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首部英雄史诗与传统武术(一)

三新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绝世武功修炼来

以前正见网介绍了汉族首部神话史诗《黑暗传》,叫人产生一个疑问,汉族就没有荷马史诗般的英雄史诗吗?实际上是有的,只不过这部英雄史诗一直以来,饱受邪党暴政压制,几十年不见天日,直到2007年才从血泊中结集成书,人们这才知道在江南民间还流传着一部长达2万行的英雄史诗,名字叫《华抱山全集》。这部史诗被誉为“国宝”,有方方面面的研究价值,笔者正在为深入研究搜集资料,而其中对传统武术的记录,不妨摘抄一些与大家分享。

《华抱山全集》第一集中,华抱山遭明末魏忠贤邪党及其操控下的暴政迫害,不得不四处漂流,拜师学艺,这一天,他来到龙山龙庙,长跪九日九夜,感动方丈,方丈让华抱山表演武术:水上行、攀山顶和举草人,虽赢得阵阵掌声,但毕竟功力有限,下文是这样的(诗句四行一节,有时第三行会格外的长):

天空间万里无片云,
庙场上鸦雀无声音,

老方丈说道:小抱石[1]三演得掌声,大有好前程,但要干大事,十分差六分,三看三不中,“三不”是根本,一不中,水行有水声;二不中,上山走石径,三不中,抱草不成人,众僧听得话纷纷,鸟兽听得乱飞蹦,小抱石面孔红到仔[2]耳朵根。

日头当午闹盈盈,
庙内传出撞钟声,

方丈说道:现在请大家三看见分明,说时迟那时快,一见老方丈脚勿入水人在水面飞行,既呒[3]浪也呒声;二见他脚勿着径在松柏顶飞着奔,一忽飞到九峰顶;三见他两指点草草人腾,完整草人飞过龙庙、龙山,仍旧回到老场哼[4]

乐得太湖欢笑龙山腾。
太湖欢笑龙山腾,

老方丈朗朗开口句句清:
我徒弟收过一百零,难得小抱石人小志大除恶人,一片诚心诚心一片学本领,我早已宣布再勿收徒孙,今朝收他为关山门,乐得小抱石连连跪拜忘起身,欢得百鸟百兽衔来松头柏枝仙(鲜)花野草作贺品。

冲破黑夜末为天明,
关山门为仔开山门。

抱石肚里细思忖:师父破例收徒孙,太湖欢笑龙山腾,百鸟百兽送贺品,天公有情天放晴,地公有情满山秋花有精神,天、地、神、人、鸟、兽、花、草都望我成个人,粉身碎骨要学本领。

菊花寒露一同行,
霜降一到磨新粉,

抱石苦练登山勿着径,赤着双脚专踏怪石、枯椿、尖竹根,踏得双脚鲜血淋,鲜血淋,牙咬紧,日里练,夜勿困,夜夜苦练过三更,正像秋菊勿怕霜打傲骨凌凌花红叶子青,又像山顶青松展开双翅喜迎人,喜得嫦娥舞彩云。

这里方丈的武术气功已经非同寻常了,是怎样练就的对现代人来说就是个谜了。实际上这等绝世武功往往为修炼人所有,修炼人在修去各种执著的时候,人那先天的本能就会展现出来,成为各种绝妙的技艺。凡心越重,先天的本能就越迷失,心越清净,所谓的特异功能就越多,焕发出的能量就越大。

1:小抱石:就是华抱山,华夏民族的象征。
2:仔:了。
3:呒:无,没有。
4:老场哼:老地方。

(本文转载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华抱山全集》第一集中,华抱山遭明末魏忠贤邪党及其操控下的暴政迫害,不得不四处漂流,拜师学艺,这一天,他来到龙山龙庙,长跪九日九夜,感动方丈,方丈让华抱山表演武术...
  • 《华抱山全集》里短短两句,便把明朝(1368-1644)中叶以后至崇祯年间(1628-1644)天灾人祸、国乱家贫、民不聊生的情形交待清楚了。
  • 传统武术虽然还不是真正的修炼,但是要想得到真传,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是需要巨大的付出的。
  • 至于写下如此激昂诗歌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唐代被称为“诗仙”且有着任侠气质的大诗人李白。
  • 武术表演(关宇宁/大纪元)
    说一个人才能高超、多才多艺,作什么都行,就会说这个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古人有“十八般武艺”吗?的确中国就有十八种武艺,相传是战国时代的战将孙膑……
  • 流传于南台湾的宋江阵,源流虽已不可考,但因表演内容以拳术、器械为主,且指导武师都自称练的是“少林拳法”,因此一般认为宋江阵应源自少林拳术。
  • 家仆的妻子在旁目睹这一幕,竟毫不惊惶害怕,只听见她娇声大叫说......
  • 古代益都县西郊有个富贵之家某人,家里非常富有,他娶了个妾,既温柔又美丽。可是正室却经常凌辱折磨她,有时甚至横加鞭打。妾侍奉正室一直是很恭敬,某人对她十分爱怜,常常暗地好言好语安慰她,妾也丝毫无怨言。
  • 唐朝时期,黎干做京兆尹(京城的市长)时碰到大旱,于是黎干命人建造一条土龙在朱雀街上求雨,观者数千人。他带衙役卫士到达时,众人纷纷让路,独有一名老人站在街头并不回避。黎干大怒,认为有失尊严,叫人当街杖背二十下。杖击其背时,声音拍拍响好像打在牛皮鼓上。那老人也不呼痛,杖毕,漫不在乎的扬长而去。
  • 成幼文做洪州(即今江西南昌)录事参军的官,住家靠近大街。有一天坐在窗下临街而观,其时雨后初晴道路泥泞,见有一小孩在街上卖鞋,衣衫甚是褴褛。忽有一恶少快步行过在小孩身上一撞,将他手中所提的新鞋都撞在泥泞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