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苹果和胖子:终于生了!

苹果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苹果,一个活泼热情、可爱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个纯情憨厚、老实却爆笑的男孩,
他们在某一天的午后,于茫茫人海相遇了!
苹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关心她、体贴她、电话像三餐一样打来的人。
从害怕到接受、从排斥到依赖,被爱的感觉虽已遗忘很久,但命中注定的缘分,却似乎躲也躲不掉。
于是,从苹果和胖子来场约会之后,一段温馨逗趣、笑中带泪的动人故事,就这样细水长流却又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躺在病床上护士先帮我内诊看子宫颈开了几公分,想不到这时已经有四公分了,我心里想才刚到医院就已经开了四公分,这样宝宝应该很快就会出来才是吧?因为羊水一直流,因此躺在病床上的我实在很担心是否会影响宝宝,而且之前产检时我的B型链球菌又没过更是害怕宝宝会受到感染,因此护士很快就为我注射消炎点滴,并告诉我羊水就是会一直流没办法控制的,但不用担心羊水会流光因为在流的同时也会跟着制造,因此我告诉自己不要担心,虽然宫缩时羊水更是大量的被喷挤出来,但是听着规律的胎心音,我相信我的宝宝是很安全的。

而在此同时,我妈和胖子也在旁边休息,还好亚东乐得儿产房很大很舒服,因此他们都能够躺着或坐着休息,而我则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只希望可以快点阵痛,毕竟从进医院到现在也过了快两个小时,我却没什么明显的阵痛,还可以说说笑笑,就算波度已达高峰的疼痛我也受得了。

因此我还问我妈:‘这就是阵痛吗?怎么我觉得还好?到底还会不会更痛啊?难道是因为平常假性阵痛太频繁了所以我已经习惯了可以忍痛?’‘会越来越痛,可是我怎么觉得你都没什么感觉?痛的时候还可以讲话?’我妈的回答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厉害极了,竟能承受生产的阵痛,但殊不知我错了。

到了五点多,真正的阵痛真的来了,那种前所未有的酸痛让我这个超能忍痛的人都受不了,我身体开始痛苦的扭动,手也抓起东西想减轻疼痛,但我却不敢叫出声音来,也许是我妈在旁边我不好意思吧。疼痛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难以负荷,偏偏胖子一直在旁边问我这种疼痛是什么感觉,然后开始在旁边跟我妈聊起天来,因为剧烈的酸痛让我对声音很敏感只觉得他们的谈话声让我痛上加痛,因此我痛苦的喊着:‘你们安静一点好不好!’

原本打算不打无痛的我,因为阵痛让我觉得快死了,因此开始跟我妈和胖子说:‘我要打无痛,我受不了了!’然后趁着疼痛减轻的空档跟护士要求要打无痛,只是在等待医生过来帮我打无痛的这段时间让我觉得渡秒如分,我心里不断骂着:‘搞什么啊怎么动作那么慢,我都快痛死了怎么还不赶快帮我打!’

终于在我觉得过了好几世纪这么长的时间后(快早上六点了),麻醉科医生过来帮我打无痛,他跟我说会打好几针在脊椎上,不怕打针的我一点都不害怕,只是最痛苦的是在他帮我打针时因为阵痛又发作而我又不敢乱动,我几乎是咬着牙死命的在撑,虽然针打在脊椎上一点感觉也没有但阵痛却让我痛到全身都飙汗了,原来生小孩是这么痛苦的事,我好想快点解脱啊。

不过神奇的事发生了,当无痛打完的几分钟后,我突然觉得身体好轻松,虽然下半身有些微微的麻,但所有的疼痛感都消失了,就算是收缩很大的阵痛我也一点感觉也没有,早知道我应该一进来就要求打无痛才是。医生说当会觉得疼痛时就自己按一下麻醉剂,因为怕痛我马上就按了三四下,但胖子却跟我说:‘这是玛啡你不要一直按,不然你以后会上瘾,我以前出车祸就是打玛啡止痛后来出院还会想要打呢…’我听了很生气,痛的是我竟然叫我不要按,因此便回他:‘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会上瘾,我又不像你!’但胖子就是坚持要我很痛再按,我只好勉为其难的配合了。

