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窃国60年墨尔本研讨会 嘉宾宣布退队

10月17日,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主办了“中共窃国60年研讨会”,图为研讨会现场。(摄影:陈明/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茹澳洲墨尔本综合报道)中共窃国60年以来在中华大地上做了什么,对占世界1/6人口的中国人带来哪些影响?伴随着10.1中共挥霍无度的阅兵仪式,中共政权的统治引发了世界广泛的关注和讨论。10月17日,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在博士山区社团活动中心,举办了“中共窃国六十年研讨会”,来自文化界、西藏、新疆、台湾社区以及澳洲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畅所欲言,回顾了中共建政以来带给中国人的深重灾难。

嘉宾的发言引发观众的讨论,有两位观众也分享了自己的体会。

专程从南澳省阿德雷德赶来参加研讨会的嘉宾、维族学者雪合拉提先生,在发表了演讲之后,宣布退出中共的少先队组织,引发热烈掌声。

高精度图片
10月17日,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主办“中共窃国60年研讨会”,各界特邀嘉宾发表了精彩演讲(从左至右):西藏社区代表Yang Sang先生,维省西藏社区领袖Samdup Tsering先生,墨尔本台湾同乡会前会长林万德先生,中国流亡作家、著名法学家袁红冰先生,澳洲公民委员会主席Peter Westmore先生,维吾尔学者雪合拉提先生。(摄影:陈明/大纪元)

当代中国人应该怎样爱国

爱国是一种高尚的情操,当代中国人应该怎样爱国?著名流亡作家、法学教授袁红冰先生在研讨会上表示,中共已经使中国人沦为精神上的亡国奴,如果真正爱国“那就要齐心协力,尽早结束中共暴政一党专制的独裁统治,让中国获得自由,让社会得到公正,让罪恶受到审判。”

高精度图片
中国流亡作家、著名法学家袁红冰先生。(摄影:陈明/大纪元)

袁红冰先生演讲中解释了为什么说现在的中国人是精神上的亡国奴。他说,“中共暴政从精神上是一个外来的政权。中共暴政建政之日就是中国在精神上的亡国之时。中共建政后所发起的一次又一次政治大迫害和思想大整肃,它摧残的锋芒首先都指向了中国的文化,现在中小学教科书里所宣扬的和我们中华文化风马牛不相及。

“中共执政60年来,以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名义屠杀了难以计数的中国人, 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罪名从来都是中共用来对中国人进行思想和政治迫害的主要的借口之一。在中国自己的土地上,我们必须绝对奉行一个来自德国的邪恶的理论,这个中国还是我们的吗?”

“中共暴政统治中国的六十年就是中国亡国的六十年,是中国的文化精神被彻底摧残的六十年,在中国汉人因为文化被摧残变成了行尸走肉之后,中共暴政又利用这种没有灵魂的人去屠戮少数民族,对蒙古人、藏人和维族人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中国在精神和政治的意义上早已经亡国了。每个中国人看看自己的心里还有多少中国文化的影子。”

第二个地位是: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中国人被剥夺了政治的选择权,被剥夺了决定政权归属的权力,中国人在自己的家园被剥夺了言论的自由、精神的自由、宗教信仰的自由;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没有土地所有权,怎么可能还有自由?中国人到了今天,只有为共产党进行欢呼的自由,而没有任何一点发表与共产党不同意见的自由。

袁红冰先生呼吁所有的爱国华人,驱逐马列,恢复中华,创建联邦,这就是我们现在中国人要走的爱国之路。

高精度图片
澳洲公民委员会主席Peter Westmore先生。(摄影:陈明/大纪元)

西方人看中共执政六十年

由纳税人出资一千亿元,中共中央策划,张艺谋导演的豪华大片──国庆阅兵虽然折腾完毕,但似乎并没有给西方观众留下什么好印象。

澳洲公民委员会的主席Peter Westmore先生在研讨会上说:“中共阅兵本想塑造一个强大并爱好和平的国家形象。但我们看到的恰恰相反”,广大纳税人和受尽骚扰的京城百姓连看热闹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家里看电视。“城楼上的6万人观看由18万士兵组成的行列式,在20年前屠杀过学生的天安门广场上行进。“沿途居民甚至被要求关上门窗、远离阳台,否则将有被击毙的危险。”

Westmore先生回顾了中共60年来的执政大事,他称这是一个“浸满了鲜血”的政权。“毛在抓稳政权后就大开杀戒,开始时是对敌人下手,后来连同志也不放过。2000万至4000万人被活活饿死,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中,又有几百万人死于非命。毛以后的领导人继承了毛的恐怖统治,在天安门广场上屠杀学生,10年后又开始打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的中共政权在背后支持着世界各地的集权统治,例如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政权,北韩金正日政权以及缅甸的叛乱。”

