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陆文
font print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

清代,鄂尔泰(1680-1745年),字毅庵,满洲镶蓝旗人。他出身贫寒,祖祖辈辈都为人当佣工,因为没有房子住,全家只好在祠堂里过夜。但他的父亲颇有远见,想尽一切办法,供孩子念书,期盼他们长大后改换门庭。 经过十年苦读,鄂尔泰果然金榜题名,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被授任内务府员外 郎。此后,又先后升为江苏布政使、广西巡抚、云贵总督、保和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 、军机大臣等,成了清廷重臣。

一、得罪了皇太子,下场如何?

鄂尔泰担任内务府员外郎时,雍正皇帝胤稹还是雍亲王,住在雍和宫,时称雍亲王府。 有一次,雍亲王得知清王朝的属国,向朝廷进献了许多奇珍异宝,便想通过鄂尔泰,求得内务府的特殊关照,弄来一些奇珍异宝,以便陈列于雍亲王府中。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鄂尔泰不但没答应,反而正色地对他说:“作为皇子,你更应当分外注意自己的德行,为天下做出表率,万不可随意结交外臣,享受特权。若是其他皇子也都和你一样找我们领取珠宝之类,那么,我们做下官的又该如何掌握?若朝廷怪罪下来,又该由谁来承担呢?”雍亲王听罢,也只好空手而归。 六年后,康熙驾崩,雍亲王即位,是为雍正帝。有一天,雍正帝下旨,传鄂尔泰进宫。这时,鄂尔泰的亲友、同僚,不由得想起已往那件事,一个个为他捏了一把汗。

有人劝他:面君后要首先请罪,以争取皇上从轻处罚;也有人劝他,为免杀身之祸,不如逃之夭夭;还有些人没了主意,只是抱怨他当年死心眼,太不会来事。还说:“像这种事,别人十步九叩首地给送去,人家都不一定接受;况且是人家来求你。你即使不答应,也该找个脱身的理由呀,哪能奚落人家一通?”鄂尔泰却与众不同,他镇定自若地说:“我身为朝廷命官,认理不认人,应当是谁正确听谁的,何况我那时也没做什么亏心事。眼下,既然雍正帝要计较这些事,也只能是君叫臣死臣便死,不能为保性命当叛逆。”说罢,从容不迫地走向皇宫。

完全出乎人们所料:雍正帝不但没有惩治鄂尔泰,反而和颜悦色地对他说:“想当年,你曾敢以员外郎这样的五品微官,而拒皇子,足见你执法之严明。今天我委任你为大臣,相信你一定不会接收任何人的请托和贿赂!”当即授他为江苏布政使。

二、越职陈奏,是祸是福?

鄂尔泰一到江苏布政使任上,立即投入到繁忙的公务之中。他努力清查亏空,严惩贪官污吏,疏浚江南运道,修筑海塘,革除漕运弊端。他日理万机,常常废寝忘食。 雍正二年(1724年)夏,江苏境内接连下了好几天大雨,海潮泛滥。当时大水“冲决海 塘,倒坏民居、庐舍,甚至溺死男女多人”。鄂尔泰“夙夜焦思”,妥善地组织人力物力,买谷赈灾,抢修房屋,很快战胜了自然灾害,使百姓的生活和生产恢复到原状。

为将水害变为水利,鄂尔泰又跋山涉水,进行实地考察,计划着如何疏通太湖、吴淞江和白茆河。可惜尚未动工,他便升迁为广西巡抚;不久,又升为云贵总督,而离开此地。 在云南,鄂尔泰听说雍正帝将拨十万两白银,专项办理江苏水利,很高兴,立即上疏 ,说自己曾对江苏水利“悉心咨访,略知大要”,并针对各地水利工程的实际情况, 提出了一个详细的方案,还期盼有关地方官能“倡率有方,调度得宜”。在奏折的结尾处,他强调说:“臣曾任江南,故不揣愚昧,越职陈奏”。 “越职陈奏”,显然是针对官场的传统定规: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而言的,历代的“聪明官”,从来不越此雷池一步。可是,鄂尔泰为了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即使不在其位,仍谋其政。而他的这一作法,又得到了雍正帝的充分肯定。雍正看过折子,马上批了十二个字:“所奏江南水道事宜,甚 属周详”。还表示:“凡内外大臣,越职办事,固为不可(原则上还是不可!)。至非己身职任之事,有关国计民生者,既有见闻,据实入告,方合公忠体国之义,乃尽职,非越职也。”鄂尔泰为民越职犯规,却又受到了嘉许,盖因其心实公也!

