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退党征文】张天亮:中国农民恨

张天亮

中共大规模屠杀农民是一九六九年春“一打三反”运动,把清出来的阶级敌人五花大绑押到斗争会场跪下,交给群众斗争,严刑毒打,有的被割去两只耳朵,有的被劈去半边脑袋,有的被打折了两条腿。(网络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0月25日讯】共产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采取又拉又捧又压的残酷手段打压农民,致使农民蒙受巨大的灾难,成为当今中国社会最贫穷落后,愚昧无知的一个阶级,逼得有家难返,有国难奔。难道这就叫翻身解放吗?让共产党人站起来把中国人民彻底打下去,叫当家作主吗?毛泽东死了,中共要不要负责任?中国年青人不了解过去六十年的历史,农民是怎样活过来的?请看:
  
以杀人作开路抢夺中国人民财产
  
一九五零年我们家乡来了共产党,马上开展清匪反霸运动,大张旗鼓镇压反革命,屠杀国民党旧人员,每隔半个月就召开一次公审大会,驱使农民陪审陪斗陪枪毙。表面杀国民党人,实质上对农民进行“诛心”,让农民在血腥恐怖面前吸取教训,谁不听共产党的话,谁就没有好下场,以此为掠夺中国人民财产开路。
  
一九五一年我们家乡开展土改,共产党先派工作队下乡,第一步和农民同住同食同劳动,替农民挑水煮饭,喂猪劈柴,给农民小恩小惠,借此发动群众。但他们依靠的是“三代贫农,四代乞丐,五代流氓打手”当积极分子,挨家挨户收集情况,用“阶级分析论”进行排队,把有钱有地出租土地的农民定为地主或富农,有地自给自足的定为中农,靠租人土地耕种的定为贫农,封贫农为领导阶级。
  
第二步开展土改工作,成立农会和民兵组织,出文告宣传土改政策,组织学习 中共中央文件,召开动员大会,贴标语,高呼口号:“全心全意依靠贫下中农”,“打倒地主阶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口号声喊杀声响彻夜空。白天把地富份子绑起来戴高帽游街示众,晚上开斗争会,搞疲劳斗争,无情打击,杀人与诛心相结合,逼地富份子坦白交代,稍有破绽就拳打脚踢,组织力量再次斗争,用坐飞机,猴子偷桃,跪板凳,用皮鞭抽打,用鞋底打嘴,等刑罚逼害有钱的农民。边打边斗边喊口号“敌人不投降,坚决消灭他”直打到口青面肿彻底交代问题为止。
  
中共满以为把北方土改的经验搬来南方运用,中国人民财产便遂手可得,岂料偏偏遇到顽强的阻力,因为南方的地主富农的父辈普遍出洋谋生,卖猪仔当奴工,辛苦赚钱回国买田买地盖楼房,分钱来之不易。例如我们村就有三十六个华侨大地主,工作队把他们关押起来,逼他们交出田契和金银珠宝,很多地主经过斗争唬得面如土色,乖乖就范。但有不少人不服气,其中一个叫张巨的地主靠一条扁担起家,大半辈子肩挑劳苦揾食,积蓄一笔钱改行作西饼生意,夫妻两人起五更,睡半夜,节衣缩食,勤勤恳垦赚来的钱买了十二亩地,被打成地主。工作队要他交出田契和金银财宝,他很不服气地说:“我的钱是合法所得,是我们夫妻两人的血汗钱啊。”工作队长哪里和他讲理,指使民兵抄他的家,从床底下的地窖里搜出几张田契和一盒金银珠宝。张巨十分气愤,私下里发牢骚:“简直是强盗。强盗抢人财物用命搏,一旦查出不是枪毙就是坐牢,共产党抢人财产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把受害人打成反革命加以杀害,比强盗不如。”此话一出,被人举报到工作队长那里,队长恼羞成怒,派民兵将他绑起来,押到会场乱棍打死,并把尸体吊在大树底下,给他胸前挂一个纸牌,里面写着“现行反革命份子张巨,破坏土改运动,情节恶劣,非杀不可”。
  
