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逃出凤凰的故事

第113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2009.03.19-03.25)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4日讯】新闻提要﹕传说中凤凰是不死的神鸟,给人带来光明和希望。而香港凤凰卫视却有着“海外的央视”的称号。

在北京中央电视台讲的话越来越没有人相信的年代,在民怨沸腾、抗暴四起、中共当局称为“敏感年”的二零零九年早春,凤凰卫视突然以学术探讨的形式对法轮功进行长篇累牍的诬蔑与攻击,赤膊演出中共处理危机惯用的转嫁矛盾伎俩。

不过在凤凰卫视,也有不少员工、甚至高层不愿意配合中共喉舌宣传工作,不愿违背良心为中共镇压政策担当宣传工具,前凤凰资讯台新闻总监庞钟就是其中的一位。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庞钟出逃凤凰的经历,恰似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逃出凤凰的故事
文 ◎ 梁珍

传说中凤凰是不死的神鸟,给人带来光明和希望。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称为“凤凰涅槃”。

曾经在凤凰卫视工作,位居资讯台新闻总监的凤凰人庞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江泽民点名,其后出逃凤凰卫视六年多,现居美国,在一家中文电视台任新闻总监,回想当初的经历,真有一种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感觉。

前凤凰卫视资讯台新闻总监庞钟,出逃凤凰卫视的经历,有如凤凰浴火重生。(摄影/戴兵)

“那时候我在凤凰卫视做新闻,什么都要受到中共的审批,还差点因为自己的信仰因素——法轮功学员身份,被关进大牢,现在来到自由社会,在独立媒体工作,完全按照客观媒体的方式在做,才真正体会到做新闻的乐趣。”

因为“邱震海抹黑法轮功事件”,最近庞钟首次敞开心扉,对本刊披露他当初离开凤凰卫视两个月的惊险经历。

突如其来的香港媒体曝光

故事要追溯到二零零二年。那是中共镇压法轮功三周年左右,媒体一面倒的抹黑,大陆法轮功学员横遭被关、被抓、被打压、甚至被迫害致死,有大陆法轮功学员就采用电视插播的形式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向外播放,一手发动镇压的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此极其恼怒,于零二年三月甚至在长春下达了“开枪令”对待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

随后,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香港移交中国五周年,江泽民在十六大前最后一次访问香港,并主持七一庆典仪式,保安工作空前严密。在媒体围绕江出访前后密集式的报导几天后,七月三日,多家香港媒体纷纷头版惊爆一则消息:凤凰卫视高层证实修炼法轮功。

报导称,香港凤凰卫视高层、资讯台新闻总监庞钟因牵涉法轮功问题,临时被调往北京培训新职员;而为保证回归五周年庆典直播节目不受任何干扰,凤凰卫视直播节目取消,改为录播。据知针对江泽民出访,尤其担心出现内地电视台插播法轮功真相事件,令江泽民及特区政府尴尬,加上法轮功的“明慧网”亦出现过批评凤凰台的文章,故有人担心在内地及台湾收看到的凤凰卫视亦成为干扰对象。

据了解,内地保安部门经调查后,发现具体负责资讯台节目的新闻总监庞钟为法轮功成员,因此在江泽民抵港前将资料转交凤凰卫视;据悉凤凰卫视资讯台迄今仍未在内地“落地”,管理层希望事件能得到妥善处理,以免影响其“落地”大计。

江泽民亲自下令 凤凰秘密运作

有着二十多年新闻经验的庞钟,是凤凰卫视的开荒牛,早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在北京体育大学获教育硕士学位,九六年被北京选派往香港凤凰卫视工作前,是北京中央电台新闻中心常务副主任,因为精通于体育报导,曾经多次获得国家级报导特别奖等大小奖项二十多项。

