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24):大铜灯供养

赵秀华 编著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闻喜为了供养师父,连续几天都在罗扎乌谷到处要饭。他用讨来的麦子买了一个毫无破损的四方形大铜灯,和一些酒、肉。然后把剩下的一大口麦子装在他做的一只皮袋里,又把大铜灯捆在皮袋上面,背着走回来。这一大口袋的麦子,加上一个大铜灯,实在是无比沉重。所以当闻喜把这些东西背到上师家前面时,已经疲惫不堪,他一到上师家门前,就马上把背上的东西卸下来──这满满一大口袋麦子实在太重,把整个房子都震动了。

这时,上师正在吃饭,房子突然一阵震动,便走出来看发生什么事,一看是闻喜,便说道:

“喂!你这小子,还真是力大无比,你是不是想把我的房子震倒,把我压死?!”说着,便提起脚来,一脚踹向闻喜,大声说道:“你还站在那里干么?还不赶快把这只大口袋拿出去!”

闻喜一听,赶紧把那一大袋麦子搬出去。他虽然无端的被骂了一顿,还被狠狠的踢了一脚,心里却完全没有不满的念头,也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只是边走边想:这位上师老人家的脾气真大啊,以后可得好好小心侍候。

这样想着,闻喜便捧着买来的大铜灯,走回屋里,恭恭敬敬的向上师顶礼,把大铜灯供养给师父。

上师手里拿着那只铜灯,闭上眼睛静思了一会儿,眼泪竟缓缓的流了下来,他睁开眼睛,感动的说道:

“这真是太好的缘分了,这是供养印度那诺巴上师的铜灯!”上师说完,便拿了一根棍子敲了敲铜灯,铜灯发出清脆的铿铿声。接着,上师又在铜灯里装了酥油和灯心,把灯点燃起来。

闻喜在旁看得心里发急,他只想赶快求得正法,赶紧开始修炼,实在不明白上师为什么对着一只铜灯流泪,又似乎是充满欢喜的敲着铜灯、点燃铜灯。他很着急,干脆直接跑去跟上师说:“上师师父,请您传我正法吧!”

上师听到闻喜的声音,这才像从供养铜灯的喜悦中回到现实。

“从卫藏要来我这里学法的信徒很多,但他们经过蜀大和令巴地方的时候,常常被抢劫,他们因此无法送食物和供养给我。”他对闻喜说:“你之前说你会很厉害的降雹术,这样吧,你去对那两个地方降雹,让他们不敢再做坏事,如果成功了,我就传法给你!”

闻喜想到之前降雹毁掉全村人的收成后,心灵受到的冲击和痛苦,实在不想再做一次,但是,师父的话又不能不听!他想到:“即身成佛”的法只有这位上师有,如果不听他的话,他就不会传法给我,那等待我的,只有更漫长、更痛苦的日子;如果这次降雹之后,上师肯传法给我,那等我修成之后,就可以引度这些受过我伤害的人了。何况,这些人不让师父的信徒供养师父,原本就是坏人,本来就是该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不敢再做坏事。

闻喜这样一想,心情豁然开朗,于是又作法降了一次冰雹,蜀大和令巴的收成,果然又被冰雹打得一粒不剩。(待续)

摘编自《雪山之光–密勒日巴传奇故事》【博大出版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
  •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
  • 到了下午,魏大平又要把我往拘留所送,我坚决反对:“我不去,我没有错。连家都未回,你凭什么理由又把我送去,你们知法犯法,我要申诉。”魏大平说:“要申诉也只能到拘留所才行。”我又一次无辜的被魏大平送进了九茹村拘留所。
  • 请你静下心来想一想。你发现我的亲身经历和你以前从电视上了解的法轮功是否是一样?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种种奇迹不但改变了我,也让许多人受了益。
  • 闻喜心中生出了疑问,便问上师说:“我们所杀的那些人,上师难道不能够使他们到弥勒净土世界,或者获得解脱吗?”
  • 刹时间,金刚杵突然大放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光明所照之处,善化人心,六道众生的痛苦和危厄顿时消失;众生虔诚感激,无不向马尔巴上师及大幢跪拜顶礼;无量诸佛也都前来,为这座大幢开光 。
  • 闻喜一看见他,心里就生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欢喜──刹时间,他像是掉入一种不可思议的情境中,好像忘记了世间的一切,过了一会儿才苏醒过来。
  • “上师师父啊,我做了这么多恶事,现在很后悔,心里也很痛苦,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我现在一心一意只想求正法、走正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