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神韵的“粉丝”

王建新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7日讯】了解我的朋友,如果知道我会成为一个演出的粉丝,他们一定会很惊讶。因为我在大家的眼里一直是一个“不读书D不看报、不听广播,什么爱好,兴趣都没有的那么一个……怪人?”我不知道大家怎样说,但我确实知道,好几年前一位女友非常直率的说我: “你那叫什么日子?简直一个苦行僧!”

在别人眼中可能真的是这样,可我不觉得。为什么?大家引以为乐的、喜欢的,到了本人这里,并不以为是乐,也不觉得喜欢。那,我要是勉为其难的去看、去听,岂不是活受罪?

我小的时候,人们还很穷,那时说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是我们梦中的天堂。看场电影,就是奢侈了。但我不知为什么,就是酷爱读书。从骨子里,娘胎里带来的,对书的那么一种渴求、欲望。只要有书看,其它什么都无所谓了。也因此,有了小时候的许多与众不同的故事,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故事。

那时我们没有书,也没有钱。记得那时一支冰棒两分钱,也买不起。可是我记得,我只要有了一分钱,我就会直奔小人书铺—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会仔细浏览挂在墙上的书皮(那时他们都是把小人书的封皮挂在墙上让人挑选。)然后左挑右选,选定一本最想看的。那时是一分钱可以看一本。(视薄厚而定。较厚的,就贵一些,二分。)尽管这样的时候不多,可是一旦有了一分钱,看了一本想了很久的书,那种发自心底深处的喜悦,对于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我来说,真是犹如盛宴,那整个一天都会充满了喜悦,不断回味,为书中的人物喜怒哀乐。

后来妈妈在全市唯一的一家书店工作,做会计。这下我可有了机会。以找妈妈为借口,偷偷溜到书店的门市部去看书。哇,现在回忆起来,就好像还是昨天。人家书店规定不许职工家属在书店看书。可我就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被撵走。下次厚着脸皮还去。叔叔阿姨们可能也是觉得对这个小姑娘同情?有时只装看不见。但经理知道了是要训他们的。所以一看经理来了,就马上告诉我,叫我快走。过后我会再去。现在想起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那样?其实我一直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但只要一沾了书,就什么都可以舍弃了。脸皮也厚起来。

后来到了天津,妈妈有一次去姥姥家看我,专门给我带来一大袋子书。都是她们书店清仓处理的。当时我那个欣喜若狂的样子,妈妈也只是感叹,大概她也不明白,小小年纪的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就那么爱读书?

那时如果知道谁家有书,就会缠着姥姥带我去,到了人家,一头扎在书堆里,一整天可以不动地方,什么吃、喝,全都忘了。

就这样,我有幸读了很多当时一般老百姓根本就看不到的书。像红楼梦、三国、水浒。在当时都是不许看的。记得那年我十二岁,偷偷看了妈妈收藏的一套红楼。(深藏在一个樟木箱子里,被我发现了。)看了之后,抑制不住的想与人分享的喜悦。告诉了我的一个小玩伴,平时也会共享一本一分钱的小人书的小朋友。谁知他第一反应竟是:啊?!那是一本黄书,坏孩子才看!

只记得我当时觉得十分委屈,为自己,更为曹雪芹。后来,渐渐地,书多起来了。电影、电视、连续剧……铺天盖地。可我却越来越不爱看书,不爱看节目,不爱看电影电视…… 对它们统统失去了兴趣。以致到后来发展成了不读书、不看报、不听广播的“大党阀、大军阀……”。

归结起来,还是本人觉得,这些东西,现在越来越失去了传统文化的那种深刻的内涵,中华文化的浓厚底蕴。充斥的是煽情、做作、变异。让人不舒服、作呕,更甚的,全然没有了中华古老文化中的那种礼仪之邦的不怒自威的令人仰止的气度,代之的都是变异、色情、贪欲,可人们还不知道,还把它当作好。还美其名曰:人性。

可是神韵,真的是神之风韵,难以用语言描述,难以用人间的感觉去表达。震撼,真的是震撼。记得第一次看时,就是说不清为什么,那泪水禁不住的流,似乎触动了自己灵魂深处的什么,那久远的尘封的记忆,那生命的呼唤。就觉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动,都在呼喊:这才是我要的!

接下来的每一个节目、每一个舞蹈、独唱,啊,那个二胡独奏,正如许许多多看过这个演出的人们一样,“哪个都好,哪个都是我的最爱。很难讲哪个第一,哪个第二……” 。

先说那个二胡吧。小的时候二胡不知听过多少遍了。说老实话,从来就没喜欢过它,觉得“吱吱哑哑的”有什么好听。哇,这次我可迷上了二胡,那悠扬的琴声,好像从天外来,似近似远,时而如泣如诉,时而慷慨激昂,那么冲心荡魂,听的人如醉如痴,霎时只觉得周围的一切全没了,只有这销魂的琴声和自己的一缕轻魂,缠绕交织在一起,在这个宇宙大穹中飘舞……。

