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鸟的国度—第一幕第一景 九重天

童若雯
font print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

鸟国在完全自由、自治了一段时间之后,自然而然产生了它们的王。在帝俊——这是天帝在地下的名号——所创造的,飞满了大大小小鸣禽的鸟的国度,狂鸟成了众鸟的首领,是鸟儿所害怕而不了解的。正是出于它们的不了解,狂鸟成了它们的首领。然而狂鸟并不管治它们。它更像是以色列早期的先知,不愿作被膏的、拥有大权柄的王。

帝俊的王国 任鸟儿飞翔觅食

“任鸟儿飞翔、觅食吧,在这帝俊的王国有吃不完的肥虫、果子让鸟儿喂养下一代。遍地是丰美的青草溪流,鸟不需要争斗以求生存。我是谁?”狂鸟对自己说:“竟要来管这些天空中的生命?我对它们做了什么,竟使它们拜我为王?”

狂鸟举翼高飞,远远离开群鸟,来到了九重天。在鸟国,这是唯有长着巨翅的大鸟才享有的特权。在这儿,在这云朵铺就的天的大海,飞翔完整而没有缺憾。这样的飞翔满足了狂鸟巨大的一颗心。它把一双无边的大翅展开来,像是垂天的云朵,让风爱抚每一根说不出颜色的、高贵的羽翎。

朝远处望去,鸟的国度渺小,瞧不清生活、飞旋在其中的众鸟。它们是在觅食、喂雏儿,还是扭转了脖子好整以暇的梳理羽毛?下了一阵雨,雀鸟大约又跳进林中的水洼痛快地洗个好澡吧。云雀、喜鹊挺胸立在树梢在雨中冲凉,白头翁则跳在枝头上尽着颤翅,洗净她娇小的身子。

小白鸟有个怪癖。它们双双飞到泉边,仿佛是为了配得上这洁净的泉水,它们开始了冗长的仪式,拿喙一下又一下梳理洁白的羽毛,活像是有洁癖的人。结束了这奇特的干洗,小白鸟飞到泉水边开始另一场仪式。它们一回回交错飞舞在泉上,低头吻一下水面又扑飞而去。这轻盈的舞蹈牵动了泉上的空气,一切都在默默震动,起舞。

如何解释这奇特的仪式?它们像是在歌颂这赐给自己的、甜美的泉水。像是在对这甘泉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以古代朝圣者的心情,小白鸟洁净自己,以接近那洁美的泉水。而从另一角度来说,好东西吃下肚子之前的喜悦才是最纯粹而强烈的,远胜欲望满足的那一刻。这道理小白鸟以童稚的方式理解得透彻。


图 ◎ 古瑞珍

似乎是为了证实鸟儿千奇百怪的脾性,百灵鸟喜欢在强烈的光下砂浴。一边洗它那蔷薇色甜蜜的身子,它一边展开喉咙鸣叫起来,从内到外把自己洗净。百灵鸟唱起歌来特别认真,只见身躯不大的它把两脚像卫士一样稳稳立在地下,把头昂起来和身子形成一直线,煞有介事地打开嘴来朝天鸣啭,像是天底下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应该这样说:百灵鸟无比诚恳地歌唱。

狂鸟在脑子里播放喜爱干净的众鸟淋浴的样子,不觉浮出了微笑,好似瞧见了鸟儿在水中、雨里数算不尽的姿态。在这里必需强调:它的想像中丝毫不含不洁的思想——那是属于人的,和鸟儿无关。

独自盘踞在连骄傲的凤凰也怯于到临的九重天,狂鸟收了一双巨翅,降在一架冰雪制造器上。

不知怎的 鸟越来越像人了

鸟儿都知道,狂鸟是众鸟中的哲学家,它以鸟类特有的脑子思考这个世界。在它的脑海里,事物以幻丽的色彩出现,巨型剪贴册一般左右并列:金字塔、昆仑山、印度的古庙宇谐和地并立,海浪一下下扑打上来,浪潮退下去,露出一座灰绿山头,一株立满了鸟的奇树。狂鸟从不收束自己的脑子,随它怎么着。时常,它的脑子里出现的图像叫狂鸟讶异。

