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替民排忧解难的段太尉

陆文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段太尉(719—783),名秀实,字成公。唐汧阳(今陕西省千阳县)人。官至泾州刺史兼泾原郑颖节度使。德宗建中四年(783),泾原士兵在京哗变,德宗仓皇出奔,叛军遂拥戴原卢龙节度使朱泚为帝。当时段太尉在朝中,以狂贼斥之,并以朝笏,廷击朱泚额,被害,追赠太尉(见两唐书本传)。

段太尉刚任泾州刺史的时候, 汾阳王郭子仪以副元帅的身份,驻扎在蒲州。汾阳王的儿子郭晞,担任尚书,兼任行营节度使,以客军名义驻于邠州,郭晞放纵士兵横行不法。邠州中那些狡猾贪婪、强暴凶恶的家伙,纷纷用贿赂手段,在军队中列上自己的名字,算是参加了军队。于是为所欲为,官吏都不敢去过问。他们天天成群结伙地在街市上强索财物,一不顺心,就用武力打断他人的手脚,用棍棒把各种瓦器,砸得满街都是瓦渣,然后裸露着臂膀扬长而去,甚至还撞死怀孕的妇女。邠宁节度使白孝德,因为汾阳王郭子仪的缘故,心中忧伤,却不敢明说。

段太尉从泾州先用文书报告邠宁节度使府,表示愿意商量此事。然后又亲自到邠宁节度使白孝德的府中,他对白孝德说:“天子把百姓交给您治理,您看到百姓受到残暴的伤害,却无动于衷。大乱将要发生,您怎么办?”白孝德说:“我愿意听您的指教。”段太尉说:“我担任泾州刺史,很空闲,事务不多;现在不忍心百姓惨遭士兵的杀害,来扰乱天子的边防。你假如真的任命我为邠宁都虞候,我能替您制止暴乱,使您的百姓不再遭到伤害。”白孝德说:“太好了!”就答应了段太尉的要求。

段太尉代理都虞候职务一个月后,郭晞的部下十七人进街市白拿酒喝,又用兵器刺伤卖酒老头,砸坏酒器,酒流进沟中。段太尉布置士兵去抓获这十七人,并把他们全都砍了头,把头挂在长矛上,竖立在市门外。

郭晞全军营都骚动起来,纷纷披上了盔甲。邠宁节度使白孝德惊慌失措,把段太尉叫来问道;“这可怎么办呢?”段太尉说:“没有关系!让我到郭晞军营中去说理。”白孝德派几十名士兵跟随太尉,太尉全都辞掉了。他解下佩刀,挑选了一个又老又跛的士兵为他牵马,来到郭晞的门下。全副武装的士兵涌了出来,段太尉边笑边走进营门,说:“杀一个老兵,何必全副武装呢?我顶着我的头颅来啦!”士兵们大惊。

段太尉趁机劝说士兵:“郭晞尚书难道对不起你们吗?郭子仪副元帅难道对不起你们吗?你们为什么要用暴乱,来败坏郭家的名声?替我告诉郭尚书,请他出来听我说话!”

郭晞出来会见太尉。段太尉说:“郭子仪副元帅的功勋充塞于天地之间,应该力求全始全终。现在您放纵士兵为非作歹,这样将造成变乱,扰乱天子边地,应该归罪于谁?罪名将会连累到副元帅和您本人身上。现在邠州那些坏家伙,用贿赂在军队名册上挂上个名字,杀害百姓,像这样再不制止,还能有多少天不发生大乱?大乱从您这儿发生,人们都会说您是倚仗了副元帅的势力。您如不管束部下,那么郭家的功名,还能保存多久呢?”

段太尉的话刚说完,郭晞再拜道:“承蒙您用大道理开导我,如雷贯耳,振聋发聩,恩情真大,我愿意率领部下听从您。”回头呵斥手下士兵说:“全都卸去武装,解散回到自己的队伍里去,谁敢闹事,格杀勿论!”段太尉说:“我还未吃晚饭,请为我代办点简单的食物。”吃完饭后,又说:“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想留宿在您营中。”他命令牵马的人先回去,次日清早再来接他。段太尉于是就睡在营中。

郭晞连衣服也不脱,命警卫敲打着梆子,保卫段太尉。第二天一早,郭晞和段太尉一起,来到白孝德那里,道歉说:“自己实在无能,请求允许改正错误。”邠州从此再没有士兵到处祸害百姓。

在此以前,段太尉在泾州担任营田副使。泾州大将焦令谌,掠夺他人土地,自己强占了几十顷,租给农民,说:“到谷子成熟时,一半归我。”这年大旱,田野寸草不生,农民将灾情报告焦令谌。焦令谌说:“我只管收入的数量,不管旱不旱。”催逼更急,农民自己将要饿死,没有谷子偿还,只得去求告段太尉。

段太尉写了份判决书,口气十分温和,派人求见并通知焦令谌。焦令谌大怒,叫来农民,说:“我怕姓段的吗?你们怎敢去说我的坏话?”他把判决书铺在农民背上,用粗棍子重打二十下,打得农民奄奄一息,扛到太尉府上。太尉大哭道:“是我害苦了你!”马上自己动手,取水洗去农民身上的血迹,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亲自为他敷上良药,早晚自己先喂农民,然后自己再吃饭。并把自己骑的马卖掉,换来谷子代农民偿还,还叫农民不要让焦令谌知道。