还有一位叫雷鸣的华侨地主,工作队勒令他交出田契和金银财宝,他反驳说︰“华侨地主和地主华侨有所不同,我们的父辈卖猪仔到金山做苦力,所得的钱完全合法,回国买田买地也是你情我愿,和地主华侨有本质区别。叶剑英土改十六条要求善待华侨地主,你们这样做简直欺人太甚”。工作队长听了把手枪用力“啪”的一声打在台上,“你敢抗拒土改”但又怕他外面有人,追究责任。命令民兵将他绑起来押赴刑场强逼他跪下,“砰——砰——”两声枪响不见倒地,原来是假枪毙,唬得雷鸣魂飞魄散,乖乖的将所有田契和金银珠宝上缴。
  
由于我们村的华侨地主多,富农也不少,很多贫农都受过他们的周济,心存报恩,岂敢栽赃嫁祸?但共产党看法不同,认为这是老大难,从外地调来大批武装工作队,集中力量打歼灭战,斗打杀相结合,斗得地主跪地求侥,广大农民也折磨得昏头转向,不到一年便把地富的财产全部抢到手,把田地分给农民耕种,浮财一切上缴,农会门口挂上横匾,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第三步政权建设,健全农会领导班子,成立党支部,贯彻“火线中入党”的精神发展党员,壮大党组织,选拔敢于打人杀人的当第一把手,敢于杀人出谋划策的当第二把手,敢于斗争的当第三把手,所有积极分子在土改运动中各得其所。表现一般的当民兵,身材高大的当队长。日夜训练宣传队,敲锣打鼓,放鞭炮扭秧歌,开大会热烈庆祝土改取得伟大的胜利。
  
分得田地的农民兴高采烈,以为从此过幸福生活,听共产党的话,按党的指示办事,出人出力保卫胜利果实,送孩子参军。却万万没想到,共产党将农民子弟编入志愿军队伍,未经过训练就匆忙开赴朝鲜战场,命令他们拿着两个手榴弹冲锋陷阵,同拥有现代化武器的美军打仗。可怜千千万万的农民子弟兵当了炮灰,死无葬身之地。死后两年才给他父母送来一张分文不值的“光荣烈属”红纸,父母拿着红纸抱头痛哭,互相埋怨不该分别人的田,断送了孩子的生命。
  
走合作化和天堂之路
  
共产党做事讳莫如深,它以“耕者有其田”的口号,鼓励农民积极斗垮地主,富农和反革命份子,抢夺了他们的财产,浮财收归国有(实际收归共产党所有),土地分给农民耕种,让农民尝尝甜头。其实引农民入套,农民生活好了还会听话吗?为了牢牢地控制住农民,必须掌握农民的命根子,将土地收回来。那时要粮有粮,要兵有兵,召之则来,来则能战,不惜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搞了一个合作社样板,然后推广全国,说什么农民要富裕,组织起来,走合作化道路。只有这样,才人多力量大,叫高山低头,河水让路。不管农民愿不愿入社干部强逼他们将田地,农具和耕牛等生产资料捐出来。农民入了社,以为从此斩断穷根。怎料到了秋收,农民生产的粮油棉全部纳入共产党的国库,先交公粮,后交购粮,最后按人口计算,每个农民留粮二百五十斤,比合作化前减少一半,农民每年至少缺粮三个月,有的缺粮四个月,这时农民才恍然大悟︰“原来骗我们入合作社的目的是加倍剥削。”从此工时加倍。以前每年做农活一百二百天左右,合作化后做二百五十天。农民生活越来越艰苦。到了一九五六年青黄不接时,家家户户糠饼伴稀粥,挖野菜吃树皮,农民纷纷起来反抗,我们村的农民更是气愤填膺,三群五队围起来,有文化的说道理,没文化的骂娘。别的村也是这样,七嘴八舌地说:“我们生产的粮食跑到哪里去了?”,“还不是运到苏联去,买枪嘛。”,“买枪干啥”,“用来杀中国人,国民党、反革命、地主、富农统统杀。日本鬼子到来也没有乱杀人,共产党专杀自己的同胞,比日本鬼子还坏啊”。
  
