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彩绘台湾

徐明义画集(六)—孔雀(彩墨)

作者:徐明义
font print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孔雀彩墨

有时我们难免会想:为什么水墨画会把“花鸟”当成一个重要的画科,专在表现其设色之美?大概这幅画就可以做一个说明。

孔雀之美乃美在其外表,头部及颈部的“金属蓝”真是美的无以复加,因此有人就甘脆叫它“孔雀蓝”。至于古印度的“孔雀王朝”,不知道他们的代表旗帜是不是孔雀?如果不是,命名为“孔雀王朝”,跟“美”挂上钩,就令人“心向往之”了。

这幅画里,一只孔雀由紫藤花底下走出来,优闲的,若有所思的踱步。藤花与孔雀的翠羽辉映成趣。

Peacock/ink and color painting

Sometimes I can’t help wondering why “flowers and birds” are used exclusively in ink and wash painting to express the beauty of their colors. This painting can probably shed some light on this question.

The beauty of peacocks lies in their appearance, and the metallic blue of their head and neck is sublime. Some people simply call this color “peacock blue.” I don’t remember whether the “Peacock Dynasty” of ancient India used a peacock on its banner. If not, then the “Peacock Dynasty” would have strongly emphasized its association with beauty.

This painting shows a peacock walking out from under wisteria blossoms. It is at ease, as if immersed in thought. The wisteria and the emerald feathers of the peacock form an interesting contrast.@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几年前,有好一阵子,我忙着用黑沙来做画。让细沙在纸上流滞,流成一些肌理,管它叫“流沙画”。当时只是想玩一玩就好,因为它终究不是绘画的正途。之后就荒废不玩了。(我第五本专集就收录了许多幅)。
  • 吊桥应该是所有桥梁之中最富诗意的,它除了轻便、廉价之外,也因为搭建快速而可省却许多人力、物力,而且对大自然破坏也最小,和大自然最容易相融相处。比诸柏油路、水泥桥,山水画里配上吊桥,就不显得那么刚硬难融了。
  • 墨色一沾,喔,很能表现出墨的韵致,也不太吃色。于是随手再沾些其它颜料,漫兴涂鸭两下,成了这几幅小品,试选三张贴在这儿。
  • 冷冽的冬。近处几株老树的叶子都掉光了。露出光秃的枝干。远远山凹下的垭口那儿还住着几户人家。
  • 融合东西方绘画技法,自创“蔡式泼墨大法”的画家蔡雪贞,即日起至4月13日,在南区国税局9楼展出二十余件彩墨作品,欢迎民众前往参观,共享精彩的心灵飨宴。
  • 这是一处秋景。最大的特色是整张画几乎不用笔,所有大小山的皴纹都是用毛巾拍打而成(无以名之,名之曰“毛巾皴”)。
  • 意大利科学家最近表示,最新发现的埃及早期历史的一具罕见木乃伊儿童伴随着鲜绿的护身符石头。而这种绿石被认为具有神秘的力量,可作为护身符来庇护死后的儿童得到安宁。
  • 有些小画我们把它画得很繁复,咫尺小幅,表现的却是大山大水。但在这帧小画里,我们却只想展现山脚下的一个小角落的一个小小天地。构图很简单,几颗石头几株树,弯垂的树几乎占去二分之一以上的画面。谈不上什么境界,不过却有一种隐约的律动在。流泛在画里的是傍晚时分催逼旅人的氛围。
  • 拖稿催债,大师提香的另类人生!皇帝是他的粉丝,教宗是他的拥趸,富贵一生终未逃过黑死病!抢师傅饭碗,狗血师徒斗提香技高一筹!大才成就意大利第一名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