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艺术团演出现场,乐队伴奏。(摄影:伊罗逊/大纪元)

神韵天音雅乐开新篇 乐队完美辉煌谱经典

2009年10月14日 | 20:16 PM

【大纪元10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综合报道)随着悠远深邃的一声锣响,神韵演出拉开序幕,正音雅乐、仙韵妙曲,伴随“飞天临凡”、“神佛下世”,带观众畅游古今天地、玉宇瑶池……在神韵艺术团全球巡回演出中,每当中场休息时,不少观众留连乐池旁,向演奏家们道谢请益;每当主持人介绍中西合璧的乐队时,观众鼓掌欢呼,乐队指挥多次致意,掌声依旧不止,场面温馨感人,互动和谐默契。

流畅明快、跌宕起伏的旋律,顿挫分明、徐疾有致的节奏,清雅纯净、甜美灵动的音色,东西方乐器交相辉映,和声天成,神韵艺术团乐队演奏出前所未有的乐音与乐曲,层次丰富细腻多变,转承起合扣人心弦,如同史诗般气势恢宏、辉煌壮丽,又如清流般轻柔圆润、平和细腻。很多观众表示,能感到音乐家们把他们对于神韵内涵的理解深深地融入了音乐之中,神韵乐曲有一种能让人入静和提升心灵的祥和力量。低回婉转,音韵流长,时而疾拨如飞,时而轻划盘旋,或激昂或静逸,两根琴弦弹奏出千音万律,表现出丰富的情感和宽广的音域,余音回荡处,掌声四起……很多观众惊叹二胡独奏节目的美妙神奇、演奏家的精湛技艺。

神韵无与伦比的原创音乐与乐队精湛卓绝的顶级演奏令人叹为观止,也启迪着艺术界同行的灵感。艺术家们赞叹,神韵艺术团乐队是中西方乐器完美结合的成功典范,神韵音乐展现正统艺术的魅力,且达到超越古典音乐的境界,正在开启全新音乐演奏之路,引领未来音乐文化走向。

不少艺术家表示,现场伴奏比使用录音效果更为震撼,但在当今实属罕见。神韵艺术团规模宏大,并且还有现场伴奏乐队,堪称奇迹,因此有缘观看,更心怀珍惜和感激,倍觉幸运和荣耀。有观众表示,就是因为知道神韵晚会有现场乐队伴奏而慕名前来观赏。还有观众一开始误以为神韵音乐是预先录制,因为现场乐队的演奏是如此完美无瑕、节奏精准、富有动感而协调均衡,并且与舞蹈等配合完美,天衣无缝。不少观众特别提到,乐队指挥技艺非凡、出神入化。

很多观众传颂,神韵音乐来自天上,启迪善念予人希望。他们从神韵晚会中体验到美好的音乐正心祛病、有益身心健康的功效,以及中华神传文化“天人合一”的高深境界。许多观众听神韵演出的音乐感动流泪,也有很多人为神韵艺术家、演奏家们的艰辛付出和巨大成就表达敬佩与感恩。

近日从大陆到美国探亲的古典文学教师王先生表示,看到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在神韵的舞台上复兴,非常高兴。他说,“坐在这里感到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氛,神韵的音乐真的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神韵艺术团演出现场,乐队伴奏。(摄影:戴兵/大纪元)

神韵艺术团演出现场,乐队伴奏。(摄影:戴兵/大纪元)

世界顶级艺术家盛赞:神韵音乐净化人心

来自全球的顶级艺术家极尽赞誉之辞,从不同角度表达对神韵音乐的喜爱和叹服,尤其是神韵正统音乐震撼心灵的感召力和净化人心的超凡力量。同时他们对神韵艺术团音乐家的造诣赞叹不已。

世界顶级小提琴家贝尔先生(Joshua Bell)盛赞神韵晚会世界顶级,同时对伴奏乐队赞叹不已。他说,这种将西洋管弦乐与传统中国乐器合并起来共同演奏,将东西方艺术精华融合在一起凝成完美和声,非常有创意,深具艺术魅力,令人耳目一新。既婉转悠扬,又庄严神圣,有一种感通天地、在天地间荡漾的感觉。“我每时每刻都享受着每一个音符的美妙旋律”,“我可以感受到非常强大的力量”。

国际顶级大提琴家Christine Walevska表示,神韵晚会中的音乐拥有提升人精神、激励人灵魂的伟大力量。她说,神韵神传,她在“神韵”中重生,人间没有语言形容这种美妙和内心的震撼。

世界级大提琴家、日本乐坛最负盛名的作曲家和指挥家平井丈一朗对神韵晚会中的音乐也是推崇备至,他称赞音乐古典传统,净化人心。他说,“音乐有很多种,但是只有这样的纯净音乐才能打动人。”

美国著名指挥家、竖笛演奏家、在著名的大都会歌剧院工作34年的大卫‧道肯金(David Dworkin)表示,神韵演出世界超级水准,音乐等各方面都非常辉煌壮观。他赞美神韵演出的音乐总编导、现场伴奏乐队及演奏家们“非常出色”,“我为他们喝采!”

在荷兰音乐界享有很高地位的著名音乐家斯坦列‧凡‧维尔(Stanley van Wel)表示,神韵晚会中的音乐强有力地表达出了节目的内涵,“我觉得心里充满了祥和,一种通过艺术方式而达到的内在祥和”。国际著名表演艺术家、美国西雅图管弦乐团首席单簧管乐手玛丽安‧莱卡莉(Maryann Lacaille)表示,神韵演出中的音乐撼人心扉,令她震撼。

加拿大著名音乐家、“加拿大勋章”得主里克‧威尔金斯(Rick Wilkins)赞叹道,神韵作曲家作品非凡,现场乐队和谐的配合、使用乐器刻画的功夫也是非凡的。“现场乐团将西方乐器和中国乐器相结合得完美无瑕”,“音乐家们真的捕捉到了舞台上舞蹈所要刻画的人物精神,他们真的捕捉到了他们想要在音乐中表达的内涵”。

加拿大著名音乐家、加拿大总督艺术终身奖得主(加拿大艺术类最高荣誉奖项)、加拿大最高音乐奖“朱诺奖”获得者菲利浦‧尼蒙斯赞叹,“现场乐队无与伦比,是我从来没听到过的真正的音乐,这个乐队给我带来了全新的感受”,“现场乐队为整场演出锦上添花,乐队与舞蹈配合默契,并没有抢了舞蹈的风采,伴奏效果极佳”。

国际著名电影制片人、美国电视剧最高奖艾美奖终审评委Sabine Anton表示,“神韵演出将中西方音乐完美地结合起来,很有感染力”。加拿大著名电影和电视制作人、美国电视界最高奖项艾美奖获得者肯尼思‧史蒂芬‧郭德(Kenneth Steven Gord)也说,现场乐队伴奏令人愉悦,音乐非常动人,女指挥很有天赋。

日本著名音乐评论家和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原京都女子大学教授中原昭哉(Nakahara Akiya)高度赞美神韵的音乐: “音乐简单明了地表现了传统的中国古典舞的要素”,“音乐对于舞蹈的表现起了很大的作用”。


国际顶级大提琴师瓦列芙斯卡(Christine Walevska)(摄影:辛菲/大纪元)

