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致重庆市委市政府一封公开信

【字号】    
   标签: tags:

【致重庆市委市政府一封公开信
白中美 江淑琴
作为中国公民
作为重庆市民与访民
作为重庆2005年“6●30强拆惨案”的目击者
作为国家与政府“重点扶持的弱势对象”
我们现在以每个自然人最基本的人权,依照“国际人权宣言”与国家“宪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向国家与政府说,我们老弱残妇女久压在心底的话。
首先需要申明的是,我们不是天生的弱势,更不是弱智,我们勤劳、正直、有思想有情有义,爱恨分明,一贯奉公守法,爱国爱党,相信政府、相信领导。
可是,我们却在贵政府属下的抢夺迫害下成为了弱势,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在京城居无定所,漂泊、流浪……。
作为基督徒与重庆2005年“6●30强拆大案”目击者,我只希望官方痛定思痛,不要为一时之利再搞天怒人怨的强拆。既损害中共中央的形象,又伤害了百姓的利益与情感,自己也触犯了国法,妥善的解决官与民的利益构建和谐社会,不要让悲剧再延续下去,我永远不会为了自己而做假证,因此,选择了离开,沉默了三年多,上京也只谈自己家的问题,如今在贵政府属下再三欲加大罪的逼迫下。只有敞开我们痛苦已久的心菲从头诉起。
我们一家三人都是重庆渝中区两路口的居民,现在只有母女俩,父亲早在1996年被不法官员迫害下过早身亡。
在国家“百花齐放”年代里,因工作需要。76年,母亲江淑琴、父亲白和清与我,先后被重庆劳动人民文化宫特别邀请管理文化宫露天午台所有工作(卫生、音响、守夜、维持治安)等等并安排我们住在午台的配套房,我们在此工作与生活了28年,为了工作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呕心沥血、恪尽职守放弃了原来维持生计的经营,也失去了原来的住房,因此文化宫的配套房成了我们唯一的住宅,为了文化宫文化事业,我奉献了我生命中最黄金的年代,放弃了更多更好的发展和机会,《重庆晚报》当年还表扬了我们午台一家人……。
谁知88年初,被贵政府属下的市总工会与市文化宫卸磨杀驴,推卸了所有对我们应付的法定义务,责任与承诺,强行停止的我们的工作,断了我们的工资与生活来源,父亲因此呕气成病无钱医治,过早死在他曾经奋斗过的午台上,可末得到贵政府属下的党员干部半点人性的内疚和补偿,更没有抚恤金与丧葬费,母亲工作几十年后得下国家“三级残废”却得不到应有的退休养老金,我也失去了工作,我们母女在无生活来源的绝境中,贫病交加的苦海中沉浮、呻吟、挣扎了十多年。
我是基督徒,原本我还劝母亲把这过去的痛苦忘掉……,没想到2003年11月贵政府属下市总工会与市文化宫要把群众喜欢娱乐之地,露天午台改变成小车停车场谋营利,再把那无情剑刺向我们母女,强逼我们无条件搬迁,我们与其论相关法令,同意在安置下搬迁,其他的我们可以不要了,可是他们却不知足,反而打击报复胁迫我们搬到蓝球场场上废弃的公厕上居住,作为人的尊严,我们决不屈服,他们就对我们家强行断水断电连续一年八个月,三次强拆致使我残废老母在黑暗中多次摔破头和脚,过往的群众纷纷遣责他们惨无人道的暴行,他们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又仗势欺压法院做假、恶人先告状,把我们受害人变成了“侵占房屋的被告”……。
在闻名中外山城火炉的夏天,七、八月每年都连续一月高温40度以上,与普天同庆的春节也不给我们水和电,在国家“五一”劳动节、“七一”共产党的生日里、“十一”国庆日里,我们母女都到相关部门去乞讨水和电、可是我们还是在过往群众同情的目光中,在灯火辉煌大重庆的角落里点着微弱的烛光伤感着……
不管我与柱着拐杖年老残疾的老母,风里雨里、烈日与寒冻的艰难地来回奔波请求水和电,说不尽的好话,也打不动各级官员那冷酷狠毒的心……
最让我们的锥心刻骨难忘的十件事,仅供我们人民的政府参考如下:
一、2004年3月19日贵政府属下,市总工会与市文化宫向我们发起了强拆,我们对他们说国务院305号档与建设部名文规定 “不准强拆,不准断水断电,必须先安置后拆迁”但文化宫主管副主任刘习军等却十分傲慢嚣张的说“我们是内部拆迁,国家管不着”我们质问他们“国家都管不着,那么重庆是否与同俄罗斯那样独立了”他们无理相对的走了,我却陷入了沉思,中共中央的法令,为何在重庆没人执行……
二、在无水无电的2004年3月19日那帮不法分子又来强拆时,我们万般无奈向市里110报警求救,可得到回答的是“我们只保护人民,不保护刁民”而拒绝出警。
当我们在多次受害后才懂得用国家《宪法》为武器,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利,就被官府视为“刁民”了吗?其怪的是当我们拼命保护我们的家园时,刘习军他们报警,员警毫不避讳的很快来了,我们百姓要问,我们人民的员警已只属于官员党员的?
