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漫谈:忠义书家─颜真卿

明训
font print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颜真卿(709~785年)字清臣,京北万年(陕西西安)人,出身文人世家。祖上颜师古、颜之推都是有名的文学家。唐玄宗时考中进士,开启政治生涯。颜真卿秉性耿介正直,为政清廉,官至武部员外郎。只可惜,清官难为奸臣所容,他因不阿于权贵,直言不讳,为杨国忠所陷,贬为平原(山东)太守。安史之乱,颜真卿抗贼有功,再度入京,历任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并被封为鲁郡开国公,后人因此常以“颜鲁公”相称。颜真卿仕途并未因此而顺遂,安史乱后积弱已久的大唐帝国已掩不住病态,朝廷尽是奸臣宦官当道,忠贞刚烈的颜真卿频为小人构陷,政治生涯屡遭不幸。藩镇叛乱,他奉命前往叛将李希烈处劝降。因不屈服于威逼利诱,后为李希烈缢杀。

颜真卿一生忠烈悲壮,在唐朝当代,他忠义的声誉几乎掩盖了他的书名。事实上对于书法,颜真卿也是笃志一生,用功甚深。他曾多次求教于当时的书法巨擘“草圣”张旭,研究笔法,著有《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文中如“锥画沙”、“印印泥”等关于线质的譬喻至今仍为学书者乐于推敲琢磨。


《颜勤礼碑》是颜真卿为其曾祖所立,因久埋土中,故未受损,历历如新,雄迈遒劲能传颜书之本来面目,宜于初学。现藏于西安碑林。

颜真卿的字宛如其人,沉着,刚毅。欧阳修《集古录》鲁公“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作为唯一能和“书圣”王羲之互相抗衡,先后辉映的书法家,颜真卿在书史上有丰伟的建树。他一改初唐瘦硬的书风,以凛然正气,化秀媚为雄浑,开辟了一条写楷书的新路。这种新的美学观所体现出的书法特质是: 筋肉饱满,线条丰润而富弹性,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由于唐太宗对王羲之的书法推崇备至,因此初唐、盛唐书风以清秀婉媚、潇洒俊逸为基调。颜真卿的书法则透出刚正、坦荡的将帅之风,笔落处,大刀阔斧,不加雕饰,其所遗留下来的巍巍丰碑包括《东方朔画赞碑》、《郭家庙碑》、《麻姑仙坛记》、《大唐中兴颂》《李玄静碑》、《颜勤礼碑》、《颜氏家庙碑》,无不展现出这种雄强浑厚、宏博开张的壮阔之气。

刘熙载《书概》“书,如也,如其才,如其学,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衡诸于不同书家多样的书艺面貌,这种审美理论固然有其局限性,但在颜真卿其人其书却得到完美的应证。颜真卿的书法作品里充分的体现出人格内涵,可以说是卓越的人格与艺术风格的完美统一,是善与美的结合,因此得以光耀千古,被后世奉为圭臬。

(本文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可知道在缤纷的端午节俗中体现着阴阳、五行的道理?可知道中华先人将端午时节天地的阴阳变化特质和五行之道融入民俗和利用厚生之中?端午节民俗展现了中华民族特有的天人合一文化的重彩!
  • 一代文豪苏轼的出生有如巨星横空耀世,此后千百年的时空都被他照亮了;他从小就头角峥嵘,展露非凡的器识,这些他小时候的小故事点点滴滴道出他的非凡。
  • 古希腊的宗教与神话有很大联系,但又不完全相同,因为宗教往往选择神话与文化中有更多训诫意义的部分,才能起到教导民众的作用。严格地说,由于当时的人皆认为信神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那个时代并没有“宗教”一词,也没有现代人对宗教的概念,但为了在语言上方便表述,学术界便一直延用了“宗教”这个词。
  • 纵观历史,“传统文化”的概念其实涵盖了一个巨细庞杂的范围。不同的民族、国家、地区都有自己的传统文化,很多文明源远流长,甚至可以追溯到神话时代。从整体上看,在西方各族的传统文化中,“双希文化”所流传的范围最广,对后世的影响最大,因此也有人形容它们是西方传统文明的两条腿。
  • “血月”是纯自然现象吗?为何历史上“血月”关联的事件往往出现灾难,甚或是造成改朝换代的灾变?中国古书如何记载血月的现象?《圣经》作了怎样的预言呢?
  • 正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同的朝代,大到文化艺术,小到风俗服饰,都呈现出不同的风貌。哪怕是女子穿戴的首饰,在每个朝代也有鲜明的特色。如果说唐朝代表富丽堂皇的蓬勃生机,宋朝代表低调典雅的婉约气质,那么关于明代首饰的关键词,应是精细、齐整与端艳。
  • “血月”是纯自然现象吗?中华文化的确早有“血月”之说,是属于天文异象中“月变”的一种,由其中展现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观是否得到应验呢?
  • 它是古代女子妆发造型中的小配角,又总是变换着自己的模样,吸引人们的目光。有时飞上发髻,做一只精美的小簪钗,有时停驻在眉心或两鬓,变成各种型态的小贴饰。它不是梳洗打扮的必备步骤,却有着点睛之笔的奇妙效用。 花钿,一款小巧而看似不起眼的饰品,却代表了华丽、尊贵、精致等诸多令人向往的意象,将它比做“人间富贵花”再合适不过。我们就来看看,花钿在各个朝代是怎样一步步华丽变身的。
  • 簪珥璎珞之类的传统首饰,总是佩戴于醒目位置,或为容颜增添风采,或应礼制彰显身份。腕饰,则掩其形于广袖之中,振其声于金玉之间。其形态和精美程度,更不因隐蔽性而有半分敷衍,就像一位与世无争的君子,怀抱凌云高远之志。佩戴时,它总是轻轻触碰着臂腕,聆听声声脉动,更像一位体贴的密友,让人感到平静而熨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