美国著名指挥家、竖笛演奏家大卫‧道肯金(David Dworkin)与夫人。(摄影:叶紫昱/大纪元)


世界顶级小提琴家Joshua Bell(摄影:戴兵/大纪元)

加拿大著名音乐家里克‧威尔金斯(Rick Wilkins)(摄影:邱木/大纪元)

音乐登峰造极 无与伦比 闻所未闻的大手笔

很多艺术家、各界名流赞叹,神韵演出中的音乐作品造诣非凡,登峰造极,举世无双,是极品中的极品,闻所未闻的大手笔。也有不少观众表示,从来没有见过演奏得这么好的乐队、如此美妙的音乐,以前从没想到过这两种不同系统的乐器能组合得如此完美。

美国迪士尼音乐家罗宾逊(Rush Robinson)表示,非常佩服神韵艺术家们“他们的演奏达到了顶峰,发挥到了极至”,“中西乐器的合璧非常完美,我向乐队指挥和作曲家表示致敬”。

加拿大音乐教授、著名乐队主力长号手拉姆(Raum)赞叹神韵演出“非常杰出,完美的舞蹈、完美的乐团,两者紧密结合,叹为观止!”他认为,神韵艺术团乐队及其演奏的乐曲“举世无双,无与伦比”。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学教授兼出版社主席博耶尔表示,“神韵演出突破了其它所有的演出,像是神韵艺术团乐队将东方和西方音乐结合在一起,非常和谐”。

加拿大知名大提琴家、指挥家与教育家、渥太华国际室内音乐节(世界上最大的室内音乐节)艺术总监朱利安‧阿默尔表示,“我今晚听的音乐就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中国的传统乐器,她们是如此美丽”。前马克斯普朗克学会柏林弗里茨-哈勃研究所工程师皮尔茨(Piltz)先生表示,神韵演出中的音乐独一无二,张弛有度,悦耳而悠扬,赋予变化和节奏,是一台从未听过的音乐盛会。

美国资深小提琴家杰瑞‧普斯门表示,神韵演出美妙绝伦,“音乐的造诣更加非凡,打造了西方乐器和中国乐器东西合璧的精华,这是闻所未闻的大手笔,大创新,大融合”。

美国缅因州音乐教师Suki Welch表示,“我给今晚的音乐制作最高的评价,绝对的优美,东西方乐器的配合完美无缺。我要告诉人们,神韵艺术团的演出超越世界上所有的表演节目。”

好莱坞知名音乐会制作人、美国知名晚会制作公司Guerilla Union总裁Chang Weisberg表示,“神韵晚会很美!神韵乐团太精彩了!现场音乐伴奏、服装、宏大华丽的场面,中国的文化就在其中!独一无二的晚会!”曾在德国的多个歌剧院担任芭蕾舞蹈演员克里斯帝安娜‧艾肯伯格(Christiane Ikenberg)盛赞神韵演出。她还说,“我们通常听到的所谓的中国音乐对欧洲人的听觉来说非常刺耳,但刚才的音乐却是那么的和谐与悦耳。独一无二!”

在欧洲委员会担任高管助理的西尔帕‧阿荷马(Sirpa Ahoma)表示,尤其喜欢神韵乐队的乐曲和演唱家的歌声。她说,“比利时电视台每年都直播比利时伊丽莎白皇后国际音乐比赛(最盛大的世界古典音乐大赛之一),我认为那些选手的水平无法与神韵艺术团的演出相比!”

澳洲服装设计师卢伊奇观看神韵演出后表示,中国文化举世无双,音乐很优美,在任何地方都听不到这样美妙的音乐。在瑞典林雪平大学任高级讲师的甘内拉女士表示,“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将东西方乐器合并在一起的现场伴奏乐团等,这些都是构成这台气势宏大的演出的主要部分。”美国德州大学音乐教师Laura表示,音乐很美,现场伴奏乐队很特别,很成功。这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方乐器和谐的在一起的声音,很细腻,很有韵味。


加拿大知名大提琴家、指挥家与教育家朱利安‧阿默尔。(摄影:艾文/大纪元)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学教授兼出版社主席博耶尔。(摄影:田野/大纪元)

绝美天音 “他们都是天才的音乐家”

据神韵艺术团网站介绍,神韵艺术团乐团以西洋管弦乐为基础,加上传统中国乐器,使他们演奏的乐曲既能发挥西洋管弦乐的潜能,又富有中国民族特色。团员包括原美国著名交响乐团的演奏家;大陆和台湾留美并学有所成的音乐精英;及来自大陆、经验丰富的国家一、二级演员。

美国密西根州歌唱家兼导演、大学表演指导艺术系教授杰‧奇表示,“这个乐团(演奏)的音乐太美了,真是太棒了。那辉煌壮丽的乐音,简直是无与伦比。他们都是天才的音乐家。”

美国好莱坞电影制片人、娱乐公司总裁罗伯特‧汉纳(Robert Hanna)表示,神韵艺术团乐队“把东、西方音乐完美地演奏出来了,并和舞蹈完美地配合的相当完美”,并表示自己获得很多灵感。他赞美神韵演奏家们“都是音乐天才”。

美国著名歌手、著名的Motown唱片公司奇迹(Miracles)乐队灵魂歌手克劳德特‧罗宾逊(Claudetta Robinson)表示,神韵演出无与伦比,“舞蹈、歌唱、音乐,甚至那个只有两根弦的乐器(二胡)演奏,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如何能将一个只有两条弦的乐器演奏出这样绝美的天音?只能说那位演奏家实在太绝了!”

美国资深音乐家、管弦乐演奏家兼作曲家Susan Olmos对神韵演出现场乐队的演奏水平惊叹不已,她表示,晚会音乐如同史诗般辉煌壮丽,音乐和舞蹈配合得惊人的完美。

美国知名长笛音乐家凯思琳‧乐格兰(Catherine LeGrand)表示,“这台演出非常有表现力,我甚至能感受到音乐中的灵魂”,“演出充满了能量,你就觉得能量透过舞蹈演员和音乐家们的演出,非常有力地传达给了观众”,她说,非常喜欢神韵演出的音乐,中西合璧的乐器搭配得非常和谐,表达的信息也非常明了。

瑞典歌唱家克里斯特‧阿讷克(Christer Arnek)表示:“在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看过这样不同凡响的演出!”他说:“乐队把东、西方音乐结合在了一起,我很喜欢。特别是那些传统的、古老的中国乐器,演奏得非常好。与西方的音乐相比觉得很美,你会感动得想流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艺术家们的表演是那么的出色,还有他们通过演出所传达的信息。这不是技术能够给予的感觉,而是演员们通过表演展现了更多的内涵。”

Iryna Zayary是世界驰名的卡尔加里皇家山音乐学院的钢琴家,师从于乌克兰著名浪漫钢琴家维多利亚‧露佐娃。Zayary称赞二胡演奏“确确实实打动人心,令人无法忘怀!”她还不住口地赞美神韵晚会的音乐,“现场伴奏乐队非常专业,音乐的呈现壮观恢宏,气势惊人。绝对杰出,一流水准。”

音乐富有节奏 平和与辉煌同在 有能让人入静的祥和力量

很多观众赞叹,神韵音乐美妙动听,节奏感丰富,平和中展现辉煌,辉煌中蕴涵祥和,令人心旷神怡,给人一种宁静和向上的祥和力量。

美国德州知名美学家兼音乐家艾丽森对现场伴奏乐队赞不绝口,她说,现场伴奏乐队很了不起。音乐很壮观、辉煌、大气,但也很柔美、细腻、平和。“这是很奇特的、美妙的音乐”。