三、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我们工人之家”的市总工会求救时,市总工会的刘文主席闭门不见,办公室副主任王安明等工会干部与下属同一个冰冷残酷的声音“要想用水电、就搬到那边(原来的公厕)去,才有水电(见图片)没有补偿,更没有退休养老金”,公开包庇下属做假,来迫害、虐待我们残疾老弱女工,当我们被逼无奈再次向工会求助时,王安民等工会干部却骂道“你们死了当条狗”
四、我们想到了市里还有妇联、老联、残联、劳动事业局,依照《妇女法》《老年法》《残疾法》《劳动法》他们可以依法为我们向市工会与文化宫讨回公道,可是,当我和柱着拐杖残疾老母一一前去求助时,他们都冷漠无情异口同声的说“我们没法管这些”
五、在2004年“五一”劳动节前夕,我们满怀希望,向贵政府市长公开电话63854444,当我们好不容易怀着忐忑不安无比崇敬的心情打进去求助时。可是对方不等我们说完,就叫我们不要当“钉子户”。我们十分痛苦悲愤的想不通,这真是我们“人民的市长”所说的话?
六、在无水无电的日子里,不知是那位好心的乡亲为我们两次找来了当地两家报社记者,他们详细记录了我们所受的伤害,并查看了我们大量的原始证据,并说回去要为我们登报声援,可是他们一去无音信,当我们找去时,他们说“没办法,上面不让登”,报社记者是平抑社会宣导公平正义的无冕之王,却不能依法为受害百姓说话。这是为什么?
七、在2004年6月10日渝中区法院法庭上,杨晓东法官在我们大量上事实与证据面前,不得不当庭宣布:“事实证明了江淑琴、白中美是文化宫的老工人,国家支持你们,政府支持你们,我们人民法院也支持你们”。
同年11月31日渝一中院申威法院在法庭上宣布“你们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遭遇值得同情,诉讼请求也合理”
可是我们却在开心中得到了绝望,本该在法定十五日内送达的判决书,可是我们等到了第二年的3月8日(也正是北京开两会的日子)苦苦盼来的是,渝中区法院执行庭法官王昆明等人与文化宫全权律师李勇要来执行强拆,并说道“出于人道给你们两万元走人,否则我们就强拆,我们回说:“两级法院都宣布我们依法有理,而且我们还末收到判决书”当时他们非常的难堪,不相信的反问道“你们还末收到判决书吗?又说道“杨、申两法官当庭宣布的是违法的“我质问他们“你们同是一个司法机关为什么两种结论?”
