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方士(方技)传略

相术大师袁天罡

㭏楢 整理
  人气: 652
【字号】    
   标签: tags:

袁天罡,是益州成都人。特别擅长相术。隋大业年间,任资官县令。武德初年,蜀道使詹俊用赤牒授任他为火井县令。

起初,袁天罡在大业元年到洛阳,当时杜淹、王珪、韦挺到他那里去相面,袁天罡对杜淹说:“公的兰台成器,学堂宽阔,一定会得到接近纠察的官职,将以文章而受到知遇。”对王珪说:“公的三亭成器,天地相对。从现在起十年以后,一定会得到五品要职。”对韦挺说:“公的脸像大兽的脸,交友极诚恳,一定会得到朋友的提携。开始时任武职。”又对杜淹等人说:“二十年后,最终恐怕三位贤人会一起受到贬黜,短期离去就会返回。”杜淹不久升任侍御史,武德年间任天策府兵曹、文学馆学士。王珪任太子中允。韦挺,隋末时和隐太子友善,后太子援引他任左卫率。

到武德六年,三人一起流放雟州。杜淹等人到了益州,去见袁天罡说: “袁公在洛阳说的话,是可信的了。不知今日以后会怎样?”袁天罡说:“诸公的骨法,大大胜过往昔,最终应该都能享受荣华富贵。”到武德九年,被召入京,一起去拜访袁天纲,袁天罡对杜淹说:“很快应得到三品要职,而寿命不是天纲所能预知的。王、韦二公,在以后应得到三品官职,同时都能长寿,但晚年都不会很满意,韦公尤其严重些。”杜淹到京城后,拜授御史大夫、检校吏部尚书。王珪不久授任侍中,出任同州刺史。韦挺历任御史大夫、太常卿,贬为象州刺史。都和袁天罡的预言一样。

大业末年,宝轨客游德阳县,曾请教袁天罡,袁天罡对他说:“您的额上伏犀连贯玉枕,辅角又好,一定会在梁、益州大建功业.”武德初年,宝轨任益州行台仆射,援引袁天纲,很礼遇他。袁天罡又对宝轨说:“君的骨法很好,和往日所预言的没有差异。但是目气赤脉贯通瞳子,一讲话就赤气浮上面庞,如果当将军,恐怕会杀死很多人。希望能格外小心自诫。”武德九年,宝轨因事坐罪被征召,将赴京城时,对袁天罡说:“还能得到什么官职?”他回答说:“面上家人坐仍然没有看到移动,辅角右边有光泽,又有喜色,到京城必会受到恩典,回来还任此职。”那年果然重又授任益州都督。

贞观初年,太宗召见他说:“古代有君平,朕如今得到你,两者相比如何?”袁天罡回答说:“君平生不逢时,臣自然胜过他。”

武则天当初在襁褓中时,袁天罡来到家中,对其母说:“夫人的骨法,必定会生贵子。”于是召来诸子,让袁天纲给他们相面。他看到武元庆、武元爽说:“这二子都是保家之主,官位可以到三品。”见到韩国夫人说:“此女也会大贵,但对其夫不利。”乳母当时抱着武则天,穿着男子的衣服,袁天纲说:“此郎君子神色清爽,不容易了解,试着让她走走看。”于是在床前步行,又让她抬眼,袁天纲大惊说:“这个郎君子龙睛凤颈,是贵人中的极致。”再转到侧面看她,又吃惊地说:“如果是女子,实在不可窥测,以后应当做天下之主了。”

贞观八年,太宗把他召到九成宫。当时中书舍人岑文本让他相面,袁天罡说:“舍人学堂成器,眉毛盖过眼睛,文才名振海内,头又生骨,还没有完全长成,如果得到三品官职,恐怕是损寿的征兆。”岑文本官位做到中书令,不久去世。

那一年,侍御史张行成、马周一起去请教袁天罡,袁天罡说:“马侍御伏犀贯脑,兼有玉枕,又背如负物,应是富贵不可言状。近古以来,君臣间道义互相契合的,少有像公这样的。公面色赤红,命门颜色暗淡,耳后骨没有隆起,耳朵没有根。只恐怕不是长寿的人。”马周后来官位做到中书令,兼吏部尚书,享年四十八岁而去世。他对张行成说:“公的五岳四渎成器,下亭丰满,得官虽晚,但最终要位居宰相的地位。”张行成后来官职做到尚书右仆射。