建台以后,他一直在凤凰管理层工作,担任新闻总监一职,可谓位高权重。许多重大新闻他都参与策划,包括“九一一事件”、以及派员去阿富汗采访,在凤凰卫视有着极深的人脉。

庞钟修炼法轮功在凤凰人所共知。原本喜欢气功的他,曾经接触过各种气功,但他始终有个疑问“身体和道德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九八年一个朋友介绍法轮功。法轮功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原则,令他如获至宝,书中也解开了他多年的疑问,原来做好人身体就会变好,人做坏事要遭恶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疾病重生的道理。与此同时,女儿突然失明的眼睛顽疾——神经性眼睛痛,也因为炼功奇迹般的变好,让庞钟见识到法轮功的神奇,从此走上修炼的道路。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他接到台里打来的一通紧急电话,以“去北京培训几个星期”名义要他和中文台副台长潘红星紧急上北京。庞钟次日就赶到北京,连续几天都在北京分台和记者开会。

对于为何当时被秘密调到北京,庞钟多年后透露其中原委:“凤凰高层后来告诉我,因为上面压下来的,江访港在香港要保证万无一失,特别是媒体。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所以就把我调开了。”

据知六一○小组亲自开会,防止香港法轮功学员“搞插播”。因为六一○小组成员李东生曾任前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广电部副部长,和当年在北京中央电台工作的庞钟非常熟悉,就主动向主管中宣部的六一○副主任丁关根汇报庞钟的法轮功学员身份,丁又将事件汇报给江泽民后,对方大为紧张。其后江指令丁直接给中联办主任姜恩柱打电话,要求处理庞钟的问题,于是姜恩柱把刘长乐找到中联办去,部署了调离庞钟的计划,并由凤凰卫视和中联办主动联系媒体曝光,以凤凰卫视不知情为由,撇清关系,将责任全部推在庞钟身上。

“当时媒体报导称,我向凤凰卫视保证不会做伤害凤凰卫视的事,这个根本不是事实,只是当时凤凰卫视想向上面交代。所谓插播也是他们随便找个借口把我支开。关键就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他们不信任我。而且同时他们想方设法想要让我放弃我的信仰。”庞钟分析道。

酒店密布公安 成功脱逃

在七月三日香港媒体曝光庞钟炼法轮功的消息的同时,身在北京的庞钟却毫不知情,直到下午他接到了香港亲戚的电话。

“先是我父亲打电话给我,告知我香港媒体已经曝光我的法轮功学员身份,要我小心。然后又是我另外一个香港亲戚,告诉我可能回不了香港,她知道我性格倔强,还提醒我万一有什么事情,不要和当局顶撞等。”

十多分钟后,庞钟又接到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的电话,说有事要找他商量,要他速回旅馆——北京友谊饭店。

庞钟当时正好在探望北京亲戚回来旅馆的巴士途中,巴士很快就到达了旅馆,他下了车,步行往旅馆,在接近旅馆仅仅二十米的距离,突然直觉告诉他不能进去,他调头就走。

“因为媒体曝光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手段很邪恶,所以我当时有预感会出事。所以就选择离开。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刘长乐和北京公安部一大帮公安就在酒店里面,准备抓我。他们当时还搜查了我住的酒店房间,发现了一本《转法轮》,想以此作为证据扣押我。”

长期从事新闻工作的庞钟,有着敏悦的头脑和阅历。因为随身带了证件和钱包,他直奔香港,因为考虑坐飞机要查证件不安全,就临时从北京火车站买了一张去武昌的票,然后再从武昌坐到广州,辗转于次日顺利通关回到香港。

抵达香港后,庞钟给刘打了一个电话。“我说,已经回来香港,有事情你再和我联系。刘当时大吃一惊,随即打电话安抚我,要我在家里等着。”



关怀中国文化艺术,更关注中国社会民生议题,从中共非法抓捕中脱身,庞钟贡献专业给没有中共操控的美国新唐人电视台。(新纪元资料室)

记者会上拒绝放弃信仰

当晚凤凰卫视中文台长王纪言和副台长就找上门,要庞钟次日开记者会。“他们说你走了以后,香港媒体都有这个报导,要我开记者会,要我对媒体说,你曾经炼功,但现在不炼了。”

当天记者会来了很多人,庞钟不愿意违背良心说自己不炼,反而讲了很多炼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以及他女儿眼睛因炼功而炼好等等炼功的好处,主持会议的公关部主任很生气,会议半途中断,没有继续开下去。