值得我们终身感谢的是,两位年青的法官用他们最大的努力,在判决书上,证明了我和母亲都工作十年以上,为我们受害妇女工人保留了一份人间真情,同时,也让我们知道了,贵政府属下市总工会与市文化宫的权力超越了法律。
八、在2005年春节前夕,在无水无电中迫无奈,我们向“市长”王鸿举寄去了我们老弱残妇女求救快件,内装有写给市长的信,建设部两封“指责文化宫野蛮拆迁的信函”加盖了国家信访局印章我们曾写给胡主席的信,还有母亲的残疾证和我们相关证明,同时同样我们还寄给了市人大市委书记黄镇东快件,后来又向他们寄去了三封平信,还向市长王鸿举发去了电子邮件,可是这所有求助,都如同石头沉入了大海,我们饥渴的心也沉入了大海。
在这里我被迫不得不重提2005年被政府例为“6●30强拆大案”受害人王平、罗文华他们家有理有效合同合法,是在贵政府属下一些枉法官员的逼迫下,造成了本不该发生的“6●30强拆大惨案”但在《重庆晚报》第二天(7月1日共产党生日)的报导中,明显的把爆炸责任嫁娲罗文华来承担,紧接着街道、公安、法院步步累逼要我承认是罗文华用打火机引爆的,作为基督徒与人性的良知,我永远不会做假证。
在那场强拆灾难中,我曾奋不顾身的去救人,当时,我的右耳下还受了伤,按照情、理、法我应该受到政府的表彰,可是我得到的却是最无情最凶狠的打击报复,当我被迫离天家乡后,贵政府的属下又步步紧逼我残疾老母,要她把我交出去,又到北京来抓我末果后,又对我的亲朋好友乡亲四处散布谣言“白中美是法轮功,颠覆国家颠覆政府,我们二十四小时监控她”我们百姓不仅要问,这些官员党员就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
十、最让我终身心痛的是,贵政府的属下在当地找不到我,就对我白发苍苍的残疾老母进行疯狂报复,耍尽手段,在难忘的2005年11月22日渝中区执行庭法院王昆明等积极充当刽子手,再三不断的故意残忍的刺激恐吓辱骂我年迈75岁,走路也拄拐杖的妈妈“不给你退休金”不安置你住房,你的女儿白中美不要你了,我们要把你强制送到孤老院”等等不堪入耳的恶毒话,致使我老母亲重重的气昏摔倒在血泊中,第二天,好心的乡亲发现救起送往市急求中心抢救才保住了性命,可是她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
在我母亲生命垂危中,没有一个党员、官员、法官到医院关心她的死活,实行过人道。而是乘我们家中没有人强拆了我们唯一的住宅,抢走我们家中所有财产,如此强盗逻辑,如此贱踏百姓的党员官员,国家在那里去建立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
在我对2005年“6●30强拆大案”的目击观察,当时受害人罗文华已被逼上了绝路,对他自己头上猛地倒下一桶汽油准备自焚,在此时此刻,按照人性、人道、人心、法理官员都应该立即停止对他的进攻,进行好好安抚,可是愦憾的是,贵政府属下那不法的官员就是耍强权“你一芥草民还能把我唬住了,我有权有势还怕你,我就是要把你压下去”早已忘了他们来之于民,他们不计后果与代价造成了振惊“重庆6●30强拆大惨案”
在人世中,上帝早已注定了再高贵的人,拥有再多的财与权也带不走,人的生命终就归于尘土,何苦要生活在风吹叶落也心惊的日子时,待等人老退休时,饱尝灵魂深处良知长久的冲击……
自2005年“6●30强拆大案”以后,在贵政府属下等逼迫下,我先只身来到北京,后又带着被属下残害致瘫痪的老母成为重庆贵政府门下的难民,流落京城三年多了……。
在京城所见所闻,让我更加悲愤难平,明白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道理,我们的老乡们依然十分艰难的来往着京城—山城,两地虽然运隔千里路,但他们与全国各地的访民不论冬夏起早贪黑,风餐露宿,来到中央各级信访部门排着几里长的队伍,好不容易得到一封最高信函,如获至宝,欣喜若狂,星夜兼程赶回老家,可是很快又掉进了冰窑里,怀着对中共中央的无比希望与信赖又到京城,可是得到只有冰冷无情的五个字“回地方解决”有时在千言万苦后换来两个字“回去”。
而地方的截访人员在京城,根本不顾中共中央所在地首善之区的形象,更肆无忌惮的公开截访,打骂、手铐上访人,更有的把访民钓到后,如同对待牲口的把他们强行按在地上,然后像抛货物那样抛上车抢走了,此时却没有人民的员警来救命,访民在前进不得,后退无路,在饥寒贫病交加、恐慌中倒下,疯掉、冒险去闯中央相关求救时,又被地方骗回。关押、软禁、劳教、更有的被强行送进疯人院去摧残,视国家的建设者与纳税人,现在成了受害人的百姓生命为草芥、蝼蚁。
