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海漫游】童话绘本

嫣华、翠燕采访报导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19日讯】近几十年来“绘本”在世界各地发展,在很多书店的书架上都占有一席之地。而绘本在欧美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绘本的起源

图文并茂的绘本,相当的吸引人,几乎是很多小朋友的最爱。那么,我们不禁好奇的要问,这些绘本到底起源于哪里呢?答案众说纷纭,很难去作详实的考据,但其中有一种说法,认为绘本源起于古时候中国佛教的经书。根据这种推测,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敦煌的石窟里,一千多年前的“经变画”。

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巴东说:“所谓‘寿经变’,在敦煌艺术里的意思是说,‘经’是佛经里面的内容,能够做一些宣导或传经意,给大众知道。当时,很多人是不识字的,不了解文字,所以就把它改变成经变。所谓‘经变’,就是以图画的方式,来呈现佛经的内容。
如有一幅画是叙述释迦牟尼说法的情景,中间的是释迦牟尼,两边的协侍菩萨,一位是大势至菩萨,一位是观世音菩萨。在西方极乐世界里,有亭台楼阁,还有画栋雕梁,还有乐伎舞乐、仙乐菩萨等等,画得琳琅满目。同时透过释迦摩尼的说法渡化,让人们解除痛苦和苦难。”

如果不用经过文字叙述,单单透过图像就可以把其中的讯息传达出来,依照这样的说法,现代的绘本果然和古老的“经变画”,确实有几分神似的地方。没想到从欧美开始流行的绘本,竟然跟古老的中国也有不解之缘。

高精度图片
一本绘本的诞生

高精度图片
在墙上的世界插画高手


工作中的郝广才

出版家郝广才

在台湾知名的出版家郝广才的眼中,这些精彩的绘本,之所以能够吸引人,可不只是光靠那些美丽精致的插图而已,它的背后更有深层的意义。郝广才先生年轻时曾经到汉声出版社打过工,在那里发现一个很宽广的世界──童话绘本。心动之余,马上投入绘本这个领域,这一路走来,已经进入二十多个年头了。我们中国人常说,万事起头难。但郝广才却说,每一件事情在开创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的难,而是随时要面对时代的变迁及考验时,才比较难。

绘本的重要性

郝广才认为现在的教育有很大一部分缺的是图像思考的能力。比如说,我现在从高雄来台北,如果用语言思考就很简单;可是,如果是图像思考,它就会丰富起来。例如:中间会经过几个交流道?有几个红绿灯?有没有流浪狗?有没有槟榔西施?有没有什么来着?它就会丰富起来。

其实,孩子从小开始看绘本,他是用图像去了解故事,这个时候,图在里面的结构也好,在他脑袋里形成的脉络就会不同。这一部分,对于将来他的创意也好,或是什么能力,都会有很大的启发。有很大一部分人类的思考跟创意来源,不是只从文字构成的,文字是为了传递语言,语言有一个很大的功能,还是为了描述那个图像。很多的能力要在很小时候奠定,过了这个阶段,就会漏掉、不足。所以郝广才也建议家长能在孩子小的时候多看绘本。郝先生恳切的告诉我们,绘本在童年时期的重要性。
在儿童绘本的天地里耕耘了二十多年,郝广才被称为台湾重要的绘本推手之一。他的出版公司网罗了来自全世界三百多位优秀的插画家,为台湾的绘本世界,投注相当大的心力。

绘本不分国界

说到这个缤纷迷人的绘本世界,郝广才说:“基本上,我们不去想它是哪里来的,就是说,莎士比亚不是英国人的,你读了,就是你的;托尔斯泰也不是俄国人的,马克吐温不是美国人的,你读了,就是你的。你不读,你就没有。如果一个美国人,他不读马克吐温,他就没有,不会因为他是美国人,所以马克吐温是他的。同样的,我们不读《红楼梦》,搞不好外国人读了,他就比你了解,你就不懂。有读,就是你的。所以,你不需要把自己限死在哪里。”童话故事没有国界,只要是好看的、动听的,小朋友都喜欢。在这儿,好像是一个小小联合国,来自世界各地的插画家、写故事的高手,携手打造出这一座童话王国。

