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风:刘翔“失宠”的背后

华风

2008年8月18日,北京奥运会鸟巢体育场,刘翔因伤退出100米栏预赛。(/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31日讯】据中国品牌研究院发布的《刘翔商业价值评估报告》,刘翔的商业价值跌幅高达87%,在最新版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单,刘翔已从去年高居第二下跌了三位,仅名列第五。自北京奥运会退赛以来,刘翔遭受的批评声浪越来越多,连家乡上海的报刊也开了火,质疑他作为公众人物的承受力,更背的是,代言的轿车出车祸,甚至可能被起诉。飞人能否再续往日辉煌,媒体已率先发出了“刘翔时代”结束的声音。

昔日的巨星如今的黯淡,反差如此强烈,英国BBC电视台说,公众人物中很少有人像刘翔一样,“失宠”得这么快。国内亦有舆论称,中国田径的“唯金牌论”害了刘翔,为了拿金牌,在他身上投入的费用每年高达四五百万元,从雅典到北京奥运会,为刘翔一个人就投入了 3000多万,结果却是“悲情退赛”,中国田径输得惨。

然而若深挖下去,中国田径队,不过是执行中共金牌挂帅方针的一个棋子,算不上要害,真正害刘翔、也害中国田径的,是共产专制特有的体制。北京奥运会,中国所获金牌跃居世界第一,官方称之为“举国体制”的胜利,所谓举国体制,就是不顾国民大众强身健体的需求,调动整个国家的资源操练精英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夺取最多奖牌。

由于中共垄断了一切资源,它能在亿万人饿肚子的情况下,以六七亿元人民币一枚金牌的代价,打造“体育强国”的形象。在中共统治下,体育早已被政治化,成为政治服务的手段,运动员所承载的,远超过了体育竞技的胜败优劣,变成了政治味极强、极沉重的“为国争光”。

在中国当运动员是痛苦的,这种不择手段追逐金牌的举国体制,使运动员被迫接受“魔鬼训练”,把人生的全部希望寄托在奥运金牌上,不但违背奥林匹克精神,更形成了将大多数人埋在金字塔下,极少数人受益的利益集团,催化着中国体坛的腐败。尤其是明星,在头顶戴上了光环的同时,也陷入了永远摆不脱的政治梦魇,变成了实现党的价值目标的马前卒,而一旦失足,真是瞬间天昏地暗,乾坤颠倒,做什么都不对了。

“刘翔退赛”至今余震未了,且长久背上骂名,就是最为明显的例子。难怪许多明星要跳槽当老外,郎平感慨在美国打球才知道什么是体育享受,因为无论如何光芒四射,面前都横亘着一个极危险的“栏”──压制人的独立和自由、阻止心灵飞翔的中共铁栅。利用体育强国梦煽动民族主义情结,作为维护统治危机的重要手段,是中共运用国家力量培养众多体育明星,在国际比赛上抢金夺银的真正目的。

与普通人相比,更可悲的也是“巨星”,无论今天是“民族英雄”,抑或明天成“民族罪人”,无论是荣耀,还是屈辱,不都一样背负着巨大的政治阴影,一样折射着中国体育的畸形,一样在“党的期望”下没有了退路。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浩瀚无际的宇宙里,总有一个旋转的星球,上面住了很多音乐人,住了很多乐器,他们在流云香花里自在地演奏,奏出一曲曲美妙的天音,当地球人感应到他们的音乐时,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激动与满足……
  • 有一种灯火与故乡最亲,在同一个时刻,燃起天涯海角的思念;有一种灯火民风最淳,花灯社火里,映着民间鼓乐、百姓欢颜;有一种灯火灿烂最久,伴着烟花明月,伴着我们的祖先,热热闹闹了几千年。
  • 1965年,美国宇航员第一次太空行走时,“双子星4”号宇航员埃德华‧怀特,丢失了一副手套,在随后一个月中,手套以时速1.75万英里在太空飞行,对宇航员和飞船构成了威胁,成为人类历史上杀伤力最大的手套,直至在大气层化为灰烬。
  • 今年过年,中共各地大小头目们在胡锦涛上井岗山,温家宝到灾区烧菜的启发下,也纷纷上演亲民秀,弄出一派奇特的拜年景观来,但最为招眼的,还是江泽民在上海官场的亮相,下台多时又在老巢高调复出的动作,是否为中共高层内斗昇级的信号,一时引起外界广为关注和猜测。
  • 人脸就相当人的“身份证”,换脸即是换身份,换脸人的身份如何界定,这张新脸如何被亲友和社会认可,涉及到众多伦理问题,一直引起社会上和医学界的热议。不禁想到,生活中其实还有一种“换脸术”,目的和手段非关医学,性质上却更有迷惑性和危害性,因换的不是皮肉,而是灵魂,往往不被人知。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话说这王喜的师兄荆轲功败身殒,消息传来燕国,举国哗然,人人自危,都想灭国之灾在即。隔年,秦军果然攻破蓟都(今北京),燕王为解秦王之怒,斩下太子丹,将首级献给秦军。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