Westmore先生认为中国现在的经济繁荣并不是共产党的功绩,“30年来经济的发展并不是共产党造成的”,因为“从人均财富来看,中国大陆还远远落后于香港和台湾。”

高精度图片
墨尔本台湾同乡会前会长林万德先生。(摄影:陈明/大纪元)

台商在中国经商的血泪

中共执政60年后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底线,使人与人之间互相欺诈,不讲信誉,在中国投资成为一件冒险的事。

墨尔本台湾同乡会前会长林万德先生讲述了台湾商人在中国经商的悲惨遭遇。“无法律可讲,尽管如此不怕死的台湾人还是来到中国内地,比如说着名小学家琼瑶女士就是一个例子。”

琼瑶邀请了美国和香港的几位华人来到杭州合作了一个房地产公司,建了12栋别墅,想要落叶归根。但12栋别墅建好以后,她委托一个中国人为她管理,这个中国人拿公司章向当地的银行贷款,然后把钱卷跑了。

台商到中国投资,连银行的存款都可能被吃掉。有两位台商分别在银行存款300万和450万,后来银行把这笔钱偷偷贷给私人公司,台商需要的时候却提不出来钱。找银行评理,银行却说“这是银行个人行为,和银行公司没有关系”。林万德先生说,“无法可依,中共高官的权力大于法律才造成这样的形势。”

林先生表示,中国军事力量强大会给中国人和全世界的人带来更大灾难。

高精度图片
维省西藏社区领袖Samdup Tsering先生。(摄影:陈明/大纪元)

警察局设在寺庙里的信仰自由

维省西藏社区的领袖Samdup Tsering和同伴Yang Sang先生来到研讨会现场。Tsering先生说,“西藏人们要的只是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保留自己的语言、文化和信仰,但这点希望都落空了。在历史上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那时西藏和汉人的关系就像叔侄一样亲密,但现在中共和西藏的关系变成了野兽和猎物之间的关系。”

“中共建政以后,说是解放西藏,其实是把西藏从这个世界上铲平。现在的西藏人沦为二等公民,没有自由,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之说在中共的统治中绝对是假的。”
Tsering先生曾回西藏去寺庙朝拜,发现中共居然把警察局设在寺庙里。

Yang Sang先生2个月前刚刚获得澳洲政府的保护签证,他在青海住了40多年,20年前辗转逃到印度,他说,“在共产党的社会里生活了40多年,中共是靠喝人民的血,吃人民的肉壮大的,不听中共的话就镇压。”

高精度图片
维吾尔学者雪合拉提先生。(摄影:陈明/大纪元)

中共在新疆欠下的血债

维吾尔学者雪合拉提从阿德雷德远道赶来,他说,“来到澳洲20多年来我都在不断医治我在中国所经历的创伤、内心的压抑,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我自由了,我再也不用说假话了。”

雪合拉提沉痛的描述了7.5大屠杀的场面,观众席上一片寂静。

“中国共产党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乌鲁木齐有一个叫赛马场的,大约有能容纳三万人左右,大约都是南方来的人聚集在那儿,这个事件以后,三万人的场所短短几天内被扫平。因为是关着灯打的,7月5日晚上,关了灯以后就只能听到机关枪的声音,只能听到轰炸的声音。所以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了,可能永远不会被知晓。很多人是半死不活的,却胳膊少腿的,不给治疗,把人堆到卡车上运走。还有一种方式,把抓起来的维族人分散到各地,因为乌鲁木齐关不下那么多人,让兵团的人毒打、上刑,结果这些人出来后没多久就死了。”

我们的下一代

中共执政60年来采取的洗脑和精神控制已经使我们的下一代成为一群没有思维能力的盲从者。

雪合拉提先生与到会者分享了一些教学的经历。他是一位中学老师,教授11-12年级中文,他有很多学生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他说,当学生们听说他是一名维族人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哦,卖烤羊肉串的。”

“我挖空心思的想怎么样提高他们的思维能力,因为我看到他们的思维能力就像我刚到阿德雷德时的思维能力一样,很死,就那么一个答案,共产党的答案,中国政府的答案,没有自己的答案,没有自己的灵魂,没有自己的人格。我意识到,要跟他们讨论他们的思想。教书是我的专业,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不应该是教书,应该育人。”

在一片讨论声中,嘉宾和观众都有同感:马列邪灵霍乱中华大地60年,要想振兴中华,首先要重建中华民族的文化和道德风尚,找回自己的灵魂,才能改变亡国奴的命运。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0-19 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