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2)

被誉为“中国德兰修女”的高耀洁,今年十一月在香港出版新书《血灾:10000封信》,揭露中国艾滋病泛滥真相。(Getty Images)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2月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好,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上,现在再接一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王先生:主持人、各位好!我也来讲一讲关于卖血输血的过程,因为过去我也在相关的部门做。据我所知在河北省就有一个市立医院,有一个大型国营企业的医院院长就利用她的职权,去找一些社会上的青年,然后就把那些痴呆的人关在他们医院的几间房里面,大概关了几十个吧。每天就给他们一些馒头吃、饮水喝,一天就两顿,然后每天抽他们的血拿去卖。

这情况大概发生有1年吧,关进去死了很多人,很多人关进去,很多是痴呆人、流浪汉,都是这种的。后来这事就被死者的家属找过来,那医院院长当时就被别人告,就说到底怎么样,市领导就批评她、教育她,因为她有钱嘛,她就送钱。这个院长是女的,而且他儿子是我的同班同学,所以我对这事非常的清楚。

后来他母亲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罚,而且因为弄了很多血,当了那个地区卫生局的副局长。当时我在国内的时候也可能良心不太好吧,我没有任何的……我觉得很不好,但是现在想起这事,我的心在流血,因为我没有做什么,但是我现在能讲出来,我觉得就是对我当时没有反应的一种赎罪吧!好,谢谢你们,这是我真实所看到和见到的事情。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告诉我们的观众您所知道的情况。我们现在再接一下佛罗里达的观众路意的电话,路意您好!

路意:主持人你好,评论员你们好!我想讲的就是,我觉得中国政府已经不配继续管理中国的资格了,因为在它的统治之下,现在社会风气这么败坏,人的道德这么沦丧。我想举一个例子。上次我在国内看到一件事情,医院有一个护士给人家抽血,我就亲眼看见这个护士从来没有换过她的手套,从早上一直抽到下午,整个手套都已经变成黑色了,她都没有换过,她至少给上百人抽过血。

她并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危害,她不这样做的目的和动机,实际上就表示她这个人已经不具备做护士的道德水准。医院就从一个救死扶伤的地方变成一个敲诈勒索的场所。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当今的政府造成的,不管它是无能也好,还是有意也好,这都可以证明现在的中国政府已经没有继续管理中国的资格了。我想讲的就是这些。

主持人:好,谢谢路意。我们现在再接一下中国江苏赵先生的电话,赵先生您好!

赵先生:主持人你好,有人说中共官员的腐败,是中国人民最大的灾难,中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河南本地人民因卖血而引发艾滋病,就充分暴露了腐败中共是可恶的吸血鬼。由于时代的变迁,传说中面目可憎的吸血鬼人们看不到了,人们看到的是披着画皮的衣冠禽兽,它们吸吮着人民的民脂民膏。他们不但吸血,还盗取活人的器官,以换过他们腐败的器官或贩卖。

我们这里有这样一个传说,好多年前就有这个传说,说中央某个高级领导人在上海,可能是江泽民时代吧,以前当上市长的时候,大换年轻人的血,这是相当不道德的。这些人不是吸血鬼吗?不仅是河南,不只是卖血,看看大陆各地的血站,他们的待遇肥得什么样,他们通通都是吸血鬼。

最后我希望大陆的人民要认清,从这一些小事看很多事情,都要看清中共的邪恶,它把人民欺诈成什么样子。他们是真正的吸血鬼,但不是传统上那种面目可憎、吓人的吸血鬼,而是用现代化的仪器来吸血的这样一个吸血鬼。所以现在好多人还跟着中共跑,说是由于性关系什么的引起艾滋病,不是这样的。在二、三十年前我就看到那些苦难的人民卖血,他们一贫如洗,他们有的人失去劳动能力就靠卖血生活,身体都很差,这种人感染艾滋病几乎太多了。在中国大陆这种黑暗的现实里头,到处都是妖气重重,所以我们大众不要听信中共的胡说八道。