三、革旧布新,弄得“盈廷失色”

在鄂尔泰就任云贵总督之前,云南、贵州、广西以及邻近的四川、湖南、湖北,一直实行土司制,即在少数民族集中居住的地方,由少数民族贵族,担任世袭的地方官,中央政府再通过他们对这些地区实行间接统治。但由于土司制带有浓厚的割据性,许多土司又无视国家法令,而随意欺压乃至杀害百姓,严重地阻碍了经济、文化的发展 ,不利于国家的统一和社会安定。 鄂尔泰到任后,通过大量的明察暗访,深感土司制危害之大,遂上疏奏请“改土归流 ”。即:革除大批土司,代之以流官(原来的土司终身不变,流官则可任可免)进行 管理,实行同内地一样的地方行政制度,从而加强中央政府对边疆地区的管理,减少了土司的胡作非为。

事实上,早在鄂尔泰之前,就有多人向朝廷提出过这一建议,但都一一被雍正帝驳回 。所以,当鄂尔泰违背皇上旨意,而再次奏请时,照史书上说:当时众臣闻奏,“盈 廷失色”,即文武百官都替他提心吊胆,吓得面色惨白。然而,这次,雍正帝却一反常态地批准了。后来,人们才知道:雍正帝此前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上疏者,没拿出可行的实施方案,只是“头痛医头,脚疼医脚”“小知小见,乃攀枝附叶之举,非拔本塞源之策”;再就是那些人“非能办理此事之人,故未允其请”。而鄂尔泰则和 他们相反,所以不但准奏,而且命他主持西南各省的“改土归流”的大计。

从此,鄂尔泰一直往返奔波于西南各地,经常深入各山寨了解下情,广泛阅研各种资 料,随时掌握各地动态,调兵遣将,任用能吏,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实行剿抚 兼施的策略。经过五年的艰苦努力,基本上完成了预期的目标。其间,共革除土司一百多名,新设府、州、县数十个。接着,他又废除了土司的各种旧制陋规,减轻百姓负担;并组织垦荒,兴修水利,架桥开路,兴办学校等等,使西南边陲,在管理制度上前进了一大步,社会面貌焕然一新。

四、反腐倡廉到手足

鄂尔泰自做官以来,从不忘少年时代受过的千辛万苦,不忘贫苦百姓维持生计的艰难 ,一直保持着俭朴的作风,决不骄奢妄为。 但是,他的弟弟鄂尔奇却与他相反:经不住灯红酒绿的引诱,渐渐蜕化变质,奢糜之 举也越来越甚。

也许出于“爱屋及乌”,雍正帝随着对鄂尔泰的宠信日加,鄂尔奇的官职也迅速升迁。待鄂尔泰在西南“改土归流”初见成效时,雍正帝已决定升任鄂尔奇为吏部尚书兼步兵统领。 鄂尔泰获悉此情,深感不安,立即面君劝阻,“力争不可”。雍正帝却不以为然,仍坚持己见。鄂尔泰无奈,也只好顺从。 不过,鄂尔泰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加紧了对胞弟的监督和管教。

有一次,鄂尔泰退朝之后,路经鄂尔奇的家,便想了解一下弟弟的情况。当他刚走进庭院,便感到这里豪华过度,心中很不安;待掀帘进入书斋,更见各种摆设极为考究,在座的宾客也穿戴异常。他十分生气,掉头就走。

鄂尔奇见兄长连句话都没说,就匆匆而去,急忙忙追上前,问其缘故。鄂尔泰怒不可 遏,当着众人的面训斥道:“你这儿也太奢侈了!你身居正卿,不想着如何为朝廷尽 忠效力,却只图个人享乐,哪能对得起列祖列宗?”又说:“你可记得:当年我们无 屋可住,只得夜宿祠堂?而今你刚刚得志,就如此奢侈,若不速改,日后必生灾祸!” 鄂尔奇听罢,赶忙下跪,佯装悔过,并表示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退还户部。

过了几日,鄂尔泰到户部查访,特地问起了鄂尔奇退物之事。户部官员面面相觑,都说没有这回事。鄂尔泰这才知道弟弟并没有听从自己的劝诫,一怒之下,向皇上参了他一本。雍正帝命人核查,结果发现鄂尔奇贪赃枉法,便将他治了罪。

