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鸟的国度─第二幕第一景 鹰的辩论大赛

童若雯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21日讯】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老鹰辩论的精彩内容;秃鹰的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世世代代,雄鸷的老鹰和众鸟老死不相往来。任鸟儿骂它们孤僻也好,故作姿态也好,老鹰就是我行我素。自给自足的老鹰为什么要和庸庸碌碌的鸟百姓打交道呢?老鹰想:

“老子啥也不求它们。打啥子交道?麻烦得很。老子不耐烦下山和鸟百姓打交道。对于猎物,不好把关系搅乱。”

老鹰辩论 众鸟好奇

老鹰在山上举行的辩论题目是:“杀鸟无偿论”。一头头鹰像块黑布在山顶上的风口旋,一双大翅纹风不动,把身子迎风缓缓滑行。这鹰的大阵气势磅礡,没有谁敢妄想与之为敌。谁也不能否认,它们是鸟类中的佼佼者。对于老鹰的辩论,鸟百姓自然是十分好奇:这些优异的鸟类会说出些什么话来呢?它们看起来胸有成竹,不假外物。那一身密不透水的黑羽毛多么神秘,无法触及。它们黯金的眼珠多冷。瞧,它们逆风扶摇直上,飞得多高!

然而不幸,由于鹰的特立独行,也由于它们行事慎密,没有留下任何这次辩论的记录;而由于鹰僻处高山,没有鸟百姓能观摩、旁听这一场对于自身的未来至关重要的辩论,也就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辩论的精彩内容。


图 ◎ 古瑞珍

秃鹰辩论 乏人问津

至于丑陋的秃鹰,它们在悬崖边上的那场乏鸟问津的辩论会题目是:“死后没有灵魂比较合理”。

比它们的本家老鹰更甚,秃鹰一族离群索居,栖居在隐秘的山隈,巢里铺上厚厚的、温暖的兽毛。它们胸前、脖子上七横八竖的杂羽活似一圈虚张声势、享乐主义者的围巾,使得这一鸟族宛若伊壁鸠鲁学派中因陋就简的一支。不参加野外的宴飨时它们深居简出,除非特殊情况绝不轻举妄动,更绝不落单。这次的辩论赛实在是由于新国王上任,身为鸟国子民不得不应个卯。要不,按照秃鹰的个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有兴致干这个?

必然的,它们的会议十分简陋:几头秃鹰鬼鬼祟祟立在枝上把削肩高耸,秃顶上几撮黑毛在风中摇,锐利的大黑眼球滚在一圈苍青色眼白中,对一切冷眼旁观。辩论者尴尬地立在讲台上嘎喊几声,吐不出话时,陡地颠起大爪子在地下左右前后蹦几下,那模样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不怪鸟儿没有一个来捧场的。一言以蔽之,这场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可以想见,辩论赛简短得不成样子,三言两语草草结束,谁也没心思认真为反方辩论。比赛一结束,围观的秃鹰作鸟兽散,飞到野地上把一对对大凸眼珠张望起来,在空中居心叵测地一匝匝盘旋,哪有闲功夫为这场辩论留下任何记录?

于是,这两场在鸟国历史上具有关键性意义,并且对于鸟日后的生涯影响深远的辩论,在鸟的脑中是一片空白。◇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10期【创造】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鸟和它们真实的自我距离越来越远,对于什么才是真实,已彻底失去了掌握。真实就悬在它们自由发挥的嘴上、随意诠释的脑子中,那或许是因为真实变得令它们十分痛苦的缘故。
  • 原本充满了飞翔和鸣唱的鸟国沉寂了,更多的鸟一头头被抬入医院,像是被吸入遥远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鸟再也没有从里边出来……
  •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

  • 那些别有用心的诋毁和嫦娥有什么干系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气把惩罚扭转为奖赏,并且把悲哀遗忘。月儿轻盈,载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鸟幽深而又辉煌的宫殿。树是鸟的家园,所以树冠丰满,树干高入云霄。广大的风和雪是天帝遗留在鸟国的备忘录,把遥远带到鸟的身边,勾起它们久远以前的回忆……
  •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包公趁机带秦嵩来到开封府,一场不能曝光、卖国求利的地下密谋,即将被揭晓……
  • 千古以来,诗人遥想嫦娥一人在遥远而冰冷的月里忍受旷古的孤寂。事实是在皎洁的月里,永生的嫦娥忙于挖掘她埋没了太久的创造热情。没有人知道其实她非常忙碌。
  • 羿扯开了大弓对准三足鸟射去,素矢的裂帛之音刺穿了天穹,一切停格在这一瞬。火鸟发出一声哀嚎,在天上划一道无可挽回,斑斓的,可怕的火弧形,朝地下坠。
  • 王炎在酒楼中听到了大夏国夺取大宋江山的密谋,甚至计划进宫行刺的诡计,立即报告包公,一行人在书房协商、布局,期望将密谋造反的人一网打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