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指挥第一人--专访林望杰(下)

林望杰视伯恩斯坦为其终生的导师。(摄影:李旭生/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旭生圣地亚哥采访报导)(接上篇)

打造自己的圣地亚哥交响乐团

2004年,近百年历史的圣地亚哥交响乐团得到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认捐,并着手开展各方面的扩展,其中一项举措便是延请林望杰来担任艺术总监。他来到圣地亚哥后,有几名乐手也从克里夫兰管弦乐团(Cleveland Orchestra)来到这里。他便开始打造自己的乐团,正如同塞尔(George Szell)在克里夫兰做的那样。

林望杰回忆说,当塞尔重塑克里夫兰交响乐团时,人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乐团。可是当他们听到乐团的演奏时,都惊呆了。《纽约时报》的评论说,塞尔创造了他自己的(乐团),而且是最好的(乐团)。“我们现在要做同样的事,打造我们自己的、最好的乐团。现在还不是,但路子是对的。”

当然这需要时间,就连伟大的塞尔也花了20年来打造克里夫兰管弦乐团。他自信的说,“(圣地亚哥交响乐团)以后肯定会成为世界级的乐团。”现在乐团的音色已经有相当的欧洲的味道。

圣地亚哥交响乐团成立于1910年,已有近百年历史。在林望杰的努力下,这个“百年老店”正在撰写新的历史篇章。

对音乐的选择和理解

林望杰表示,自己没有特别偏爱的作曲家,“我指挥的每首作品都是我的挚爱。”二十多年来,他指挥表演过的曲目接近1000首,自己都数不过来。“我演奏过很多次西贝流斯的《第二交响乐》,我很喜欢西贝流斯,很喜欢马勒、德沃夏克、伯拉姆斯、贝多芬、舒曼等等。我每次演奏时,都有不同的感觉。”

他非常赞赏圣地亚哥交响乐团本次对德沃夏克的诠释,“这是我跟这个乐团一起的最好的演出之一,大概只有克里夫兰能够比美。”但是与上周演出的同一首曲目又有不同的感觉,“不是完全不同,而是有一种演化、发展在里面。乐谱里有非常丰富的内涵,很复杂,充满可能性。你每次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

在林望杰看来,研究音乐有点像看万花筒,每次都能看到新的东西,让你永远不会厌烦。在音乐中没有“最好”这种说法,“每个人的诠释都各有不同,也许差一点,也许好一点,也许只是不同,但都是有价值的,因为音乐就是充满了各种可能性。”他这样说。

他认为自己最棒的一次演出,是1997年与克里夫兰合作的马勒《第六交响乐》,“那种完美和丰满的情绪,至今仍无人能及。”他去年在圣地亚哥演出的这首作品同样大获成功,演出后很多人来信,说自己在音乐会结束后仍激动的动弹不得。

关于指挥的见解

很多人以为只要能演奏一种乐器,就能当指挥,“演而优则指挥”。但林望杰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指挥是非常难的。首先,你需要大量的训练,你需要非常熟悉乐谱。在欧洲,培养指挥时花大量的时间做乐谱分析。”他自己曾在欧洲师从一位严格的德国老师四年,接受近乎严酷的训练。

但成为一位指挥家,还需要培养自己的人格魅力(personality)。“你看那些出色的音乐家,一上台,还没开始动,你就能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像阿什肯纳吉(Vladimir Ashkenazy)、霍洛维兹(Vladimir Horowitz)、伯恩斯坦等。”这种艺术感染力需要三方面的因素:训练、天赋和资历,三者缺一不可。“我的导师(伯恩斯坦)说过,要是没有天赋,我没法教你。但只有天赋没有训练,你的才华没办法控制。”他继续说,那要没有资历,就没办法树立指挥的权威和领袖地位。

所以他认为,真正的指挥家没有很年轻的。“有些人可以很出色,很年轻,但他们还没准备好。”他列举了几位指挥巨擘,伯恩斯坦、卡拉扬、塞尔等,他们的巅峰时期都是在60到70岁之间,因为这种权威性需要经验的积淀和时间的历练。


高精度图片
林望杰在指挥演出。(摄影:Ken Jacques)

