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国第一通史:史记(13)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于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嘉之,乃作太甲训三篇,曪帝太甲,称太宗。

  太宗崩,子沃丁立。帝沃丁之时,伊尹卒。既葬伊尹于亳,①咎单遂训伊尹事,作沃丁。

  注①集解皇览曰:“伊尹頉在济阴己氏平利乡,亳近己氏。”正义括地志云:

  “伊尹墓在洛州偃师县西北八里。又云宋州楚丘县西北十五里有伊尹墓,恐非也。”帝王世纪:“伊尹名挚,为汤相,号阿衡,年百岁卒,大雾三日,沃丁以天子礼葬之。”

  沃丁崩,弟太庚立,是为帝太庚。帝太庚崩,子帝小甲立。①帝小甲崩,弟雍己立,是为帝雍己。殷道衰,诸侯或不至。

  注①集解徐广曰:“世表云帝小甲,太庚弟也。”

  帝雍己崩,弟太戊立,是为帝太戊。帝太戊立伊陟为相。①亳有祥桑谷共生于朝,一暮大拱。②帝太戊惧,问伊陟。伊陟曰:“臣闻妖不胜德,帝之政其有阙与?帝其修德。”太戊从之,而祥桑枯死而去。③伊陟赞言于巫咸。④巫咸治王家有成,作咸艾,⑤作太戊。帝太戊赞伊陟于庙,言弗臣,伊陟让,作原命。⑥殷复兴,诸侯归之,故称中宗。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伊陟,伊尹之子。”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祥,妖怪也。二木合生,不恭之罚。”郑玄曰:“两手扼之曰拱。”索隐此云“一暮大拱”,尚书大传作“七日大拱”,与此不同。

  注③索隐刘伯庄言枯死而消去不见,今以为由帝修德而妖祥遂去。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赞,告也。巫咸,臣名也。”正义按:巫咸及子贤頉皆在苏州常熟县西海虞山上,盖二子本吴人也。

  注⑤集解马融曰:“艾,治也。”

  注⑥集解马融曰:“原,臣名也。命原以禹、汤之道我所修也。”

  中宗崩,子帝中丁立。帝中丁迁于隞。①河亶甲居相。②祖乙迁于邢。③帝中丁崩,弟外壬立,是为帝外壬。仲丁书阙不具。④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为帝河亶甲。河亶甲时,殷复衰。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地名。”皇甫谧曰:“或云河南敖仓是也。”索隐隞亦作“嚣”,幷音敖字。正义括地志云:“荥阳故城在郑州荥泽县西南十七里,殷时敖地也。”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地名,在河北。”正义括地志云:“故殷城在相州内黄县东南十三里,即河亶甲所筑都之,故名殷城也。”

  注③索隐邢音耿。近代本亦作“耿”。今河东皮氏县有耿乡。正义括地志云:

  “绛州龙门县东南十二里耿城,故耿国也。”

  注④索隐盖太史公知旧有仲丁书,今已遗阙不具也。

  河亶甲崩,子帝祖乙立。帝祖乙立,殷复兴。巫贤任职。

  祖乙崩,子帝祖辛立。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为帝沃甲。①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是为帝祖丁。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为帝南庚。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阳甲,是为帝阳甲。帝阳甲之时,殷衰。

  注①索隐系本作“开甲”也。

  自中丁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

  帝阳甲崩,弟盘庚立,是为帝盘庚。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乃五迁,无定处。①殷民咨胥皆怨,不欲徙。②盘庚乃告谕诸侯大臣曰:“昔高后成汤与尔之先祖俱定天下,法则可修。舍而弗勉,何以成德!”乃遂涉河南,治亳,③行汤之政,然后百姓由宁,殷道复兴。诸侯来朝,以其遵成汤之德也。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自汤至盘庚凡五迁都。”正义自汤南亳迁西亳,仲丁迁隞,河亶甲居相,祖乙居耿,盘庚渡河,南居西亳,是五迁也。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胥,相也。民不欲徙,皆咨嗟忧愁,相与怨其上也。”

  注③集解郑玄曰:“治于亳之殷地,商家自此徙,而改号曰殷亳。”皇甫谧曰:

  “今偃师是也。”

  帝盘庚崩,弟小辛立,是为帝小辛。帝小辛立,殷复衰。百姓思盘庚,乃作盘庚三篇。①帝小辛崩,弟小乙立,是为帝小乙。

  注①索隐尚书“盘庚将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盘庚”,此以盘庚崩,弟小辛立,百姓思之,乃作盘庚,由不见古文也。

  帝小乙崩,子帝武丁立。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頉宰,①以观国风。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髃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②是时说为胥靡,筑于傅险。③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

  注①集解郑玄曰:“頉宰,天官卿贰王事者。”