讲道理最多的是农村知识份子,他们有文化知识,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中共最忌讳的是揭它的阴私,早就盯上了他们,为了强行推广合作化,把他们统统打成反革命会道门抓起来,每年抓三十万,到了五八年抓了一百八十万,大大超额完成任务。起初枪毙几个,激起滔天民愤,大家操起扁担和锄头到县政府讨还公道。消息传到中共中央毛泽东那里,为了防止村民集体暴动,他下令:以后抓反革命只抓不杀,将他们武装押到遥远的劳改场改造,安排在文革初期彻底消灭。
  
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成立,中共驱赶中国人民跑步奔向共产主义。工业大干快上,要求百姓将铁门铁窗铁锅打烂,投入土高炉炼钢,农业打擂台,放卫星,人有几大胆,地有几高产,广西横江县亩产十八万斤,打破世界记录几十倍。为了用实际行动宣传“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中共强逼大办公共食堂,允许农民放开肚皮吃饭,以此引诱农民拆灶,把碗碟、锅盘、桌子和板凳捐给食堂,要大家以食堂为家,家长就是生产队长,每个人都要服从他的命令。这就等于将吃饭权和生存权交给队长。队长是二流懒汉出身,又是共产党员,有错不能反,只有他反你,你不服,他采用各种刑罚压到你服。除了罚饿饭毒打,坐飞机,跪板凳外,还采取割耳朵,点天灯,火烙奶头,通阴道等酷刑对待农民。
  
人民公社简直是一座大监狱,中共唯恐农民倒流城市,利用户口,粮食,居委会,派出所和劳动调配所五条锁链,把中国人民牢牢地锁住,工人捆在工厂里,农民束绑在土地上,就像奴隶一样,呼则来,挥则去,哪里艰苦哪安家。中共不惜牺牲农民的生命,拚命地榨取农民的血汗,强逼农民交公粮,余粮和购粮,将全部的粮,油,棉运到苏联换取军工设备,造成国内物质奇缺,全国闹饥荒,全民生水肿,广大农村十室九空,夜无隔宿之粮,农民在五九至六一年走向共产主义天堂之路上,饿死冻死不下三千八百万。
  
文革时农民三次遭大屠杀
  
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五年是中国度荒年,举国上下大种大养,中国人民从死饿边沿爬了起来,刚过上原始人般的生活。但共产党杀人的周期性又届临。为了争权夺利,毛泽东又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把中国人民推向十年浩劫苦难深渊,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农民三次遭到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第一次大规模虐杀农村知识份子。合作化时中共大抓特抓反革命份子,押到遥远的城市劳改场劳改,文革时机成熟,利用不明真相的城市居民把他们消灭,既能镇压农民反抗,又能使工人在血腥恐怖面前吸取教训。但如何杀法?中共大伤脑筋,如果采用日本南京大屠杀的方式,会引起全国人民反对,最好利用群众去杀,专政是群众的专政嘛,这样就不用负责任了。为此中国公安部向全国大中小城市下达命令:把犯人加固锁起来,饿他几天,然后发动群众;说劳改犯冲击监狱,闯进民宅,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以此煽动不明真相的居民仇恨劳改犯。把所有街道的居民组织起来,成立巡逻队,队员要有木棍扁担以及锣鼓,胡同小巷都筑起闸门,日夜守卫街道。然后把劳改犯人集中训话:“现在监狱缺粮,无法养活你们,你们可以自谋生路。”饥饿的犯人听了此话,连衣服都不要,跑出监狱。却万万没有想到,等在外面的便衣干警率领一队受蒙骗的群众,敲锣打鼓,喊杀连天,就像一群发了疯的恶狼,挥舞木棍锄头一阵毒打,顿时尸横遍地,可怜一群老弱病残者做了棍下冤魂,其他的犯人虽然有气无力,求生的欲望促使他们四散逃走,但走往哪里?公安局布下了天罗地网,任你插翅难逃。
  