因为打了无痛,我又开始说说笑笑,护士也进来帮我内诊。‘现在已经开七公分了喔…’当护士说完后我吓了一跳,怎么才刚打完无痛子宫颈就又开了三公分,然后护士又说:‘当你觉得有想要大便的感觉时记得要马上通知我们,因为这代表快生了…’,而就在约八点时,我开始有便意,护士检查子宫颈已开了九公分,便去叫医生过来,并且将生产的器具从小房间搬出来,只见待产的地方马上变成生产的地方,我想这就是乐得儿产房的好处,不用在痛苦的时候还要换病床。

这时胖子和我妈都被请了出去,但胖子却又拿着DV进来。‘你进来做什么?’‘我想要来帮我老婆拍摄…’‘不行喔,我们禁止摄影…’原本说好要胖子帮我拍生产过程,但因为无法摄影胖子只好离开,只剩我孤军奋战。虽然有打无痛,但便意却越来越强烈,也微微能感觉到酸痛,这时医生说当我有很想要大便时就尽量用力,我为了能快点生出来,因此只要医生叫我用力我就鼓足所有的气,每次我都使出吃奶力气只为了想要快点结束这种痛苦。

‘很好,做得很好,再用力一点,已经看到宝宝的头了…’听到医生这句话,我更大大吸了一口气,此时我突然觉得医生在我会阴上剪了一刀,而护士也整个上半身往我肚子上挤压上来,这一压我痛到无法呼吸,而且比阵痛还要痛,但尽管痛到快死了我却仍得用力,此时我终于痛到大哭起来:‘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就在我讲完话的同时,下半身突然有一股暖流流出来,感觉‘ㄅㄛ’一声有东西从肚子跑出来,然后整个肚子瞬间消了下去有种莫名的轻松感,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同时,我听到‘哇哇’的哭声,我一切都还在状况外,只看到医生将一个婴儿高高的抱起,然后跟我说了恭喜叫我不要哭,这时我才意会过来:‘我终于生了…’

护士接过宝宝开始帮他做清理,我一边哭一边盯着宝宝希望护士跟我说宝宝是很健康的,在确定宝宝一切正常后护士将宝宝放在我的身边,当我第一眼见到Baby 时,我心里想着:‘他是我的小孩,他好可爱喔,我终于把他生下来了…’因为怀孕初期吃了一堆药造成整个孕期的压力,终于在此刻消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阵阵的感动,感谢老天爷让我平安顺利的生下小宝宝。

我紧紧抱着宝宝,而医生则是开始帮我清恶露,当我看到医生拿出像猪肝一样的东西时,我好奇的问医生:‘那是什么?’‘这是胎盘啊…’‘胎盘怎么那么大?’‘当然啊,因为这是要提供宝宝营养的…’‘那等下你会把他丢掉吗?’‘是啊,还是你要留下来?古时候也有人吃胎盘喔…’‘ㄜ,我还是不要了…’

医生的谈笑风生让人心情放松,清完恶露他又开始缝会阴,这时他问我:‘宝宝像谁啊?’‘我不知道耶,看不出来…’‘通常第一胎都会比较像妈妈…’因为遇到好医生让我一点都不觉得缝会阴会疼痛,几分钟后我又问医生:‘医生你怎么缝怎么久?’虽然缝会阴一点感觉也没有,但总觉得缝好久。‘因为要慢慢缝啊,这样才会漂亮啊,还是你要我随便缝?’医生的幽默让手术台一点都不冰冷反而多了温暖。

半个小时后,总算一切都结束了,胖子和我妈也都被叫进来看我和宝宝了,看着宝宝小小的身躯,真想一直这样抱在手里呢,不过因为我有B型链球菌护士还是将宝宝带离开观察一天无法马上跟我母婴同室。等到宝宝被抱走后,我开始全身发冷发抖无法克制,医生说是因为刚刚太用力所以出现失温的情形,这是正常没关系,除此之外我就没有任何的不适,精神好到完全看不出我已经一整天没睡了,看来宝宝是我的兴奋剂呢!

怀胎十个月的宝宝报到了,我也终于脱离大腹便便整天睡不好觉的日子了。

亲爱的Baby,欢迎你的到来!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1-05 4: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