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方的松林、萤火、山神

作者:苏凰

盼望明天会更好,是故,毅力越来越坚强。(fotolia)

    人气: 325
【字号】    
   标签: tags:

法国昆虫学家法布林介绍萤火虫(Iamqyris)说,古代希腊人曾经把它叫做“亮尾巴”。中国的《尔雅》中〈释虫〉说萤火虫即“炤”,“夜飞,腹下有火。”

修《本草》的李时珍则详说:

“萤有三种。一种小而宵飞,腹下光明,乃茅根所化也。吕氏《月令》所谓腐草化为萤者也。

一种长如蛆蝎,尾后有光,无翼不飞,乃竹根所化也。

一名蠲,俗名萤蛆。《明堂》、《月令》所谓腐草化为蠲者是也,其名宵行。茅竹之根夜视有光,复感湿热之气,遂变化成形尔。

一种水萤,居水中。唐李子卿《水萤赋》所谓彼何为而化草,此何为而居泉,是也。”

我在幼年的时候,夏日里与伙伴们游戏。到了夜间,我们的阁楼下就会飘来一些萤火虫。自然我们也会抓住几只,拿在手里看,应该是李时珍说的第一种,但不知道是茅根所化。

我们去高笋塘捉鱼,晚不能归,在农家借宿,露宿在他们家晒谷子的坝子,也看见萤火虫,居然长如蛆蝎,让我惊讶了一番。

不过有次夜里,我在松林中所欣赏到的萤火,却较为壮观。那个地方是松树密集的地带,下面被不知年月掉下的松毛铺得很平整厚实,我们小朋友几乎可以就在上面睡觉了。

松林的前方有一条溪流,溪内乱石倾注,而有的大如当地农家的小房子。我们本来是去“水帘洞”玩的,因为要涉过溪水,不经意的发现了这处美景,松林临水之界为众多白色的小牵牛花所围砌,宛成堤岸。

水帘洞就在离松林约两百米的山崖上,其右方有山泉如飘雪漱出,凌空似帘,所以称之为水帘洞。洞口离地有五尺,里面藏有神、道石像,洞前有残石匾,文字可读,记有造洞之缘起。

我们那天,因为有一个同去的小朋友在里面遇见了危险——他被哪吒的形象所吸引,绕过他的背后想看个究竟,却被乱石卡在中间动弹不得,我们也只有想尽办法把他弄出来。

等到成功,但天色已晚,大家商量夜间如何安身,有人遂提议到那松林去住一宿,我也附和。于是我们来到了那个松林。

因为是夏天,天气酷热,所以也不需要担心受凉的问题。

也许是那天大家都有些兴奋的原因吧!我们一晚都睡不好觉,大家忙着天南海北的一阵胡谈。我睡在软软的松毛上,头上枕着那些小朋友为我用牵牛花的蔓叶做的枕头,听着溪水在耳边的洄伏潺缓,望着天上繁星,心里头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与自由。

不一会儿,山间的凉风骤至,而眼前的松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飞来了无数萤火,在松林的此处与彼处做种种的明灭无尽,它们诸色斑斓,有的舞在一团,有的乍分乍聚,如此之缥缈离合,轻灵得如天上落下来的小花。

我和小朋友们都没有睡意了,我们爬起来去追那些萤火,夏夜松树浓郁的气息,和著天上的星光,在我们眼前幻成了一个彩色的梦,而此梦不足以去描绘只可唯心去感受。

果然,当天夜间,我就梦见在这松林出现了一道美丽清新的彩虹。我蹑手蹑脚的随着它走入松林的深处,却看见一位女子。

她头戴花冠,全身穿着青箩样的衣服,善意的微微的向我笑着。待我要走近,却从旁边跑来一只小鹿,我再抬头,那位女子却向我莞尔的一笑后不见了。

第二天醒来,我向小朋友们讲起这个梦境,他们都说我在发呆。

文革结束后的《中国美术》某一期刊上登有按《楚辞》画出来的一个女山神的样子,她坐在赤豹之上,意态妖娆,全身裸露以山间的青藤为裳,跟我那个梦境里的女子倒有几分的相像。