中国管弦乐的发展和华裔音乐家

在采访当中,林望杰多次提到西方古典乐的传统(tradition),而目前中国的管弦乐团最缺乏的就是这种传统。中国的古典乐演奏家受的是苏俄式的音乐教育,可以演奏非常出色的俄国的作品,像柴可夫斯基和格林卡(Mikhail Glinka)等。但一碰到莫扎特、海顿、门德尔松等人的作品,水平就大打折扣,就是没有这种传统。

他每次到中国指挥时,都特意避免俄国的作品,选择其他的欧洲作品,像伯拉姆斯、德沃夏克、贝多芬等。他希望借此来培养中国音乐家对这种音乐传统的理解。中国的音乐家的演奏技巧都非常出色,但因为缺乏对音乐的更深层理解而备受桎梏。他希望以后能更多的去中国演出,“也有很多德国指挥家过去,可是他们只会说德文或英文。”而且现在华裔的演奏家活跃在欧美各大乐团,很多还担任声部的首席,这些音乐家也能各自承袭乐团的传统,并提升整个华裔音乐界的音乐传统。

对于中国乃至亚洲的很多乐团,林望杰认为现在很无法判断孰优孰劣,因为这些乐团都太年轻。但是有些乐团的成长是很快的。他每次与这些乐团合作,都能感觉到他们的进步,包括中国爱乐乐团、马来西亚管弦乐团、新加坡管弦乐团、台北爱乐乐团等。他特别赞赏华裔指挥家水蓝在新加坡管弦乐团的出色表现。

林望杰也很关注当代的华裔作曲家,他曾与谭盾、林昭亮、周龙和陈怡等人合作过,最近刚刚录制了盛宗亮(Bright Sheng)的作品集。

林望杰的音乐家庭

林望杰的家庭很注重音乐教育,他的音乐启蒙教育就是在祖母给他姐姐买的钢琴上进行的。对于自己的孩子,他不要求其成为专业音乐家,但希望他的孩子能毕生从音乐中获益。他的两个儿子都很喜欢古典音乐

大儿子Gabriel现在从事金融投资,一次投资成功后,老板想送他一台价值$12.5万的保时捷跑车,被他婉拒。他说更希望老板能送自己一台新的斯坦威钢琴(Steinway B, 价值约$8万)。他已经有一台旧的斯坦威,但非常希望能再有一台,可以跟父亲一起四手联弹。

林望杰的第二任妻子张晶晶(Jessie Chang)则是不折不扣的专业音乐家,目前担任圣地亚哥交响乐团的钢琴独奏。她来自台湾,经常与夫婿合作,演奏过多首钢琴协奏曲。

除了是举世闻名的指挥家,林望杰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把自己的上帝称为他生命中的指挥家,将其音乐上的成就归功于自己的信仰。每次上台指挥之前,他都会先进行祷告。另外,他还经常参加各种教会的义演活动。


高精度图片
林望杰身兼指挥家和钢琴家。(摄影:David Hartig)


希望更多华人走进音乐厅

现在全球各大乐团中有很多华裔音乐家,可是走进音乐厅的华裔观众却少的不成比例。林望杰特别希望能有更多的华人音乐爱好者走进音乐厅,来欣赏这美妙的乐曲。“你不需要是音乐家,一样可以欣赏,听众也是音乐艺术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很多华人父母很注重子女的音乐教育,他表示乐团经常会安排教育性的音乐会,可以让孩子们接受优秀的音乐教育。“他们可以在这里学到很多,比如上星期我们表演的肖斯塔克维奇的协奏曲,那个大提琴独奏就非常年轻,15岁开始登台。小孩子们来听这种音乐,也能从这些年轻的音乐家身上得到很多激励。”

很多家长以为给孩子买最好的钢琴,请最好的老师,他们的孩子就能成为鲁宾斯坦(Arthur Rubinstein)一样的钢琴大师。但一旦发现其不能成为音乐天才或专业演奏家,就当即放弃,以免影响其学习成绩。林望杰认为这种方法很不可取,他认为音乐更应该成为一个孩子终生受益的艺术修养。