郝先生认为应该广泛阅读世界各国的绘本,他说:“全世界的养分,你都应该吸收。吸收了,就是你的;反过来,如果你没有吸收全世界的养分,你也很难创造出更高的东西来。譬如:现在当红的大导演李安,他能拍出这么好的电影来,他不可能只看过国片,他一定受了很多的训练。长期电影的题材,他也不可能只看美国的电影,意大利的、俄国的、英国的,全世界的电影,他一定都看过,才能酝酿出他这样杰出的导演来。”在台湾,不只是儿童,有一些新生代的年轻人,他们的童年也曾经随着美丽的绘本起飞。不受时空局限,打破区域间隔,郝广才更乐于和大家一起遨游童话天地。

插画家朱里安诺

中国人说,画如其人。朱里安诺的绘画具有明朗、温馨的气息,因此,在台湾,他的绘本深获孩子们的喜爱。2007年6月,朱里安诺来台中国美馆时,毫无保留的,把他的技术、经历和喜爱插画的人们交流。他甚至透露个人的经验,告诉有意走向插画领域的人们,要推销你自己的东西,就是多参加国际书展。不只大人和小孩,很多学校的老师也很高兴,安排学生来这里参观画展,亲睹大师的杰作。

意大利籍的朱里安诺,于前年在台中市的国美馆举办了一场大型的插画展,他也是郝广才特约的插画家之一,那一场展览,在绘本界引起不少的回响。郝广才说:“朱里安诺在台湾的知名度很高,书卖得非常好,小朋友都很喜欢。我们觉得他特有的那些能力,很适合台湾,大家要了解绘本的时候,他是一条很好的路子或桥梁,他是个很好的指标。我看过他在国外做的一些workshop,效果也很好。而且,他跟大人或小朋友沟通,障碍都很低。”

高精度图片
朱里安诺到台湾的互动

高精度图片


朱里安诺到台湾会见读者

高精度图片
朱里安诺指导台湾的喜欢插画的同好

郝广才为我们介绍朱里安诺的插画:“他的画风非常柔和甜美,它有很强的东方水墨的味道,虽然他完全是用西方的技法,他的技法里面也有很多很特殊的地方,一般人是无法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其实,光看是看不出个道理来的,尤其他晕染的部分,对水分的掌握是很神奇的。所以,我们就想跟国美馆合作,把他的画引进来,让小朋友和制作插画的同学们或年轻人可以亲眼看到原画,就可以更清楚知道那个书是怎么呈现出来的。顺便邀请他来做一些workshop,就是一些工作坊,他可以把他的技术和他做书的想法,可以有一些交流,有一些经验可以传递,这样的话,教育的功能就会比较大。”

国美馆举办了一个“插画高手来过招”的活动,很多国内的青年学子带着自己的作品,在资料中心3楼的现场展示,然后请朱里安诺来指导他,这个活动非常有教育意义。很多喜欢插画的人跟朱里安诺都有很好的互动,郝广才说:“大家对于他技巧方面十分好奇,他一点也不藏私,把个人的研发和如何写这样故事,或是怎么样做书,大方的和大家分享。就像我写《好绘本 如何好》一样,我就是把它讲出来,讲出来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有慧根,就能心领神会,就会超越我们,你就会做出更好的书,也会拿来给格林出版,我们就能出版更好的书,这是大家的福气啊!”

国美馆志工张玲钰说:“朱里安诺是很厉害的,他用眼睛观察你,用眼睛跟你沟通。他非常有条理的告诉我们台湾有意从事绘本创作的一些年轻人,他说:‘你画,不在乎你画多少,可是你要非常用心去感受,用眼睛去观察,然后把它画出来。’以前,我们可能要妈妈陪着看故事书,但是朱里安诺的东西,基本上不太需要大人的引导,很多小朋友自己就能说故事了。”张玲钰认为朱里安诺的作品,融于生活之中,表现方式很纯真、很直接,就像小朋友纯真反应的那种方式去做。像《当我们同在一起》这本书,他把一些常态的东西,一点一滴慢慢的镶嵌在每个故事、每个小段落、每个图画里面。当你慢慢用心去看的时候,很容易从里面找到很多让小朋友去学习的榜样。这就是绘画的魔力与教化作用。