  注②集解徐广曰:“尸子云傅岩在北海之洲。”索隐旧本作“险”,亦作“岩”也。正义*[括]*地*(理)*志云:“傅险即傅说版筑之处,所隐之处窟名圣人窟,在今陕州河北县北七里,即虞国虢国之界。又有傅说祠。注水经云沙螕水北出虞山,东南径傅岩,历傅说隐室前,俗名圣人窟。”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傅氏之岩在虞虢之界,信道所经,有螕水坏道,常使胥靡刑人筑护此道。说贤而隐,代胥靡筑之,以供食也。”

  帝武丁祭成汤,明日,有飞雉登鼎耳而呴,①武丁惧。祖己曰:②“王勿忧,先修政事。”祖己乃训王曰:“唯天监下典厥义,③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中绝其命。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附命正厥德,④乃曰其奈何。

  鸣呼!王嗣敬民,罔非天继,常祀毋礼于□道。”⑤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欢,殷道复兴。

  注①正义音构。呴,雉鸣也。诗云:“雉之朝呴。”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贤臣名。”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言天视下民以义为常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不顺德,言无义也。不服罪,不改修也。天以信命正其德,谓其有永有不永。”索隐附,依尚书音孚。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王者主民,当敬民事。民事无非天所嗣常也。祭祀有常,不当特丰于近也。”索隐祭祀有常,无为丰杀之礼于是以□常道。

  帝武丁崩,子帝祖庚立。祖己嘉武丁之以祥雉为德,立其庙为高宗,遂作高宗肜日及训。①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祭之明日又祭,殷曰肜,周曰绎。”

  帝祖庚崩,弟祖甲立,是为帝甲。帝甲淫乱,殷复衰。①

  注①索隐国语云“帝甲乱之,七代而陨”是也。

  帝甲崩,子帝廪辛立。①帝廪辛崩,弟庚丁立,是为帝庚丁。帝庚丁崩,子帝武乙立。殷复去亳,徙河北。

  注①索隐汉书古今人表及帝王代纪皆作“冯辛”。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①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②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武乙猎于河渭之闲,暴雷,武乙震死。子帝太丁立。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注①索隐偶音寓。亦如字。正义偶,五苟反。偶,对也。以土木为人,对象于人形也。

  注②正义为,于伪反。行,胡孟反。

  帝乙长子曰微子启,①启母贱,不得嗣。②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

  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③

  注①索隐微,国号。爵为子。启,名也。孔子家语云“微”或作“魏”,读从微音。邹本亦然也。

  注②索隐此以启与纣异母,而郑玄称为同母,依吕氏春秋,言母当生启时犹未正立,及生纣时始正为妃,故启大而庶,纣小而嫡。

  注③集解谥法曰:“残义损善曰纣。”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①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②妲己之言是从。于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③而盈钜桥之粟。④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⑤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溊乐戏于沙丘,⑥以酒为池,⑦县肉为林,⑧使男女□⑨相逐其闲,为长夜之饮。

  注①正义帝王世纪云“纣倒曳九牛,抚梁易柱”也。

  注②集解皇甫谧曰:“有苏氏美女。”索隐国语有苏氏女,妲字己姓也。

  注③集解如淳曰:“新序云鹿台,其大三里,高千尺。”瓒曰:“鹿台,台名,今在朝歌城中。”正义括地志云:“鹿台在韂州县西南三十二里。”

  注④集解服虔曰:“钜桥,仓名。许慎曰钜鹿水之大桥也,有漕粟也。”索隐邹诞生云:“钜,大;桥,器名也。纣厚赋税,故因器而大其名。”

  注⑤集解尔雅曰:“迤逦,沙丘也。”地理志曰在钜鹿东北七十里。正义括地志云:“沙丘台在邢州平乡东北二十里。竹书纪年自盘庚徙殷至纣之灭二百五十三年,更不徙都,纣时稍大其邑,南距朝歌,北据邯郸及沙丘,皆为离宫别馆。”

  注⑥集解徐广曰:“溊,一作‘聚’。”

  注⑦正义括地志云:“酒池在卫州卫县西二十三里。太公六韬云纣为酒池,回船糟丘而牛饮者三千余人为辈。”

  注⑧正义县,户眠反。

  注⑨正义胡瓦反。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于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①以西伯昌﹑九侯﹑②鄂侯③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淫,④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幷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⑤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⑥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⑦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⑧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注①集解列女传曰:“膏铜柱,下加之炭,令有罪者行焉,辄堕炭中,妲己笑,名曰炮格之刑。”索隐邹诞生云“格,一音阁”。又云“见蚁布铜斗,足废而死,于是为铜格,炊炭其下,使罪人步其上”,与列女传少异。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鬼侯’。邺县有九侯城。”索隐九亦依字读,邹诞生音仇也。正义括地志云“相州滏阳县西南五十里有九侯城,亦名鬼侯城,盖殷时九侯城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邘’,音于。野王县有邘城。”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云‘无不□淫’。”