自我上了大学,我搬入了大城市。在夏夜里,城市的灯红酒绿与美腿酥胸的包围中,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堕落。生活在所谓哥特结构主义的现代建筑中,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一次萤火。@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伏以峨峨轩辕,皇皇之区。恭惟我上国之文成,诞九锡神明之礼。是以握大统而抚天下,经唐虞汉宋明清之世。列圣之所垂拱,踞大邦辑太平。峻立东穹,威灵太一。黄星聚日月之屋,宝镜吐龙火之珠。应圣天法祖之极位,而成彼之中国者。
  • 母亲很少来过以前我与父亲生活过的地方。有一次春天,她来了,那正是梧桐花开的季节,学校有一些梧桐树,梧桐花随处可见。
  • 我自小长大的地方,因为有十几年的生死歌哭于斯,所以甚有感情。一次看见报纸上登有她的奇异之处,好像是从这个小城的地理图形上看发现了这处奇异:整个小城是一个古装神人牵着两条金鱼组成,当时我凝视了这个图形好久,在东边金鱼的位置,找到了我以前居住过的地方,当然也还没有忘记那院子里的三棵老槐树。
  • 每到年后如果遇到一般的小春天气,我的阿姨们都喜欢出去踏青,其实我母亲也喜欢,祗是现在的忙于生计,暂时没有了这种闲情,以前往往是她做号召,率领我们出游,大家自然也愿意去随喜,带上一些好吃的点心与瓜果,一家人的祥和也惹来周围邻居们的羡慕。
  • 前几天晴了几日,独居深宅饱了几日独居的妙处,又扫了几处积在花坛上的残雪,按古法炮制附庸了一番风雅,品不出沉有梅花香的山茗究竟能喻隐者的几层义谛?反倒想起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好像如在眼前,幽幽的七分渺茫如雪而带三分桃色的古香。
  • 元末翰林院编修宋景濂学士,在他的《桃花涧修禊诗序》一文里,言与诸贤士大夫在桃花涧上,继春秋郑国之俗,招魂续魄,秉兰草以祓除不祥,追浴沂之风徽,法舞雩之咏叹。其论山水之清绝解衣般礡之风流真让人艳慕。
  • 这几日天气转冷,独居在这百年老宅夜里倍感寒风的刺骨,于是燃起炉火取暖,夜间取出土瓯煮茶,想起住在花园洋房有暖气的好处。但现在这百年老宅却也颇为自由,虽然左右萧疏环境牢落,而内心亦早如八大山人之高傲冷峭。昨天周末山上来了不少轿车,因此白眼了不少亦来此游玩下流的中共猪仔官吏与那些祗知道吃喝的无良娼妓。
  • 上个月去琉璃厂,有个古董商人给我看了他新收一件的汉朝海马葡萄镜,看着这件老东西在阳光下的熠熠生光透出几分斑驳的古艳,心底浮起一种异样的感受,是那怀古的心情像偶尔轻飙在霁风下的小雨花,倏尔却寻不着了,祗留下一点儿多情的惘然。
  • 案前摆着一本《陶庵梦忆》与《唐伯虎文集》,《宋文选》已翻到了苏东坡的《太平曲》,一套民国珂罗版的小万柳堂明人花鸟扇面集懒懒的破了一页,中间插著一枝轻如羽毛的泛红的香草,有人认为是南宋修内司造的鬲炉依然还燃著一盘残香,屋内似乎还藏着今年暖春的一段好天气,外面虽然冷,但窗子外面两年前种的百合球茎却长出青嫩的叶子。
  • 昔在朋友处见过前清帝裔傅心畬的一本山水册页,满纸缥缈的空灵之景尽是末代王孙凄凄故国之思,残山剩水间徘徊著王孙寂寞落魄与伤逝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