直道琴声嘎然而止,全场的观众静了那么一刹,才如梦初醒般地,爆发出由衷的掌声,也用一句常用语吧,那才真是“暴风雨般的”掌声。一下子,老外们纷纷打听:这是什么乐器?“中国小提琴!”老中们不无骄傲的说。“二胡。”对,就是二胡,两根弦!哇,只两根弦,就能拉出这么动人心魂的曲子!中国人,了不起!这小小的二胡,为中国人争了光,露了脸。那难于用语言表达的美,沁人心脾,溶魂入魄,余音绕耳,绵绵不绝。

再说那舞蹈,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舞者了。我称他们为舞者,因为,他们绝不是一般的舞蹈演员。你只有看了,你或许才能明白我的意思。他们丝毫没有当前流行的那些,说老实话,当前好多东西,似乎是黔驴技穷也罢,说是江郎才尽也罢。不过是想争奇斗艳,结果要不就俗不可耐,要不就鬼气森然,狐媚妖孽,令人却步。可神韵的舞蹈,传说中的霓裳羽衣舞我没见过,可是这些舞蹈,就是唐皇在世,也会赞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听?”

帷幕每次拉开,都令人为之一震,眼睛发亮。那美丽协调的色彩,清新、袅娜的舞姿,一举一动,都透着清纯、典雅、干净,对,就是那么超凡绝俗的干净。连我自己觉得也被干净起来。那么一种清心透体的感觉,美妙的感觉,你只觉得那台上的就是九天玄女,众仙女下凡;只觉得那里就是天台瑶池,洞天福地。一时间,觉得神就在你的眼前,仙女踏波,仙姿妙曼,云波荡漾,人心思仙……。觉得心地干净了起来,头脑清楚了起来,那么一种神圣的感觉……。

文章太长了,意未尽而辞穷。实在是用尽才思,用尽人言,难以表达万一。希望我的朋友们,同胞们,不要错过时机。在国内想看看不到,在这里可以大大方方的看,自由自在的看,去看看吧,看了才知道,什么是我们中华的传统文化,什么是我们中华之魂,什么是我们的根。

神韵,是中国人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真正文化,只有看过的人,才会真正理解,我说的是什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去年神韵艺术团演出,我观看了很多场。说真的,总也看不够。
  • 在8月24日结束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中,来自宾州北威尔士、现任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的吴巡天获得了青年男子组的冠军。
  • 驰名国际的神韵艺术团将于2008年12月19-21日再度莅临费城。届时,费城观众将会幸运的最早欣赏到2009年神韵艺术团全球巡演的精彩表演,费城人将再度享受神韵带给我们的精彩、优美与感动。费城是神韵2009全球巡回演出三个起始城市之一,与亚特兰大和迈阿密同时开演。
  • “如花蕾般纯净的女儿在清泉落花间起舞,时而她们行云流水般的步伐如清风在湖面拂过,甚至不会掠起一丝波纹,宛若凌波仙子,她们如水的娴静、优雅和柔美令人心旷神怡,她们纤尘不染的干净让人感动落泪;时而她们灵动而流畅的舒展水袖,舞动春风、播洒花雨……” 在纽约百老汇著名的无线电音乐厅, 一位中国文艺界的前辈看完神韵晚会后,对舞蹈《水袖》写下了这样的描述。
  • 我们全家是神韵晚会的忠实观众,连续欣赏了好几年多伦多的神韵演出了。演出水准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美轮美奂。从节目编排、服装、舞蹈技巧,到天幕、现场伴奏等,无一不给人带来超级美的享受。
  • 2008神韵艺术团世界大巡演,全球60多个城市,215场演出,精湛的演技不仅是国际一流,精美的服装更是赢得东、西方服装界人士的赞叹,神韵艺术团为时装界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审美观念,为业界人士的服装设计提供创作灵感,“神韵”将引领未来一时期的人类服饰的潮流。
  • 赞助上周神韵演出的商家之一 Mojito公司总裁裴肯那斯(Dean Petkanas) 是第一次看神韵演出,中场休息时他连声赞叹:“我惊呆了!真是不可思议!棒极了!舞台呈现的色彩、服装、舞剧,都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实在很难想像这个艺术团体是如何运作的,以致能呈现出这么美好的演出。”
  • (大纪元记者李华明报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一日晚,神韵纽约艺术团在世界娱乐之都─拉斯维加斯著名的希尔顿酒店 (Hilton Hotel)上演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该酒店副总裁Ira David Sternberg高度赞誉神韵领舞任凤舞,他说:“世界上没有一个词能够形容她的高贵、典雅。她是世界顶级的领舞。”
  • (大纪元记者唐景睿报导)凭栏处,那怒发冲冠的英雄少年,三十载驰骋疆场的丰功伟业,屈辱的南宋王朝里的一颗璀璨明星——岳飞,他把历史上的忠,用他的赤诚丹心描绘得淋漓尽致。廖若山,在舞台上昂首阔步,横扫长矛,把那力拔山兮的气魄,随着那长矛一划,在观众心中,像电极划过般的震动,仿佛那尘封的记忆被挑起,顷刻,被触动的心也像是岳家军中的一员,感受在那悲壮的年代里,一起谱写的那段历史。
  • (大纪元记者李佳报导)“一点点烛光,一曲曲悲歌,述说着修炼者的英雄悲壮……一点点烛光,一座座桥梁,连接起人间的正义善良。一点点烛光,一份份希望,把真、善、忍的美好传播四方。点一只蜡烛,传递真诚和善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