都是公安干警的杰作,杀了人把尸体吊在大街小巷的电灯柱上,保留五天,广州西关,海珠广场和东汉路一带吊满死尸。我赶紧搭船上广西,沿途所见梧州南宁柳州桂林都是照样,特别是梧州市中山路,南环路,伍坊路吊的死者死得十分痛苦,不是打暴眼睛就是割去耳朵,这说明了全国统一行动。据专家统计,在短短两三天内就杀了一百八十万读书人,是南京大屠杀的六倍,比日本鬼子还要狠毒和残忍。每年《星岛广场》都载文谴责日本法西斯暴行,唯独从来没有一篇文章谴责中共屠杀中国同胞的弥天大罪。
  
第二次大规模公开屠杀农村知识份子是一九六八年。原来的五类份子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几乎被杀绝,新的五类份子被城市清洗出来的“阶级敌人”取代。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被遣返回乡当农民,奉公守法,勤勤恳恳耕田种地,已经够惨了。但为了防止阶级敌人反攻倒算,中共铲草除根,把他们杀掉。
  
以广西为例,一九六八年“七三”批示后,中共在农村清理阶级队伍,首先成立卫红指挥部,民兵半夜三更下乡抓人,把五类份子全家绑起来押到僻静的地方,男的用麻绳绑在树上,用黑布蒙住眼睛和塞住嘴,女的剥光衫裤轮奸后杀,将尸体扔下珠江河里,再把男人押到公社操场。操场集中了很多人,都是居民教师和学生,他们围成一个大圆圈,有十一个五类份子跪在里面,都是有文化的农民只等最后这个到齐才动手。因为蒙住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情况不妙,大声喊:“民兵杀人啊”那十一个五类份子闻声就跑,因为双手反绑住,很快就被二十多个拿木棍的民兵赶上,一阵毒打,顿时十一个毙命。但有一个跑了十多丈远停了下来,调头迎著一个民兵冲去,那民兵举起木棍照头便打,那五类份子避过,用头狠命地朝民兵的肚子撞过去,“啪”的一声连人带棍倒在地下,那五类份子就势用脚朝心口一踹,那民兵便乌呼哀哉了。
  
广西苍梧、藤县、蒙江、白马、武林、丹竹、平南、江口、桂平和桂县等沿江城镇,中共放开手脚杀人,把打死的五类份子推下河里。那时珠江河泛滥,死尸几天后发酵,浮上水面,冲出虎门,流出香港,惊动中共中央。为了维护共产党光荣伟大正确,从中南局军区抽调三个团的解放军常驻广东肇庆,佛山澜石和虎门,日夜打捞尸体,并动员沿江鱼民协助,每捞得一具尸体,获三十元人民币报酬。
  
第三次大规模屠杀农民是一九六九年春“一打三反”运动,广西苍梧、岑溪、宾阳、贺县、富川等县,把清出来的阶级敌人五花大绑押到斗争会场跪下,交给群众斗争,严刑毒打,有的被割去两只耳朵,有的被劈去半边脑袋,有的被打折了两条腿。广西人武部规定杀人不许响枪,只能用木棍扁担锄头活生生打死。由于造反派人多,白天杀人怕影响党的威信,改作晚上暗杀。特别对有影响的,从城市清洗出来的学者,把他们关在公安局监狱里,到晚上夜静更阑时,用麻绳勒死,用枪托打死,后来为了省时省事,将阶级敌人的双眼用黑布蒙住,深夜押上轮船,用大石拴在脚上,推下河里活生生浸死。边远地区的上林,钟山,蒙山和武宣等县,把人绑在树上,有次序的第一刀割鼻子,第二刀割耳朵,第三刀挖眼睛,一刀一刀把人割死后,让群众蜂拥而上,挖肝剖心割人肉回家烹食。
  
