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异人驱蝇谈治民

(fotolia)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江苏戏曲家沈起凤先生曾在他写的《谐铎》一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沈起凤有个叔叔名叫沈鸣皋,字楚鹤,任直录保定府太守。他管理下属,治理民众都很严历,总是坚决贯彻上级的旨意,因此在当时的官场上便有了“能吏”之名。当时沈起凤的姐夫邵南俶在京作御史官,他给沈鸣皋推荐了一个宾客。这人姓熊,字子静,相貌丑陋,不太识字。沈鸣皋不明白侄女婿何以推荐这样的人来做他的门客,但仍然招待了他。熊子静来后,每日除了饮食睡觉外,只是一个人兀然独坐,也不与人搭话交往。

转眼已过半年,一天熊子静向沈鸣皋辞行,沈鸣皋就准了。熊子静临行时说:“我在这蒙您招待,临走时想为您表演个雕虫小技。”沈鸣皋很高兴,连连答应下来,并召集家中的宾客一同来观看。

众人都集中在家中大堂上,熊子静独坐中间。当时正是大暑季节,天气酷热,堂中嘤嘤嗡嗡全是苍蝇。有的飞来飞去的,有的顺着人的颈脖爬上爬下,耳边尽是轰鸣之声,眼前所见,如撒沙抛豆一般。众宾客左右挥面,扑打不迭,心烦意乱。熊子静见状,命童子手持蒲扇,从左右两边,向大堂中间驱赶苍蝇。众人正不解,熊子静却从袖中取出两根筷子,朝空中乱飞的苍蝇夹去,夹了就放入袖中。如此这般,筷子从来没扑空过,过了一会儿,待到屋中苍蝇全入他的袖中时,他才将双筷收起。众人方缓过神来,敬佩不已,便簇拥着他,谈笑着去赴饯行宴席。

宴席上,主、客尽兴畅饮,等喝完了酒,熊子静打开袖口,略一抖动,苍蝇又都飞了出来,顷刻之间,厅中又嗡嗡嘤嘤之声响成一片。此时只见熊子静对苍蝇说道:“你不来打扰我,我也不捉你。快去吧! 快去吧!”须臾之间,但见苍蝇纷纷四散离去。转眼之间,厅中绝无一只苍蝇,万分寂静,众人皆惊不已。沈鸣皋马上明白他是一位异人,便赶忙命人取来银子送给他。熊子静拒绝了沈鸣皋馈赠的银子,并说道:“希望刺史大人治理民众,也能像我治理苍蝇一样,如此则一郡的官员、民众都要享福了。”说完,便拂袖而去。

为官者,当以民为重,以爱民、富民、安民、保民、不扰民为上。如果为了自己在上级眼中的政绩如何,不管下面实际情况怎样,一味完成上级的安排,则很有可能会伤害民众,反而不好。我想故事中的异人熊子静,大概也就是想通过驱蝇的表演告诉沈鸣皋:官不扰民,地方自然太平安乐,不要一味追求所谓的政绩,与“能吏”之名,而去侵害老百姓的利益,扰民造业。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2/10/57749.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密等盗贼发动暴乱的时候,睦彦通是武牢城的县宰。武牢城中的坏人要杀了他,来响应李密的暴乱。睦彦通偶然听到了消息,就跑出城外,投奔他乡。
  • 从前,秦国有一个叫尊卢沙的人,好说假话、大话、空话,并且处在这种情况下还对自己深信不疑。秦国人嘲笑他,尊卢沙说:“不要嘲笑我,我将要向楚王陈说统治国家的方法。”于是,飘飘然地向南方的楚国走去。
  • 清代被称为“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诗人袁枚(公元1716-1797年),曾在他的《新齐谐》一书中,记载过一则关于他的祖母柴太夫人的外祖母杨氏老夫人的故事。
  • 崔氏离开朱买臣后,为了生活,便改嫁了。有一天,正值清明节,崔氏随着丈夫去扫墓。来到坟地,看到坟地树林中,有个清瘦的人影一边砍柴,一边在高吟着“子曰……”。看他打柴是假,读书倒是真,砍了半天,连根小树枝也没砍断。崔氏不用猜,就知是自己的前夫朱买臣。
  • 明朝时代,有个人名叫张才,少年时和一位姓郑的青年友好,一次梦见冥司派遣一名鬼卒拿着牌子,上写张才以及郑某的姓名,前来捉拿他们。张才和郑某二人,到了冥府后,主管官员翻检他们二人的生死簿说:“张才还有两年阳寿;郑某阳寿己尽,关押入狱。”
  • 士兵所送题目,竟然没有一点差错!就这样,华士的考试,全都答对了,考试结果名列前茅...
  • 周擥啧这个人家境贫困,却乐守圣贤之道。他夫妇晚上继续耕地时,累了就睡在地里休息,梦见天帝经过,天帝可怜他,命令下属司命神(主管人间贫富贵贱的神)赐给他钱财。
  • 睡莲
    唐代的沈嘉会,在太宗贞观年中任校书郎。因为犯事被发配到兰州,思归之心十分迫切。每天早晚,常常向东拜祭泰山,希望早日能活着回到那里。
  • 刘鄩认为晋国的军队都在魏州,晋阳一定空虚,打算用奇计袭取晋阳,于是暗中率领军队从黄泽西进。晋军奇怪刘鄩军队好几天都没出来,寂静无声,便派骑兵去侦察,只见城中没有烟火,但却不时出现旗帜顺着城堞来回走动。
  • 清朝乾隆年间,两江制府(官职名)黄太保巡查到了镇江府。船刚在京口靠岸,他脖子上挂的极为珍贵的串珠,便忽然不见了。他大吃一惊,命令地方官员严加搜捕,限一个月内将串珠交出来。县官接受了命令,回去就叫差役四处搜查,但是一点踪影也没有。眼看一月限期将到,催逼、鞭打的办法都用了,也不起作用。县令苦思冥想,束手无策,便离开县衙,微服私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