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韵舞春风:苏轼〈江城子〉

新唐人电视台
font print 人气: 555
【字号】    
   标签: tags:

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大家好!很高兴又到了我们相聚的时间了,今天要和大家共同欣赏的是,宋朝苏轼的好词:“江城子”。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唐宋八大家之一,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尢其是他的才艺,还遍及了书法、绘画等方面,堪称全才。在他的作品中充分的体现出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恢宏壮阔、及细致优美,但在仕途上他却是非常的坎坷,屡遭贬谪,充满了悲剧。

一提起苏东坡,就让人想起那激扬千古、波澜壮阔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千百年来家喻户晓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而他一生中因为屡遭贬谪,迁徙各处,也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许多的遗迹。如镇江金山寺的大雄宝殿外墙上,就嵌着“苏东坡金山留玉带图”,那儿的“妙高台”是东坡的赏月吟诗之处,而他所修筑的杭州苏堤,美景如画,至今仍是民众游赏的好去处……等等。这种种的遗迹、佳话,和他那天纵的才气,丰富的艺文作品,千百年来,不但是中国历史上的瑰宝,也是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更是我传统文化中的伟大光辉。

东坡十九岁时,就娶了同郡的王弗为妻,两人琴瑟和鸣,恩爱异常,不料妻子二十七岁时就去世了,东坡哀痛逾恒,就在妻坟的山头上,种了三万棵松树做为纪念。这首〈江城子〉就是东坡在密州任知州时,夜梦亡妻所做的,这时离妻子去世己经十年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首精彩的〈江城子〉吧!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开头三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扑面而来的沉郁和怆痛,实在无法言传。在十年的空虚渺茫,生离死别中,即使不去想她啊,也难以忘怀。“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妻子一个人在远隔千里的孤坟中,两个人连诉说悲凉的机会都没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即使是相见,也应该是认不得了,因为自己的形貌在颠沛流离,饱经忧患的际遇中,早己是风尘满面,两鬓飞霜了。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夜里乘着幽静的梦,回到故乡去了,看到妻子正在花窗前梳妆着,那青春美丽的容颜,就像是娇花照水,明艳动人,仿佛过去美好的时光,又回到眼前来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但是在相见的那一刹那啊!彼此却只有无声的泪在奔流,纵使是身有百口,口有百舌,也难以诉说。“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想来那年年令人断肠的地方,就是那月色辉洒下的矮松林旁,妻长眠的地方啊!

这首词除了思念故人外,更可以看出东坡这十年来仕途的坎坷,和世事的巨大变化。全篇的情感纯真,语言朴素,沉痛悲怆,是东坡词中感人肺腑的佳作。

千百年来,人们之所以喜欢东坡,不仅是因为他纵横的才气,还有率真的性情。他和镇江金山寺的佛印法师是知心好友,常聚在一起谈论佛法,也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家喻户晓的佳话。有一次东坡写了一首〈赞佛偈〉,派人送去给佛印,请他指教。上头写着: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佛印一看知道这明着是“赞佛”,实际上却是夫子自道,说自己的境界已经到了宠辱不惊,不会动摇了。便笑着写了“放屁”两字,送回给东坡。东坡一看怒不可遏,马上渡江而去,准备找佛印理论。就在他赶到金山寺时,却只见寺门深锁,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写着:“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东坡看了,觉得真是惭愧啊!便悄悄的回去了。

其实东坡和修行的渊源是非常深厚的,在《冷斋夜话》和《居士分灯录》中,就记有“梦迎五祖戒禅师”这么一个故事,说东坡的弟弟子由,有一天和真净、晓聪两位禅师联床夜话。谁知当夜三人都同时梦到,一起去迎接五祖戒禅师回来,早上谈起时大家都啧啧称奇,不久,子由就接到东坡来信,说是已到了邻近的奉新,兄弟俩马上就可见面了。他们三人知道后大喜,就一起出城把东坡接回来了。

见面后谈及此事时,东坡说:“我小时候常梦到自己是出家人,往来于陕右。还有先母怀我时,曾梦到一个瞎了一只眼睛的僧人来托宿。”真净禅师大惊说:“五祖戒禅师正是陕右人啊!他瞎了一只眼睛,晚年时在大愚圆寂。”算一算已有五十年了,而东坡这时正是四十九岁,这时大家才了悟到,东坡原来就是五祖戒禅师转世投胎的啊!

