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异人驱蝇谈治民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江苏戏曲家沈起凤先生曾在他写的《谐铎》一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沈起凤有个叔叔名叫沈鸣皋,字楚鹤,任直录保定府太守。他管理下属,治理民众都很严历,总是坚决贯彻上级的旨意,因此在当时的官场上便有了“能吏”之名。当时沈起凤的姐夫邵南俶在京作御史官,他给沈鸣皋推荐了一个宾客。这人姓熊,字子静,相貌丑陋,不太识字。沈鸣皋不明白侄女婿何以推荐这样的人来做他的门客,但仍然招待了他。熊子静来后,每日除了饮食睡觉外,只是一个人兀然独坐,也不与人搭话交往。

转眼已过半年,一天熊子静向沈鸣皋辞行,沈鸣皋就准了。熊子静临行时说:“我在这蒙您招待,临走时想为您表演个雕虫小技。”沈鸣皋很高兴,连连答应下来,并召集家中的宾客一同来观看。

众人都集中在家中大堂上,熊子静独坐中间。当时正是大暑季节,天气酷热,堂中嘤嘤嗡嗡全是苍蝇。有的飞来飞去的,有的顺着人的颈脖爬上爬下,耳边尽是轰鸣之声,眼前所见,如撒沙抛豆一般。众宾客左右挥面,扑打不迭,心烦意乱。熊子静见状,命童子手持蒲扇,从左右两边,向大堂中间驱赶苍蝇。众人正不解,熊子静却从袖中取出两根筷子,朝空中乱飞的苍蝇夹去,夹了就放入袖中。如此这般,筷子从来没扑空过,过了一会儿,待到屋中苍蝇全入他的袖中时,他才将双筷收起。众人方缓过神来,敬佩不已,便簇拥着他,谈笑着去赴饯行宴席。

宴席上,主、客尽兴畅饮,等喝完了酒,熊子静打开袖口,略一抖动,苍蝇又都飞了出来,顷刻之间,厅中又嗡嗡嘤嘤之声响成一片。此时只见熊子静对苍蝇说道:“你不来打扰我,我也不捉你。快去吧! 快去吧!”须臾之间,但见苍蝇纷纷四散离去。转眼之间,厅中绝无一只苍蝇,万分寂静,众人皆惊不已。沈鸣皋马上明白他是一位异人,便赶忙命人取来银子送给他。熊子静拒绝了沈鸣皋馈赠的银子,并说道:“希望刺史大人治理民众,也能像我治理苍蝇一样,如此则一郡的官员、民众都要享福了。”说完,便拂袖而去。

为官者,当以民为重,以爱民、富民、安民、保民、不扰民为上。如果为了自己在上级眼中的政绩如何,不管下面实际情况怎样,一味完成上级的安排,则很有可能会伤害民众,反而不好。我想故事中的异人熊子静,大概也就是想通过驱蝇的表演告诉沈鸣皋:官不扰民,地方自然太平安乐,不要一味追求所谓的政绩,与“能吏”之名,而去侵害老百姓的利益,扰民造业。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2/10/57749.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代山东东阿县有个叫侯钺的人,他少年时家境贫寒,全家只靠几亩薄田维持生计。他虽是贫苦人家的子弟,可生的眉清目秀,体貌端庄,尽管年纪不大,却通情达理,见识不凡。父母对他也格外钟爱,从小便让他读书识字,吟诗作文。这侯钺在读书识字之余对画画十分感兴趣,一有时间便画画,父母也从来不加限制。
  • 契丹王召韩延徽来,与他谈话,非常喜欢,于是让他做自己的主要谋士,一举一动都要征求他的意见。韩延徽开始教契丹人建立幕府,辟置僚属,修筑城郭,建立城市里巷,用来安置汉人,让他们都有配偶,开垦种植荒田。
  • 曹州(今山东曹县一带)人于令仪,原来是个以贩卖货物为业的小商人。他为人宽厚,从不欺骗人,晚年时家道殷实富足。
  • 后梁帝下诏,命令吴越王钱镠大举讨伐淮南。钱镠(音流)任命节度副大使钱传瓘为诸军都指挥使,率领五百艘战船,从东洲出发攻打吴国。吴国派遣舒州刺史彭彦章及副将陈汾抵御吴越军队。
  • 清朝乾隆年间,两江制府(官职名)黄太保巡查到了镇江府。船刚在京口靠岸,他脖子上挂的极为珍贵的串珠,便忽然不见了。他大吃一惊,命令地方官员严加搜捕,限一个月内将串珠交出来。县官接受了命令,回去就叫差役四处搜查,但是一点踪影也没有。眼看一月限期将到,催逼、鞭打的办法都用了,也不起作用。县令苦思冥想,束手无策,便离开县衙,微服私访。
  • 刘鄩认为晋国的军队都在魏州,晋阳一定空虚,打算用奇计袭取晋阳,于是暗中率领军队从黄泽西进。晋军奇怪刘鄩军队好几天都没出来,寂静无声,便派骑兵去侦察,只见城中没有烟火,但却不时出现旗帜顺着城堞来回走动。
  • 有一个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里,衣着、跟随的仆人和马匹,都很华丽,他这次进京的目的是:将要按照当局的有关规定,花钱买官当。
  •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是唐代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少时勤奋好学,十三岁即有文名,二十岁中进士,授校书郎,后升任监察史里行、礼部员外郎。他凭自己的经历及观察所得,写出《种树郭橐驼传》一文,说明“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是养树的法则,并由此指出,这也是养人的道理,为官治民者,不可“好烦其令”。文传千载,熠熠生辉,极富社会意义。
  • 唐代的沈嘉会,在太宗贞观年中任校书郎。因为犯事被发配到兰州,思归之心十分迫切。每天早晚,常常向东拜祭泰山,希望早日能活着回到那里。
  • 周揽啧这个人家境贫困,却乐守圣贤之道。他夫妇晚上继续耕地时,累了就睡在地里休息,梦见天帝经过,天帝可怜他,命令下属司命神(主管人间贫富贵贱的神)赐给他钱财。司命神查阅录簿后,说:“这个人的面相和命运贫穷,限度不超过目前这种状况。只有张车子,应该赐给钱财一千万,张车子还没出生,请准许先借给他。”天帝说:“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