因为记者会的“不配合”,凤凰卫视高层经过一轮密谋后,随即要庞钟放大假,并要他回上海探亲。庞钟没有走,一直留在香港家里,后来才听说,中共那边很不高兴,诱骗他去大陆的计划又落空了。

家人遭胁迫 坚拒转化

与此同时,凤凰高层还找到庞钟太太。“他们对我太太说,要她和我离婚,说这样对我好,想以此要求我放弃自己的信仰,但遭到我太太的拒绝。”其后庞钟太太在香港工作的一家中资企业也找个理由炒掉她的工作,令他们一家生活陷入窘境。

两个星期后,庞钟又接到一纸调令,要他去深圳分公司半年,半年后才回凤凰卫视,台里甚至帮他在深圳找好了一套高级公寓。已经在凤凰工作六年的庞钟,知道此行凶多吉少,但为生活所迫,默默同意了工作的调动,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离开凤凰香港总部。

“我在整理资料时,想到凤凰卫视的同事大家都很熟,包括迫害以后还有两个人要借《转法轮》看,好多凤凰卫视的内部人都看过法轮功的资料,临走前,我就把十来本法轮功真相材料放到同事的桌子台面。”

凤凰发资料 惊动六一○

因为收到法轮功资料,凤凰卫视炸开了锅。第二天,庞钟因为申请大陆工作电话卡回到台里,一进办公室,就有人告诉他公司高层对于收到法轮功资料一事深感不悦,甚至说有人已经向警方报了案。

庞钟很镇静地说:“在香港到处都可以看到法轮功的真相材料,我前几天还收到法轮功寄的资料,这都是正常的。他顿了顿又说,“这几本东西是我放的。”

庞钟此言一出,再次惊动了中共六一○。有人透过凤凰卫视的中共管道,将庞钟发法轮功资料一事向上汇报,随后庞钟的好朋友告诉他,上面非常恼火,直接下令不准让他回凤凰卫视总部工作,要庞钟直接调到深圳分部工作。

期间庞钟在等待工作调动过程中,曾经被台里派到深圳去处理一些事务,当时工作聚会吃饭,有朋友就告知同台吃饭的就有国安人员。

也有好心的法轮功朋友提醒他,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手已经伸向海外,最近一连发生了好几例香港法轮功学员进大陆,被深圳国安抓捕的事例,提醒他小心。

思前想后,庞钟决定离开凤凰,于是当年八月三十一日不告而别,其后十月份,在朋友的帮助下,离开香港,赴美参与海外独立媒体——美国新唐人电视台担任新闻总监一职至今。

相比当初在凤凰卫视工作,他感到截然不同的两种氛围:“虽然凤凰卫视相比国内媒体,相对还有一些自由度,但也要受到中共很多方面的制约,很多敏感新闻包括西藏问题、法轮功问题、陈水扁的新闻都不能报,让你备感压抑。但在新唐人我找到自己的追求,这里没有中共的操控,完全是秉承自己的良心在做新闻,我们的报导都是走在第一线,包括SARS我们的报导比中共官方媒体快了三个星期,这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庞钟在新唐人电视台找到秉承良心做新闻的安身之地。(新纪元资料室)

吁凤凰员工秉承良知

据知和庞钟一样因为不愿意放弃媒体人求真的原则,而离开凤凰的人还有不少。据说《世纪大讲堂》的前节目主持人阿忆就是因为不愿意制作诋毁法轮功的节目,于二零零三年离开凤凰卫视,在北京大学当过一段时间穷教授。

庞钟特别呼吁所有凤凰高层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秉持良知道德,不要违心的做抹黑法轮功的节目。“邱震海的抹黑法轮功节目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理论事实都不清,找几个所谓的专家一谈,就这么登场了,按照正常媒体的播出原则,这样的节目完全是不应该播出的,对凤凰的声誉会有很坏的影响。”

“我呼吁凤凰卫视高层的员工,对于法轮功的真相,他们在香港都有很多机会能够接触到,也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像阿忆这样能站出来的还是很少,希望大家在了解真相的时候,不要再做诋毁法轮功的节目。”◇

庞钟呼吁凤凰卫视高层了解法轮功真相,不要再做诋毁法轮功的节目害人害己了。(摄影/戴兵)