美国德州歌唱家Bridget 表示,晚会非常精彩,舞蹈、音乐都很精彩。音乐平静又有起伏,辉煌中蕴涵祥和。美国德州音乐家German表示,整台晚会都很完美。很喜欢中西合璧的乐队。音乐辉煌像史诗,但是又平和像静流。他说,从观众的感动中也可看出,人们对真正美好的事物的感知和追寻从未泯灭。

美国加州专业乐器演奏者Paul Raccobono表示,对神韵的音乐情有独钟:“我非常喜欢这种强烈对比,有的时候会很柔、很慢,有的时候会很强、多样化,乐队、演员和歌唱家每个人都非常的出色;我特别欣赏她(神韵)的音乐,尤其是民族乐器。”

赖特博士(Wright)在美国马里兰州某学院的音乐系教授音乐欣赏,他一直积极从事全美交响乐教育推广计划。他说,在神韵演出中“能够聆听到西方乐器和传统东方乐器,特别是传统中国乐器的合奏,真是太美妙了”,“音乐有杰出的节奏感”,“中西方乐器的平衡非常杰出”。

加拿大里贾纳大学音乐系教授理查德‧罗姆赞叹神韵艺术团乐队,“音乐旋律优雅又富有节奏,所有时间里,音乐总是令人心旷神怡。音乐与舞台的节目进行配合默契,无可挑剔!音乐中的东方韵味,很美妙!”

纽约吉他演奏家斯蒂文表示,晚会非常美,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演员都是伟大的艺术家。他说,“音乐宁静但不悲伤,令人有一种恬淡的内心喜悦;活泼而又不躁动,是一种纯朴、快乐、乐观、向上的精神。”

加拿大资深舞蹈家、舞蹈教师Donna Kirkham感叹神韵晚会堪称奇观,“太完美、太非凡、杰出到极点了!”她说,感到神韵艺术团乐队演奏的乐曲太独特了,有一种能让人入静的祥和力量。阿根廷科尔多瓦省首府科尔多瓦立法委员阿拉西娅表示,节目中的音乐让她的心中充满着宁静和安详,“我感到快乐无比!”

波兰翻译马里奥‧贝当古(Mario Betancourt)表示,“那些音乐和歌曲,我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我确信那肯定非常富有深意,那不是来自于这个物质世界,是一种高频的什么,我现在还真找不到适当的词语来把他表达出来。”


美国德州歌唱家Bridget(左)、小提琴家Tim(右)。(摄影:张乐瑶/大纪元)

加拿大资深舞蹈家、舞蹈教师Donna Kirkham与先生。(摄影:陈思思/大纪元)

神韵音乐纯善纯美 观众感动落泪

正统音乐给人带来美好的享受和精神的启悟。很多观众被神韵音乐的纯善纯美、慈悲、纯净所感动落泪。有西方观众惊叹,对于我们来说本来非常陌生的中国音乐,却竟然如此感人肺腑。

阿根廷音乐家、钢琴家豪尔赫‧阿里纳斯(Jorge Arenas)表示,神韵演出“是一台与众不同的演出!神韵的音乐和谱曲超常非凡,非常纯洁,非常纯净”。

著名风琴家、歌唱家、作曲家、英国牛津音乐教授伊恩‧浩(Ian Hall)表示,“我喜欢神韵的音乐,特别是这种音乐含有善和忍的精神内涵。”加拿大亚伯达省议员David Swann称赞二胡演奏“清雅、动人,演奏家极富天赋”,还有其他一些音乐,让他感受到“美婉、慈切”,传递了“善、慈悲”这方面的信息。

美国加州音乐家、古典钢琴演奏家淑姬(Sooki Bauer)表示,神韵晚会的音乐太美了,令她感动落泪,“听着就想哭”。

美国加州棕榈沙漠湖区乡村俱乐部经理达尔‧吉文斯和妻子吉娜一再表示,有机会在现场看神韵演出真是三生有幸。吉娜曾经演奏过小提琴,她说,神韵优美的音乐让她感动以至于流泪。“神韵乐团让我如醉如痴。她演奏出的音乐美不胜收,感人至深”。

才艺双全的2009年加拿大小姐Shannon Smadella于4月12日观看了神韵演出后,赞叹神韵晚会独特非凡。她说:“神韵的音乐、编排、舞蹈加在一起,使整个演出神奇出众。其中善的信息蕴藏在每一个细节中,通过演员的心传递出来,非常平和的感觉。”

美国音乐家、擅长演奏钢琴和长笛的音乐家乔尼‧塔奇其(Joni Tarchichi)赞叹神韵音乐“完美无瑕!那中西合璧的交响乐太美妙动人了!那些中国风格的音乐旋律直流入人的心灵,我身体的细胞都随着那韵律起伏波动”,他还赞赏二胡演奏家,“我从未听过这么精彩美妙的二胡演奏,她是那么的投入,是在用自己的心灵演奏。你能感受到那种历经困难和艰辛,最终找到希望后的喜悦!”

台湾国乐老师、古筝古琴名家苏秀香被神韵演出感动落泪。她说,“神韵晚会的音乐让我感觉到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有洗涤人心、净化心灵的效果。”美国加州电视制作人Mark表示,神韵晚会是一台令人震惊的完美演出,尤其是现场乐队为舞蹈增添了无穷的魅力。神韵的音乐可以直达人的灵魂。

美国阿拉巴马州众议员鲍尔(Mike Ball)表示,“这场演出来自高于我们的地方”,“你对音乐所感受到的会超过所听到的”。美国知名摇滚乐歌星、作曲家、演奏家布莱特‧彼得森表示,神韵晚会中的音乐很有启发性,“这是可以提升心灵的音乐”。

观众感受到音乐治疗的功效

音乐是一剂良药,中国传统文化中将音乐用于治疗,“亦乐亦药,乐先药后”。很多观众从神韵晚会中体验到美好的音乐对人的心灵和身体健康有益的功效,以及“天人合一”的高深境界。

艾伦瑞‧汉宁西(Ellenray Hennessy)是加拿大一家剧院的艺术总监,也是演员、作家、制片人和导演。她说:“当了解到药物的一部分来自于音乐时,刹那间,我意识到了神韵演出送给了我们怎样一个巨大的礼物!更不必说她带给人们的是视觉上的盛宴,因为演出时如此的美好。我在欣赏神韵的同时,众人在被治愈。因为……像是某种能量从舞台上倾泻,是如此强有力,非常激动人心。”

“从演出中我了解到中国的‘药’字来自音乐的‘乐’字,听着这些男高音歌唱演员和其他演员的歌声,享受着现场乐队的演奏,我突然感到……”Hennessy表示,“我感到了音乐治疗的功效。”

加拿大基奇纳市中心商会执行总监马克‧加纳表示,“聆听古老的音乐可治愈你的心灵,晚会音乐对我来说,就是对我心灵和灵魂的治疗,我感到非常平静,今天工作时遇到的问题不翼而飞,我正享受着这台晚会呈现的视觉艺术和一切!”

