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的启示

明明
font print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尚书》是一部记载中国上古历史的书,是一部最老的历史文献,从虞夏的尧舜直到商周。从中我们能看到书中记载了很多古人天人合一的言行境界,现列举一二。

一、天罚无道

商书《西伯戡黎》记载:周文王打败了黎国以后,祖伊恐,奔告于纣王。曰:“天子!天既讫我殷命。格人元龟,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旨欲丧,曰:‘天曷不除威?’大命不挚,今王其如台?”

祖伊意思是说:“天子,天意恐怕要终止我们殷商的国运了!神人和神龟都不能觉察出吉兆。不是先王不扶助我们后人,而是大王淫荡嬉戏自绝于天。所以上天抛弃我们,不让我们得到糟糠之食。大王不揣度天性,不遵循法律。如今百姓没有不希望大王灭亡的,他们说:‘老天为什么不降威罚呢?’天命不再归向我们了,现在大王将要怎么办呢?”

《微子》记载了大臣微子的言论:“殷商恐怕不能治理好天下了。我们的先祖成汤制定了常法在先,而纣王沉醉在酒中,因淫乱而败坏成汤的美德在后。殷商的大小臣民无不抢夺偷盗、犯法作乱,官员们都违反法度……”

周书第一篇《牧誓》,是周武王在牧野的誓师。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谨行天之罚。今日之事,……”

武王说:“古人有话说:‘母鸡没有在早晨啼叫的;如果母鸡在早晨啼叫,这个人家就会衰落。’现在商王纣只是听信妇人的话,轻视对祖宗的祭祀不问,轻视并遗弃他的同祖的兄弟不用,竟然只对四方重罪逃亡的人,这样推崇,这样尊敬,这样信任,这样使用,用他们做大夫、卿士的官。使他们残暴对待老百姓,在商国作乱。现在,我姬发奉行老的的惩罚。今天的战事,……”

二、民意即天意

贤明的君王爱民重民,周取代商后把殷民收为新民。《康诰》记载周成王曰:“呜呼!封,汝念哉!今民将在祇遹乃文考,绍闻衣德言。往敷求于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远惟商耇成人宅心知训。别求闻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宏于天,若德裕乃身,不废在王命!”

意思是,王说:“啊!封,你要记住啊!现在殷民将观察你恭敬的追随文王,努力听取殷人的好意见。你去殷地,要遍求殷代圣明先王用来保养百姓的方法,你还要深长思考殷商长者揣度民心的明智教导。另外,你还要探求古时圣明帝王安保百姓的遗训。宏扬天命,用美德加于身,不废王命!”

《酒诰》中周成王听从文王告诫,祭祀才可以饮酒,要珍惜粮食,心思善良。并对姬封说,“在近世的商纣王,好酒,以为有命在天,不明白臣民的痛苦,安于怨恨而不改。他大作淫乱,游乐在违反常法的活动之中,因宴乐而丧失了威仪,臣民没有不悲痛伤心的。商纣王只想放纵于酒,不想自己制止淫乐。他心地狠毒,不能以死来畏惧他。他作恶在商都,对于殷国的灭亡,没有忧虑过。”

“弗惟德馨香祀,登闻于天;诞惟民怨,庶群自酒,腥闻于上。”没有明行芳香的祭祀升闻于天;只有老百姓的怨气、只有群臣私自饮酒的腥气升闻于上。

“古人有言曰:‘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是说人不要只从水中察看,应当从民情上察看。

《召诰》中周王说:“上天早就要结束大国殷的福命,这个殷国许多圣明的先王都在天上,因此殷商后来的君王和臣民,才能够享受着天命。到了纣王的末年,明智的人隐藏了,害民的人在位。人们只知护着、抱着、牵看、扶着他们的妻子儿女,悲哀的呼告上天,诅咒纣王灭亡,企图脱离困境。啊!上天也哀怜四方的老百姓,它眷顾百姓的命运因此更改殷命。大王要赶快认真施行德政呀!”

三、敬天知命

古代明君都是敬天保民,教民安民,兢兢业业。

《康诰》:

“封啊,老百姓受到教化才会善良安定,我们时时要思念着殷代圣明先王的德政,用来安治殷民,作为法则。人民不加教导,就不会善良;不加教导,就没有善政在国邦。”

“封啊,我们不可不看清这些,我要告诉你施行德政的意见和招致责罚的道理。现在老百姓不安静,没有安定他们的心,教导屡屡,仍然不曾和同,上天将要责罚我们,我们不可怨恨。本来罪过不在于大,也不在于多,何况这些罪过还被上天明显的听呢?”

“唉!封,要谨慎啊!不要制造怨恨,不要使用不好的计谋,不要采取不合法的措施,以蔽塞你的诚心。努力施行德政,以安民心,挂记他们的善德,宽缓他们的徭役,丰足他们的衣食;人民安宁了,上天就不会责备和抛弃你了。”

从信史以来的商周时代到最后的封建王朝大清,过程中都遵从着天道。改朝换代时对前朝的宗庙加以保护(少数篡权者除外)。可见,天人合一是古人生平而守持的境界。

转载 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王问太公说:“天下大局熙攘纷乱,有的时候强盛,有的时候衰弱,有的时候稳定,有的时候又很混乱,之所以会如此,到底是什么缘故?是因为在上位者贤能或不肖所致呢?还是因为有天命难违、大自然变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觽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 正义列女传云:“太姜,太王娶以为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贞顺,率导诸子,至于成童,靡有过失。太王谋事必于太姜,迁徙必与。太任,王季娶以为妃。太任之性,端壹诚庄,维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贤行也。
  • 集解徐广曰:“周书度邑曰‘武王问太公曰,吾将因有夏之居也,南望过于三涂,北詹望于有河’。”索隐杜预云三涂在陆浑县南。岳,盖河北太行山。
  • 集解韦昭曰:“庶人卑贱,见时得失,不得达,传以语王。”正义传音逐缘反。庶人微贱,见时得失,不得上言,乃在街巷相传语。
  • 正义杜预云:“成王营王城,有迁都之志,故赐周公许田,以为鲁国朝宿之邑,后世因而立周公别庙焉。郑桓公友,周宣王之母弟,封郑,有助祭泰山汤沐邑在祊。郑以天子不能复巡狩,故欲以祊易许田,各从本国所近之宜也。恐鲁以周公别庙为疑,故云已废泰山之祀,而欲为鲁祀周公,逊辞以求也。”括地志云:“许田在许州许昌县南四十里,有鲁城,周公庙在城中。祊田在沂州费县东南。”按:宛,郑大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