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行侠仗义 义薄云天

陆文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吴保安,河北人。任遂州方义县尉。他的同乡郭仲翔,是郭元振的侄子。郭仲翔很有才学,郭元振打算帮助他成名和做官。赶上蛮敌侵犯,朝廷派李蒙做姚州都督,帅领军队去征讨。李蒙临走时,与郭元振告辞,郭元振就把郭仲翔介绍给他,并说:“郭仲翔是我弟弟的独子,还没出名和做官,你暂且带他去军中锻炼。如果能破敌立功,使他也能享受一点微薄的俸禄。”李蒙答应了他。 他见郭仲翔确很有才干,便任他做了判官,让他处理军政事务。他们一起到了蜀地。

这时,吴保安给郭仲翔写信说:“多亏咱们还是同乡,您的名声很好。我虽然不曾亲自拜访,但是心中很仰慕。您是宰相的侄子,是幕府中的大才,由于有能力而重任在身。李蒙将军能文能武,受命出征,亲提大兵,去平叛敌寇。靠将军的英勇,又加上您的才能,出师获胜,只在旦夕之间。我吴保安少而好学,长大后攻习经书,才能很平凡,官只做到一个县尉。身处穷乡僻壤,地近蛮敌之乡。离首都有千里之遥,隔着多重河、关。况且我的官任期已满,下一任期的官,还不知何时能做。就凭我这小能耐,受选曹的限制,再想做个小官,也没有什么希望了!我就要回家养老,等着去死了。从旁听说:您善于急人之所急,不忘同乡之情,给予特别的照顾,使我能够执鞭附镫,在您身边做一个小小的官,稍微能摊上点儿功劳,趁着这次战争的胜利,让我也能加入功臣之列。如果能够这样的话,您的丘山之恩,我一定永远铭记在心。我不敢这样去期待您,但想去努力争取,望您能原谅我的坦诚,宽恕我的冒昧。我专门骑着笨驴,等待您的招使了。”

郭仲翔得到了吴保安的书信,非常感动,就把这件事向李将军禀报了,李将军打算招吴保安来,任做管记官。吴保安还没到任,蛮敌就压了上来,李将军进军姚州,一战而胜。他又乘胜追击,进入敌地。敌军却打败了李军,直至全军覆没,李将军身死,郭仲翔成了俘虏。蛮敌对他们的财货很贪婪,凡是被俘的汉人,都允许他们通信,让家人拿钱财来赎,每人三十匹绢。后来,吴保安到了姚州,正赶上李军失败覆没,他就停留了下来。

这时,郭仲翔在敌人那里,无可奈何,便给吴保安写信,道:“你没什么事吧?辱赐书,还未来得及覆信,正赶上大军出发,深入敌方,结果遭到失败,李将军战死,我做了俘虏,苟且偷生,人在天涯海角,这一生肯定是没希望了。可怜家乡祖国很遥远,才别了亲人不久,竟然被捉。我自陷入敌国,各种苦楚都尝受了,身体被毁,血泪流了一池。活人所受的苦,我都受过了。以我这样一个中原的世家大族的一员,却做了异国的囚犯,日积月累,寒来暑往,越来越思念祖国的亲人,越来越想瞻仰先祖的坟墓。常常发狂,内心悲痛,不觉得流出眼泪。行路之人看见我,还为之感伤呢!我和吴保安您,虽然未曾见面,却是志趣相投的。您光辉的仪容,总是不离开我的梦中。前回李将军下驾来问起我,趁机我就向他说了您的情况。李将军平素很了解您的才能、名望,于是请您做管记官。可是大军已经走远,而您又来迟了,这是您自已没赶上部队,并非是我有意抛弃您呀。”

“您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天赐福气,就是事情和所期望的没有达到,也已经功名两全了。如果早先您就跟随李将军,咱俩一起在军营做事,那么,您现在也成了背井离乡之人,和我有什么区别?我现在正遇灾难,没有办法,没有能力。而敌人的规定:凡是被抓之人,允许他的亲戚族人来赎。我作为宰相的侄子,和大家不同,苦苦相求,还得要一千匹才能赎人呢!就是通这封信,还索价一百匹呢。希望您能尽早带上我的书信,去报告我的伯父,最好按时把我赎回去。使我魂归祖国,这就指望您一个人了。今天所托之事,请您不辞劳苦。如果我伯父已经离开了宰相位置,难于再向他提起此事;那么就希望您亲自设法.解我危难。帮人之道,古人都很难做到。凭您素来具有的高深道义,著称的名节,所以我敢有这个请求,而对您非常相信。如果您就像流俗之辈一样,而对我全无同情怜悯之意,那么我就生做被俘之囚,死做蛮敌之鬼了,还有什么希望呢?吴君啊!千万别误了我的大事!”