美国华盛顿州作家Steven Wyttree表示,神韵晚会中二胡的乐声直达灵魂深处。“最喜欢那个两个根弦的节目,我喜欢二胡的音色,让人感到非常舒服和放松,并且这种对音乐的感受直达你的灵魂深处,很深很深!”他说,自己感受到了音乐有治病的效果。

加拿大心理学家、前舞蹈演员Edward Blackstock表示,他最喜欢的,是晚会所表现出的关于舞蹈、音乐及治疗之间的关系,“这真是一种奇妙的联系”。他的妻子、心理学家Valentin说,“是的,这是另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联系,就是中医中有音乐。关于音乐在治疗中的作用,我们肯定会做更多的研究”,“我们有时使用音乐,纯粹为了放松,但看来肯定还有更多可以探索的空间。关于音乐在心理治疗方面的作用,还有更多的东西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学习。”

Andrea Haner刚获得社会科学的硕士学位,并继续学习按摩术。她说,神韵晚会是一次对身心的充电,她感到浑身舒坦,心情愉快。她说,那些音乐就像在轻轻的抚摸她的心灵,令她忘却一切烦恼。


加拿大心理学家夫妇Edward Blackstock与Irina Valentin(摄影:周行/大纪元)

阿根廷音乐家、钢琴家豪尔赫‧阿里纳斯(Jorge Arenas)。(摄影:Aloysio/大纪元)

展现正统艺术的魅力 超越古典音乐的境界

很多艺术家表示,神韵演出中的音乐非同凡响、中西合璧的乐队独具匠心,不仅展现了正统艺术的感染力和感召力,而且达到了超越古典音乐的境界。

著名音乐家、作曲家和发明家、美国斯坦福大学音乐系名誉教授约翰‧乔宁(John M. Chowning)表示,神韵晚会的音乐非同凡响,东西方乐器合璧的演奏浑然天成,展现了正统艺术的魅力。

原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艺术鉴赏家罗素‧考瑞(Russell Corey)对神韵音乐尤其赞赏不已。“这个音乐让人心醉,具有一种非常非常奇妙的魅力”,他认为中国音乐中有浓厚的诗意,“十分美丽、无法形容的神奇,它只有在中国文化中才能找到”。

旅居德国柏林的琵琶演奏家潘静表示,“这是非常传统的中国艺术和音乐。晚会体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很美!舞蹈美!音乐美,是真正的传统古典艺术。”从大陆移民加拿大的企业家迈克‧常表示,“神韵的音乐是中国地道的民族音乐,旋律优美动人,极富感染力,与故事情节和舞蹈配合得天衣无缝。”

加拿大小提琴家凯伦(Keran)称赞神韵演出的音乐是“真正的中国古典音乐,音质出色,美妙动人。”美国小提琴演奏家威廉姆斯(Bill Willimas)赞叹神韵艺术团乐队独具一格,他说:“这是全新的尝试,我从未见过的。能听出东西方正统音乐的味道。”

阿根廷音乐家巴布罗‧门德斯‧塞尔加斯(Pablo MendezCercas)表示,“整场晚会的音乐是完全古典和传统的”,“很少看到过哪个艺术团体的演员们能够将舞蹈完美地融于自己正在弹奏的音乐中,而且能使这个整体闪亮、优美和精确”,“作为我们音乐人来说,弹奏是我们的强项,但是一边弹奏一边舞蹈简直是不可能的。我认为这是一个飞跃。”

法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音乐院校之一──巴黎国立高等音乐舞蹈学院公共关系部助理辟鹏先生(Pipon)表示:“我经常参加音乐学院举办的音乐会,但今天的音乐让我感到惊喜,传统的中国乐器能达到超越古典音乐的境界,真是超一流。”

加拿大资深钢琴家索尼娅‧尤发盛赞神韵晚会的音乐展现了中国古典的“天籁之音”。她说,“我觉得演出的音乐不单纯是中国音乐,因为中国音乐只有五音,但演出的音乐更丰富、更古典。每个舞蹈,音乐都有起伏,时快时慢,很好听。以前我在俄国听过中国音乐,可我并不喜欢,但现场音乐让我改变了以往的印象,现在我喜欢中国音乐了。”

乐队与舞蹈配合默契 和谐圆融

很多观众赞叹,神韵艺术团乐队的演奏和台上的舞蹈、天幕等配合默契,浑然天成。

在瑞典商界闯荡多年的一家电脑公司总裁阿奇‧埃克斯托姆表示,“演出所表现的一切都非常的美好:我尤其喜欢他们之间的那些默契的配合。像现场伴奏乐团和集体舞二者之间的配合;大型舞蹈演员之间的配合;还有现场伴奏乐团,舞蹈演员们与背景天幕三者之间,这三个关系之间的配合。他们这些关系之间非常的和谐,非常的圆融。”

加拿大埃德蒙顿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艺术家被神韵演出感动落泪。她说,“神韵来自神,这是来自于神的艺术”,“音乐伴奏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富有美妙的能量,与舞台的配合默契而完美,艺术家们的表演,和谐到就如同是一个人在表演一样,你不得不惊叹!舞蹈演员,音乐伴奏和整个晚会的艺术性,每一部分都协调地融合成为一体!”“舞蹈与音乐互相辉映,编舞与乐团伴奏,配合得天衣无缝,实在美不胜收!”

美国俄勒冈州音乐家Tratan表示,倾听神韵艺术团乐队的演奏令他陶醉不已,乐队的演技令他钦佩,“是中西方乐器非常好的组合”,“用西洋乐器演奏中国音乐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你需要做一些转变,要有一些过渡……作曲家要懂得中、西方音乐,要熟悉中、西方两种音乐体系的配器。就是说,要懂得欧洲音乐及其配器风格,而且还要熟悉中国的风格。”

Tratan表示,乐队为每一个节目提供了相得益彰的伴奏音乐,增强了表演效果。他说:“这个乐队与舞蹈表演之间的配合是完美的。真的是完美无瑕的配合。”“我没有找到任何一点不相容之处。作曲者与编舞者,他们真的是在一起工作,真的是非常努力的工作。他们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要确保在作曲与编舞之间的每一方面,都是艺术的融合。”

美国资深大提琴演奏家、“国家大提琴学院”院长里克‧穆尼表示,神韵演出“所有方面都是顶级的”。他说,神韵艺术团乐队成功的结合了东西方的乐器,音乐极富表现力,音乐与舞蹈的配合也如水乳交融。

美国华府监察报(The Examiner)广告部专家Noah Mattis盛赞神韵晚会音乐非常美妙,现场乐队的伴奏本身非常美,并且和舞台上的配合天衣无缝。他还说,除了非常喜欢二胡独奏之外,还非常喜欢钢琴伴奏。尽管她不是节目中的一个主要角色,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她的演奏水平非常高,却又非常谦虚,体现了一种古老的美德。

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学校副校长约翰‧梅特兰德表示,神韵演出中,每一个节目都是大家协作的结果。他说:“天幕、音乐,所有的元素都做得非常出色,大家协作的意义巨大,这台晚会做到了。这是大家协作的典范。”

音色饱满震撼 二胡如同一个乐团

很多观众特别为神韵演出中二胡演奏的节目所感动。他们感到自己的内心都被那音乐所抓住、包溶。他们惊叹仅仅两根琴弦的二胡竟能弹奏出丰富的音律。有人表示,二胡与钢琴伴奏搭配,曲调丰富而灵动,音色饱满而震撼,如同一个乐团。

