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浇灌了我梦想的种子

文╱张卉中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了她!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示意图。(fotolia)
  人气: 1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自小就很听话的明芬,到大二时,内心突然有股压抑不住的渴望,很想休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

明芬的父亲是位知名企业家,家中非常富裕,经常开流水席宴客,来者不拒。对于爱女想做的事,他完全无法理解,也接受不了。

在父母的反对下,意志坚决的明芬孤零零的一个人,背上了背包,登机飞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就读艺术学院。临走前,父亲丢给她一句话:“假如日后当乞丐,经过家门都不许进来。”

学艺术要花很多材料费,又忙于赶交不定时得完成的作品,明芬因而无法打工,在异国的生活非常艰困。但毕竟母亲心疼女儿,总多少汇点钱给她。每次打电话回家,听到母亲的声音,唯恐母亲说出这样的话:“受不了,你就回来吧。”明芬总是噙着泪水,抢着说自己很好。

一路的努力所展露的才华,让明芬荣获许多奖项,内心企盼父亲以她的成就为荣,但似乎从未获得接纳,甚至当她结婚时,父母都未出席婚礼。

直到父亲去世,明芬回台奔丧,并陪伴悲伤的母亲。在那段日子里,母亲提起一件事:“不知为什么,每到你需要缴学费时,你爸爸总刚好多给了我一点钱。”

整个世界仿佛瞬间消溶了,只存在无尽的感恩、感动,与无以名状的遗憾……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责任编辑:王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常常感叹人生如梦,人生无常,那生命的深处渴望着心灵的沟通与籍慰。推开这扇门,打开这扇窗,让我们相遇在心灵之窗。
  • 父亲 悲苦人生
    命运的安排真令人情何以堪!二战中,父亲在殖民国的首都东京,保护学生不被敌人(祖国的盟军)炸死,而台湾被祖国光复后,又在祖国的临时首都台北,保护学生不被祖国的国军处决。
  • 他是我的老朋友,但我不知他的来历,甚至不知道他的本名,他说叫他“禹海”,现在也可以叫他“巴尼度”,是一位布农婆婆为他取的名字,意思是一株又圆又直的大树。
  • 朱老师二十多年前从香港嫁来台湾,身为知名艺人的妻子,享尽荣华富贵,在失婚的打击后,有幸成为电台节目主持人,再度做她得心应手的DJ工作,逐步架构了新的价值观、人生观,从而走出悲痛。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 每个星期一是成衣市场的固定批发日,来自各地的小贩带着超级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较衣服品质的好、坏,价钱也在你来我往的喊价中降至合宜价位。
  • “朝圣”——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透过身体,“朝自己的心”走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