  注⑤集解地理志曰河内汤阴有羑里城,西伯所拘处。韦昭曰“音酉”。正义牖,一作“羑”,音酉。羑城在相州汤阴县北九里,纣囚西伯城也。帝王世纪云。“囚文王,文王之长子曰伯邑考质于殷,为纣御,纣烹为羹,赐文王,曰‘圣人当不食其子羹’。文王食之。纣曰‘谁谓西伯圣者?食其子羹尚不知也’。”

  注⑥正义洛水一名漆沮水,在同州洛西之地,谓洛西之丹﹑坊等州也。

  注⑦正义费音扶味反。中音仲。费,姓;仲,名也。

  注⑧索隐秦之祖蜚廉子。

  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

  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①纣之臣祖伊②闻之而咎周,③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④无敢知吉,⑤非先王不相我后人,⑥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⑦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柰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注①集解徐广曰:“饥,一作‘□’,又作‘耆’。”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祖己后,贤臣也。”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咎,恶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元,一作‘卜’。”

  注⑤集解马融曰:“元龟,大龟也,长尺二寸。”孔安国曰:“至人以人事观殷,大龟以神灵考之,皆无知吉者。”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相,助也。”

  注⑦集解郑玄曰:“王暴虐于民,使不得安食,逆乱阴阳,不度天性,傲很明德,不修教法者。”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

  ①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②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③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④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大]*白旗。

  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⑤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⑥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于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后世贬帝号,号为王。⑦而封殷后为诸侯,属周。⑧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比干见微子去,箕子狂,乃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

  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进谏不去者三日。纣问:

  ‘何以自持?’比干曰:‘修善行仁,以义自持。’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诸?’遂杀比干,刳视其心也。”

  注②集解郑玄曰:“牧野,纣南郊地名也。”正义括地志云:“今卫州城即殷牧野之地,周武王伐纣筑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鹿,一作‘廪’。”

  注④正义周书云:“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以自焚。”

  注⑤索隐皇甫谧云“商容与殷人观周军之入”,则以为人名。郑玄云:“商家典乐之官,知礼容,所以礼署称容台。”

  注⑥集解谯周曰:“殷凡三十一世,六百余年。”汲頉纪年曰:“汤灭夏以至于受二十九王,用岁四百九十六年也。”

  注⑦索隐按:夏﹑殷天子亦皆称帝,代以德薄不及五帝,始贬帝号,号之为王,故本纪皆帝,而后总曰“三王”也。

  注⑧正义即武庚禄父也。

  周武王崩,武庚与管叔﹑蔡叔作乱,成王命周公诛之,而立微子于宋,以续殷后焉。

  太史公曰:余以颂次契之事,自成汤以来,采于书诗。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①北殷氏﹑②目夷氏。

  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③

  注①索隐按:系本子姓无稚氏。

  注②索隐系本作“髦氏”,又有时氏﹑萧氏﹑黎氏。然北殷氏盖秦宁公所伐毫王,汤之后也。

  注③索隐论语孔子曰“乘殷之辂”,礼记曰“殷人尚白”,太史公为赞,不取成文,遂作此语,亦疏略也。

  【索隐述赞】简狄吞乙,是为殷祖。玄王启商,伊尹负俎。上开三面,下献九主。旋师泰卷,继相臣扈。迁嚣圮耿,不常厥土。武乙无道,祸因射天。帝辛淫乱,拒谏贼贤。九侯见醢,炮格兴焉。黄蓟斯杖,白旗是悬。哀哉琼室,殷祀用迁!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觽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 于是夔行乐,①祖考至,髃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②百兽率舞,百官信谐。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维时维几。”③乃歌曰:

      “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④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⑤率为兴事,慎乃宪,敬哉!”

  • 帝舜谓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难禹曰:“何谓孳孳?”禹曰:“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陆行乘车,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 周文王问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国家呢?”
  • 自古以来,很多人最怕英雄无用武之地,多少人不遇明君即放弃,忠臣难当,尤其面对于昏君更难。
  • 周文王问姜太公:“统理国家、治理百姓的一国之君,其所以失去国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么?”
  • “地理志泾水出安定泾阳。”索隐渭水出首阳县鸟鼠同穴山。说文云:“水相入曰汭。”正义括地志云:“泾水源出原州百泉县西南鮼头山泾谷。渭水源出渭州渭原县西七十六里鸟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鸟鼠山,东流入河。”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养,把姜太公召来,当时太子姬发也在床边。周文王说:“啊!天将要放弃我的寿命了,周国的社稷大事就将要托付给您了。现在我很想听您说说至理明言,好让我明确的传给后代子孙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