五、“当代第一良臣”

雍正皇帝一生最宠幸的有三个人:鄂尔泰、田文镜、李卫,并将他们树为地方督抚之楷模。其中,鄂尔泰又名列首位,被他誉为“当代第一良臣”。

还有人专门统计过,说雍正帝当面赞扬鄂乐泰32次,在其他人面前赞扬他58次。在当面赞扬的言论中,有“卿此心此行不但当代督抚,闻之可愧,实可为万代封疆大臣之法程”;还有:“凡卿所办之事,朕实至无一言可谕矣。在廷诸臣,皆与观之,人人心悦诚服,贺朕之福,庆国家得人。”等等。在其他人面前赞扬的话,也极“到位”。如对广西巡抚韩良辅说:“但能效法鄂尔泰之忠勤,则一生用之不尽,诸务亦不难 办理”;对贵州巡抚张广泗说:“一切居心行事,以鄂尔泰为楷模而效法之,将来必为国家栋梁之臣也”;而对云南布政使常德寿则又说:“尔为鄂尔泰属员,得以亲炙其人,乃尔之大幸,当竭力效法之……鄂尔泰乃满汉内外大臣中,第一人也!”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所有这些,都被收编于雍正帝《朱批谕旨》一书中,流传至今。

综观鄂尔泰的一生,建树颇丰,功勋卓著,特别是他在西南各地一创办的“改土归流 ”,不但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也有极为深远的历史意义。它对促进祖国大家庭的统一、和谐、繁荣、进步,起到了难以估算的积极作用。因此,各族人民也都为他竖 立了一块永不磨灭的心碑! (事据《清史稿》《清官传》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有能人异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预知未来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运,道出人间祸福。晚清咸丰光绪年间有一位官员、书法名家,亦是擅相术者,他叫李文田。
  • 龚明之,字熙仲,是昆山(今江苏省昆山县)人。他出身于士族,因至孝至诚的品行而颇得盛名。
  • 所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令人荡气回肠的魏、蜀、吴三国,在曹操、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周瑜、孙权等风流人物谢世后,天下大势逐步走向统一。公元263年,曹魏政权灭掉蜀汉。266年,司马炎取代曹魏政权建立晋朝,史称西晋。280年,西晋灭东吴,彻底结束了三国鼎立的分裂局面,重新统一了天下。
  • 房玄龄常常告诫他的儿子们:“不能骄奢,不可沉溺于声色;一定不可以用地位门第,去欺凌他人!”他汇集了古今圣贤的家诫格言,写在屏风上,令诸子各取一扇,对他们说:“你们如果能留意这些家诫,就足以保身成名。”又说:“汉朝的袁家,历代保有忠节,是我所崇尚的,你们也应该效法。”
  • 曾短暂担任中华民国总理的钱能训,字干臣,是清末人,1869年出生于浙江嘉善县,是吴越武肃王钱镠的第三十六代孙。他的父亲钱宝廉是道光年间的进士,曾任吏部侍郎和刑部侍郎,为正二品官员。
  • 房玄龄十八岁时,本州举荐他应进士考,及第后被授羽骑尉。吏部侍郎高孝基,一向被认为有知人之明,见到房玄龄后深加赞叹,对裴矩说:“我见过的人多了,还从未见到像这位郎君那样的人。他将来必成大器,但恨我看不到他功成名就。他会位高凌云。”
  • 在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史记‧循吏列传》中,春秋时期楚国的令尹(宰相)孙叔敖被其列为“循吏之首”。“循”意思是遵循道义、顺应时势,也就是说,孙叔敖被视为遵循道义、顺应时势的官员之首。
  • 《三国演义》中有写到一幕是诸葛亮到江东舌战群儒,在这群儒生中有一位是少年成名的陆绩,字公纪。他从小就非常孝顺,年纪轻轻就颇有名气,后被拜为太守,其为政清廉,深受百姓爱戴。
  • 作为名臣,张养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为文学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对张养浩的了解,大概就是从那首《山坡羊·潼关怀古》开始的。
  • 自孟子道出“我善养吾浩然之气”的千古名言,其刚正、博大的气魄深受历代文人仰慕。他们甚至化用这句话为名取字,时时激励自己,其中最知名者有唐代的孟浩然,还有元代的一位名臣兼文学大家——张养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