维也纳贵族后裔Alfred von Miller zu Aichholz表示,“这个两根弦的小提琴,居然能带来这么多曲调,小提琴做不到。这简直是一个乐团。”智利钢琴教师穆赛利慕(Anita Musalem)对神韵演出中马常子女士的钢琴伴奏大为推崇,“我很喜欢她!我发现她的气质非常好,优雅而可爱。钢琴的声音非常美丽,而且每个音符都饱满而震撼。当她与二胡演奏家(美旋)一起演奏时,我妈妈惊叹,‘像是一个管弦乐队在演奏’,非常优美。”

比利时弗拉芒歌剧院首席小提琴手英恩‧赫曼表示,非常喜欢戚晓春演奏的二胡曲目:“只用两根弦就演奏出所有的旋律,技巧太高了!真是奇妙!我对那位二胡演奏家不胜感激,她很了不起。”

挪威画家阿尔维亚(Alvia)表示:“音乐非常的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个中国的两根弦的乐器(指二胡),当这位艺术家(戚晓春)演奏时,我看了一下周围观众的神色,绝大部分人的心,都被带入了音乐所展现的意境中,观众被感动了。这位纤细的女演奏家演奏这种奇妙的乐器,抓住了每一个人的心。”

德国法兰克福音乐学校校长托马斯‧冯‧诺维斯基(Thomas von Miernowiski)表示,二胡听上去很独特,就像一个人在歌唱、在倾诉。虽然只有两根弦,但听上去真的不止两根弦。二胡看上去非常简朴,却非常动听,给人印象深刻。

美国加州民族舞和芭蕾舞演员Delia Shepard表示,二胡演奏家美旋的表演令人如痴如醉,如此优美的音乐把她带入了另外的空间。加拿大一家设计公司老板格丽娜女士(Galina Romanengova)表示:“今天听到二胡演奏家美旋的演奏,如泣如诉,仿佛告诉人们一个故事,一个遥远的故事,动人心弦。”

加拿大资深音乐家Wayne Osbalodeston表示赞叹二胡独奏,“那位女士简直是天才,只用二根弦却能奏出如此美妙动听的音乐。当我在台下聆听的时候,内心深处感受到一种宁静、平和、轻柔的意境,仿佛天籁之音。”他再一次强调“宁静”“是她(美旋)的音乐渗透给我的最大最直接的体验。”

加拿大电影演员Hamish Boyd表示,特别喜欢二胡演奏,“对我而言,这是一种心灵与心灵之间的倾诉,她的演奏方式令人惊叹!她的心灵通过二胡的演奏呈现在你的面前,她的情感通过音乐表达了出来,非常感人,我的心被深深触动……”“这么一个简单的乐器,虽然只有两根弦,力量却是如此强大,它唤起了我心中的很多东西。”

一位来自大陆的二胡演奏家对戚晓春的二胡赞叹有加:“二胡拉得非常、非常好,拉得非常感人,音乐是从心里流出来的,那个演员拉得非常有感情。”美国音乐家Susan Meyer以吹奏苏格兰风笛闻名,她说,难以置信,二根弦竟然能够演奏出这么动人的音乐,演奏者也非常的专注。她说:“她(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在用她的心和灵魂展现给观众希望之路。她感动了我的心。”


美国华府盛顿监察报(The Examiner)的广告部专家Noah Mattis(摄影:施宇/大纪元)

美国加州民族舞和芭蕾舞演员Delia Shepard与丈夫、电视制作人Mark。(摄影:梁欣/大纪元)

原创音乐 独具一格

中西方艺术家惊叹于神韵原创节目、原创音乐的独具一格、美妙神奇,他们赞颂神韵艺术家巧夺天工、无与伦比的创造力。

美国密西根州底特律东方艺术学校副校长、演艺部部长薛宁表示,神韵演出确实是世界顶级表演水平。她被感动得多次落泪。她说,一般的中国古典舞都用一些传统的音乐来表现,可神韵的编导独具一格,在自己创作的音乐中既发挥了西洋管弦乐的潜能又富有中国民族特色,充分展现了中国古典舞的精华,这确实是少有的,“非常精彩,非常精彩!”

第三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男声组铜奖得主Yicheng Lin表示,神韵演出所有的节目都是原创,令人惊叹。他说,音乐非常棒,把整个舞蹈的气氛烘托得很完美。“这台节目这么新,能让观众这么容易接受,这么容易感动,就表示这些曲子好到相当的程度了。”

在美国马里兰大学音乐系主修大提琴的权博士表示,“神韵的音乐非常专业。中西合璧的风格,对表达一些故事,烘托一些气氛显得更精彩。”他发现神韵用的音乐都是原创的。这一点让她特别感动。她说,因为一些历史的原因,中国很多流传下来的乐谱被烧掉了。而神韵的演出竟然都是原创音乐,太难得了,很让人神往。

从大陆刚到阿根廷一年多的专业舞蹈演员伊莉丝(Iris)表示,神韵演出最令她震撼的是为每支舞蹈专门创作的音乐。“我从小跳舞时,所用的音乐都是几十、甚至几百年前的音乐。专门为舞蹈创作新的音乐,加进创作者的理解,这样很少见,我看到后觉得很惊喜!”她说,大陆的中国民族舞和古典舞,包括著名的《扇舞丹青》,都是用很久以前的音乐。她发现神韵演出中的音乐都是原创后说,“这是非常大胆的尝试,因为这毕竟是传统的音乐,要比创作流行音乐难得多……既要有传统文化的精髓在,又要更容易为观众所接受。我觉得非常成功!”当初看到神韵演出的介绍时,她曾想,舞蹈的音乐会不会仍用以前的,比如《高山流水》等配乐,来看了演出之后感到耳目一新。

澳洲小提琴家、前舞蹈演员凯瑟琳‧杰斯勒(Catherine Gisler)表示,“节目的内容相当丰富,音乐相当的好,我从没有听过那些乐器,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音乐相当的美。这些音乐竟然都是原创的,让我相当惊讶,而且它们与舞蹈演出搭配得相当好,非常动听。”

美国著名作家、心理学家列奥纳多‧费尔德勒博士(Leonard Felder)表示,神韵演出深具启发性,自己被感动落泪。他说,音乐美极了:“有时我去观看其他文艺性的演出,表演的往往是对老一套的传统作品的模仿。从这场演出中,我听得出来,音乐都是原创,但是(这些音乐)是发自内心的,却很传统。”

和谐动听 中西方乐器完美结合的成功典范

很多观众称赞,神韵艺术团乐队借助西方音乐的技法与和声的丰富性,表达传统中国音乐的曲调韵味,非常成功。他们表示,这是首次看到中西方乐器成功的完美结合。中西方乐器互为补充,融为一体,达到舞蹈和剧情所需的音乐境界。

德国哥廷根大学音乐学院教务长布冷纳教授(Prof. Brenner)专门从事研究非洲和亚洲的民族音乐。他称赞神韵艺术团乐队的演奏是中西方乐器完美结合的成功典范。他说,“中西方乐器的结合不是新鲜事,但很多效果并不好,然而神韵艺术团乐队的效果天衣无缝”,“作曲独具匠心,时而突出东方乐器,时而突出西方乐器。这种运用均衡和谐,又与舞蹈剧情配合得恰到好处,可谓成功圆满的范例”。

