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方士(方技)传略

善于看相的来和

㭏楢 整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来和,字弘顺,是京兆长安人。年轻时喜欢为人看相,所说大多应验。

北周大塚宰宇文护把他召至身边,屡经升迁到畿伯下大夫,封为洹水县男。隋文帝还未发迹时,曾来见来和。来和说:“您将来会称帝拥有天下。”杨坚当了宰相,拜他为仪同。

隋文帝建立隋朝,进来和的爵位为子。开皇末年,来和上书皇帝自陈陛下未即位时所讲的话:“过去陛下在周时,曾与永富公宝荣定谈话,我说: 我只要听到人发声,就可以知道这个人。’我当时马上说:‘陛下双眼明亮如曙星,视野很广,应当拥有天下,只要能忍住不诛杀。’建德四年五月,周武王在云阳宫对我说:‘各个王公大臣你都看过相,隋公杨坚的面相怎么样?’我回答周武帝说:‘隋公是个忠守臣节的人,可以镇守一方,如果当上将领,就能攻无不克。’我即于宫东南向陛下讲过,陛下对我说:‘这话永不忘记。’第二年,乌丸轨对周武王说:‘隋公不会永远当人臣。’周武帝不久问我,我知道皇帝起了疑心,就诡报说:‘是忠守臣节的臣子,没有别的异相。’当时王谊、梁彦光等人都知道我的话。大象二年五月,您从永巷东门进来,我在永巷门东,面朝北站着,陛下问我说:‘我有没有灾难?’我回答陛下说:‘您的骨相和气色相应,天命已经交给了您。’没过多久,您就升任丞相。”皇帝看了以后非常高兴,提升他为开府。

来和同郡人韩则曾拜访来和并请他看相,来和对他说:“后四五当得大官。”当初别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韩则在开皇十五年五月去世,别人问是什么原因,来和说:“十五年为三五,加上五月就是四五。大官,就是大棺。”来和说的都是这一类的话。著有《相经》三十卷。

(出《北史》)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9/57109.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显,字世荣,是阳平乐平人。自己说原先是东海郯人,王朗的后代。父亲王安上,年轻时与李亮同拜一个师傅学习医药,但本领不及李亮。
  • 隋炀帝把他引进内道场,一再命令他拜章设祭。武德初年,追随秦王在秦府中任职。薛颐曾秘密地对秦王说:“德星在秦地,王应据有天下,希望王自爱。”秦王于是奏请授任太史丞,几次迁任至太史令。
  • 冀州刺史赵煚推荐他,隋文帝征召他担任云骑尉,直太史,参与商议律历方面的事务。当时精通这方面的人大多出自他的门下,因此太史令刘晖等人很忌恨他。然而刘晖所言大多不应验,张胄玄推算天文历法很精密。皇帝非常惊异,下令杨素和术士数人,设议六十一个问题,都是过去历法很不好解释的,命令刘晖与张胄玄等人辩论解析。
  • 炀帝见国内日渐动乱,天象发生错谬,内心忧惧,曾对乙弗弘礼说:“卿昔日给朕相面,预言已经应验。而占相道术,朕自己也很知道一些。卿再相朕,看看最终会怎样?”乙弗弘礼犹豫不敢回答。
  • 隋朝开皇初年,伯丑被征召入朝,见到公卿也不行礼,不分贵贱都以“汝”相称,人们猜不出他的心理。文帝召见他谈话,他一句也没有回答。赏赐他衣服,到了朝堂就把它扔了然后离开。于是披头散发假装疯颠,在街市里巷游荡,身体肮脏,从不梳洗。当时有个叫张永乐的人,在京城以占卜为生,杨伯丑常常和他来往。张永乐算卦有疑难之处,杨伯丑就替他分析卦象,往往能说到精微处,张永乐非常佩服,自认为赶不上他。
  • 袁天罡在大业元年到洛阳,当时杜淹、王珪、韦挺到他那里去相面,袁天罡对杜淹说:“公的兰台成器,学堂宽阔,一定会得到接近纠察的官职,将以文章而受到知遇。”对王珪说:“公的三亭成器,天地相对。从现在起十年以后,一定会得到五品要职。”
  • 徐謇到青州,慕容白曜平定东阳,抓住了他,把他送到京城。献文帝想要测试一下他的本领,把病人放在幕后,让徐謇隔着幕布为病人诊脉,深得病形,又知道色候,于是受到皇帝恩宠。任中散,不久调任内行长。文明太后常常问经方,但徐謇不如李脩受信任重用。徐謇制作药剂治病的方法,比李脩还要精妙。但是徐謇性格隐秘忌讳,承奉不合他意,虽然贵如王公,也不给治疗。
  • 太子詹事蒋俨年轻时,曾遇到张憬藏,于是向他询问自己的官禄命运,张憬藏说:“公从今天起二年后,应当得到东宫掌兵之官,任期未终而被免职。免职之后,被困在三尺土下,再过六年,据此应是死的征兆。在此之后应当享受富贵,名声和官位都会大盛,又不该中途夭折,年纪到六十一岁时,任蒲州刺史,十月三十日午时俸禄终止。”
  • 李嗣真,是滑州匡城县人。父名彦琮,曾任赵州长史。李嗣真学问渊博通晓音律,又擅长阴阳推算之术。
    年少时考中明经,补许州司功。当时左侍极贺兰敏之受诏在东台修撰,上奏推荐李嗣真参预弘文馆的事务。李嗣真与同时的学士刘献臣、徐昭都被称为少年英俊,馆中号为“三少”。
  • 张文仲在武则天当政初年任侍御医。当时特进苏良嗣在殿庭上因跪拜而昏倒,武则天命令张文仲、韦慈藏跟到宅中守候他。张文仲说:“这是由于忧愤邪气激化所致,如果疼痛冲到胸胁,那就病情加剧难以救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