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石龟的传说

杨纪代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仙人洞,是江苏顾山有名的古迹。这个洞在香花桥底下,相传是可以通行的,现在已经淤塞只剩一个浅潭了。

从前这个仙人洞,可通到常熟,有三十多里路。若想到虞山或常熟去的,可由仙人洞穿行过去。不过洞里黝暗,行者必须点火烛照路。只要一枝短烛燃完,人已到了。所以那时到常熟去,非常方便,并且经此洞去的很多,是个捷径又兼新奇嘛!

到后来不知什么缘故,来了一个孕妇,也想抄捷径,打仙人洞里穿行到常熟去。哪知她走进之后,洞就不知咋地堵塞住了。

到现在,也没人知道那孕妇是否安然抵达虞山。可是这洞,从此以后再没有第二个人能通过了。

顾山这地方,另有一座香山,山脚下,有一间文选楼,楼前是一片松林,林中两旁各竖着一排石像,有马、牛、羊……等等,俩俩相对称。只是其中的两只石龟不同,一只龟是完整的,另一只头已经没了,头怎么断的呢?也有来历的:

两百年前,离香山不到半里有个小村落,其中有一户人家,他们的田就在松林面前。这家的男主人天天到田里耕作。

有一天,男人照例去耕作,到正午的时候,他的妻子送饭去给他吃。因为他俩新婚不久,妻子还十分腼腆,觉得不好意思开口和夫婿说话。

当她走到松林里的时候,想了想,还是不敢打招呼,就把那碗面放在一只石龟的面前,一声不响的转身回去了。这只石龟见她走了以后,就伸出嘴来,把整碗面吞下肚去。

这时,那男人饿得头婚眼花,心想她的妻子,应当拿饭来了才是,怎地拖到这会儿呢?为何太阳已偏西了,还不见来呢?边想边又埋头苦干。

时间过得很快,没过多久,太阳下山了。男人因为没吃午饭,所以急急收工,怒气冲冲的往家赶。一进门,就把妻子骂得目瞪口呆。

他妻子定了定神,说道:“我送去了呀!你怎么没有吃呢?”

男人答道:“我没见你来!”

妻说:“我煮了碗面放在石龟前,没有喊你就走了。”

他一听这话,就赶紧回头往松林寻去,来到石龟面前,只见一个空碗摆那儿,他想,这面谁吃了呢?怎么凭空消失不见了呢?太不可思议了!

回到家,他把事情经过和自己的疑惑,一一述说,一家子都知道了,马上这档子怪事也传遍全村,谁都在猜测这碗面何以失踪。

接连几天,这男人总是没吃到午饭,弄得全家人莫名其妙。

这只偷吃的石龟,犯了天条而不自知,因为它干涉了人的事了,影响了人的生活了,命中注定它该死了!倘若不除去它,以后不知要有多少人受累哪!

一天夜里,雷鸣电闪,大雨倾盆,霹雳一声,把石龟的头打掉了,从此,每天正午,饭不再无故消失。

读者不信,可来玩一趟,那无头的石龟,仍旧遗留在松林里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谈绰,字公绰,性情刚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间人士。因其才学被朝廷征召,奉命到苏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给他一百两黄金。谈绰一见便说:“太守不了解我”,而拒收黄金。李某退而钦佩慨叹谈绰正直的节操。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内务府官员在阅读“邸抄”(内部情况交流性质的文件)时,发现景山某部门丢失了几件古玩。官员怀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于是召集了所有干活的数十人来,准备审问一番,看能不能找到点眉目。
  • 那人驼背弓腰,用竹竿来捕蝉,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样,从来不会失手。孔子走上前去,拱手行礼,问道:“先生技术如此娴熟,有什么道理吗?”
  • 梁商是东汉顺帝时的贵戚、权臣、袭封乘氏侯、官大将军、声势渲赫,权倾朝野。但梁商为人谦虚平和,从不以权势凌驾法纪,有“贤辅”的美誉。
  • 钟离意字子阿,东汉时代的会稽山阴人。年青时做过郡督邮。当时部县亭长有受人酒礼的,府下登记在案考察。钟离意封还记载时,进去对太守说:“《春秋》主张:先内后外。《诗经》说:‘刑于寡妻,以御于家邦。’就是说:应该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远。现今,宜先清理府内,暂且把考察远县细微的过失,放松一些。”太守认为他很能干,就委任他管县里的事。
  • 清代,京城祟文门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种植花草为生。这其中有个年轻的女子,和父亲一起生活。父亲久病不起,女儿全心全意照顾父亲,嘴上不断的宽慰父亲,但心底却为父亲的病暗暗担忧。
  • 王常是洛阳人,既有胆量.又讲义气。有人遇到困厄和不平,他一定拔刀相助;看见谁挨饿受冻,他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衣服和食物让给别人。
  • 拆字是不是迷信呢?我认为穷理致知,不能算是迷信。只有相信江湖术士那一套才是迷信。拆字和文字学有密切关连,经验阅历更不可缺。同属一字,却因人、因时及因地之不同而拆法各异。这种高深、有趣的中国古老哲学,早已被古人、前辈艺术化了。
  • 人人都知道彭祖公公八百岁,是个多么长寿的人呀!为啥能如此长寿呢?那是有缘由的。
  • 郗超与谢玄私交不睦。苻坚将篡夺晋君的帝位,已经攻占了梁、岐,且下一步准备取下淮阴。当时朝廷讨论想派遣谢玄率军北伐,但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只有郗超说:“他必定能完成任务。我以前曾和他在桓宣武府共事过,他让每个人都能发挥长才;虽然如同履、屐之间的小差异,也都能做到适当的任用。由此可推论,他一定能建立大功。”谢玄在立下辅佐帝业的大功后,当时的人都赞叹郗超的先见之明,且推崇他不因个人的好恶而隐藏别人的优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