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爱滋病日 民众北京抗议 中共隐瞒血祸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2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综合报导)中国爱滋病患者和爱滋病毒携带者星期二(12月1日)举行抗议活动,泣诉因输血而无端感染爱滋病,爱滋维权受到当局打压,要求外界给予更多关怀与帮助。同日,中国爱滋病维权人士—高耀洁在美国华盛顿举行记者会,指责当局隐瞒并粉饰中国爱滋病疫情。

今年12月1日是第22个“世界爱滋病日” ,今年的主题是:“普遍可及和人权”,在中国,虽然官方媒体宣传政府如何大力改进社会对爱滋病的态度,还极力宣传胡锦涛最近捐款5000元救助爱滋病患者的行动,而实际情况却是爱滋预防普遍不可及和爱滋维权者频受打压。

输血感染民众北京抗议

据中央社报导,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联合国爱滋病规划署在北京举办宣传活动,这场活动的目的是提高人们对爱滋病和爱滋病毒患者的正确认识。当联合国人口基金会驻中国代表柯齐林发表演说时,台下群众突然一阵骚动,一群戴着大口罩的民众往台上站,声泪俱下控诉中国政府草菅人命。

前来哭诉的民众,有的本身就是爱滋病患,有的是家人患有爱滋,但染上爱滋的途径,清一色是输血感染,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出产的血液凝固因子浓缩制剂,有许多血友病患者使用,没想到这项药品没有经过消毒程序,带有爱滋和C型肝炎病毒,早在1995年就传出了问题。

中国政府曾公布一份文件,宣布这项药品不合格,但制药公司并未停止销售,也没召回药品,很多人继续使用,这些无辜的受害者从此过着悲惨的生活,而政府不闻不问,与召开盛大的爱滋病宣导活动形成强烈对比。

这些抗议者头带写有“输血感染爱滋病”的面具,走上宣传活动的讲台。一名抗议者哭泣着说到:“我只是输过一次血,现在我就成了爱滋病患者。”警察试图阻止抗议活动。

抗议者走下讲台,开始哭喊。一位名叫刘秀荣的妇女说,她的儿子因患血友病需要输血,结果却感染了爱滋病。“他们会更多地伤害我们,但是我们活不下去了,还不如现在就死。如果他们要逮捕我们,那就逮捕好了。”

这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苏玉童说,中国政府没有倾听抗议者要求向爱滋病患者和爱滋病毒携带者提供更多帮助的呼声。“他们只能通过非官方的渠道进行抗议。在抗议期间,他们常常受到殴打,被非法关押,并且受到欺骗。”

高耀洁:官方粉饰疫情 10多万人“蒸发”

今天(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在华盛顿和记者会面,推广她的新书《血灾:10000封信》。昨天,在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的陪同下,她到美国国务院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向有关官员介绍中国大陆爱滋病传播和她这次到美国的相关情况。

高耀洁指出中共当局粉饰问题,不但公布的数字不确实,也不肯面对中国爱滋病的病毒种类和特性和外国不同的问题。高耀洁表示,中国2006年说,中国的带病者和病患是80多万人,到了2007年的数字却说是74万人,10多万人就“蒸发”了。

对中国官方打击爱滋病的努力,高耀洁批评说:“中国政府绝大的能量是放在说假话”。她指责说,她没有看到中国政府打击爱滋病的事实。高耀洁还坚持说,她看到的病例显示,中国爱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传播。

高耀洁认为中国的爱滋病通过性传播感染的比例大约是只有20%,但中国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说,感染者当中40.6%是通过异性性传播感染。

高耀洁在世界爱滋日记者会上说:“90年代‘采血浆站’像春笋一样,仅河南一个省,官办血站200多个,私办血站多不胜数。全国31个省市,没有一个空白点,更增加了爱滋病病毒的传播与蔓延途径,加上各种离奇的宣传:‘卖血致富、有利健康,不得高血压’,欺骗无知的农民蜂拥而上,前往血站卖血,把他们推向死亡之路。这个极为庞大的弱势群体,染上了病程漫长(会拖延十多年)的爱滋病,这些地方的医骗子很多,弄得他们贫病交集。他们又没有文化知识,没有写作能力,又不会说出道理,真可谓有苦难言。此时,官员们又使出几件绝招,对爱滋病属于“保密”范畴。压制媒体对真实情况曝光。河南省为此开除、驱走了十几名记者,阻止外来人进入爱滋村,调查了解情况,或救助爱滋病病人和孤儿,并打压敢说真话的人,等捂盖的措施。”

她还说:“几十年过去了,没有一个官员对‘血祸’负责,假如有关人员不为钱权;假如有关部门不这么麻木不仁;假如有一点民生意识;假如不想尽方法捂盖子,爱滋病不会泛滥到这个地步吧?”

记者会前,她接受了BBC专访,解释为何决定离开中国。她说,在四川的维权人士谭作人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之后,她自认名声比谭作人大,做的事情也比谭作人久,如果被逮捕,罪名肯定会比谭作人还要重。她觉得为了能够让中国爱滋病疫情的事实公诸于天下,必须完成她的著作。

高耀洁明确表示,首先中国的爱滋病问题不只是在河南,而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她说如今“血浆经济”已转到地下,各省都出现同样问题。

呼吁预防爱滋病 爱滋维权受打压

河南农民李喜阁因输血而致使本人及两个孩子都感染爱滋病,他曾在网上发出一封遗书,透露了她长期遭软禁而没有自由、没有自尊的生活。例如家中的宽带网线和电话线被当地网通公司断掉,原因是她在海外网站发布了“不该发”的文章,又因为被监禁而失去行动自由。

星期二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虽然现已解除对她的软禁,但爱滋维权仍然十分困难,“给我们造成的伤害法律上还没有追究,包括官员和卫生人员。我们这里维权很难,还要几年的努力,多宣传预防爱滋病吧”。

河南新蔡县22岁的爱滋病患者田喜,日前到北京卫生部上访,被当地信访人员带到北京一间“黑监狱”软禁。田喜星期二凌晨表示,刚脱离被软禁处,并准备再次启程到北京,“回到以前的家,但被人轮番看守跟踪,成了活监狱,我从家里逃出来,来到车站,但是也不知道去了北京怎么办。 ”

有网友告知自由亚洲电台,世界爱滋病日前夕,中国爱滋病博物馆旗下网站艾博维客,被当局以要求办ICP证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互联网内容提供商)为由强制关闭。据了解,此网站介绍了许多爱滋病的防范知识和权利信息及相关活动,这个网站,是有上百名志愿编辑的爱滋病维基网站,服务器在上海。

星期二只见网站已被关闭而无法浏览。网络专家表示,理论上每个网站都被要求有ICP,但是因为太多网站,所以就默许很多没有ICP的网站存在,当有关部门要惩罚某些网站就会抬出这个理由。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联合国:异性传染增加 乌克兰爱滋恐普及化
组图:世界爱滋病日 全球关注
美国解除携带爱滋病毒者不得入境禁令
对华援助协会就高耀洁抵美的公开声明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环球直击】中共威胁升高 美扩大在菲律宾军事部署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