===============================================================================

刘长乐与凤凰卫视
文 ◎ 古淳


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及香港亚洲电视股东刘长乐。(AFP)

解放军总政治部出身的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何以在八十年代以中央电台记者身份移居海外短短四年里,迅速积聚财富?北京当局的重要稿件何以会直接下达凤凰卫视,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刘长乐,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出生于上海,现任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及香港亚洲电视股东。

父亲刘向一,早年参加中共,曾任中共兰陵县委书记、中央组织部任秘书处长、机关党委副书记;西北局机关党委副书记、人事处长;甘肃省人民银行副行长;甘肃省人事局副局长;中央组织部任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

刘长乐一九五三年随父母到北京,后迁居西安,一九六四年再次迁居兰州。一九七零年中学毕业后去兰州制药厂工作,后驻扎于辽宁锦州的第四十集团军参军,担任指导员职务。一九八零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一九八三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军事部担任记者、新闻评论员等,编制属于解放军“总政治部”。由于刘长乐常陪同杨尚昆等中共高层出国访问,后提升为该电台军事部副主任。

在国内的公开资料中,刘长乐的财富是如此得来的:“刘长乐原来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干记者。一九九八年移居海外,一九九零年驻足香港。随后,刘长乐在石油贸易和房地产业务上掘到了‘第一桶金’,然后果断地在地产经营中急流勇退,避过了此后绵延日久的楼市低迷。”

有人问道:八十年代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竟然有如此丰厚的收入,能够在移居海外后短短四年里就从事对资金量要求很大的石油和房地产业务并获利,实在匪夷所思。

刘迅速积聚财富背后的故事是个谜。然而对于熟悉中共内部运作的人而言,这些其实也并非谜。

刘迅速积聚财富背后的故事是个谜。然而对于熟悉中共内部运作的人而言,这些其实也并非谜。(Getty Images)

刘从石油转向高速公路建设、房地产、港口设施、酒店、医院,成为亿万富翁。那时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一年收入还不到一千美元。他在北京、香港和加州都有家,两个女儿也都在美国读书,一个读MBA,还有一个读传媒大学后在美国的福克斯工作,两年以后又去读媒体硕士。

一九九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其下属的今日亚洲有限公司、香港卫星电视有限公司及华颖国际有限公司共同创立凤凰卫视有限公司。据凤凰卫视自己介绍:“今日亚洲与中国大陆各界广泛密切的关系,为凤凰卫视进入中国市场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华颖国际有限公司是中国银行全资附属公司,在中国及国际财务运作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并对于中国市场的开拓有深刻的理解和广泛的资源。”

据调查,刘长乐控股的今日亚洲控股公司与卫视集团、华颖国际广告公司按45:45:10的比例出资,共建“凤凰卫视”,由此可见,刘长乐与中国银行的下属公司华颖国际就占了55%的股份,凤凰卫视实际上是一间中资控股公司。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一日,刘长乐收购亚视46%股份,成为最大股东,成为亚视大老板。这是在九七香港回归背景下演出的连续剧。

凤凰卫视主管为中共间谍

二零零五年,香港凤凰卫视美洲台主管麦大泓与其兄涉嫌为窃取美国海军潜艇动力机密文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收网截捕,人赃俱获。当时在洛杉矶机场,麦大泓正准备携带机密文件离境。二零零八年四月,美国法庭人士说,华裔美籍人士麦大泓因为与他的哥哥麦大智共谋将美国敏感的潜艇技术资料传递给中共,被判刑十年。


香港凤凰卫视美洲台主管麦大泓与其兄共谋将美国敏感的潜艇技术资料传递给中共,被判刑十年。(网络图片

据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公布的消息,麦大泓的哥哥麦大智,于一九八五年六月成为美国公民。被捕前为Power Paragon公司首席工程师,负责研发静电动力系统(QED),用于制造海军军舰。

麦大泓任职于凤凰卫视美洲台担任工程部主管,是凤凰卫视美洲台的开台元老。麦大泓在移民美国之前是中共军方技术研究人员,一个标准的中共军人。FBI探员盖洛德曾出庭作证,在麦大泓的家里发现麦大泓穿着中共军服的照片。