著名音乐理论家、加拿大文菲尔德-劳瑞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查尔斯‧摩尔斯教授盛赞神韵演出的音乐旋律优美,如同生命的韵律。他谈到乐队中西合璧的独到之处时说,发现几段音乐听起来几乎完全是西方音乐,忽然二胡响起,或一个中国音乐的音节被用到西方风格的乐曲中,暗示人们更多的中国传统音乐将被奏响,当中国古典音乐覆盖西方音乐时,西方乐器又响起……真是美妙绝伦的对比。

韩国著名音乐评论家、音乐创作人金镇默表示,“东西方的音乐文化基础不同,很多人都想把东西方音乐结合,但不成功。今天我在舞台上看到的是,整体上的舞台音乐非常相称,今天我学到的东西很多”,“神韵艺术团的作品是开创未来之路的经典”。

世界知名古琴弓制作者马文在Tafelmusik管弦乐团任首席小提琴手将近20年。他盛赞神韵:“将中西方乐器完美搭配在一起,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效果非常独特,美妙。”

瑞典资深音乐家、斯德哥尔摩皇家歌剧院首席小提琴手山米‧斯达尔哈玛(Semmy Stahlhammer)对神韵乐队中西合璧的组合赞赏不已,他认为这是非常有特色、完美的组合,这样的中西乐器的组合,那种独特的音乐、那种丰富的声音,给了乐队更多的表现力。

埃及国家民族艺术团指挥及作曲家朵卫达(Sary Dowidar)赞美说,神韵作曲家非常伟大,在作曲和编舞的衔接方面天衣无缝。神韵作曲家的作品用中国音乐,打动了我的心灵。“现在所听到的中国音乐已经超越了民族的界限,是全世界都可以欣赏的”。他说,在中国传统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团的衔接上,做得很好很成功。“过去有人刻意回避中西音乐的结合,我却同意和支持这种结合;但是这种配器不易,而且,要让西方人能够容易听懂就更难。但是,神韵作曲家不可思议地做到了”。他说,“晚会给我很多灵感,将会给我的埃及民族表演有所启示”,“我也会在国家民族艺术团,开始尝试这种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的结合的做法”。

加拿大音乐老师Felicity表示,非常喜欢神韵晚会中的中国古典音乐。她说,以前虽然也听过中国古典乐器演奏的曲子,但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的音乐。她很惊讶神韵艺术团乐队将东西方乐器结合得这么美妙,“音乐表达的内涵很丰富,中国乐器表达很细腻,西洋乐器衬托着整个故事情节的起伏,舞台上的演员伴着音乐的起伏舞动真是好美,他们配合得很默契。”

美国小提琴制作师古特曼先生表示,他通常不喜欢两种类型的音乐混合在一起,但他认为神韵中西合璧的音乐非常成功,将两者艺术性的结合了起来。


德国哥廷根大学音乐学院教务长布冷纳教授(Prof. Brenner)与妻子(摄影:Matthias Kehrein/大纪元)

瑞典资深音乐家、斯德哥尔摩皇家歌剧院首席小提琴手山米‧斯达尔哈玛(Semmy Stahlhammer)。(摄影:唐弘/大纪元)

中西合璧在美国史无前例 交响乐团无法达到的效果

2000年格莱美奖获得者、享有极高声誉的男高音歌唱家杰‧怀特(Jay White)对神韵艺术团乐队的演奏高度赞赏,“东西方音乐结合很奇妙”,而且“现场交响乐队在如今是非常罕见的”。怀特先生表示,人们通常来自世界各地,有来自德国、法国、中国的,可是真正能做到将自己的文化传播弘扬出去,可以说几乎没有,不过他赞扬“神韵真正做到了”。

怀特表示,“神韵的音乐美极了!尤其是现场伴奏的乐团,将西方交响乐与中国传统乐器组合,这在美国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旗舰电视台WCBS的天气预报节目首席主持人、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早间节目的气象主播罗尼‧奎因(Lonnie Quinn)表示,“演出给我最强烈的冲击是音乐,她完美地将中、西方看似不相容的乐器,巧妙地结合起来,产生一种独特的、无与伦比的音乐效果,这是美国交响乐团无法达到的。”

美国古典钢琴演奏家丹尼尔‧斯伯尔(Daniel Spruill)观看神韵演出后表示,“来这里亲身感受现场演奏,亲自看演出,真是难以置信,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他说,我喜欢这种中西方乐器融合在一起的演奏,不仅是一种类型的乐曲占主导,而是彼此均衡。哪怕在本土文化内也难以达到这样完美的融合和均衡。

在柏林市政府参议院处理法律事务的尼达可女士(Niedack)表示,“对于欧洲观众来说,要百分之百的理解纯粹的中国音乐可能比较费力。而神韵乐队将西方乐器和传统的中国乐器完美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让西方观众能毫不费力地接受,这是崭新的尝试,也是成功的尝试。”

华人艺术家:头一次看到成功的中西合璧的乐队

从大陆到美国旅游的民族声乐专家袁先生表示,做了一辈子的音乐,还是头一次看到成功的中西合璧的乐队。他说,“没有一个高水平的组创班子的话,达不到这个水平的!”

中国中央交响乐团老一辈钢琴演奏家黄曼璐表示,从艺术角度来讲,中西乐器合璧是非常不容易的。“(神韵演出)音乐和舞蹈配合的非常好,只有指挥把谱子都背下来,才能配合的这么默契”。

前湖南省曲艺团二胡演奏员、从大陆到美国探亲近一年的季女士表示,神韵艺术团乐队将民族和西洋乐器融合在一起效果很好。乐队人才济济,有许多一流的音乐演奏家,指挥尤其不同凡响。“乐队指挥掌握着整个演出的命脉。这么多的节目和配器,这个指挥脑袋里记的清清楚楚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配合台上(舞蹈演员)的节奏,太不简单了”,“特别特别熟练的程度,才能达到完美的组合”。

在大陆艺术学院毕业的大提琴家马先生表示,“我认为神韵花了很多的心血和精力,能够组织这么庞大的乐队和整场的舞蹈,演出是高水准的”,“晚会的水平、音乐的水平都非常高”。

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的艺术家陈祖玲表示,神韵演出中的音乐的旋律很美,就像高山流水,听得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她感叹道,神韵艺术团把这么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汇聚在一起,短短几年发展到如此大的规模,三个团两个乐队这么大规模的全球巡回演出,这是伟大的奇迹。

旅澳华人钢琴调音师曹全恩表示,神韵演出的音乐在处理手法上采用中西音乐结合的方式,相当新颖完美,和舞台演出结合起来效果亲切,非常自然。他说,中西乐器虽然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音乐体系,然而在神韵中这两者结合起来没有半点不和谐的感觉。中乐多用于独奏,富含中国韵味,讲意境,但和音缺乏立体感和饱满度,而西洋乐器恰好能弥补这一点。演出把中西乐结合在一起,不论是潺潺流水还是翻江倒海,都能够很好地表现出来。

旅澳华人竹笛演奏员卢炳表示,看了神韵的演出,非常开眼界,原来西洋音乐和中国音乐能这样融合起来,而且中国音乐非常出色,使我很受启发。他说:“音乐的运用以西洋乐器为基础,但加入了很多中国乐器,如笛子、二胡、古筝等。中国民族器乐在里面起了领奏的作用,非常恰到好处。”

