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传略:陆法和

㭏楢 整理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陆法和,不知是什么地方人。隐居在江陵百里洲,衣食居处的习惯,一切都和戒行的和尚相同。村里老人从小看他,容貌神色始终平静,别人都猜不出他的心思。有人说他出自嵩高,到处游历。到了荆州汶阳郡高安县的紫石山以后,又无故离开所居之山,不久就有蛮人文道期作乱,当时人认为陆法和有先见之明。

到侯景投降梁朝,陆法和对南郡朱元英说:“我与施主你一起打侯景去。”朱元英说:“侯景刚为国效劳,法师为何说要去打他?”陆法和说:“自然应该这样。”到侯景渡过长江,陆法和当时在青溪山,朱元英到那里问他:“侯景如今正在围城,这事情怎么办?”陆法和说:“一般人摘果子,要等到它熟了才行。”一再问他,说:“既能打败,又不能打败。”

侯景派部将任约到江陵攻打梁朝湘东王,陆法和就到湘东王处请求攻打任约,召集诸蛮弟子八百人在长江渡口,第二天就出发了。湘东王派遣胡僧佑率领一千多人与他同行。陆法和上船后,大笑着说:“兵马太多了。”江陵有很多神仙祠庙,那里人常常拜神祈祷,自从陆法和带兵出发后,再也不灵验了,大家都认为神仙都跟着他去了。到赤沙湖,与任约相对,陆法和坐了一条小船,不穿甲胄,顺流而下,离任约军营只有一里的时候就返回。他对将士说:“我看到他们军队像一条昏睡的龙一动不动,我军这一条龙,则十分活跃,应该马上进攻。如果等到明天,也会不减损客主一人而击破贼军,但有不好的地方。”于是下令放开火船,但因逆风行船不便,陆法和拿着白羽扇挥了挥,风就转向了。

任约的军队看到梁兵从水上杀过来,于是大溃败,皆投入水中。任约也不知逃到哪里去了,陆法和说:“明天中午就会抓到他。”到时候还没有抓住,大家问他为什么,陆法和说:“以前水干时我在这个地方建了一个刹柱,告诉施主说:这虽然是刹柱,但实际上是贼标。如今你们为什么不到标下水中找一找呢?”照他的话去做,果然在水中看到任约抱着刹柱,抬着头露出鼻子吸气,就把他抓住了。任约说: “只求您到军队士众前杀死我。”陆法和说:“施主有福相,不会死于兵刃。而且与湘东王有缘,绝对没有其它的顾虑。湘东王以后还需要你多出力呢。”湘东王果然释放了他并让他担任郡守。到魏军围攻江陵,任约率兵救援,竭力奋战。

陆法和平定了任约,到巴陵去进见王僧辩,说:“我已经除去了侯景的一条手臂,他还能有什么作为?施主应该马上起兵进攻。”说完请求返回。陆法和对湘东王说:“侯景自然会被平定,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蜀地的贼军将要到来,我请求守在巫峡等待他们。”就总领各路军队前往,亲自搬运石头填入长江之中,三天后,水不流了,又用铁锁横在江上。武陵王萧纪果然派遣蜀兵前来渡江,但发现峡口地势局促不能伸展,进退两难,王琳和陆法和谋划乘势出兵,一战而消灭了他们。

军队驻扎在白帝城时,陆法和对人说:“诸葛亮可以说是名将了,我自有机会见到他的踪迹。这座城的旁边有他埋下的一斛弩箭镞。”陆法和在一个地方插上标志让人挖掘,果然挖到了这些东西。又曾经到襄阳城北的一棵大树下,划了二尺见方的一块地,命弟子们挖掘。得到一头龟,长一尺半,用杖敲着它说:“你想要出来,不能如愿,已经几百年了,若不遇到我,能见天日吗?”为它传授《三归》后,龟才钻入草丛爬走了。
起初,八叠山那个地方有很多患恶疾的人,陆法和采药给他们治疗,不超过三服药,都好了,这些人请求拜陆法和为师。山里多毒虫猛兽,陆法和教他们防范禁戒的方法,人们不再被吞噬和毒螫。陆法和乘船在江湖,都把船停泊在山峰旁并树立标记,说是这里放生,打渔的人什么也抓不到。有的稍微捕到一些,就出现飓风惊雷,船家害怕而把鱼放回去,风雨才停止。后来即使率领军队,仍禁止各军捕鱼,有偷偷违抗的,晚上猛兽一定要来吞噬他,有时连船只缆绳也丢了。有个小弟子不经意间砍了一个蛇头,来见陆法和。陆法和说:“你为什么要杀它?”并指着要他看,弟子就看到蛇头咬着他的裤裆不掉下来。陆法和让他忏悔,给蛇作功德。又有人用牛来试刀快不快,一刀下去把牛头割下来了,来见陆法和。陆法和说:“有一断了头的牛,正急着向你讨命,如果不给它作功德,一个月内报应就到了。”这个人不相信,没有多久果然就死了。陆法和又帮人购置房屋谋划墓地来避祸求福。曾对一个人说:“不要把马系在碓上。”这个人经过一户人家,门旁有碓,就把马系在碓柱上。进门后,想起陆法和的告诫,忙出门来解绳子,马已经死了。