北京南站的大街、巷尾、桥洞等地,不断地躺着那筋疲力尽又无钱住店的新、老上访人。捡着垃圾破烂度日,那怕不吃不喝也要省下钱来向中共中央领导邮寄申诉状,那可不是简单的几页纸,而是受害百姓对最高层行政领导寄上的千万颗需要抚慰救治的破碎心哪……
北京当地有的市民常常以同情与嘲弄的口吻对我们说“管用吗?”在报刊上,电视上总是报喜不报忧,歌舞升平,但却很难找到为我们弱势群体受害百姓说话的位置。
我们的《重庆日报》2006年还公开撒下迷天大慌“我市集体上访解决了百分之百,个案解决了百分之九十七”
维权人士高智晟、胡佳等等在腐败丛横民不聊生,举国上下向钱看的年代,抛开自己利益、地位与家庭,本着我国传统的美德“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精神,为我们受害大众出头说话弥足珍贵。
依照国家《宪法》“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有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第一条:“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属于人民”,第三条:“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
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共中央签署了国际反腐公约与各种国际人权公约。
因此,我认为高智晟、胡佳等维权人士为了国家前途与人民利益依法无罪,他们应该是最受国家与人民最珍爱和重用的栋梁之材,所以我两次去参加了胡佳先生在北京市一中院的开庭,关心他们的命运也连着我们受害百姓的命运,我们百姓爱他们。
作为基督徒,作为中国公民与重庆难民,我真诚祈祷和希望,我们的国家不能再重演五七年反右的大悲剧,更希望让世界大作家雨果笔下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悲惨世界在中国消失。
如今,我国已随着人类世界进入了2008年,我国也对外开放多年,进行了各种国际接轨,过去的封建家长制将一去不回,各国人民对人权的尊重与拥护势不可挡,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全国追求民主民生民权的呐喊一浪高过一浪。
今天13亿人民拥有的大国绝非是少数人的王国,自从上帝创造了人类与天地万物,每个自然人都拥有了这一切,犹如母体带给婴儿奶水一样自然给予。
在这举世关注的人文奥运之际,家乡某些不法之徒又在兴风作浪,对我行使宪法权利的庶民百姓,欲加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大帽,岂不是让天下世人不耻吗?不知贵政府是否知晓同意此说。
因此,被逼无奈在这里向贵政府发出一封公开信,诉说我们受害难民流浪三年多,至今无家可归的悲惨,是否与当今和谐社会不和谐?!
如果,我们同拥有一本《宪法》,为何同命不同一样的运?
如果,我们是国家与政府重点扶持物件,为何还不归还我们的退休金和家园?
是贵政府的失职,还是某些官员与民争利盗用政府的名义在欺骗世人。
亲爱的人民政府,我们老弱残妇女,曾经多么崇敬您,如今,我们迫于无奈只有依法向贵政府提出我们的心愿与抗议。
何时还我们的家园,何时还我们公道与人权?
同时,我们也真诚的祈祷:
愿上帝赐福于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愿上帝赐福于我们弱势群体,受害同胞,早得幸福安康。
愿上帝赐福于我们的高智晟、胡佳等等维权人士早日归来!世界和谐、社会和谐、人人和谐!
在这里,恳请全世界社会热爱公平正义、民主人权的人们支持我们老弱残妇女工人早日讨回公道,人权!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只有在这里,祈求上帝赐福您们与家人一生平安、快乐健康,直到永远!阿门,谢谢!谢谢!

中国公民重庆访民:白中美、江淑琴
2008年8月17日
大纪元9月4日讯】(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9-04 5: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