驻扎在邠州的淮西军主帅尹少荣,是个刚直的人。他来求见焦令谌,大骂道:“你还是人吗?泾州赤地千里,百姓将要饿死;而你却一定要得到谷子,又用粗棍子重打无罪的人。段公是位有仁义、讲信用的长者,你却不知敬重。现在段公只有一匹马,贱卖以后换成谷子交给你,你居然收下,不知羞耻。大凡一个人不顾天灾、冒犯长者、重打无罪的人,又收下仁者的谷子,使主人出门没有马,你将怎样上对天、下对地,难道不感到羞愧吗?”焦令谌虽然强横,但听了这番话后,却大为惭愧乃至流汗,不能进食,不消一晚,就气绝身亡。这难道不是报应吗?

等到段太尉从泾州任上被征召为司农卿,临行前,他告诫后去的家人:“经过岐州时,朱泚可能会赠送钱物,千万不要收下。”经过时,果然朱泚执意要赠送三百匹大绫,太尉女婿韦晤,坚决拒收,朱泚还是不同意,韦晤只好收下礼物。到了京城,段太尉发怒说:“竟然不听我的话!”韦晤谢罪说:“我地位卑贱,无法拒绝呀。”太尉说:“但终究不能把大绫放在我家里。”就把它送往司农的办公处,安放在屋梁上。后来,朱泚谋反,段太尉遇害,官吏将这事报告了朱泚,朱泚取下一看,原来封存的礼物未动,标记都还在。

太尉为人谦和,常常低着头、拱着手走路,说话的声息低微,从来不用坏脸色待人。完全是一位儒者的形象。但是,他若见到有人依仗权势,欺压百姓,他就会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不达目地,绝不罢休!

正是:

太尉本是一儒生,
低头拱手常静声。
每遇黎民熬煎苦,
感同身受如己焚!
外柔内刚挺身出,
见义勇为铁铮铮。
世上多少男儿汉,
敢替百姓铲不平?

(事据唐代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等)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22/57386.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乾隆年间的著名学者武亿,擅长金石文字之学。他仅当过七个月的知县,但政绩赫然,威德凛然,举世为之注目。
  • 章武二年(公元222年),李严被刘备召到永定宫,官拜尚书令。刘备病重将死,特地把他和诸葛亮,叫到面前,遗诏命以辅佐后主刘禅。后主刘禅即位,加封李严为都乡侯、光禄勋、前将军。诸葛亮想率军驻扎汉中,便让他统领后方,屯驻江州。李严非常佩服诸葛亮的雄才大略,诸葛亮也很看重李严的性格才能,两人时有书信往来,相互引为知己。
  • 刘巴,字子初。少年时即以才名,闻诸遐迩。但为人孤傲,不愿轻易屈身就人。荆州牧刘表,曾几次召他为官,他都不肯答应。刘表本来与刘巴的父亲刘祥关系恶劣,刘巴又屡次拒绝到他麾下任职,于是刘表便起了歹意。一次,他派人拘捕了刘巴,暗中又唆使刘祥原来的亲信,多次向刘巴通风报信,说:“刘表想杀掉你,不如和我一起逃生。”刘巴听后,心想:偷跑非君子之所为;不为所动。刘表才决定不杀他。
  • 卫庄公有三个儿子,长子很仁义,次子很知礼,只有三儿子名叫州吁,为人骄纵。州吁是卫庄公的爱妾所生,所以卫庄公十分溺爱他,对他的所作所为,不管不问。
  • 杨牢从洛阳出发来到常山,奔行二千多里,在叛军营垒中,伏地哭号,头发散乱,身形憔悴,看起来可怜兮兮,致使叛军受到感动,把尸体还给了杨牢。杨牢身穿单薄的丧服,隆冬季节来往于太行山之中,皮肤冻得发皲开裂,两眼忧伤得血流不止。路上的行人,都被杨牢感动得流下眼泪,回家后都会教训自己的孩子,拿杨牢的行为勉励后生们。
  • 徐楚,淳安县人,曾任辰州太守,颇有政声仁德。万历四十二年,郡中大旱,瘟疫到处流行,徐楚太守也感到头晕脑胀,恍恍惚惚。
  • 秦国自从推行远交近攻的策略以后,大举进攻三晋。在这期间,秦、赵两国曾发生过三次空前残酷的大战。
  • 宋仁宗皇帝二十三年,下诏命令各州县设立学馆。那时的州县长官,有的贤明,有的愚昧。奉行诏令时,有的尽心竭力,恭敬地仰承皇帝旨意。有的装装门面,胡乱写一道奉诏文书了事。以致有些地方一连几座城邑,听不到琅琅的读书声。上面倡导,而地方不响应,使得教学受阻,不能推行。
  • 后汉时代的虞延,字子大,陈留郡东昏县人。虞延初生时,身上有物,像一匹白绢,慢慢升天而去。占卜的人,认为是吉兆。等到长大,身高八尺六寸,腰阔十围,力大能举鼎。年轻时为户牖亭长。当时王莽的贵人魏氏家族中的宾客,放纵不法,虞延率官吏兵士,突入其家中捕拿,以此受魏氏怨恨,不能升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