为掌握更多的证据,FBI曾在凤凰卫视洛杉矶公司公开招募员工的时候,安排一位来自中国大陆、中英文都非常流利,又相当漂亮,近乎完美履历的资深探员前往求职,但该探员尚未与凤凰卫视主管面谈,就被该台告知已经找到员工,不会录用该探员。后经调查发现,凤凰卫视招募的部分员工有着令人质疑的背景,其工作履历及经验很差,甚至不能讲完整的英文,明摆着有合格的员工不录用,反而录用不合格的员工,说明凤凰卫视录取人有其特殊的标准。

凤凰部分骨干员工的背景

王纪言,凤凰卫视执行副总裁兼中文台台长,是广播电影电视部研究海外媒体的五人小组成员。曾任北京广播电视学院电视系主任十年,任常务副院长六年。

邵文光,凤凰卫视欧洲台的台长,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外交官,中国驻美国的公使级参赞,正局级干部。

崔强,出任凤凰公司常务副行政总裁。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职十年,曾任北京天华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余统浩,出任凤凰公司执行副总裁。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中国知名的广播电视工作者,历任广东电台台长、珠江经济台台长、广东省电视台副总编、中国广播电视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总公司副总经理及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理事。加盟后主管广告业务及市场推广网络。

从以上资料来看,凤凰卫视的确是一个中共官味十足的中资电视台。

海外的中央电视台

只要经常上网看海外报刊的网友就知道,凤凰台是不播敏感新闻的,即使有那么一点的经缩小处理的敏感新闻,也是从官方统一的角度和观点来播的。

由于凤凰卫视盘踞香港,对中国大陆的观众来说,就具有很大的欺骗性。

为了掩饰身份,凤凰卫视不能播新闻联播,它也播报美国九一一事件实况,也报导台湾大选,但绝不让任何人表达对台湾独立的支援,不会采访一些主张民主改革的异见人士,也绝不报导对有关于中共领导人的负面评论,凤凰卫视的时事开讲等时事类节目的观点与中央电视台是保持一致的。刘长乐只是比中央电视台更善于包装中共的宣传,并帮助中共维持它的统治。

例如二零零三年SARS危机期间,该台是最早收到蒋彦永医生宣称中共当局掩盖疫情的消息的媒体之一,但是未进行任何新闻报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正式迫害法轮功。两天以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央电视台和全国电视台同时开始播出武汉电视台摄制的《其人其事》,这是当时中共唯一的反法轮功电视节目。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凤凰卫视的节目主持人窦文涛被凤凰卫视紧急电话从四川宜宾大型直播现场召回香港。当时台里给的指令是“十万火急进录影棚赶制上、下两集关于法轮功的特别节目”。电视台在六小时的时间内编制了三小时内容与中央电视台的《其人其事》类似的电视节目《法轮功大起底》。这个节目在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正式播出,成为早期中共妖魔化法轮功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凤凰卫视该节目主持人窦文涛本人的说法,凤凰卫视是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上访事件以后开始介入采访有关法轮功的素材的。这正好和江泽民及中共中央发布一系列关于法轮功问题的讲话、文件和批示相吻合。

凤凰卫视于一九九六年开播,隔年,凤凰卫视在中国开始播出新闻节目,外传北京当局的重要稿件会直接下到该电视台,没有人敢提出异议。凤凰卫视在宣传上也始终紧跟着中共当局的节拍,因此有海外中央台的封号。

官方色彩日趋露骨

而据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所言,刘长乐作为大财团代表控制香港媒体,用诸如广告等手段(即用广告利益给媒体施压,若不听话则得不到广告)左右媒体行为,将政治事件娱乐化(即花边新闻化),无视异见,与香港政府、北京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由于中国民众对中共当局欺压百姓的不满越来越大,近几年官民冲突不断加重,再加上退党大潮以及经济危机,真是令中共焦头烂额。中共当局为掩盖矛盾、转移民众视线和焦点,近期,又利用凤凰卫视开始对在国际社会受到越来越大关注的法轮功进行攻击谩骂。

