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教育的真谛──帮助人去教育自己

贾克‧杜更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有好几年的时间,你都和一些宗教信仰不同的人有接触。你可以从中提炼出什么道理?

尊重每个人的宗教信仰

我始终尊重所有的信众,所有不信神的人。对我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秘密花园,只属于他个人:那里蕴藏着他的宗教信仰、国家信念、政治信条。我不能强行闯入,也不想这么做。

当我还是年轻修女,从巴黎被分派到土耳其,我是带着十字架和满腔热情前去的:我自然想“攻下”整块土耳其!一如我说过的,我们教会在伊斯坦堡有两座学校,其中一座是给贫穷儿童的,另外一座进出的都是富商家庭的小孩,部长的女儿,当地最显赫的人物。然而,开学前夕,上级把我叫到办公室。场景是这样的:上级对我说:“以马内利,明天你班上会有很多学生,里面有信基督教的,为数不多,还有清教徒、正统教派的、犹太教的,最多的就属回教教徒。所以呀!不要特别地跟他们谈论耶稣!”

我开始纳闷:那我来这儿是做啥的?我甚至有折返的念头。上级看出我的失落感。她带着微笑向我解释:“以马内利,你要了解:所有的小孩一开始都是父母亲的;只有他们能替小孩选择要接受什么教育。这些女孩子不属于你的,你不能替她们选择宗教,而是尊重她们的宗教信念,和她们双亲的。许多家长把小孩子托付给我们就是为了这一点,因为他们相信我们不会把他们小孩归化成基督徒。此外,第一批传教士出发到大陆各洲时,罗马特别强调这项规则:‘小孩子不属于传教士的。’

罗马,当真?不过,这个规则并没有被遵守。

我不知道;我们可不是要来一起重写历史的。

那你呢?虽然上级这么说,你有没有企图要归化……

帮助孩子从自我释放出来

没有。因为,归根究柢,我认为她说的很正确,小孩子还太小,太稚嫩,容易任人摆布,我们没有权力把某种信仰“注射”到他心里精神里面。我的角色是在协助他们挖掘,让他们头脑、心灵、意志里面最精华的东西可以释放出来。

这是你对教育下的定义吗?

不错。这是最重要的。必须帮助某人自己从自我里面释放出来。当然还是必须教会小孩子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要跟他解释,而不是赏他巴掌。我们也必须指引他们一些典范楷模,优良的典范。这是不容忽视的。总之,我很强调自由的选择!这是重要的,最重要的!你只要看看现在的学校,先是把小孩子牢牢地管束收编,结果,随后这些孩子们全都挣脱一切加诸物。在我们那里不会这样,他们不需要改变什么,因为他们是自由的,自由地去追寻完美良善。

你刚才提到了优良的典范楷模:对你而言那是什么?

我又必须重复讲,都是你害的。一个优良的典范,是一个能接受歧异的人……为平等、公正、正义而奋斗的人。他更具备能力去爱他人,也能与人分享!快乐洋溢,积极乐观。必须教导小孩子有信心。

历史是必要的,历史教育让所有人知道他自己的根源。但是要小心!小孩子不该为前尘往事负责!最近我们常常提到记忆,但是要谨慎!不要把我们的罪恶感与使命感全都加诸到孩子身上!他们没有必要一定必须步上父母亲的后尘。根据我们丰富的经验,他们应该多元尝试,尝试别的路径!必须提供他们解读话语的能力,让他们有批评的能力,头脑很清晰。最重要的是,要让童年还诸于他们,切勿使他们过早进入成年世界。

人有选择宗教的自由

当上级提醒你不要对小孩子洗脑,使他们皈依,这可以理解。但是大人呢?在贫民窟里,你有没有试图……

人有选择宗教的自由。个人若是想成为或想继续成为回教徒或基督徒,那是他自己的事情,自己的自由。人是自由的。神创造我们为自由的个体。

摘自《我100岁,我有7万个小孩》 心灵工坊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位学弟曾对我说,台大医院安宁病房的工作伙伴对我的印象是:“会跟病友一起看NBA(美国职业棒球),且我在病房的时候,大家都很快乐。”
  • 欧兹国是个充满明亮色彩的丰饶国度。这些颜色会刺激想像力,创造一种好玩的氛围。彩虹的每一个颜色都带着它特有的频率,可以启动不同的情绪与反应。
  • 我们生活的世界目前正快速地在转变,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就像《绿野仙踪》里的桃乐丝一样,感到自己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仿佛我们被抛掷到怪异的国度 上,放眼望去全是一片陌生。
  • 1996年,曾经营畜牧农场的霍华‧李曼(Howard Lyman)在“欧普拉.温芙蕾脱口秀”节目中,以一位熟悉牲畜养殖内幕者的身份,告知观众们狂牛症即将传播到美国来的危机讯息。
  • 即使没有科学证据可以支持论点,他们仍大胆的预测,牛一定会被证实为狂牛症的“最终宿主”,它从牛身上传播到人类的机会是“微乎其微”。
  • (shown)六十年前一场近乎千人的海难,几乎为世界遗忘。幸存了三十六位生还者,在多年后,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个角落;但是对生存者而言,他们一生也不能忘记,六十年前的那个晚上…
  • (shown)从小丧父、苦读出身的李昌钰,在大陆出生、在台湾长大、在美国发光发热。他创下了许多第一:美国首位州级华裔警政长官、美国历史上官职最高的亚裔执法官员、参与调查各类案件高达八千多件…
  • 太平轮沉没,让许多家庭顿失依靠,有些善心人士发起募捐、义卖,希望能让顿失经济来源的家庭,有能力再站起来。除了捐款,事发后,一位来自杭州的贸易商朱雍泉,甚至买下了一家百货行,更名为“安平百货”,为太平轮受难家属提供工作机会,让他们得以有生存能力并照顾家小。
  • 曾任立法院院长的梁肃容,当年原是要与东北的同乡一起上船,可是才出生的小女儿发烧得了肺炎,想想天寒地冻,还是等高烧退了再走。梁肃容儿子梁大夫回忆,还好因为妹妹发烧,救了全家。
  • 她的睿智话语如荒漠甘泉般汩汩而出,让人看了不仅欢喜,更有如被洗涤后,一片清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