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24)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为了逼迫我放弃大法,妇教所专门成立了“攻坚小组”,由正、副所长及教育科科长领头,所里最邪恶凶残的看守轮番被调进这个小组。

那间关我的小牢房成了舞台。

看守们一个接一个上台表演她们邪恶的招术,折磨我的肉体与精神。

恶浪滚滚,一波接一波,势要将我吞没。

(待续)

(英文对照)

Sanshui expressly set up an “Attacking-the-Tough-Fort Group” for forcing me into renouncing Dafa, which was led by Sanshui’s chief and vice chief; the most evil and brutal guards were sent to the group in relays.

The tiny cell where I was imprisoned became a stage.

One by one, the guards appeared on the stage displaying their evil tricks, torturing me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Evil waves ceaselessly surged toward me, wave after wave, threatening to engulf me.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丈夫和我都感觉610只是暂时放我,等我身体恢复后会再抓我。于是我在丈夫帮助下设法躲开警察监视,坐车回到茂名父母家。
  • 师父教我们遇到任何麻烦和矛盾时都要先找自己的原因,向内找。所以我从不要求他,只要求自己做好,不断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看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然后修正它。
  • 我悄悄教一位中年女子学师父的诗。她原在单位做会计,因为受贿被关进来。她说她上司贪了更多却因为有权势而不用坐牢。
  • 我丈夫在我被绑架的翌日回到家,见一地狼藉、电话线被扯断、妻子失踪,以为窃贼进了屋,马上报警。警察却叫他问610。他问了610后才知道:我被抓进了看守所。
  • 那时正值热带盛夏,小岛上更炎热,气温常达摄氏三十度以上。看守们强迫我在正午最毒辣的太阳底下连续跑步、操练几个小时,使红疮更加又痒又疼。
  • 槎头女子劳教所每天的食物,早餐是发黄的劣质面,午餐和晚餐是劣质米饭加水煮白萝卜、水煮豆子等,每周有一餐供应几颗肉粒。
  • 我们别的大法弟子也撕那些海报。看守命令“挟控”打我们,延长我们在劳教所的期限,然后又贴上新的海报。我们再撕。
  • 看守为此用各种方法迫害我们,包括把我们关进禁闭室折磨、延长我们在劳教所的期限,但我们都坚持不妥协。从那以后,大法弟子和他们平等的站着说话。
  • 大法弟子们的表现被四大队的全体被关押人员和“挟控”看在眼里。她们中的不少人后来调到了一大队,告诉我她们非常佩服大法弟子。
  • 剥夺睡眠是中共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我被关在“后院”时,“挟控”对我说:“从今以后你整晚都不许睡!你要敢睡,我不打扁你我跟你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