主持人:好,谢谢赵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那么首先请开放出版社的社长金钟先生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个观众朋友所说的话。

金钟:刚才有两位听众的回应非常的感人,他们很坦白的说到从高耀洁医生的无私的奉献,去面对中国这样一场被当局所掩盖的艾滋病灾难,这样奋不顾身的奉献牺牲自己,做出很多的努力。他感觉到自己以前应该把知道的事而没说,觉得良心上过不去。我想这说明了我们中国人还并不是每个人都败坏了,我们这个民族还是有被拯救的希望。

我这次在华盛顿DC跟高耀洁医师在一起的时间,我就听高医生谈到过。有一次她在美国国会做一个听证会的证词的时候,她就谈到说,现在中国大陆的风气坏到什么地步,就是说假话、做假事、卖假货,的确觉得中国大陆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虚伪。说话做事,面对着一些问题的关系,很多方面都是虚假的。所以从高医生她的表现,她在防治艾滋病方面的作法,我想我们最敬佩的也就是她这种精神。

这么一个老人,而且她的脚还不是我们今天的女孩子站着的天脚,她小时候裹过脚的,后来放开的。你想这么一个小脚老太太,不辞辛苦跋山涉水到各个地方去探贫问苦、搜集资料,她是出于对这些病人的一个医生职业良心的关怀同情才做得出来,所以这是人道主义的一个典范,今天我们是很需要提倡这样的精神。

主持人:陈破空先生有什么回应吗?

陈破空:首先感谢王先生提供河北市立医院的情况,也感谢佛州的路易先生所提供的国内护士不换手套,这再次证明在中国共产党把持的天下,没有它们做不到的事,只有我们想不到的事。后来那位江苏的先生说的,“腐败”的确是个问题。

刚才有位先生说,你本来医生是救死扶伤,结果后来是牟取暴利,谋财害命。在目前这样的道德败坏,共产党这样“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的机制下,实际上就变成一个体系了。这个体系折射出政府的状况,政府本来是维护正义的,是来保护民众的,政府也跟着敲诈勒索、谋财害命。不光是地方政府,包括高层上级政府都是这个情况。

刚才江苏那位先生就讲到“腐败”,的确是这样,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充满了官场腐败。它最初的“血浆经济”,这个血站采血是政府出面建立的,它就是为一个“钱”字,捞钱。这种完全不顾社会、不顾卫生条件的这样干,完全是一种腐败行为。

而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它们千方百计的遮盖着,遮盖到什么程度呢?像河南那些艾滋村不要说国外的记者进不去,连国内的记者进去都要东躲西藏的,要被警察搜捕的。村民掩护他们,藏在菜地里、院子里,藏起来才能了解一点情况。为什么要掩盖呢?就是保护它们的既得利益。

另外还有一个腐败是,到后来大批的病人出现了,艾滋村出现了,这时候的腐败是规定给病人的药,它们苛扣;规定的补贴,它们苛扣。另外还卖假药,向病人卖假药,这都是高医生了解到的。甚至还苛扣外面的捐款,国内外的捐款来了,它苛扣。所以高医生讲了,像河南省上蔡县是重灾区,说是一分钱也没有捐到那里去,说限制连一块布也不要捐到那里去。

