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1)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中国大陆,被中国民间称为“防艾滋第一人”83岁的高龄高耀洁医师在华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且发表了她的新书《血灾:10000封信》。中国艾滋病的现状到底如何?(图:新唐人电视台)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2月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中国大陆,被中国民间称为“防艾滋第一人”的高耀洁医师在华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且发表了她的新书《血灾:10000封信》。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高耀洁为什么在83岁的高龄还要背井离乡来到美国?中国艾滋病的现状到底如何?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您的意见或向我们的嘉宾提问,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联系,Skype是RDHD2008。

我们今天会电话连线高耀洁医师,另外介绍我们现场的嘉宾有出版高耀洁医师《血灾:10000封信》的《开放》杂志的社长金钟先生,另一位是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我们知道金钟先生出版这一本书这一本书对高耀洁医师有一定的了解,您能不能和我们介绍一下高耀洁医师这个人。

金钟:这次我是在华盛顿DC见到她,她是从德州来到DC举行记者会,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记者会和新书发表会我们是同时举行,是由我主持,请高耀洁医师做为主角出席跟美国新闻界见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老人家,她身为一个高龄83岁的医学教授,一个资深医师,她给所有人的印象,就是慈祥、很有亲和力这样一个所谓的老太太。

一谈到艾滋病,她就显得非常的执著,她有她的一些看法和在中国大陆防治艾滋病的丰富经验,所以她是个很专业又是个很容易亲近这样的人。

主持人:今天我们连线了高耀洁医师,她现在就在线上,高医师您好!首先很多观众想知道您在83岁这样的高龄还从中国来到美国是为了什么呢?

高耀洁:我离开中国是因为要出版三本书,第一本是《血灾:10000封信》,第二本我还在和人家定合同,另外还有一本书。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就是要把事实留给历史,把我这十几年来知道的艾滋病真实情况揭露出来,不要变成像文化大革命、大饥荒那样很多人都不知道真实的情况,这是我出来的目的。

我马上就要83岁了,我也知道我的身体糟透了,也活不了太长的时间,心脏也不好,血压也高,所以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我的几本书出来的,我离开家已经半年多了,在外面都住了几个月了。

主持人:另外我们还想知道中国的官方是说,在中国艾滋病主要是透过性途径来传播的,在您做过大量的调查还有与艾滋病病人的接触当中,以您本身在中国从医的经验来看,艾滋病在中国主要的传播途径是什么呢?

高耀洁:关于艾滋病我在90年代中期,从1996年我开始协助艾滋病人,我在中国看到的有11个省,在河南和中国各地都是因为卖血或输血,很多小孩也感染上艾滋病。我不否认艾滋病的传染是有性传染这个途径的存在,但是在中国是因为卖血或输血。为什么在中国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在中国主要是政治因素,为了经济鼓励农民卖血,有人卖血自然就有人输血,所以造成这个局面。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二十多年了,都没有一个人来负责,都在掩盖。但我要对得起我的良心,我不能说假话。

主持人:谢谢高医师。现在在中国一直被视为禁区的艾滋病到底有多严重呢?

高耀洁:所谓的捐血途径主要是传染的原因,我们中国的艾滋病的传染途径和国外不同,传染的类型也不同,中国的艾滋病感染率非常高,主要是因为卖血,而且现在没有什么有效的预防措施,如果继续下去不预防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仍然有很多官员、黑心买卖血的人,他们为了赚钱,花钱买官,他们也怕受到连累。

主持人:谢谢高医师,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您先休息,谢谢您接受访问。刚刚高医师谈到了三个问题,我想先问一下陈破空先生,她说她这么高龄还出来主要是要出书,要把中国艾滋病的情况告诉大家,您怎么来看待她的这种举动呢?

陈破空:高耀洁医师在国内为中国的艾滋病病人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援助艾滋病病人,找到他们的病因,并且自己掏钱花了一百多万的人民币去帮助这些艾滋病病人,还有帮助这些艾滋病孤儿,帮他们印书、印材料,做了很多的好事。

她还得了很多的国际奖,享有巨大的声望,但当局对她是百般的阻扰,阻止她出国来领奖,对她采取软禁、监控,如果不是考虑到她年纪这么大,还有这么大的国际声望,当局早就对她下黑手了。比如像对谭作人、胡佳那样早就下黑手了。

因为高医师的高龄和国际声望,当局有所忌惮,她从1996年开始就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她要在中国国内继续做下去已经很困难了,特别是她这么大的年龄还要写书,血压也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有她收集的一些艾滋病的宝贵资料要在国内完成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样所以她要逃离中国来到美国来完成她未竟的事业,这对中国、对世界人民都是一个贡献,这我非常能够理解,在这段时间她来到国外比留在国内更有意义,这是第一。

第二,高耀洁医师流亡到国外来正说明了中国的一个独特的现象,就是不管任何的年龄层都在背井离乡,远离自己的家园,我们知道流亡的主体有六四时期学生和民运人士、还有流亡的西藏人、流亡的维吾尔人。

我今年6月访问达兰萨拉,有很多西藏人把孩子托付给别人翻山越领要到达兰萨拉那边去学习藏传教育,最小的孩子只有一岁大,是个艾滋孤儿,我当时抱在手上忍不住就热泪盈眶。

我们现在看到高耀洁医师几乎是年龄最大的流亡者,都背井离乡逃出来,这是中国才独有的现象,这在别的国家是不可想像的。像她做这种事情在文明的国家事实上是被奖励的、是受到鼓励的、是受到帮助的,而不是来打压。这个是反映了中国现在国度的黑暗的程度。所以高耀洁医师流亡本身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主持人: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在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今天这个节目很即时。高耀洁医生以八十多岁之高龄,能够有这样的精神,能够不怕千难万险躲避追杀,选择适当的方法能够到美国来。刚才也看到了像金钟先生,资深政论家陈破空,这都是我非常敬佩的人。

