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长寿的缘由

杨纪代
(Fotolia)
  人气: 3810
【字号】    
   标签: tags:

人人都知道彭祖公公八百岁,是个多么长寿的人呀!为啥能如此长寿呢?那是有缘由的。

据说,他年少时娶过一房妻小,夫妻俩情义深厚,但是不久她便死了。彭祖哀悼不已,但是中馈空虚,无人掌管家务。不得已,又续娶了一位新人,来料理家庭间一切的琐事。十数年间,这位续娶的夫人,又一病不起,一命呜呼,死了!

他遭此变故,以为命该如此,“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嘛!接下来,他又续娶了数十个妻室,有些长命的,有些短命的,但都比不上他的命长,没人能跟他白头偕老的。

所以,他那一帮已死的妻子联合起来,往阴曹地府,阎王殿里控告彭祖啦!她们说:我们何以个个都那么短命?我们的丈夫彭某为什么这么长寿?究竟是何道理?你若不把他带来,我辈誓不干休!因为我们老是等啊等的,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见面的日子呢!

阎王听罢,就把专司人间生死的寿命簿打开一看,才知道疏忽了,漏去彭祖的名字,没去拘提!于是,差了一帮鬼卒,上阳间捉拿彭祖去。

但是过了许久,始终没有捉到彭祖这个人来。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他住的地方:门前一湾流水,水上一道木桥。可在桥上来往的人多着哪!又因滨河而居的房屋擳次鳞比,不单只彭祖一家呢!所以,那一帮鬼卒终日守在桥上,也分不清哪个行路人是彭祖。

他们终于没有办法,只得回去秉告阎王目前所遇到的困难。阎王也绞尽脑汁,束手无策。后来有个参事告诉他一条妙计,他才喜上眉梢,连呼高招。接着,招呼那帮鬼卒前去,咐耳过来,低声嘱咐,如此这般,那帮鬼卒,齐声唱诺而去。

彭祖年已八百,仍然精神矍铄,困在家中,百无聊赖,常柱着拐杖往亲朋家聊天,只要外出必须经过这座木桥。每当他外出或归家时,总是见着一群孩子,老在桥下洗什么似的,天天如此,不只是一日的事了。

这回又让他看见了,老人家大发善心,怕小孩一不留神溺水而亡,于是问道:“小孩子家,你们日日在这里洗什么?这水这么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小孩子齐声答道:“公公!我们要把这些黑漆漆的炭,洗成白色的。”

彭祖忍不住捧腹大笑,边笑边答:“哈哈!我彭祖活了八百岁,到现在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话犹未完,那帮小孩子,立刻七手八脚的把彭祖捉到阴间阎王处去了。当然,您一定明白,那帮小孩儿就是鬼卒乔装的。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得知,佛教里一再强调的:有地狱,有阎罗王,阎王殿里有人间生死簿……等等的事,恐怕不假。可见人各有命,上天早就安排好了,到时就得走,并非人力所能左右。而彭祖是因为漏列了才能活得那么久,发现错误之后,还是得依法拘提处置呢!谁也无法幸免,是吧?

注:彭祖,是一个相传活了近八百岁的传奇人物。因为他无意中帮了神仙的忙,而得到一本“天书”,上面记载了天界里的“吉神”、“凶神”何时到人间巡察。

因此之故,彭祖隐姓埋名,绝不曝光自己的身份,而且非常注意避开凶神出来人间巡视的年、月、日、时……等时刻。尤其以“时”,一般人多半疏忽,不会去注意,故他活了近八百岁。@*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根据南北朝时的《南史·孙棘传》记载,孙棘是彭城人,他有个弟弟名叫孙萨。南朝宋孝宗大明五年(公元461年),朝廷要征发十五岁的男子服役,弟弟孙萨是征发对象。可是,他因故没有能够按期到达,于是按照律令,要被论罪处死。
  • 唐宪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进京赶考落第后,到四川去。走到宝鸡县西边,住进旅舍,忽然听到痛苦的呻吟声,便寻声来到隔壁的房里,看见一个穷苦的病人。
  • 袁家坝那个地方发生了一件雷击恶婆的事,情节很希奇。
  • 吕君中第回了乡,女方父母来说:“我家女儿本来没病,定亲后忽然眼睛瞎了,让我们解除婚约算了。”吕君说:“定亲以后眼睛瞎了,并不是你们骗我啊,为什么要解除婚约呢?”于是和那盲女子成了亲。
  • 南方有个大户人家姓张,家族中有个官员名叫张履昊,喜欢探求长寿之术。朝廷准予他告老还乡,住在江宁。刚到这里时,携带有白银160万两。
  • 唐太宗李世民说过: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苏武的正直坚忍感天动地,而李陵的妥协背叛遗恨万年!
  • 凤阳是安徽省一个普普通通的县,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故乡。历史上,凤阳地区灾荒不断,许多人离开家园,以打花鼓、唱曲为生,“凤阳花鼓”又成了贫穷、讨饭的象征。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试已毕,还未“传胪”,(那是科举时代,殿试后的宣制唱名。)纪晓岚就先在富阳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于拆字的士子。
  • 有位庙祝(看守寺庙者),专门在寺中假装虔敬来欺骗、愚弄直朴的村妇为乐,其人又是个铁公鸡,吝啬成性,一毛不拔。谁想占他点便宜,那真比登天还难。
  • 侍郎很欣赏他的勤劳,对他大加夸奖。主簿请示说:“大人除夕夜到此,现已三更了,天寒地冻的,我这儿有除夕酒肴,献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着接受了,喝了数杯,回到陶庄公馆。感到疲倦,于是解衣而卧,梦中依旧骑马巡河,但觉得所到之处,并非刚才看到的景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