郝广才认为朱里安诺最厉害的部分是,他的图做出来以后,你拿出来给小朋友看图说故事,不要把故事放进去,没有文字。大部分的孩子看着这些图,大概就可以把故事讲出来了,而且跟你原来要表达的故事是差不多的。这表示他在运用图画说故事这件事情上,技巧是非常好的,非常成熟,也很容易掌握小朋友的心理和他们逻辑思考的线路,这是他最厉害的地方。他的风格非常温暖,又不只是因为明亮或强烈的颜色很讨喜而已,他在可爱之外,还有比较深入的人文关怀在里头。他对水分的掌握等各方面,都有上乘的功力,你可以看出一个东西要可爱到深入人心是不容易的。他能掌握很好的技巧,更重要的是,他的画风非常幽默,他常常会安排一些幽默有趣的小细节在画里边,所以孩子寻找起来,就会有很高的发现的乐趣。

赤子之心是创作的必要条件

郝广才说:“很多人认为做儿童书,可能很需要赤子之心,其实,做任何事都需要。很多人说朱里安诺的作品很有童心,童心就是说,你愿意用比较天真或善良的态度去关照这个世界,它未必是幼稚。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有这份纯真,否则你做事,就会做得很辛苦。我相信失去赤子之心的人,做任何事情都会非常辛苦、很痛苦,因为他做任何事,他不会从天真善良的角度出发。”看来,这也是郝广才处事待人的处方签,时时怀抱着真诚良善的心,那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感到幸福快乐。

人或多或少都拥有赤子之心,只是很多人沉溺在名利世界中,渐渐的迷失了这份纯真的本性。也许郝广才和朱里安诺一样,他们的赤子之心保留得多一些,才能和孩子站在同样的高度,一起看世界。

绘本的诞生得分工合作

我们访问另一位插画家庞雅文小姐,她说,由于台湾没有插画这个科系,所以只好到美国去留学。她给喜欢画插画的人一些很好的建议,第一,作品要好的话,一定要多练习,让脑中储存很多影像,你想要画的时候,就可以把它表现出来;再来,要多看世界各国的绘本,知道绘本整个编排和它的一些感觉;最后,就是要很努力,要不断的自我学习。

打开儿童绘本,我们看到的是精致唯美、引人入胜的图画。然而,一本绘本的产生,却也是煞费苦心的,必须集合大家的力量,共同把它创造出来。郝广才说,我们要用平等的态度来对待孩子,儿童书虽然是给小孩子看的,但它不是简单的东西,它要做到那个美,还有好的程度,要到达那个位置,跟其它东西是一样难的。

先有故事才画 最后再重写故事

一本绘本的画要画多久?插画家庞雅文:“有人说,插画跟纯艺术不一样,插画是比较有一点商业的成分在里面,像我今天要follow这个故事,去作配图,而不是随心所欲的画我想要画的东西,我还是要顾及故事内容,和它基本要的一些原则。”

儿童书不是很多页册的,可是它也是需要非常用心的去营造那个氛围,包括转折的地方。郝先生补充说明:“因为它能呈现的范围更小,所以你就要变得更精密,中间有一点点漏掉,就完蛋了。图和文之间要配合,所以要不断的弄到像齿轮一样最紧密的程度,不管是画家想出来的,还是作家想出来的,通常是先有一个故事。例如:《一片披萨一块钱》这本书,故事先跑出来,然后开始把故事分镜,分段落,大概做14个镜头,然后这个镜头分好以后,开始打letout〈分镜表〉,这样打出来,打出来以后,再看有没有地方要再调整,最后才去修改,最后才做成草稿。草稿完成以后,再看一次,文字大概没问题了,才开始去画,全部画完以后,故事再重写一次。不管创作者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合作,大概都是这个基本的过程。”

高精度图片
一块皮萨一块钱-乌鸦拿一块钱买不到皮萨

高精度图片
一块皮萨一块钱-请小男孩吃皮萨

身为插画家,抱持着随时面对挑战的心,从来没有画过黑面琵鹭的庞雅文,接到这个主题之后,就去找很多黑面琵鹭的相关资料,甚至到台南七股,作实地的探访,去感觉一下那边的地形,那边的气候,那边的感觉。