日前,林望杰已结束亚洲之旅,回到圣地亚哥,并刚刚指挥演出了莫扎特的《安魂曲》。近期的表演曲目包括门德尔松、圣桑和施特劳斯等人的作品,11月底将演出马勒的《大地之歌》,12月初将演出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应拉荷亚音乐协会(La Jolla Music Society)邀请,蜚声世界的华裔音乐组合“上海弦乐四重奏”(Shanghai Quartet)将到圣地亚哥,与著名的大提琴大师Lynn Harrell合作演出。这是这个弦乐组合首次来圣地亚哥演出。
  • (大纪元记者王桦纽约报道)来自唐人街的安妮吴(Annie Wu)自学钢琴已有7年时间了,目前是大一的学生。她今天和一位朋友来曼哈顿格罗德‧林奇剧院,观赏第二届新唐人“全世界华人钢琴大赛”复赛。安妮表示,新唐人大赛让她有机会观摩来自世界各地华人钢琴家的表演比赛。在她看来,毫无疑问这些选手的水平都是世界级的。
  • (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道)第二届“全世界华人钢琴大赛”正在纽约举行,培养众多优才的香港资深钢琴教师张得恩赞扬大赛弘扬古典音乐,回归正统,是非常有意义的比赛。
  • 10月11日,在纽约曼哈顿格罗德‧林奇剧院(Gerald W Lynch Theater),第二届新唐人“全世界华人钢琴大赛”明日之星音乐会上,九位华人钢琴好手以平静心忠实的演绎了古典音乐史上四位伟大的音乐家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和门德尔松的名作。耳熟能详的优美旋律,娴熟流畅的精湛演奏,在平静中展现古典音乐的辉煌打动了观众的心,观众们盛赞音乐会是一场丰盛的古典音乐飨宴。
  • (大纪元记者李旭生圣地亚哥采访报导)随着指挥棒的最后定格,音乐戛然而止。余韵仍回响在富丽堂皇的Copley音乐厅内,观众们已迫不及待地起立鼓掌欢呼。温暖而流畅的德沃夏克《第八交响曲》成为圣地亚哥交响乐团2009-10年表演季最佳的“序曲”。这是10月2日乐团新季的首场演出。在音乐总监林望杰(Jahja Ling)的指挥下,这首不太有名、但同样精彩的曲目征服了所有的在场观众。很多观众表示,非常期待乐团后面的演出,并称赞因为林望杰的贡献,这个乐团已经成为北美最优秀的交响乐团之一。
  • (大纪元记者慧芝瑞典斯德哥尔摩报道)10月13日,瑞典皇家歌剧学院隆重颁发首届世界级音乐大奖——比尔吉特奖。这是继阿斯特丽德‧林格伦(Astrid Lindgren,1907~2002)儿童文学奖以后,瑞典推出的又一个世界级大奖,是世界古典音乐史上最大的奖项。
  • 德国,当地时间10月18日,2009德国古典回声奖(Echo Klassik Award)颁奖礼举行。
  • (大纪元记者林翠莉台中报导)台中市交响乐团为推广音乐艺术文化,每年定期举办社区、校园的巡回音乐会,并在春、秋两季举行大型的音乐会。2007年起,由宝辉建设赞助,台中市交响乐团在秋季规划“交响情人梦”系列音乐会,撷取日剧交响情人梦当中的经典乐章,让民众重温古典音乐的感动。每年的音乐会也都有不同的主题,去年介绍了小提琴协奏曲以及知名的歌剧粹选,今年则是邀请维也纳钢琴王子Matthias Soucek 与乐团同台演出,为乐迷们带来钢琴协奏曲中,最经典的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
  • Jahja Ling,林望杰,这是一个在古典音乐界掷地有声的名字。圣地亚哥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克里夫兰管弦乐团资深驻团指挥、三藩青年交响乐团创建人、伯恩斯坦亲传弟子、鲁宾斯坦钢琴大师赛和柴可夫斯基钢琴赛得奖者、爱美奖得主、等等,他的头衔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很多评论家把他称为迄今为止成就最高的华裔指挥家,然而跟他坐在一起攀谈,他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位豪爽直率的音乐界前辈、一位对音乐充满激情的艺术家。
  • 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他设计的地毯享誉全球,包括纽约、柏林、温哥华、多伦多等多个城市。(Jan Kath提供)
    一名当时只有20岁出头的德国年轻人,却在地毯时代眼见就要终结的时刻,“天真地”接手了一家位于尼泊尔的地毯工厂。但就是这名年轻人,在短短数年内一手扭转了整个地毯业的颓势。他的理念,不仅打造出了一个横跨各大洲的地毯商业王国,而且引发了整个地毯界的“文艺复兴”。他就是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Jan Kath地毯,在柏林、纽约、温哥华、多伦多等全球多个城市有展示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