然而现在,狂鸟的脑子里没有出现平日变幻的图景。开天辟地以来头一遭,鸟的王国出现了危机。鸟儿依旧戏耍觅食,然而是谁把鸟国的泉水下了药,一向平和的鸟儿开始魂不守舍。它们清澈的圆眼睛迷濛起来,像是被绑架到另一空间,不再属于自己。它们在空中飞翔的弧线开始犹疑不定。

鸟国出现了诡异的气氛:不知怎的,鸟越来越像人了。它们一如既往出门觅食,回家时却往往飞错了方向,入了陌生人家而不自知,更荒唐的是它们竟将错就错,爬上陌生的,别人配偶的床,犯下了鸟类中原本极少有的糊涂事。更不可救药的是它们竟从此认这陌生人的家做自己的巢,把妻小抛在九霄云外,看不见自己身披彩衣的妻一次次打树里的巢洞探出头来,苦苦等它衔虫儿归来,好把初生的雏儿协力喂养大。

对于雌雄鸟儿得同心轮流孵卵,或者母鸟得留守在雏儿身边,不能片刻远离的鸟类,这糊涂的行为是致命的。坚贞的母鸟守候在树洞里,一次又一次把身子探出来,漆黑的圆睛固执地朝远处望,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为什么一向老实可靠,老是衔回营养又美味的肥虫的夫君渺无音讯?

鸟的脑子和人的不一样,是简单而固执的。美丽的五色鸟一次次把头探出来,她的黑眼珠越来越焦虑,喉咙深处发出来激越的鸣叫穿越林子,她的呼唤越来越激昂、刺耳,叫耳朵难以忍受。

鸟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失序。鸟忘了自己的过去,而忘了过去的人将在道德上形成灾难,这在人类是早已证实了的。鸟儿集体遗忘了过去。它们只活在现在。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

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07期【创造】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如何把这蒙昧的王国中危险、叫人迷惑的万物凝成清晰的形象,好叫未开化的百姓认识?在从透明的叶子筛下来的晨光中,这是禹和臣子讨论的主题。
  • 于是夏王朝收集来据说是神创世时遗留下的,横卧海底的镇海铜杵,把它融了铸成九座巨鼎,鼎上雕了一个个吓人而深具艺术成就的,奇异生灵的面具……
  •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动荡中进入了三国鼎立、尽情演绎忠义智谋的时代。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大戏,其因缘要从四百年前的秦末汉初开始说起……
  • 洛阳、长安这两个中国的古都,串起中国多少朝代的兴衰,见证了多少君王的英明与昏庸,兴建、被毁、重建,再被摧毁。无止尽的循环,在这两个古都的历史中,不断地被上演着……
  • 许都、邺城、成都这三个三国时代的城市见证了曹操的意气风发、刘备的潦倒不顺及诸多风云人物脍炙人口的事迹。三国时代权力的斗争与落幕,在这三座城市中一幕幕的上演……
  • 汉中、荆州这两座三国时代的古都,不只彰显了汉初三杰叱咤风云的豪义,也述说了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斗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 传统的城池都有至少一道的城墙围绕,在明朝以前都是用夯土建造的,砖石由于费用较高,通常只用在城门附近。城墙上有垛墙,用来防卫外来的军事攻击;城门上有敌楼,是瞭望与抵御的军事建筑。为了使城墙在攻防时不被立即接近,还会沿着城墙外侧挖掘壕沟,形成多重防护。
  • 僧恒随着道安在苻坚的统治下翻译佛经,随着道安的涅槃,僧恒继承了道安的志业,继续弘扬佛法。在乱世中,除了僧恒宣扬佛法外,还有一些奇人故事也在各地上演……
  • 王炎的外表就像一般人那么平常,很容易就可以混杂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而且他为人机灵,应变迅速,这也就是为什么包公喜欢派他去做一些暗中访查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