曾在国际上多次获奖的台湾小提琴家、德国德累斯顿大学技术学院客座教授王熠尧表示,“(神韵)晚会中西合璧的乐队将东方的音乐和文化表现的如此的准确,细腻和完美,这一点非常不容易,对我触动最深。”


曾在国际上多次获奖的台湾小提琴家、德国德累斯顿大学技术学院客座教授王熠尧。(摄影:吉森/大纪元)

2000年格莱美奖获得者、享有极高声誉的男高音歌唱家杰‧怀特(Jay White)。(摄影:唐寅/大纪元)

现场演奏增加全新的能量 观众心怀尊敬与感激

不少艺术家表示,现场伴奏比使用录音效果更为震撼,但在当今实属罕见。神韵艺术团规模宏大,并且还有现场伴奏乐队,堪称奇迹。有观众因为知道神韵晚会有现场乐队伴奏而慕名前来观赏。还有观众一开始误以为神韵音乐是预先录制,因为现场乐队的演奏是如此完美无瑕,并且与舞蹈等配合默契。他们因为现场伴奏乐队而对神韵艺术团更心怀尊敬和感激。有观众表示,能看到现场演奏是一种恩赐。

美国加州职业贝司手克里斯‧瓦格纳表示,特别欣赏神韵艺术团乐队中西传统乐器的完美结合:“现在很多演出都只是放录音,神韵的现场演奏给整个剧场增加了一种全新的能量和震荡,这个(神韵)乐队真是不同凡响。”

美国专业艺术巡回团经纪人理查‧米诺(Richard Munoz)表示,“这是一个有着超级价值的晚会”,“我对现场演奏的交响乐团十分感兴趣,因为你在今天已经不太容易找得到这个了。非常独特,可以看到他们为这台晚会所付出的艰苦努力”,“这些也都是许多其它类型的演出中所缺少的”。

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舞蹈艺术学院艺术总监罗宾‧史密斯表示,神韵演出是惊人之笔。她说,“现在已经很难听到现场乐队伴奏,而神韵演出不仅有现场乐队,而且结合了西方和中国乐器,非常好。”

美国歌唱演员兼音乐教师Shirley Taylor赞赏现场乐队伴奏非常杰出。她表示,现场乐队伴奏在一般的晚会中已经很少见了。能够听到现场乐团伴奏的音乐很幸运。美国纽约州Kendall市市长基尔曼(Jonathan Gillman)赞叹神韵艺术团乐队的现场伴奏“让演出本身增色不少”,“现场伴奏和从CD里播放的音乐就是不一样,我更喜欢现场伴奏”。

美国密苏里州知名音乐家、作曲家Adam Rugo表示,展现古典音乐的神韵演奏家都是顶级的专业人士。他说,就是因为知道这台晚会有现场乐队伴奏而慕名前来观赏,“我们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这样的表演很罕见”。

美国阿肯色州华裔舞蹈人苏香云表示,现场伴奏音乐很棒,中西乐器的结合天衣无缝。她说:“我们以前都是用的录音音乐来伴舞,而现在是现场音乐,效果很不一样。”

美国纽约州罗切斯特社区学院艺术老师白瑞特先生表示,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还有乐团的现场伴奏,“我后来才意识到,哦,还有现场的伴奏,太了不起了。(神韵乐团)现场演奏让你更加心怀感激。”澳洲音乐人萨曼莎‧沃斯滕豪(Samantha Wolstenholm)表示,她很喜欢这种中西合璧的乐器合奏,非常动人,“是独一无二的风格,对这种音乐,我满怀尊敬”。

美国华盛顿DC前爵士乐歌手董恩‧约翰森(Dawn Johnson)表示,“乐器非同凡响。事实上,我必须不停地提醒我自己,这是现场伴奏,因为声音如此之好,听上去像CD或是DVD里放出来的声音”,“能看到现场演奏,真是一件恩赐”。

神韵音乐宛如天赐 境界高深来自天上

中国古代认为好的音乐“通天地而合神明”,西方早期的音乐主要是颂神、诠释人从敬神中所获得的安宁和喜悦感。很多观众赞叹,神韵音乐宛如天赐,来自天上,给人们内心带来美好超凡的感受,让人感到有一种和神的沟通。

英国律师海蒂‧伊布鲁(Heidi Ibru)表示,“舞蹈、服装、和神韵乐队演奏的音乐,一切都非常美”,“这样美的演出只能来自神,来自天上!”澳洲乐团鼓手比利‧哈德斯贝思(Billy Hudspeth)表示,他知道神韵音乐来自神佛,整场演出美不胜收,每个节目都很美、祥和、舒展,令人感觉很好。

美国新泽西舞蹈家玛丽雅‧欧克罗斯(Maria Okros)表示,“神韵艺术团乐队的音乐,这些传统的、原创的音乐是那样的可爱,听起来非常悦耳”,“神韵的音乐对我来说,就像天赐的一样。”美国新泽西企业家Frank Cianciotta表示,“我非常享受神韵的音乐,就像听到天使奏乐般,使我的内心充满了同情,生出慈悲。”

美国华盛顿州舞蹈演员Johnan Richardson表示,神韵表演无与伦比,艺术造诣很高。她说:“我觉得自己被美妙的音乐带动,触动心灵,就好像飞到天国世界去一样。”

曾获得过很多的奖项的美国舞蹈艺术家、CityDance Ensemble主要领舞演员和舞蹈编导Jason Ignacio表示,神韵晚会的音乐非常壮观,“就如来自天堂,每当我听到他们的时候,我就会感觉到宁静与平和”,“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省议员Warren Michelson被神韵演出感动落泪。他说,晚会的一些节目是“来自最高的生命,来自天堂”。“不同的音乐,都非常的感人,触动人的心灵,你会有一种很深的这种感觉,感到和平,美好”,“这种冲击直接到达你的内心深处,感受到一种来自内心的力量与和平”,“这些神韵演员们是从天堂那里获得的力量。就像是一个广阔的宇宙,所有的一切都连成一体”。

毕业于表演艺术专业并专门从事表演艺术推广的Linda女士表示,“(神韵)晚会通过古典的音乐和舞蹈展现出不同的故事,这种高层次的演出,只有真正在神的指导下才能完成。”

澳洲前舞蹈团乐队鼓手哈德斯贝思(Billy Hudspeth)表示,神韵演出中的音乐就像“平静的大海”,“让我久久不能遗忘,”“那些音乐还在我脑海中盘旋”他说:“这些音乐是来自神的音乐”,令人“平静”。

位于斯特拉斯摩的城市舞蹈团(CityDance Center at Strathmore)艺术教育主任劳伦‧斯佩格勒(Lorraine Audeoud Spiegler)表示,神韵晚会中的音乐如清泉流到我的心里,把我带回久远的年代,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是一种重生。她说:“我相信生命是有轮回的。即使肉身死亡,精神依然继续。”她说,神韵美妙绝伦,每一个方面都是无与伦比,对精神是一种很深的启迪。他(她)们所展现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决非一般舞蹈演员所能企及,那是一种神性的美。

