠厚。但其中有一个人显得有些异常。官员正要开口盘问,那一个人突然跪地,自己讲道:“请大老爷伸冤啊,我是常格,正黄旗人,今年十二岁。前些日子,我去市场买东西,路上遇到个工人,名叫赵二。他心怀不轨,企图强奸我,我誓死不从,他竟歹毒的把我杀了。我的尸体被埋在厚载门堆炭的地方。我父母至今还不知道我已遇难,请求大人为我伸冤啊!”说完这些话以后,那个男人便倒在地上。

大家正感惊愕之际,那人忽又跳了起来说:“我就是赵二,杀常格的人就是我!” 内务府的官虽见到这种情况,意识到其中定有冤情。便把发现的事件原委与经过,如实整理出来,移交到刑部,让他们去做进一步处理。

刑部派人到厚载门现场去察看时,果然在那里挖到了常格这位女孩的尸体,尸体伤痕累累,正如常格的灵魂所诉无二。于是,再去访问常格的父母,问起常格情况,他父母说:“我家孩子已失踪一个多月,至今不知道是死是活啊!”当得知常格已经遇害后,顿时悲痛欲绝,伤心不已。

刑部于是立即拘捕赵二,并仔细询问其谋杀经过,赵二知道罪责难逃,便如实地全部招供了出来。

刑部上书奏明:是赵二自己的灵魂借活人之口吐露杀人凶情,算是自首。按照律例似乎应该减刑;但是,后来我们又想:这其实是遇害人附在活人身上,揭示赵二行凶的实情,并非赵二本人的自首行为。所以,不拟考虑引用减缓条例。建议斩立决。上面批准了刑部的决定,立刻执行!

这则故事的奇特之处是:冤死的常格既借活人之口,讲诉了被杀的经过;又借同一个活人之口,讲述了凶手赵二自认其罪的经过。一个十二岁的女孩,被冤杀后,她的灵魂哪里来的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来表现以上两种情景?两种身份?笔者揣想是:神怜其冤,神所指使。

而这正体现了:

神目如电,
是非分明;
见善必佑,
遇恶必惩!
神明警示:
勿存侥幸;
善恶必报,
神兮万能!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7/16/53843.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谈绰,字公绰,性情刚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间人士。因其才学被朝廷征召,奉命到苏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给他一百两黄金。谈绰一见便说:“太守不了解我”,而拒收黄金。李某退而钦佩慨叹谈绰正直的节操。
  • 清朝咸丰年间,龙汝霖出任山西高平县知县,清政爱民。后来山西发生饥荒,汝霖先出仓粮贷民,然后向上陈请后离任。
  • 清代名臣纪晓岚,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有个讨饭行乞的妇女,她对婆婆特别孝顺。有一次,她自己饿的跌倒在路旁,但她手里讨来的一碗饭却捧的紧紧不肯撒手。她嘴里还不停的叨念说:“婆婆还没吃饭呢!”
  • 清朝巡抚田兴恕年轻未发达时,以割草为生,乡里有一个姓朱的富人,兴恕割了草就挑到他家去卖。一天去晚了,朱富人已经买了草,兴恕很懊丧,想到一日饭食没有着落,倚门感叹。
  • 叶广彬,字大宜,号月窗,明代人。年轻时很聪明,每天能背诵上万句诗文,原先对科举诗文十分精通。但后来看到父亲那么大年纪,依然是生员,就辍学不参加科举,管理一些农田杂事。但是读背诗文,依然如故。众家经学、史学以及阴阳算术,没有不通晓的,人们都说他博学多识,堪称一代奇才。
    叶广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仿佛是一个没有什么能耐的人,他见人时说话很拘谨、脸色紧张;面对别人时,格外恭顺。
  • 曾石在一次战事中打了败仗,在他将要被朝廷行刑处决的时候,哭着对他的部下们说: “皇上非常愤怒,我死也是罪有应得,但我的老婆孩子们,又怎能让他们流落到边疆,成为沟中的死尸呢?”王环哭着说:“您不要担心,我一定能够想办法让他们回家。”
  • 萧统长相英俊,说话办事得体。读书时一目数行,且能过目不忘。有时梁武帝让他作剧韵诗,他总是稍加思考便能作出,不需多加修饰就很通畅。
  • 侍郎很欣赏他的勤劳,对他大加夸奖。主簿请示说:“大人除夕夜到此,现已三更了,天寒地冻的,我这儿有除夕酒肴,献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着接受了,喝了数杯,回到陶庄公馆。感到疲倦,于是解衣而卧,梦中依旧骑马巡河,但觉得所到之处,并非刚才看到的景色。
  • 有位庙祝(看守寺庙者),专门在寺中假装虔敬来欺骗、愚弄直朴的村妇为乐,其人又是个铁公鸡,吝啬成性,一毛不拔。谁想占他点便宜,那真比登天还难。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试已毕,还未“传胪”,(那是科举时代,殿试后的宣制唱名。)纪晓岚就先在富阳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于拆字的士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