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心纯义高 不怕邪恶如毛!

程实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唐末懿宗咸通年间,河南洛阳城里,有个名叫王可久的大商人,久走江湖,买卖货物,生意做得十分红火。成通九年(公元868年),以庞勋为首的桂林戍卒造反,打回老家徐州一带,与官军长期作战。如此一来,中原地区的正常商贸活动,受到极大破坏。王可久的赀产货物,在战乱中损失殆尽,被迫流落他乡,无法归家。

王可久的妻子盼夫心切,去找一个叫杨干夫的算卦先生占卜一卦,问问丈夫生死存亡的情况。杨干夫是个心肠歹毒的坏人,他表面上十分尽心地为王妻算卦,暗地里却在盘算损人利己的阴谋,一是看中了王妻的几分姿色,二是想贪图王可久积聚多年的丰厚家财。他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通之后,故作惊愕地说:“哎呀,不好,你的丈夫命运不济,休想再回来了!”

王妻悲痛欲绝,像失去主心骨一样,悲痛欲绝,一个人艰难地过活。随后,杨干夫就着手实行他的第二步计划。他偷偷地用了一笔很重的钱,贿买一个媒婆,让她去诱骗王妻改嫁自己。就这样,在不长的时间里,王可久的妻子和银子,都落入了杨干夫的手中。一夜之间,杨干夫便从一个两手空空的卖卜人,一跃而成为拥有万贯家资的财主。

戍卒造反闹了两三年,终于失败了。此时的王可久已经一无所有,穷途潦倒至极。好在道路畅通了,他靠着乞讨要饭,历尽艰辛,辗转回到了家乡。他穿着破臭的衣衫,来到自家门前,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妻子见状,大惊失色,难过得几乎晕了过去。

杨干夫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摆出一副无赖、恶棍的嘴脸,贼喊捉贼,破口大骂,反诬王可久来骗占他的家室财产。他凶狠毒辣地将王可久赶出了家门。

这时,王可久的妻子清醒过来了,她看清了杨干夫的阴险毒辣,哭哭啼啼地跑到县衙,原原本本地诉说了杨干夫行骗谋产的始末。

可是,杨干夫这时,已经可以拿着王可久积聚的金钱去对付王可久,他到处行贿打点,买得那些贪赃枉法的地方官,全都站到了他那一边。王可久反而处处受挫被责。王可久不服,再次上诉,结果是再次受挫,甚至被判了诬告罪。

王可久受害蒙冤,无处伸理,悲愤交集,哭瞎了一双眼睛。

总算盼到了河南府尹换人,新官崔碣(读结)字玄暐,他为人刚正不阿,心地纯良,来到此地上任。王可久又挣扎着前去告状。崔府尹仔细听取了他的诉说,又经过反复了解查证,弄清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他马上命令差役,出其不意地将杨干夫捉进监狱,取得了认罪口供后,又将过去受贿枉法的承审各官,撤职查办,将他们的奸谋、恶迹,一一审明定罪,该杀的统统正法,就像风扫残叶一般。人心大快!

王可久的妻子和财产,自然又回到了王可久的身边。这件事在当时当地,产生了很大、很好的影响。

正是:

为官心纯义高,
不怕邪恶如毛;
一正可将百邪淘,
华夏代有英豪!

(事据《新唐书‧崔玄暐传》)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寅 失明 刺史 隐士
    唐朝寿州刺史张士平夫妇,中年以后都患了眼疾,不久便看不见东西。到处求医问药,并且请术士施行法术,都毫无结果。张士平夫妇只好隐居到别墅,闭门思过,专心致志的继续修行,向上苍祷告,祈求神灵保佑。过了许多年,家业日渐凋敝,但他们的修行求道之心,精诚不减。
  • 南宋开始后不久,高宗赵构唯一的儿子夭折,所以只好从皇家其他宗族中选择继承人。当时北宋太祖赵匡胤的后人很多都在南方,所以便从他们中选拔。
  • 洪皓生在北宋晚期,他读书非常用功,北宋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考中了进士,徽宗宣和年间曾担任秀州(今浙江嘉兴)司禄,负责督察各部门的事务。一次,秀州发生大水灾,群众啼饥号寒,东逃西散。他便把官家积谷低价卖给灾民。
  • 张咏喜好读书,总是读书“以自律”,他的官俸几乎都用来购买各种书籍经典,当时人称他“不事产业聚典籍”。张咏在四川当官时公务繁忙,为了能照顾他的日常生活,便选了一个年轻女子作她的女仆,为他洗衣缝补。
  • 因为在古代中国人很重视文章诗赋方面的才艺,特别是当官的都是通过科举考上来的,文化水平都不错,往往都有一颗爱才之心。赵抃一听觉的她还挺有文采的,更喜欢她了,正所谓“怜香惜玉而心动者”,一时之间就没有察觉这颗爱才之心背后隐藏着的色欲邪念。
  • 有一位老人,长啸走来,对桑维翰说:“你一定会位至宰相。然而你狡猾,狡猾就会不得善终。”他又指着宋齐丘说:“你也能位至宰相,然而你心狠,心狠也会不得善终。”
  • 江西信州玉山的陈生,准备到下岩寺去。当时,陈生才十三四岁,是去县里买东西回来,走到半路的小桥上休息,见到前面有一个道人,早就坐在桥上。道人虽然气概不凡,身上却长满了疮垢。陈生虽然是个小孩子,然而一见道人,心里就认为他不同寻常,于是就加倍礼貌。
  • 他就试着将肉干嚼碎,朝水面唾去,藉以取乐。鱼儿纷纷争着抢食。然而一边争食,一边又游开了,一直觅食而不走的,只不过三四条鱼而已。林生便再嚼食唾下,碎肉沉入水底,粘结在茭白根上,鱼也不再去食它了。
  • 清代名臣纪昀(字晓岚,公元1724—1805年),在他编写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曾记载了他的堂叔梅庵公讲过的一个故事。
  • 沈起凤有个叔叔名叫沈鸣皋,字楚鹤,任直录保定府太守。他管理下属,治理民众都很严历,总是坚决贯彻上级的旨意,因此在当时的官场上便有了“能吏”之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