袁天罡相人所言中的,都是如此。申国公高士廉曾对他说:“君还能做什么官?”袁天罡说:“我知道自己的命运,今年四月就到头了。”他如期死在火山令任上。

子名客师,也承传他的相术,任廪牺令。高宗把一只老鼠放在匣中,命令术家猜测,他们都说是老鼠。只有袁客师说:“虽然的确是老鼠,然而放入时是一只,出来时就是四只了。”打开匣子,那只老鼠生了三个小老鼠。他曾渡江,刚一上船就退了回来,左右求问缘故,他说:“船中的人鼻下气都是黑的,不可以渡江。”不久有一男子,跛足背着东西,迳直来到船上,袁客师说:“贵人在此,我可以渡江了。”江中忽然起风,差点翻船但幸免。那跛足男子就是娄师德。

(出《旧唐书》)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18/57135.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子詹事蒋俨年轻时,曾遇到张憬藏,于是向他询问自己的官禄命运,张憬藏说:“公从今天起二年后,应当得到东宫掌兵之官,任期未终而被免职。免职之后,被困在三尺土下,再过六年,据此应是死的征兆。在此之后应当享受富贵,名声和官位都会大盛,又不该中途夭折,年纪到六十一岁时,任蒲州刺史,十月三十日午时俸禄终止。”
  • 李嗣真,是滑州匡城县人。父名彦琮,曾任赵州长史。李嗣真学问渊博通晓音律,又擅长阴阳推算之术。
    年少时考中明经,补许州司功。当时左侍极贺兰敏之受诏在东台修撰,上奏推荐李嗣真参预弘文馆的事务。李嗣真与同时的学士刘献臣、徐昭都被称为少年英俊,馆中号为“三少”。
  • 张文仲在武则天当政初年任侍御医。当时特进苏良嗣在殿庭上因跪拜而昏倒,武则天命令张文仲、韦慈藏跟到宅中守候他。张文仲说:“这是由于忧愤邪气激化所致,如果疼痛冲到胸胁,那就病情加剧难以救治了。”
  • 武则天当政时召见他,拜授他为太史令,他坚持辞谢说:“臣放纵不羁久了,不能屈身事奉官长。”武则天于是改太史局为浑仪监,不隶属秘书省,用尚献甫任浑仪监。几次向他咨询灾异之事,事后都得到应验。又命令尚献甫在上阳宫召集学者撰《方域图》。
  • 陈朝灭亡后入隋做官,历任尚药奉御。武德初年,几次授任至散骑侍郎。当时关中很多人患骨蒸病,得病必死,互相传染,医生们没有能治疗此病的。许胤宗每次治疗,没有不痊愈的。有人对他说:“公的医术如神,为什么不着书遗留给后人?”
  • 严善思起初考中消声幽薮科。武则天当政时任监察御史,兼右拾遣、内供奉。他几次上表陈述时政得失,大多被采钠。后升任太史令。圣历二年,荧惑星进入舆鬼星域,武则天因此询问严善思,严善思回答说:“姓商声的大臣会承担。”
  • 哥舒翰在东面守卫潼关,几个月后,上奏推荐裴冕任御史中丞,催他赶赴京城。裴冕又问:“事情应验了吧。”裴冕又询问三日之兆,金梁凤说:“东京的太阳即将自行熄灭,蜀川的太阳也不能长久,这里的太阳为何运转分明,不可言传。”裴冕记住了他的话。
  • 僧人神秀,姓李氏,是汴州尉氏人,自幼遍读经史之书,在隋朝末年出家为僧。后来遇到蕲州双峰山东山寺僧人弘忍,以坐禅为业,于是叹服说:“这真是我的老师呀。”就前去奉事弘忍,专门以打柴汲水为己任,用来追求他的道法。
  • 玄奘在言辞明辩和学问渊博方面都很出众,所到之处都一定要讲解经义辩论诘难,蕃人不论远近都尊敬佩服他。
  • 许曼的祖父许峻,字季山,擅长占卜一类的道术,大多得到显着的应验。同时代的人将他比做前代的京房。许峻说自己小时候曾经患重病,三年没有痊愈,就去泰山拜谒,乞求性命,路上遇到道士张巨君,传授给他方术。许峻所着的《易林》,到现在还流传于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