吴保安收到郭仲翔的这封信后,很是伤感。当时郭元振宰相己经死了。吴保安就立刻写信给蛮敌方面的官员说:自已答应去赎郭仲翔,请等候时日,以筹集所需要的财物。

吴保安过去与郭仲翔,并无一日之聚,实属萍水之交。但他为人很讲义气,心想:既为一国同胞,便是亲如兄弟。今天遇到此人此事,就是该我尽的责任。于是,他变卖了所有的家产,获得了二百匹绢。这还远远不够数。他便住在姚州做起生意,十年也不回家,积极经营,筹集财物。前后获得了七百匹绢,仍然不够数。

吴保安素来不丰裕。妻子、儿子还在遂州,他竟专心于赎郭仲翔,和家中失去了联系。做买卖每次有所收获,即便是一尺布一升米,都细心积累起来。后来妻、儿为生活所逼,已不能自保了。妻子就带上瘦弱的儿子,骑着一头驴,亲自奔向姚州,去寻找自己的丈夫吴保安。走到半路时,没有了口粮,但是离姚州还有数百里之遥。

妻子实在没有办法,就在路旁哭泣。当时姚州都督杨安居,乘着驿马去郡上,看见吴保安的妻子悲哭的样子,觉得奇怪,就去问她,妻子说:“我的丈夫方义尉吴保安,由于友人落入敌国,他寻求赎回,就住在姚州。与我们母子,十年都未通音信。现在我很贫穷艰苦,前去寻找丈夫保安,路还远,粮食也吃光了,所以悲痛哭泣。”杨安居非常惊奇,对吴保安妻子说:“我快到前边的驿站了,我到了那里一定等夫人,给你一些帮助。”到驿站双方相遇后,杨安居赠给保安妻几贳钱,并给她安排了车马,让她们继续赶路。

杨安居驰马到了郡中,立即设法找到吴保安相见,握着他的手,一起登堂,对吴保安说:“我常读古人书,知道古今的义事,不想今天亲眼见到您,为您的大仁大义,十分感佩。但你为什么那么对朋友意深,而对妻、子意浅,舍弃家室,求赎朋友,竟到如此地步呢?我见到了来寻找你的妻子,思想您的道义,于是我心为之振奋,就想见你一面。今我初到此任,没有什么可帮助您的,暂且在库中挪借出官绢四百匹,帮您此用。等到把你的友人赎回后,我再慢慢还上。”

吴保安非常高兴,带着绢匹,让一蛮方通信的人拿去。大约两百天,郭仲翔赎回,到了姚州,面容憔悴,都没了人的模样。这时他才和吴保安第一次相见、相认,互相叙语哭泣。杨安居曾经在郭尚书元振手下做事,他为郭仲翔准备沐浴,换衣服,召他一起坐,一起宴会。

杨安居很看重吴保安的为人行事,很宠幸他,又让郭仲翔做治下尉。郭仲翔长期居住蛮方,很了解那里的情况,就让人在蛮洞中买了十个蛮女,都很漂亮。人到后,于是和杨安居辞别北归,并且把十个蛮女相赠。杨安居推辞说:“我又不是市井小人,难道等人报答吗?我只不过是钦佩吴保安先生的义气,所以因人成事啊!您有老人在此,这就作为口粮之资吧!”郭仲翔感谢说:“小人能够还归,是您的恩情;小命得以保全,是您的赐予。我就是死了,也忘不了您。但是这些蛮女,就是为您找来的。今天您莫推辞,我以死相求。”杨安居难于拒绝了,就让小女儿出来相见,说:“您既然总是劝说,我也不敢再违反您的雅意。这闺女最小,我最疼爱她,今天就为了她,接受您的一个蛮女吧!”于是辞掉了另外的九个人。吴保安也因为得到了杨安居的厚遇,获得了许多钱粮离去,安置照料妻儿。

