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翻译生涯素描:在德国遭遇“党官”(2)

吴晓慧

(Getty Images)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在几次和律师的交流中,我作为翻译也知道了为什么他总是居留出问题,落到了只能每三个月延一次临时签证的地步。律师和他反复说明,德国法律规定,在德国成立公司的人必须大部分时间在德国居住。如果实在不行,他也必须经常来德国,至少一两个月一次,一次哪怕只来一两天也好,但是一定要保证一定的次数,否则谁都没有办法的。

在律师反复强调这一点好几遍之后,“党官”的一句话让我目瞪口呆:“他说的不对,在中国的外国人都不需要这样,他们都能得到长期签证的。”口气非常的肯定和决然。我翻译给德国律师听,律师马上说:“中国是中国,德国是德国,德国的法律不一样。”我又翻译给他,他没有说话。但是后来他一直没有按照律师的建议去做。

我实在没想到他自以为是到这种程度,而且一点儿都没有“到了另外一个国家要遵守那个国家的法律”的概念。看来他是习惯了“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在中国他这样吃得开,可惜在德国就不行了。到头来吃亏的自己。

德国律师一直在提醒他:我不能到外事管理局说:“嗨,我们这里有一位中国来的重要人物,你们马上接待,马上给签证。”他们一定会说,你先排队去!我相信我每次翻译得都很清楚,但是我更清楚的是,他一定不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钱不起作用的地方。

当他和我用中文谈到那位德国律师的时候,他是一点儿都不客气的,他用对下级的口气断然地说:“我给他钱,他就得给我干事,什么办法我不管,反正他得给我办成。”画外音明显得连我都能听出来,就是我给你钱,你用贿赂也好,用给别人其他好处的方法也好,你总得给我搞定,搞不定就是你的问题。大概这些话是他在中国常说的吧,而且他的下级也确实能给他把事情搞定,所以他才那么有信心在德国也能生效。

这个德国律师是个头脑很灵活的人,和中国人打交道也多,这层意思他当然懂,可偏偏这是在德国,律师说得也很清楚,他认识移民官,但是他的影响力仅止于在紧急情况下能临时约到几天后和移民官见面,而普通人要等几个星期。至于移民官做什么,他无可奈何。

律师和这位“党官”的合作是很艰苦的,我这个翻译也不容易,因为律师经常要重复已经说过了N遍的话,而我也得跟着翻译N遍,到后来我都可以背下来了。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他付翻译费的话。@*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2-05 6: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