看到高耀洁医师这种伟大高尚的行为的时候,我想起中国有一个通俗的说法,那就是小白兔被逼急了也会跳墙。那么现在这个高耀洁医师就是被逼的跳出墙外的那只小白兔。

那么能够用这样的带病之躯、耄耋之年,能够带着她的三本书,把真相留给人间、把真相留给历史。可以说是相当伟大的,非常令人敬佩。同时也想到以前也曾经有过类似这样的书《民以何食为天》,类似的书单还有其它领域更多了。

总之一句话就是要揭露真相,就是要把真相让全世界人知道,让我们后代知道。所以我作为一个观众,非常感谢她,也非常感谢主持人、感谢金钟先生、陈破空先生,感谢一切有良知的人,谢谢!再见。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那么刚刚张先生谈到了他非常敬佩高耀洁医生的这种举动。我想问一下金钟先生您跟高耀洁医师这几天的接触,您觉得这是不是让人觉得伟大的一种行为呢。

金钟:是!当然是很伟大的。他这种人格的确是很高尚。她参与防治艾滋病在中国的传染、传播。那个时候已经是70岁了,退休了。那么她看着这件事情的确是太不公平,而且是使千家万户蒙受这样一个灾难。而且这个灾难呢,艾滋病我们都知道是外国先有的。那时候我们最早知道都是和说什么同性恋这些性行为所引起而传播的。但是中国那些贫穷的农村,哪里有什么同性恋嘛?

主持人:刚刚高医师谈到说儿童也感染上了。

金钟:所以她就很关注这一件事。到处去去调查采访收集资料。后来她确证的发现了中国的艾滋病居然也泛滥起来,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在尤其90年代,像河南很多省份,高医师的家乡是河南,她在河南居住,对河南情况非常了解。

因此河南是一个中国艾滋病泛滥的重灾区。因此她就自己在周边的在的县市到处去调查,后来就发现了这是由于河南省当年推行的“血浆经济”造成的一个后果。为什么呢?因为那个血浆经济,他们是用一种非常不科学的方法。有点像我们早前出的一本书,也是讲在河南南部的地区,就是大跃进时那个地方才五百多万人,就饿死了一百万人。

主持人:20%。

金钟:那个是震动全国。这个是大跃进造成大饥荒的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那么河南的艾滋病流传简直可以说是大跃进的一个翻版。也是非常荒谬的那种作法,那种抽血然后卖血的整个过程不卫生、不干净、不规范、不科学。造成了只要有一个艾滋病毒进去,就很快一传十,十传百。简直没办法控制。所以她就把这个事情揭露了,揭露中共那些官员推行这个卖血经济。而卖血经济给中共官员赚了很多的钱。

主持人:请问陈破空先生,现在国际现在对艾滋病是什么样的态度。尤其对中国这个艾滋病的现状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呢?

陈破空:国际社会就我们所知道,自从发现艾滋病毒,这种对人类威胁非常大的一种绝症以来。国际社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在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是在防治,另一方面是在发现各种源头,蓄意防堵。

中国这种情况尤其是受到国际社会的注意。因为国际社会普遍的艾滋病的传染,原来都是像金钟先生讲了,同性恋也好、性行为也好、吸毒也好,这些是主要源泉。他们从这些源头上说,没能堵住。像非洲泛滥的最厉害,那他们可能在人类性行为规范上不规范,加上卫生条件不好,成为一个重灾区。

但是中国这个情况的发生,根据高耀洁医师十多年这么一个调查、研究,走村串户的这么一个结果统计的资料来看。她就当面告诉中国主持卫生部工作的副总理吴仪。她说中国政府说什么吸毒和性行为是艾滋病主要传染渠道是错误的!她说中国艾滋病主要传染渠道是透过血液渠道。

刚才金钟先生也讲到,不只包括河南。而且最重要的是高耀洁医师反复的指出不只是河南。全国31个省市,全部沦陷。她说没有一个空白点,每一个地方都采取了这样一个血浆经济,就是高采血。当时贫穷的农民一伸手一输血,400毫升的血给农民40、50块钱打发了。

对贫穷的农民当时来讲是个不错的收入。但是对政府、对投机分子、对官商勾结的集团,是更大的暴利。他们把这个血收集起来,给农民进行简单的处理。他们在简单处理过程当中,他们的箝子、剪刀、血袋都混在一起,沾了血,有的血袋挤破。然后透过回流一些血回去给输血病人,让他不感到头晕。在这个过程当中,只要有一个艾滋病的就会有很多人感染。在吉林省有一个艾滋病人,他连续去献血17次,结果传染了无数的人。

那么中国艾滋病,在所有省市,不只是河南,艾滋病的主要传播渠道居然是通过血液,这个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这种事也只有发生在中国这种制度下,你没有新闻自由,你没有一个互相监督的制度。你一个地方发生的事情报纸上不披露,政府不发布公众警报。结果别的省市照样发生。一个县发生了,另一个县不知道。一个省发生了另一个省更不知道。

这样造成大面积的这种灾难,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这些所谓的血站,首先是政府的背景。是各地政府搞起来的,不是民间的也不是个人的。所以现在他们就悄悄关了,但转成了地下采血。中国这种事情尤其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注意,完全让国际社会所不能容忍。

因为这不是一个你国家内政的问题,就像高耀洁医师说的,不是一个省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是全人类的问题。所以这样的问题我想国际社会是非常的关注,也有利于中国防堵艾滋病问题。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下)(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2-06 1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