资深媒体人、《动向》杂志总编张伟国说:“为了达到宣传的效果,完成主子的任务,凤凰卫视在平时的报导口径方面,表现出比大陆媒体要开放和自由的样子,在新闻技巧运作方面越来越精致化,以迷惑观众,而且以香港电视台的名义出现,所以会误导观众认为其客观。但是却在关键时刻配合中共的指令,讲出中共需要的观点,为中共抢夺话语权奠定基础,具有更大的杀伤力。”

俗话说,纸总是包不住火的,现在老百姓已经越来越看清了凤凰卫视的真实面孔。◇

=======================================================================

专家辨析何谓膜拜团体
文 ◎ 古淳


美国精神医学专家杨景端认为凤凰造谣恰好提供一个说清什么是宗教、膜拜团体等关系的好机会。(新纪元资料室)

民怨沸腾,中共当局称为“敏感年”的二零零九年早春,“海外的央视”凤凰卫视突然以学术探讨“膜拜团体”的形式对法轮功进行长篇累牍的诬蔑与攻击,试图转移视线。究竟膜拜团体的特征为何?且听专家分辨。

香港凤凰电视台“震海听风录”栏目三月四日以“邪教的危害及社会的治理”为题召开电视研讨会,用学术探讨所谓“膜拜团体”的形式攻击法轮功。

据节目播放的短片介绍,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在深圳举办的“膜拜团体研究国际论坛”,而此前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在深圳举行的“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则是此论坛的前身。

据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是国际研讨会的主办方,并用中国社会科学院邪教问题研究中心名义其下在年初召集了针对揭批法轮功的论坛,两次交流规模皆为二十多人,社科院及国内相关部门占据大半。凤凰电视台被制定为该论坛的唯一媒体,以西人专家访谈为主,制作了此文革类节目。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打压法轮功已近十年,期间炮制过各种罪名,此次以“膜拜团体、有害膜拜团体、破坏性膜拜团体”等概念来抹黑法轮功,还是一个新的说词。然而美国的精神医学专家解释说,法轮功并不符合膜拜团体的几个基本前提:封闭型组织,以及以暴力对待内部成员。

中共邪党教主崇拜,精神控制。(新纪元资料室)

专家解释膜拜团体

美国精神医学专家杨景端指出,这无疑给学术界提供一个说清什么是宗教、膜拜团体、有害膜拜团体等关系的好机会。

杨景端说,中共突然热中膜拜团体研讨,目的是用人们对膜拜团体的异议,牵强附会抹黑法轮功,给大陆民众造成错觉,好像国际认同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罪名的定义。

“膜拜团体在国际上是指:有一群热中追随者的,带有膜拜性质这样一个团体,他们有膜拜对象,又常常称自己是耶稣或代表耶稣,膜拜的对象常常是一个个人;第二,他们加入团体是常常有严格的手续和仪式,一旦加入,它要求你放弃你的个人财产和个人的东西,同时与社会环境隔绝,在你加入以后,就会直接受这个团体给予的资讯,同时不再有自己的分析和思考余地,必须百分之百的接受灌输给你的东西。”

他说,这样的团体想退出都非常难,常常受到精神上的、经济上的制裁和生命威胁。他进一步分析有害膜拜团体特征除具有膜拜团体一般特征外,“他还会为了他的信仰杀害别的人、别的生命或杀害自己。”

两类人士最关注膜拜团体

“关心反对膜拜团体基本上是两类人,一类是宗教团体,认为自己最正宗,所以通常他把别的称为膜拜团体;第二类是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他们主要是针对有害膜拜团体,因为这些人会对家人社会造成伤害。”

他说:“中共在打击迫害任何人时,它首先要使迫害合法,比如右派、反革命、异己份子,现在会说你泄露国家机密、颠覆国家政权等。”

把法轮功说成膜拜,再化成有害膜拜团体,是企图为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所造下的滔天大罪、反人类罪开脱和辩护。

“法轮功强调‘以法为师’,修炼法轮功不存在‘拜师’、‘供养’等任何形式,只看你能否用‘真善忍’作为人思想和行为标准,修炼法轮功没有手续没有登记。”

有极简单的几项规则:不存钱不存物,没有任何经济上的东西;没有任何组织形式;修炼者不仅不要求脱离社会,相反要求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去学习、工作、生活,年轻人组织家庭;不存在放弃个人财产,修行本身没有组织,也不用捐钱捐物等。”