最惨无人道的是广西军区围剿平桂矿区十万“4,22”造反派农民工,他们来自广大农村生产队。因为矿区大规模生产原子能铀矿,属中央管辖,精选贫下中农当农民工最能刻苦耐劳,只要有餐饱饭吃,什么都可以干,工资压得低低的,做36不做也36,一干就十年。他们的工资稳定,物价不断上涨,难以养家糊口,纪律又严,经常受到开除失业的威慑,因此他们都参加民主造反派“4,22”,这样就惹出了大祸,因为民主是共产党的大敌。农民工早已得到情报,“4,22”造反派在各大中小城市遭到虐杀,未等征剿大军到来就把队伍撤到深山密林避难,军区指战员率领的各路大军分三路进攻,到达平桂矿区扑了个空,便把造反派农民工的子女抓来逼供,男的在审讯时统统杀掉,女的剥光衫裤绑在柱子上遭流氓恶警轮奸,强逼她们说出“4,22”藏身之地,但他们十分坚强,只供出假地点,让大军又扑了个空,他们恼羞成怒捉来一桶大黄,放进少女的阴道,剧痛难忍,痛苦哇哇求饶,被逼供出“4,22”的藏身之地,被一网打尽,不分男女与老少,一被俘获,就押到矿坑上,用百多挺机枪居高临下,集体射杀,哭声震天,尸横遍野,惨不忍睹,不少胁从者被唬破了胆,回到家里痴痴呆呆,好几天说不出话来。
  
参加镇压平桂矿区“4,22”农民工的大军:由广西省,地,市,县,公社和大队各行各业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以及中坚份子组成,人数没有十万也有八万,由广西军区提供武器和车辆各种装备。我们单位就有两个人参加,一个杀了人升了大官,另一个没杀人不但不能升官,相反被打成托洛茨基份子,受到组织隔离审查。
  
中共革命几十年不外去抢,去杀人,去点火,制造仇恨,挑拨阶级斗争,这与孙中山革命推翻满清封建制度有根本上区别。孙中山临终遗言“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尤其强调“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对人民财产秋毫无犯。而共产党打着“为人民谋幸福”的招牌,抢夺“地、富、反、坏、右”的财产,最后连贫下中农的土地,农具等生产资料全部收归集体和国家所有,毫不留情地把整个中华民族撕裂,先后将社会各阶级和各阶层分门别类打成“地、富、反、坏、右、资、修、蜕、臭”九类阶级敌人。天天斗,月月斗,年年斗,斗到穷,斗到冤,斗到仇根深种,害人害己,民无理想,国无动力,物质奇缺,民不聊生。
  
改革开放中共富起来了
  
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人民上当受骗,经历了恐怖、饥饿、杀戮、流血、流泪六十年的磨难,人民看透了共产党的流氓本质,民心背反。而共产党另一派也认为,继续折腾下去等于自取灭亡,趁著毛泽东去见马克思的机会,抓几个替罪羊开刀,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历史上称之为“一举粉碎四人帮”,捧邓小平出来主政。
  
邓小平一九七八年提出“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富裕起来”,并非为人民着想,而是为统治集团争利,为共产党人发家致富制定法律。在他的指导下,中共大大小小官员,马上开展掠夺城乡人民财产的疯狂活动。
  
首先给城市居民松了一点绑,允许自由买卖,人民才获得一点生机,全国上下一致,掀起一个全民下海经商的滚滚热潮,在共产党的严密控制下,内外勾结,混水摸鱼,乘机瓜分中国全民财产。国营企业单位采用投标的虚伪手段,名为自由竞争,实为共产党员和高官太子爷垄断。一个工厂价值十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他们可以用两亿元低价收买。当时的中国人人都是穷光蛋,哪来这么多钱?主要原因是他们有权,向国家银行贷款,无本暴利。在“肥水不流别人田”的原则下,广大工农和知识份子未经两个回合,便败下阵来,不过一年中国十多万个著名的国营企业被共产党高官及其子弟瓜分完毕,连最后一个资源……水利资源都瓜分殆尽,他们很快全面地占领了国家金融,外贸,证卷,国土资源开发和地产建筑五大部门。全国人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白手兴家,利用人民的钱经商,利上滚利,成为亿万富翁。《星岛日报》亦毫不讳言地说,占中国人口百分之零点四的高官子女居然拥有全国百分之九十以上财富。百分之九十的亿万富豪都是高官子女,他们将城市与城市之间用高楼大厦连接起来,到处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行人车辆络绎不绝。中共媒体大书特书:“中国城乡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中国农民富裕起来了。”
  
这是中共刻意张冠李戴,把共产党人的帽子戴到农民的头上,更滑稽的是将一个地区官僚阶层的收入与农民平均,得出农民月平均收入1335元,让农民背黑锅。其实农民离“富”字还差十万八千里,因为中共把农村知识份子杀绝,使三代农民没有文化知识,成为文盲奴隶。如今只是松了一点绑,并没有改变做奴隶的身份。正如温家宝表扬农民工说:“三十年来你们做着人类最重,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却没有半点怨言。”这是中共领导人对农民工的真实写照!
  