东坡的一生颠沛流离,在五十九岁时又再次被贬到了惠州。路上他拜谒了曹溪的南华寺,也见到了六祖的真身,神色安详,端坐在塔中。在满怀的感触中,他作了这首〈南华寺〉,下半段是这样的:

我本修行人,三世积精炼。中间一念失。受此百年谴。
抠衣礼真相,感动泪雨霰。借师锡端泉,洗我绮语砚。

东坡说:想我的前生三世,本都是佛门中的修行人,只可惜因一念之差,落入了尘世,而招来这一生的忧患。现在我的内心激动泪下如雨,在祖师的面前顶礼膜拜。我要用这曹溪祖庭的清泉,来洗尽自己心中对于浮世的留恋。

东坡平日谈禅时神采飞扬,但这些内心话,才真的是血泪交织,深刻入骨。想起他的一生中文才冠天下,但遭遇实在是令人叹息,人生之梦未醒,只因欢怨之情未断,必要经过这样极度的痛苦悲怆,方能成就大澈大悟,得到真正的安心,找到真正的归宿啊!

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节目就进行到这里了,愿很快再相见!

--新唐人电视台节目.【天韵舞春风】--
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ntdtv.com/xtr/b5/aMain.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起句“谁家玉笛暗飞声”就将人带入一个高远空灵的意境;“暗”字用得尤妙,把那种幽微、隐约表达得淋漓尽致…
  • 相传张果老游戏人间,变化多端,拥有长寿秘术、隐身术还有一指神功;...他为何总要倒骑驴呢?
  • 历史上这位倒骑毛驴,滑稽可爱的老神仙张果老,故事传说深入民间。而他的来历,不只是平民百姓有着浓厚的兴趣,连天子都非常的好奇呢!话说唐玄宗好不容易,将他召请入宫后,因为知道他变化多端,就找了一个能够看见鬼的人,来看看张果老是何许人。这个人到了皇上跟前,就说:“张果老在哪里?让我来看一看。”其实张果老早就站在他面前了,他却看不见。
  • 今天我们所要欣赏的〈水调歌头〉,是苏轼在宋神宗熙宁九年时,酒醉后抒情,怀念弟弟子由所作的。这首词备受后人的赞誉和喜欢,是苏东坡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其中很特别的是,连描写英雄好汉的小说《水浒传》里,都引用了这首词。
  • 提及辛弃疾,大部分读者都知道他是著名的南宋豪放派词人。他的笔风沉雄豪迈,诸如“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等名句皆为人熟稔。但这位一心报国的壮士也有婉约伤春之时……
  • “多情自古伤离别”,向至亲或挚友挥手送别的刹那往往催人泪下,令人肠断。但诸位不妨回顾一下,送别时的心情难道只有伤感与不舍吗?倘若离别之人与你心心相印,惜别之余你是否会多一分豁达与超脱?
  • 上期笔者与诸君分享了苏东坡高超的写景技巧,想必这位北宋大文豪的神笔已令各位叹为观止。但其实东坡词背后还有不少内涵与故事,他本人的品格也非常值得今人学习。
  • 乍看标题,您是否心生疑问:宋代无相机,东坡乃文人,何摄影之有?笔者是不是该补历史课了?非也。此“摄影”非彼“摄影”,这里的意思是:倘若北宋有相机,苏东坡定能成为当朝闻名遐迩的摄影师。
  • 我们在这个系列提到的著名词人,有风华绝代的布衣书生,也有温婉妩媚的淑女佳人;有经世治国的文臣宰相,也有驰骋疆场的百战神将,这些人几乎涵盖了两宋风流人物的各个阶层。
  • 古人写诗词,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写人生聚散离合的情怀;有的思接千载,视通万里,阐发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诗词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时一地,或洪大到无限时空,形式极为灵活,内涵又极为丰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