修炼法轮功不存在拜师、供养等任何形式,不存钱不存物,不要求脱离社会,只看学员能否用“真善忍”实修心性。(Getty Images)

他指出,一九九九年以前法轮功在大陆已经洪传七年,法轮功的所有讲法、书籍皆在网上公开,周围也有很多法轮功的修炼者,想了解法轮功是非常容易的事。

中国问题分析家龙延指出,凤凰卫视此举实际是替中共转移视线。他说,中共几十年暴政,早已造成民怨沸腾。国际金融危机也加深了国内原有的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危机。中共当局把二零零九年称为“敏感年”,并且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凤凰卫视,突然利用名不见经传的所谓海外“学者”和国内的所谓“基督教代表”等,对法轮功进行长篇累牍的诬蔑,是其处理危机惯用的转嫁矛盾伎俩,试图转移人们的视线,同时延续镇压路线。◇

========================================================================

中共宣传精致化
文 ◎ 梁珍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表示,由于北京中央电视台讲的话越来越没有人相信,所以他们更加利用凤凰卫视来打压异己。(新纪元资料室)


凤凰卫视在平时的报导口径,表现得比大陆媒体开放和自由,以包装客观公正的形象。可是关键时刻配合中共指令的报导观点,让其“海外中央台”的封号不胫而走。

在香港,提起凤凰卫视是中共控制的媒体,相信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这么评价道:“凤凰卫视不只是中共资助控制的媒体,而且里面的主要负责人都有国安背景的。由于北京中央电视台讲的话越来越没有人相信,所以他们更加利用凤凰卫视来打压异己。”

创台于一九九六年的凤凰卫视,在大陆拥有很高的收视率,不仅仅几乎各个凤凰主持都出书著书,拥有明星般的排场和关注度,凤凰的很多新闻也被新闻封锁的大陆民众当作是香港电视台的资讯,广为传播,令很多大陆民众深信凤凰所说的。

现定居于加拿大的前赵紫阳智囊吴国光教授曾经著文,描写中共政府宣传手法,其中写到香港媒体对伊拉克战争的报导,当时美军已经占领了巴格达,海珊倒台,第二天香港报纸全是头条,凤凰卫视却整晚报导不提一字,只是称“美军深入了伊拉克首都的某一部分,遇到了激烈的抵抗”。吴教授称之为“中共宣传精致化”,利用收买渗透的海外媒体为其宣传,效果就在于:“被骗者不知道被骗。这是中共以前的宣传所做不到的,现在我们被骗的时候不知道被骗,我们也不认为会被骗。”

究竟凤凰的新闻是怎样运作的?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人在操纵凤凰卫视?

凤凰新闻 中宣部直接过问

据凤凰卫视前新闻总监庞钟披露,凤凰的新闻全部由中宣部直接监管。很多命令直接下达到凤凰卫视资讯台台长处,由他那边具体布置。有时候则是由刘长乐直接打电话,表示对某些新闻的意见。

在涉及重大题材方面,凤凰的尺度被要求和中共高度保持一致。很多涉及敏感题材的新闻,比如陈水扁、达赖喇嘛、法轮功等题材的新闻都禁止报导。记得有一次达赖去到美国,美国记者也去采访了,但文稿过来后,就一个命令打过来不准出。

还有好几次七一回归日,他们报导新闻,也被指令不准报示威抗议内容。

甚至报导中共贪官的新闻也被要求不准报导,包括赖昌星案件,中共当局就下令凤凰卫视不准报。

去年毒奶粉事件,该台曾经也报导了毒奶粉专题节目,后来收到中宣部电话明令禁止报导毒奶粉新闻,问责报导只能到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辞职为止。据知有凤凰传媒人员不满有关禁令,所以主动向传媒透露有关讯息,希望引起外界关注。

凤凰人 国安掌控

在凤凰工作的共有三类人,一类是从北京中央电视台、中央电台等直接从大陆派出来的所谓媒体人,包括曹景行等;一类是原STAR TV的一班人马,知名主持人如吴小莉等;还有就是在当地招聘的记者或技术人员。