梁元帝任命陆法和为都督、郢州刺史,封为江乘县公。陆法和不称臣,他的奏疏印章署名都称居士,后来又改称司徒。梁元帝对他的仆射王褒说:“我还没有打算任命陆法和为三公,而他现在自称为司徒,这是什么意思?”王褒说:“他既然以道术自许,大概是先知吧。”梁元帝因为陆法和功劳渐大,就加封他为司徒,都督、刺史仍和过去一样。

陆法和手下有几千人,都称为弟子。他只用道术来教化,不用刑法处罚人。又在闹市的地方,不设立市丞,牧佐之法,没有人专门收钱。只是在路上放了一个上了锁的空笼子,上面开了一个洞用来收钱,商人店家,根据货物多少,自己估计要交多少钱,把它放进笼子中。负责此事的官员,到晚上打开笼子取出里面的钱,列出清单,送到府库。陆法和平常不多说话,一旦有所评论,就很有说服力而无人能反驳,但是他的话带有南方口音。陆法和还擅长制作攻城的工具。

在江夏,陆法和聚集了大量兵舰,准备袭击襄阳再杀入武关,梁元帝派人阻止了他。陆法和说:“我是出家人,连释梵天王的宝座都不希罕,怎么会贪图王位?只不过空王佛所与陛下有香火之缘,看到陛下有报应到,所以我才出世帮助陛下。如今既然被怀疑,这个报应是不可改变的了。”于是设供食,准备了面粉做的薄饼。到西魏兴兵南下,陆法和从郢到汉口,将要去江陵,梁元帝派人迎上他说:“敌军一定会被打败,军队只要守在郢州,不需调动。”陆法和回到郢州,刷白了城门,穿着粗白布衫,布裤子上斜系着汗巾,用粗绳束腰,坐在苇席上,整整穿了一天才脱掉这套丧服。到听说梁元帝败灭,又穿上以前的那套丧服,痛哭哀悼梁元帝。后来梁朝有人到西魏,果然看到面粉做的薄饼。

陆法和起初在百里洲建造寿王寺,已经架好了佛殿,又要人把梁柱截掉一段,说:“四十几年后,佛事会有灾难,这座寺比较偏僻,可以免于灾难。”到西魏平定荆州,宫室都焚毁了,总管想用寿王佛殿的木料,但又嫌它们太短,才没有拆毁。后来周朝灭佛,寿王寺因远在陈境内,所以没有受到灾难。

北齐天保六年春天,清河王高岳进军到达长江,陆法和率领全州军民投降了北齐。文宣帝任命陆法和为大都督、十州诸军事、太尉公、西南道大行台,又任命大都督、五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安湘郡公宋莅为郢州刺史,官爵和过去一样。宋莅的弟弟宋篷为散骑常侍、仪同三司、湘州刺史、义兴县公。梁朝将领侯填率兵进逼江夏,北齐军队弃城而退,陆法和与宋莅兄弟到了北齐都城。文宣帝听说他有奇异的本领,一心想见他,准备了三公用的仪仗,在城南十二里的地方设帐迎接他。

陆法和远远望见邺城,下马走禹步。辛术对他说:“您万里之外前来投诚,陛下虚心相待,为什么还要作这种方术呢?”陆法和手拿着香炉,步行着随从路车到达馆舍。第二天召见他,给他准备了通幰油络纲车,随身卫士就有一百人。到了宫殿拜见文宣帝通报姓名时,不称官爵,不称臣,仅自称荆山居士。文宣帝在昭阳殿宴请陆法和以及他的部属,赏赐给陆法和钱百万、帛一万段、豪宅一座、田一百顷、奴婢二百人,其余日常用品适量;宋莅帛一千段;其余仪同、刺史以下都有不同的赏赐。陆法和把奴婢全都释放回家,说:“你们各自随缘去生活。”钱帛都施舍,一天之内就发完了。把所赏赐的豪宅建造为佛寺,自己居住一间房子,与普通人一样。

