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的奇迹

张真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人们愈来愈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可是这个天理却不曾消失。对此,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

我住在山上,自921地震后,只要下雨,山路总会坍方或落石。有一回我下山办事,回程时一直下着雨,当车子开到山上,距离家只有五分钟车程的地方,右侧是悬崖,我本能地靠左行驶,车子竟不听使唤往左打滑,前后两个轮胎有三分之二陷入淤积的泥浆中,尽管我踩足油门,不管前进后退都动弹不得。

此时天已昏暗,手机没有讯号,又下着雨,急得我满头大汗,心想不如放弃,趁天黑前还可以走到家,明天再来处理车子吧。可是回头一想:不行啊!山路这么窄,我把车子摆在这里,不是挡了人家的路吗?天黑了,又下着雨,路况不佳,附近也没有可掉头的地方,上山下山都会被我的车子挡住,万一人家有急事怎么办?再试一下吧!就这样想着,当我轻轻的踩了一下油门,车子竟然动了!而且有如在平地一样的轻巧!顿时我的眼睛因泪水而模糊了,我知道,在修炼的路上我通过了一次考验。同时深深的体会,一个善念的力量是那么大。因为事隔两个月后,车子进场保养时,修车的师傅根据泥巴的痕迹表示:在那样的情况下,车子是无法自行脱困的。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好心有好报。”确实是如此。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社会纷争不断、问题层出不穷,充满了暴戾之气?因为人自以为是,不相信有所谓的道德存在;当一个人没有了心法的约束,就没有了是非观念,也就什么事都敢做了。好坏出自一念、善恶存乎一心,不管做什么事,一念之差可能带来完全不一样的后果。凡事为别人想一想,必能创造出一片祥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在我们具体的世界,不依附在实物上,没有它的具体存在。人所说的美,只是一个观念。可是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却又说美的世界或美的天地,那又是在肯定多个了。黑格尔的想法是:由于文化的进步,经过不同的阶段,因而美就有天地或世界,有层面或不同标示,而有不同区分。这是说,在艺术的演化上,在符合著具体外显下,有三个类目,在对应着一个观念奇迹的出显在有形的直观下。依照观念出现在形式上的式样,黑格尔在艺术上,分为三个重点与三个阶段:象征目,经典目,浪漫目。
  • (中央社罗马7日法新电)“意大利新闻社”(ANSA)和Sky TG-24电视台报导,意大利古城拉奎拉(L'Aquila)遭致命强震重创后42小时,搜救人员从瓦砾堆中救出一名生还的年轻女孩。
  • 自家房子房顶已震没了,部分墙也已倒塌。心想:这两个完了。就在他想返回院内去看个究竟时,看到两人满身是灰、毫发未损的从废墟中、烟雾中向他走来。看到这一幕,他激动的满眼泪水。
  • 大电视摔在地上砸的轰响,顶棚上的吊灯一下甩落下来,这才意识到是地震。我们往外跑已来不及了,我们齐喊“法轮大法好”,请师父救命。大概近三分钟时间大客厅没震动、没摇晃了,但是听到对门邻居的房门和四周的房屋摇晃震动的声响仍像过火车一样的响个不停…
  • 五‧一二四川大地震,四川省绵竹市东北镇是重灾区。村民的房屋几乎全部倒塌,村民伤的伤、亡的亡,令人痛惜。唯有我表弟一家三口(夫妻俩和一小孩)毫发未损。
  • 哎!结果我回家后第二天就啥事都没了,我俩都一身轻松,像好人一样舒服,我就没去住院了。哪知道五月十二号下午就发生汶川地震了。
  • 我是一位年轻律师,以前我妈叫我退团队(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我误认为是搞政治。后来亲眼见证“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的事实。
  • 加拿大一名2个月大的女婴因为罹患罕见脑疾,导致无法控制呼吸而命危,为了让另外一个孩子能活命,女婴的父母忍痛拔掉孩子的呼吸器,希望捐出心脏,没想到女婴不但没死,病情还转趋稳定,让众人悲喜交加。
  • 为绿化杨梅镇景观,落实“森情杨梅,绿色奇迹”的愿景,杨梅镇长彭圣富从台北市官渡移植100多棵绿树至富冈地区种植,这批因为租约到期可能面临被砍伐的行路树,在杨梅镇落脚,找到了归宿。
  • 英国导演丹尼波尔导演的影片《一百万零一夜》,取景于印度孟买的贫民窟。通过一个电话公司职员的人生经历,反映出当今印度存在的诸多社会问题,最后以相信命运的主人公的圆满结局把剧情推到高潮。

    该片横扫二零零九年奥斯卡八项大奖,其成功是奇迹还是命中注定,成为该片引发的最多讨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