从大陆派出来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国安背景或者被国安掌控。庞钟忆述,自己当时在中央电台工作期间,因为工作出色,加上出身良好,一直是中共悉心栽培的对象,一九九一年就被提拔到副教授,九四年还被送到中央党校培训一年。其后在党校期间,广电部就有人找上门来,说刘长乐组建凤凰卫视,要两大台抽调一些人物过去,结果他就被选上了。

庞钟表示,当时记得给他办证过来的就是国安部,而且办的是单程证。“由此可见,我们这帮人出来,都是被国安部掌控资料的,关键时候就会被派以特殊任务,好在后来我因为修炼法轮功,不被他们所信任,后来更因为江出访事件,还被调离,差点进了大牢。否则中共可能也会要求我做一些小骂大帮忙的节目。”

凤凰记者 有些兼具收料身份

凤凰记者不少被直接指为具国安身份。曾经因为揭发周正毅而遭冤狱三年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就曾经披露,零三年六月他被抓前,香港凤凰卫视就有一个记者对他采访两个小时,详谈东八块事件和周正毅案件,但采访事后没有播出,在他被捕后,电视台声称有关录像已经销毁。但郑恩宠表示,在他被审讯的两天中,公安多次提到录像内容,包括对他采访内容细节的描绘和对他形象的评论,“很明显他们看过这个录像。”

他还说,凤凰卫视一个知名主持人就是共产党特务,曾经在《亚洲周刊》工作过数年,后来转到凤凰卫视后,就以到各地开会名义搜集情报。

小骂大帮忙的角色

纵观凤凰新闻,虽然尺度比中共媒体要放松,但都普遍起着小骂大帮忙的作用。比如台湾李敖和陈文茜经常在凤凰露面。

著名时事评论员凌锋曾经这样点评李敖:“有人问我怎么看李敖。我看李敖对中共是小骂大帮忙,中共容许李敖‘小骂’是想向世界表明中国开放了──像李敖这样的人也可以在中国发表评论。据我所知,李敖在凤凰卫视所作《李敖有话说》一集十万台币,不管是统战部还是安全部出的,反正是中共出的。李敖演讲中用不少下流语言,共产党欢迎他,大家知道,共产党是宁要‘黄’的不要绿的。”

有网友则点评凤凰是口水台,低成本制作,“只要能自由接触自由社会讯息的大陆人,已经学会拒看凤凰卫视。”

对于中共选择凤凰制作攻击法轮功的抹黑节目,大陆民众反馈,现在连中共国内的喉舌都不敢如此大肆造谣,作为境外媒体的凤凰卫视竟然愚蠢到这种地步,令人憎恶,更令人感到可悲。上海民运人士李国涛说,这些中共媒体原来的目的是“小骂大帮忙”,这里“骂”和“帮”的对象本意都是中共,但现在我们看到,“小骂大帮忙”应当重新定义了,因为它们实际的效果是“帮”了法轮功。

对凤凰卫视有好感的人也转变

李国涛表示,从表面上看,凤凰卫视好像比大陆媒体显得客观些,倾向性没有那么明显,但关键时刻露出马脚,这对它们自己是个很大的损害。很多大陆百姓都恨共产党,现在凤凰卫视这么明目张胆的跟着中共走,人们也将怒火转向凤凰卫视,指责它助纣为虐,原来对凤凰卫视还有好感的人也开始转变,认为凤凰卫视是非不分,在原则问题上失去媒体应有的客观立场,并且用如此低劣弱智的手法,等于在侮辱老百姓的智商。还有人说,以后不再看凤凰卫视的新闻了。


上海著名民主人士李国涛说,从表面上看,凤凰卫视似乎比大陆媒体显得客观些,但关键时刻即露出马脚。(新纪元资料室)

他说:“它们想诬陷法轮功,但从大陆百姓的反应来看,客观效果适得其反,老百姓更加同情和支援法轮功。人们更加了解到法轮功学员不仅被残酷迫害而且被恶毒攻击的冤屈。中共的每个举动都是为它自己及其帮凶的邪恶作注脚。”◇

本文转自第113期(2009.03.19-03.25)出版的<<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115/1.ht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4-04 3: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