三年之中,陆法和又被任为太尉,世人仍称他为居士。没有病痛就告诉弟子他自己的死期,到时候,烧香拜佛,坐在绳床上无疾而终。死后弟子们给他洗净身子准备安葬,尸体缩小到只有三尺左右。文宣帝下令打开棺材一看,只是一具空棺。

陆法和在他所住的房子墙壁上写字后又涂盖了,到涂泥掉了以后,上面写着:“做十年皇帝就可以了,做百日皇帝快得像火烧一样,做一年的皇帝轮流当。”又写着:“一母生三个皇帝,两个皇帝共执政五年。”有人说讲的是娄太后生了三个皇帝,自孝昭帝即位至武成帝传位给后主,前后只有五年时间。

(出《北史》)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7/57037.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陈后主时,以门客身份随从东衡州刺史王勇到了岭南。王勇去世后,耿询留在了那里。当时俚人反叛,推举耿询为首领,柱国王世积讨平叛乱并活捉了耿询。本应依法处死,耿询自己说技艺高超,王世积释放了他,让他做了家奴。
  • 来和,字弘顺,是京兆长安人。年轻时喜欢为人看相,所说大多应验。
  • 王显,字世荣,是阳平乐平人。自己说原先是东海郯人,王朗的后代。父亲王安上,年轻时与李亮同拜一个师傅学习医药,但本领不及李亮。
  • 隋炀帝把他引进内道场,一再命令他拜章设祭。武德初年,追随秦王在秦府中任职。薛颐曾秘密地对秦王说:“德星在秦地,王应据有天下,希望王自爱。”秦王于是奏请授任太史丞,几次迁任至太史令。
  • 冀州刺史赵煚推荐他,隋文帝征召他担任云骑尉,直太史,参与商议律历方面的事务。当时精通这方面的人大多出自他的门下,因此太史令刘晖等人很忌恨他。然而刘晖所言大多不应验,张胄玄推算天文历法很精密。皇帝非常惊异,下令杨素和术士数人,设议六十一个问题,都是过去历法很不好解释的,命令刘晖与张胄玄等人辩论解析。
  • 炀帝见国内日渐动乱,天象发生错谬,内心忧惧,曾对乙弗弘礼说:“卿昔日给朕相面,预言已经应验。而占相道术,朕自己也很知道一些。卿再相朕,看看最终会怎样?”乙弗弘礼犹豫不敢回答。
  • 隋朝开皇初年,伯丑被征召入朝,见到公卿也不行礼,不分贵贱都以“汝”相称,人们猜不出他的心理。文帝召见他谈话,他一句也没有回答。赏赐他衣服,到了朝堂就把它扔了然后离开。于是披头散发假装疯颠,在街市里巷游荡,身体肮脏,从不梳洗。当时有个叫张永乐的人,在京城以占卜为生,杨伯丑常常和他来往。张永乐算卦有疑难之处,杨伯丑就替他分析卦象,往往能说到精微处,张永乐非常佩服,自认为赶不上他。
  • 袁天罡在大业元年到洛阳,当时杜淹、王珪、韦挺到他那里去相面,袁天罡对杜淹说:“公的兰台成器,学堂宽阔,一定会得到接近纠察的官职,将以文章而受到知遇。”对王珪说:“公的三亭成器,天地相对。从现在起十年以后,一定会得到五品要职。”
  • 徐謇到青州,慕容白曜平定东阳,抓住了他,把他送到京城。献文帝想要测试一下他的本领,把病人放在幕后,让徐謇隔着幕布为病人诊脉,深得病形,又知道色候,于是受到皇帝恩宠。任中散,不久调任内行长。文明太后常常问经方,但徐謇不如李脩受信任重用。徐謇制作药剂治病的方法,比李脩还要精妙。但是徐謇性格隐秘忌讳,承奉不合他意,虽然贵如王公,也不给治疗。
  • 太子詹事蒋俨年轻时,曾遇到张憬藏,于是向他询问自己的官禄命运,张憬藏说:“公从今天起二年后,应当得到东宫掌兵之官,任期未终而被免职。免职之后,被困在三尺土下,再过六年,据此应是死的征兆。在此之后应当享受富贵,名声和官位都会大盛,又不该中途夭折,年纪到六十一岁时,任蒲州刺史,十月三十日午时俸禄终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