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爱不爱其实一点也无法掌握

苏非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尽管,才两个月前,他们一起紧紧握手看了“钢铁人”;尽管才半年前,他对着她表示“有你真好”。但前阵子,他却说我不再爱你了,我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你已不再吸引我,我们分开吧!

看着她这一个多月写的日记,我好心疼。原来,爱情也像翻书一下,看完了,翻过去,不爱了。

“如果再怎么相爱都有可能瞬间就感觉没了,那么,爱情走的时候或来的时候,都不需太难过或太高兴。所以我很希望自己能走过这一段,当然这太难做到,但这是我的希望,不去沾染情爱,不受别人的情绪牵动,而是去体会一个人的单纯的快乐。寂寞又如何?两个人在一起的寂寞更加难受,在乎对方而又不被在乎的寂寞,更加强烈。比起寂寞,我宁愿孤独。”

她很平静,但实际上却痛得深沈。爱情或婚姻,如果早知道是一点都无法掌握,那么来的时候、去的时候,也许都不该太难过。于是,我想到了庄子的故事。庄子一共娶了三个妻子,第一个死了,第二个离了, 第三个妻子很漂亮,两个人恩爱有加。

有一天庄子去郊外游玩,看见一个妇人边哭边用扇子扇坟。庄子好奇的去打听,才知道这妇人和丈夫生前很恩爱,许诺一定会等丈夫的坟干了才会改嫁。现在丈夫刚死,新坟什么时候才能干?真是急人。庄子很感慨,就使用法术把坟子扇干了。那妇人千恩万谢的欢喜离去。

庄子回到家中,试探妻子,妻子口口声声发誓为他守贞终生不再改嫁。过了几天庄子死了,入了棺材。开始时他妻子痛哭流涕,足不出户。但是后来来了一位英俊的王孙公子和老头,庄子之妻便被迷住了,用尽一切办法勾引王孙,想改嫁王孙。早把对庄子的信誓旦旦抛于脑后。

终于王孙和她拜堂成亲,成亲之时王孙突然病倒,说有心痛病,需吃人脑。此时情况紧急,唯有劈棺用庄子之脑救眼前的新情人。庄子之妻拿起斧头去劈棺材。庄子醒来,揭穿了他妻子的虚伪和移情别恋,并说王孙和老头只是他变化的。他妻子羞的上吊自尽。

庄子彻悟夫妻之情,敲着瓦盆唱道:大块无心兮,生我与伊。我非伊夫兮,伊非我妻。偶然邂逅兮,一室同居。大限既终兮,有合有离。人之无良兮,生死情移。真情既见兮,不死何为!歌罢,又吟诗四句:你死我必埋,我死你必嫁。我若真个死,一场大笑话!

爱情,不能否认,有她甜蜜美丽的一面,但为爱而伤而泣而悔的人也大有人在。很多人对地久天长、至死不渝的爱情看的很重,但也为此很累很苦。其实人有很多追求、自私、占有,也都是从情中派生出来的,这也是情迷中人的一种“奢求”。

也许,没有太多欲望的人,也相对拥有更多自在的平静与真正的幸福!@*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9-24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