一九七八年下半年中共实行改革开放,把广东深圳和珠海辟为特区。解放有海外关系的侨属,邀请他们到乡政府或市政府开茶话会,公开宣布可以自由发言,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让他们享受做人的滋味。广大侨属兴奋万分,过去形同阶级敌人,如今奉为上宾,大家热泪盈眶,纷纷表示,要动员亲人回国投资。中共抓住这个有利条件,大力宣传改革开放利国益民的好处,并以土地开发优惠政策和廉价劳力为诱饵,实行三来一补,免税进口汽车,吸引大批港澳台外商蜂拥而至,美国,德国和法国亦步后尘,把航空工业,汽车工业和高科技工业纷纷搬来中国生产,仅仅二十年光景中国就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加工厂。中共赚得盘满钵满,单外汇一项就超过三万亿美元,几乎是日本的两倍,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巨富。
  
由于外资促进中国生产力蓬勃发展,需要大批土地建厂房。中共高官(开发商)贪得无厌,把贪婪的手伸向农村,与地方官僚互相勾结,以国家的名义征用土地:把被圈地的农民集中到乡政府学习,介绍祖国的大好形势,要求农民发扬延安无私奉献革命精神,把土地卖给国家,由农民直接转为工人,享受城市工人福利,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贡献力量。名义上给农民三万元一亩,实际农民所得一万元一亩,大部分被农村干部侵吞了。
  
农民一家几口拿着两三万元坐吃山空,为了生活被逼到特区当农民工,天未亮起床,由于没有文化知识和一技之长,只好“做最重,最脏,最累和最危险的活”,食无时候,居无定所,晚上到处打游击,十多二十人挤在一间20平方米的木棚里过夜。到了春天,屋漏更遭连夜雨,棚破又遇顶头风。尽管生活艰苦,但农民工还是抢著干,总比耕田种地强过两倍。
  
但好景不长,从去年一月份起中共执行《劳工合同法》。此法的内容是把农民工的月薪一下子提高了一倍到倍半(即从3-4百元提高到850元)。表面为工人争利益,实际中共另有企图。它最怕美国自由民主思想输入中国,戳穿了在共产党领导下农民“翻身当家做主,”及其自称是“农民大救星”的虚假面孔。这与美国比较,美国政府帮助农民发展教育事业,因而人才辈出,很多农民当上了总统,如里根、卡特、布什父子等,个个都是大学生。而中国把农村知识份子杀绝,农民连小学也没毕业。被人欺骗侮辱利用。“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农民只有做牛做马做共产党的奴隶。所以借贯彻《劳工合同法》,为农民争利益的美名为由,把外商踢走,自己独立经营,发展内需,以便巩固自己反动统治。但未等中共有所准备,外商封锁技术纷纷撤走,农民工大规模失业,生活来源断绝。回乡重操四尺半耕田吧?但家乡田地已易主,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子女,何处安身立命?只好倒流城市,或拾荒维生,或行乞度日,不少人卖儿鬻女,骨肉分离,不少少女到酒巴服务,年纪轻轻沦落风尘,更有甚者将孩子的双脚弄断,跪在大街小巷求人可怜施舍过活。凡此种种,苦不堪言。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农民悲惨命运的缩影。
  
中国农民恨,恨共产党丧尽天良,利用农民打江山,夺取政权,斗垮“地、富、反、坏、右(资)”份子,抢夺他们的财产,反过来被共产党残酷压逼剥削和大规模屠杀,最后它打着改革开放的大旗,疯狂地掠夺农民的土地,逼得我们有家难返,有国难奔,难道我们就这样束手待毙吗?
  
团结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中国农民,用我们的血和泪去控诉共产党,抵制共产党,瓦解共产党,从而埋葬共产党。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0-26 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