旅英学者刘先生表示,第一次看到了达到艺术最高境界的、符合天道的艺术。这是对宇宙的运行规律,对中国传统的“道”的理解已经极深的艺术家才能创作出来。他说,举个音乐的例子。同样都是用七个音符的组合搭配,丑陋的音乐,它也是这七个音符,为什么它丑呢,就是结构的安排不同,丑陋的音乐就是那几个音符的结构安排不对。那些个有内涵的艺术家,他也是用七个音符,但他懂得如何去安排那几个音符,如何让他们符合美的旋律。他说,很多专业的艺术家看完之后都觉得,这个节目给人感觉非常纯净,可这个纯净不光是表面的东西,他是一种精神层次的东西。


美国舞蹈艺术家Jason Ignacio(摄影:戴兵/大纪元)

澳洲前舞蹈团乐队鼓手哈德斯贝思(Billy Hudspeth)(摄影:林珊如/大纪元)

开启全新音乐演奏之路 引领未来音乐文化走向

神韵音乐艺术、神韵艺术团乐队令全球艺术家耳目一新、震撼感佩。他们认为,神韵艺术团正在开创并且引领人类正统音乐艺术的方向,开启了全新的音乐演奏之路。

四观神韵的伦敦音乐人彼得‧格莱海姆表示,“神韵的音乐是中国民族音乐和西方古典音乐的结合,我认为这开创引领了一种未来的音乐文化走向”,“我体会到现场的乐队伴奏是神韵演出中的一个重要组成,而且我发现神韵乐团中西合璧的音乐起到了使得整个演出超出中国文化范围的作用。这让我非常感动,让我产生了一种想追随神韵的冲动。”

任教于台湾高雄义守大学并担任高雄古典吉他协会理事长的蔡世鸿表示,“神韵每位演员和音乐家都是难得的专家;看过神韵我们将思考、学习如何赋予古典音乐新的生命。”

活跃于古典音乐界的蔡世鸿,对推动台湾古典吉他不遗余力。他说:“神韵将中国古典音乐重新创作编曲,配合舞蹈情绪的表演,起承转合之间恰到好处。”

美国亚特兰大作曲家奇斯‧奥格(Keith)表示,神韵晚会的音乐平和自然,既有西洋管弦乐的构成又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神韵艺术团乐队开启了一条全新音乐演奏之路。

华盛顿DC知名艺术家、城市舞蹈团(City Dance Ensamble)创办者及艺术主任保罗‧戈登表示,神韵演出非常有创造力,乐队汇集了中西乐器的精华,演奏效果完美无瑕。他说,神韵为艺术界注入了新的元素,也在引领一个新的方向。


英国著名二胡演奏家、马头琴演奏家科林‧怀斯博士(左)。(摄影:唐峰/大纪元)

波兰罗兹广播电台台长达留士‧柴夫柴科(Dariusz Szewczyk)与夫人。(摄影:吉森/大纪元)

全球艺术家从神韵音乐中收获灵感

很多全球艺术家、东西方观众表示,从神韵演出的音乐中获得很多启迪和灵感,并将把所学所悟应用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和人生道路中。

英国西敏斯大学音乐系学生艾伦‧麦克斯门科娃表示,“现代音乐过分表现自我,表面弄得很复杂,而神韵看似简单、传统、原始,但效果却是最好的”,“这场演出的音乐让我深受启发,给我带来很多创作灵感。”

英国著名二胡演奏家、马头琴演奏家科林‧怀斯博士表示,“谈到实现东西方乐器在同一个乐团里表现这种艺术理念,神韵乐团的做法非常好”,“他们演奏的旋律全部都不是我在中国学的,是完全不一样的。神韵乐团演奏的曲子很有特色,如果我有机会我会多学习,去多读一些谱子。”他赞誉二胡演奏家戚晓春的演奏“如泣如诉、优雅动听、完美无瑕、琴韵悠扬”。

波兰罗兹广播电台台长达留士‧柴夫柴科(Dariusz Szewczyk)表示,“很多著名的音乐家从东方音乐中寻找灵感,神韵晚会中的音乐令人陶醉,非常鼓舞人心。我想,将来更多的音乐家会在神韵中寻求灵感。”

美国康州资深音乐家彼得‧沃特曼(Peter Wortman)表示,神韵演出音乐与舞蹈都美妙绝伦。他说,自己一直试图将音乐作为语言来表达情感,神韵演出给他很多启发与灵感。“神韵将中西乐器结合在一起的音乐效果非凡!”“中国传统乐器真的非常神奇,二胡那么简单的结构却可以演奏出如此丰富优美的音乐!”“我以后也要尝试在作曲中增加中国乐器”。

美国德州玛基尼(Maggini)弦乐团指挥家、北美地区颇为活跃且深具质感的华裔年轻音乐家之一陈启宽(Marlon Chen)对神韵晚会赞不绝口。神韵晚会的音乐采用中西合璧的方式,独一无二,令专研音乐十多年的陈启宽十分赞叹。他表示,神韵结合了东西方的乐器,演奏东方的曲调,非常新颖,效果也特别好,自己学到了很多。

阿根廷钢琴家胡安‧卡洛斯‧希亚叶亚赞叹神韵是“真正的艺术”。他惊叹于中国古典音乐文化具有如此高的水平。他说,“我认为这是非常珍贵的一场晚会,是激发我灵感的源泉,就我所使用的乐器、音响,应该模仿今天晚会中的音乐。”

美国俄亥俄州作曲家、音乐家、创新表演艺术学校艺术系主任艾西多‧鲁德瑞克(Isidore Rudrick)为神韵演出中西乐器完美的组合感到非常震惊。他说:“这样的组合太完美了”,“也许我也会用中国乐曲的旋律作一首曲子,而且就用中国传统的五声来做。这种音律简单而又优美,可以表达丰富的情感。今晚的演出表现出一种回归简单、单纯和优雅的理念。这为我这样的专业艺术家带来很多灵感。有时候我们和现代派的音乐团体合作,事情往往变得复杂化,我们有新奇的乐器,有复杂的电子设备等等。但是其实回归单纯的理念和形式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就像今晚我们听到的这些中国乐曲一样。太美了,太美了!这个演出给了我们很多新的想法,新的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 ”

神韵音乐带来希望 预示着人类更好的未来

很多观众表示,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和乐队演奏的音乐给当代文化艺术和人类未来带来希望和光明。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艺术学院高级总监布林内‧哈里斯(Brynne Harris)表示,神韵的音乐给人带来了希望,今晚的这一切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新的希望。一切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妙。

欧盟经济顾问派特斯(Petrus)对二胡演奏家的独奏情有独钟。“这简单乐器的演奏让人难以置信,有如此美妙的声音,曲目表达了幸福感和对未来的希望。”

阿根廷音乐家马丁‧罗德利盖兹(Martin Rodriguez)表示,对二胡表演情有独钟:“非常甜美,充满了感情,非常好。”他惊异于二胡美妙的声音。对今晚晚会整体的音乐效果,罗德利盖兹先生表示:“非常好,非常好,非常的美,有时甚至当他表现悲痛和黑暗时,她的音乐仍能给人一种希望,一种期盼。”

美国新泽西资深医生Paul Ostergaard表示,神韵演出展现了人类对于音乐和艺术表现的潜能。他说:“信息充满希望,音乐中隐含着未来”,“我感觉这台演出预示着人类更好的未来”。

(http://www.dajiyuan.com)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