郭仲翔回到家,此时距他临行一共十五年了。返回首都,由于有功,被任为尉州录事参军,把父母亲接到任上。两年后,又由于政绩优秀,被任命为代州户曹参军。郭仲翔任满后,父母去世,他办完葬事,穿着孝服在墓地边走边说:“我全靠吴公赎回,才能做官养亲,现在亲人已死,丧期又满,这回可以履行我的志愿了。”于是又去寻找吴保安,而吴保安已经由方义尉又选授了眉州彭山县丞。

郭仲翔于是又去蜀地去找他。可是吴保安任满后,回不了家乡,和妻子双双死在该地,权且葬在寺庙中。郭仲翔知道后,哭得非常悲哀,于是制做了孝服,手执孝杖,由蜀郡来,光着双脚,哭不绝声,来到彭山,找到了吴保安的墓,设祭完后,就把吴保安的骨殖挖出,每一节骨头都用墨笔作了记号,然后,盛在囊中。又取出了保安妻的骨殖,也同样墨书编号,装在竹笼中,还是光着双脚,亲自背负着,徒步走了几千里路,一直到魏郡。

吴保安有一个儿子,郭仲翔对待他就像对自己亲弟弟一样。郭仲翔用自己所有的家财二十万钱,重新厚葬了吴保安和他的妻子,还刻石立碑歌颂他。郭仲翔亲自在庐墓,守丧三年。三年后,做了岚州长史,又加以朝散大夫职。他带着吴保安的儿子去上任,为其娶妻,非常优渥地对待他们。

郭仲翔还是一个劲儿地对吴保安感恩戴德。天宝十二年,进朝,把自己的官印及官位让给吴保安的儿子,来报答吴保安。当时的人们,非常敬佩郭仲翔的行为。

正是:

祖国官与民,
本是一家亲。
一人若有难,
大家都关心。
可恨恶共毒于蛇,
毁我民族仁义情;
挑起群众斗群众,
多年灌输假恶狠。
天灭中共除凶顽,
群力重振民族魂!

(出自《纪闻》)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9/5/54703.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回,鲁哀公问孔子:“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

    孔子说:“国政当中最急迫的,就是要让百姓富裕和长寿。”

  • 孝道是人伦的重要基础,神对真正行孝的人也是非常看重的。清乾隆年间以博学而闻名的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 汉和帝的皇后邓绥,姥在和帝死后临朝听政,是为邓太后。她六岁时即懂《史书》,十二岁时通晓《诗经》、《论语》。十六岁入宫后,一开始为贵人,后来因为知书达理,德高望重,而被立为皇后。她虽然位列至尊,却仍不忘读书,在后宫中,曾师从曹大家学习经书。
  • (大纪元记者李新新州报导)西藏作曲家玛交巴塔观赏了第二届新唐人“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后感触很深,他说:“声乐大赛整体办得很不错,弘扬中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参赛选手唱得很不错﹐有的唱得非常好,像洪鸣,还有那个新加坡选手、台湾的两个女选手,还有我们的藏族同胞﹐西藏高原的音质很美的,我以后会给给他写一首歌。”
  • 纵观历史上的君王们,他们在继承王位之初,都希望自己与日月齐明,与天地同辉,与五帝、三王同垂青史。
  • 有一回,子贡向孔子请教如何治理百姓的方法。孔子说:“战战兢兢地,像用一条朽烂的绳子拉马那样,去对待百姓。”
  • 孔子说:“我对有些人感到羞愧;对有些人很鄙视;对有些人感到很危险...
  • 有一次,鲁哀公问孔子说:“我听说,向东边扩展住宅,不吉祥。真有这回事吗?”
  • 大难将至,季康子命令冉求带兵去抵挡,担任主攻;樊迟给冉求当助手。
  • 孔鲤,字伯鱼。有一次,孔子对伯鱼说:“鲤呵!我听说可以让人整天不觉疲倦的,大概就是学习吧!有的人,容貌不值得看,勇力不值得怕,祖先不值得称道,家族姓氏也不值得一提,可是终于成就了有益于社会的大业,名声播扬四方,并能流芳百世的原因,难道不是学习的结果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