为什么呢?那里成了“形象工程”,捞钱的形象工程,它甚至抬高要价。本来比如药是1块钱,它人为的提高到4块,它就是向外界、向政府伸手要钱要捐款,所以这腐败是从头至尾覆盖到每个角落。所以搞的像高耀洁这样的医师通过自己微薄的老人的力量,到处去活动发单子、印材料,却挡不住这个腐败潮,完全挡不住,只能在腐败潮下悲苦无援,到这种程度。这里面背后制度的问题、深沉的制度问题是引发这一切灾难的真正源头。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接一下密西根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你好!刚才采访高耀洁的时候,她讲的方言听不懂,一会儿要有时间请您翻译一下。第二个,我想讲卖血浆的问题。大约40年前,69年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因为要跟苏联打仗嘛,就组织一些贫困县的农民到大医院卖血,之后给你17块钱人民币,给你一张票可以到商店领半斤猪肉、1斤白糖,那时候就有卖血行为了。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我大概讲一下刚才高耀洁医师讲的话,在问她为什么在83岁高龄时候,还要背井离乡来到美国?她说她就是要把这几本书,她要出3本书,第一本是开放出版社出的《血灾:10000封信》,第二本跟第三本马上就要出版了。她说要把这个书留给历史,不要变成像文革那样,很多的情况不为人所知。

在问到中国艾滋病这样高速传播,主要是通过什么渠道?因为官方说是通过性传染。但是高医师在她的调查和工作经验,和很多资料上来看,中国有很多艾滋村如果通过性传染,很多小孩也患上艾滋病,他们怎么是这种途径去传染的呢?在她的调查中主要是通过血库的传染,因为政治的腐败,很多人卖血,而且二十多年了,官方还一直在掩盖这个情况,没有任何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她说她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因为她有高血压、心脏病,可能也活不了很长时间,所以为了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让后人不知道真相。

另外被问到被视为“中国禁区”的艾滋病并有多严重?她说感染率非常高,而且现在没有什么有效的预防措施,如果继续下去不预防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仍然有很多官员、黑心买卖血的人,他们为了赚钱,如此继续下去的话不堪设想。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我们回到现场,刚才谈到高耀洁第一本书《血灾:10000封信》,这本书是由金钟先生开放出版社出版的,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本书大概的内容呢?

金钟:这本书在2004年就是5年前,曾经在北京出版过,就叫《一万封信》。这书名是怎么来的呢?就是因为高医师在预防救治艾滋病的活动中间,已经很出名,也得到很多奖,大家都很敬重她。因此很多感染者、病患者和他们的亲戚朋友都来写信给高医生,向她请教、向她反应、向她倾诉他们感染艾滋病的痛苦遭遇,就他们的疑难请教她。所以04年出书之前,收到了一万零几封,她就把那中间抽出来一、两百封就写成了这本书。

因此你可以想见,这些信都是原封不动的保留下来,一万封信中抽出来百分之一点几,大概是这样。这本书出来之后由于整个中国老百姓对艾兹病的泛滥非常震惊,也非常关心。又对高医生的投入奉献非常敬佩。所以这本书当时一出来就得到“全国图书大奖”,而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了数百人非常风光的新书发布会。但是发布会之后,这书突然静悄悄的,实际上是被禁了,就是发行方面它不让发。

主持人:那为什么还要给她奖呢?

金钟:这奖是因为情势所迫嘛,这本书本身真实的、充满爱心的,而且发出了警号,中国这问题是产生了,所以当时比方说北京的出版界、卫生界、新闻界,大家一窝蜂都很关注,所以就推崇了她。但是后来为什么呢?就是有关的官员发现不对,因为这个事情一揭露,他们的乌纱帽、他们巨大的利益就保不住,他们就来打压这本书的发行。

所以这本书后来在大陆只卖了一点点,简直跟这本书的荣誉和大陆这么大的市场根本不成比例,可以说只卖了1%那么一点。因此后来这本书等于是雪藏了,后来有人找她来出,她都不干,因为是当局找她。按照它们的意思,说你只要同意,就用你的名,书我们来写,她当然不干。因此这本书她就一直埋藏在自己手上。

一直等到5年后她能够离开中国来到这个自由社会的时候,她就想完整的同时根据这5年的新的资料,后来她又收到5千封信,所以实际上是根据1万5千封信中间,她抽出来大约2百封信重新修改,充实内容再交给我们,我们在香港给她出版。是这样一个经过。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热点互动】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上)


http://www.youmaker.com/

【热点互动】从高耀洁看中国艾滋灾难(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2-07 9: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