插画家庞雅文指着这本绘本说:“当故事还没开始之前,表现它们从北方飞来,很卖力的飞了两个礼拜到台湾,所以就感觉一直飞、飞、飞,然后到了主页的第一页故事的时候,它们到了台湾。它们到了,然后小朋友很开心说,我们要出去玩、去探险,然后一系列介绍台湾的这些景观,七股特别的一些景色,黑面琵鹭捡树枝的方式……。”谈起学插画的过程,她说:“我在国外念插画,回到台湾,就直接进到这个行业,插画是艺术学院里的一个专门的科系──插画系。在学校里面教的东西,基础的训练都有,但会针对插画的部分加重,比如说,有初级插画、杂志里面的配图或是绘本,各式各样的都有。”

培养绘本人才

郝广才谈起台湾的插画教育,他说:“在整个台湾的教育,这一块是缺得很厉害的。像国外,绘本在学校是一个独立的科系,也有独立的绘本学校,所以他们常常培养出大量的人才来。在台湾,都混杂在一个系,没有师资,所以你很难培养出大量的人才。绘画这件事,当你要变成职业,你要有很大数量增加才有意义,因为它有一个门槛,你要到这一层级,才能变成职业。例如,你有亚运的标准,奥运的标准,你才能进得去。”

因为缺乏师资,所以在台湾很难培养出绘本的人才。郝广才编写了一本《好绘本如何好》,书中很详实的介绍什么叫做绘本?以及要如何欣赏?经由展览和书本的出版,有一天或许就像种子一样,在台湾这片土地上,绽放出美丽的绘本园地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到施工时所使用的各种工具齐下,像是圆锯、切刀、凿子、电动研磨、砂布等,这些都是我们在欣赏美丽的石雕作品时,所难以想像的。有人说,石雕是艺术界的重工业,这句话用在石雕上面,十分贴切。
  • 这张画是我三度到长江三峡去游览,看到长江三峡两岸的大山而画下的,山都是非常奇特、非常奥妙的,非常雄壮。画出来要有意境,要有精神,要厚重,不是轻飘飘的。大山有千万吨之重,看起来有重量、有意境,又潇洒生动。谢赫六法里面,气韵生动占第一位,气韵生动要把它表现出来。犹如李白诗作‘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意境再现。
  • 在敦煌洞窟里的壁画,就是用胶来当作黏着的媒介,调和矿物质颜料所绘制的,至今仍然保持着美丽的颜色,让现代人可以从中看到壮观雄伟的神佛世界,以及古人优雅端庄的形象,同时这些壁画也让我们见识到,原来使用天然颜料的画法,经得起千年时光的考验。
  • 台湾是一个敬天畏神的地方,大部分的人们都有宗教信仰,在人们的生活中普遍存在着敬神、礼佛的思想和习惯。信徒们为了虔诚的礼敬神佛,他们依循古时候的规矩、礼制,去建造及装饰祭拜神佛的殿堂。这其中包括木质的建筑结构、木雕、彩绘、石雕、泥塑、交趾陶和剪黏等等,这些工艺被保存在庙宇里,有的甚至长达数百年不变。
  • 黄妈庆善长用细腻的刀法刻画“小小的世界”,除了物象质感的诠释,在动态的掌握上更能表现得栩栩如生,而且在景物布局以及剪裁的呈现上,也有深厚的功力。以细腻的雕工及优雅的风格见长,在视觉上,他的作品好像突破了木材的材质,具有弹性、柔软的感觉,尤其在花鸟虫鱼的刻划上,不但看起来栩栩如生,更呈现出如诗如画的意境
  • 经过七年,兵马俑再度来台,第一站抵达台中市科学博物馆;策展人何传坤博士表示,兵马俑具有两千年的历史,价值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计算。
  • 一般而言,多数的艺术都是从视觉上去感受,但是木雕有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特有的气味。蔡馆长谈到:“樟木有樟木的气味,桧木有桧木的气味,那种独特的气味是要上千百年才有的。上千年的才能散发出较多的芬多精,是十分香郁迷人的”。
  • 爱弥尔.贾列的作品被尊为玻璃艺术中的极品。在百年前,艺术家为了要成就这些让人叹为观止的艺术,是要做出极大牺牲的,包括自己的身体健康,甚至于为之付出生命。贾列在53岁铅中毒死亡,因为没有儿子,使他的工艺技法没有人得以传承,所以很多技法就失传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