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国第一通史:史记(14)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史记卷四 周本纪 第四

周后稷,名□。①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②姜原为帝喾元妃。③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之隘巷,④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

  而□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之,因名曰□。⑤

  注①正义因太王所居周原,因号曰周。地理志云右扶风美阳县岐山在西北中水乡,周太王所邑。括地志云:“故周城一名美阳城,在雍州武功县西北二十五里,即太王城也。”

  注②集解韩诗章句曰:“姜,姓。原,字。”或曰姜原,谥号也。正义邰,天来反,亦作“斄”,同。说文云:“邰,炎帝之后,姜姓,封邰,周□外家。”

  注③索隐谯周以为“□,帝喾之胄,其父亦不着”,与此纪异也。

  注④索隐已下皆诗大雅生民篇所云“诞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诞置之平林,会伐平林;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是其事也。

  注⑤正义古史考云“□,帝喾之胄,其父亦不着”,与此文稍异也。

  □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谷者稼穑焉,①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黎民始饥,②尔后稷播时百谷。”封□于邰,③号曰后稷,别姓姬氏。④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

  注①正义种曰稼,敛曰穑。

  注②集解徐广曰:“今文尚书云‘祖饥’,故此作‘始饥’。祖,始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今斄乡在扶风。”索隐□诗生民曰“有邰家室”是也。邰即斄,古今字异耳。正义括地志云“故斄城一名武功城,在雍州武功县西南二十二里,古邰国,后稷所封也。有后稷及姜嫄祠。”毛苌云:“邰,姜嫄国也,后稷所生。尧见天因邰而生后稷,故因封于邰也。”

  注④集解礼纬曰:“祖以履大迹而生。”

  后稷卒,①子不窋立。②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③不窋以失其官而礶戎狄之闲。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虽在戎狄之闲,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④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⑤公刘卒,子庆节立,国于豳。⑥

  注①集解山海经大荒经曰:“黑水青水之闲有广都之野,后稷葬焉。”皇甫谧曰:“頉去中国三万里也。”

  注②索隐帝王世纪云“后稷纳姞氏,生不窋”,而谯周按国语云“世后稷,以服事虞﹑夏”,言世稷官,是失其代数也。若以不窋亲□之子,至文王千余岁唯十四代,实亦不合事情。正义括地志云:“不窋故城在庆州弘化县南三里。即不窋在戎狄所居之城也。”毛诗疏云:“虞及夏﹑殷共有千二百岁。每世在位皆八十年,乃可充其数耳。命之短长,古今一也,而使十五世君在位皆八十许载,子必将老始生,不近人情之甚。以理而推,实难据信也。”

  注③集解韦昭曰:“夏太康失国,废稷之官,不复务农。”索隐国语云“□稷不务”。此云“去稷”者,是太史公恐“□”是后稷之名,故变文云“去”也。

  言夏政衰,不窋去稷官,不复务农者也。

  注④正义公刘从漆县漆水南渡渭水,至南山取材木为用也。括地志云:“豳州新平县即汉漆县也。漆水出岐州普润县东南岐山漆溪,东入渭。”

  注⑤索隐即诗大雅篇“笃公刘”是也。

  注⑥集解徐广曰:“新平漆县之东北有豳亭。”索隐豳即邠也,古今字异耳。

  正义括地志云:“豳州新平县即汉漆县,诗豳国,公刘所邑之地也。”

  庆节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毁隃立。①毁隃卒,子公非立。②公非卒,子高圉立。③高圉卒,子亚圉立。④亚圉卒,子公叔祖类立。⑤公叔祖类卒,子古公亶父立。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熏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⑥逾梁山,⑦止于岐下。⑧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于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⑨作五官有司。

  ⑩民皆歌乐之,颂其德。⑾

  注①集解音逾。世本作“榆”。索隐系本作“伪榆”。

  注②索隐系本云:“公非辟方。”皇甫谧云:“公非字辟方也。”

  注③集解宋衷曰:“高圉能率稷者也,周人报之。”索隐系本云:“高圉侯侔。”

  注④集解世本云:“亚圉云都。”皇甫谧云:“云都,亚圉字。”索隐汉书古今表曰:“云都,亚圉弟。”按:如此说,则辟方侯侔亦皆二人之名,实未能详。

  注⑤索隐系本云:“太公组绀诸盩。”三代世表称叔类,凡四名。皇甫谧云“公祖一名组绀诸盩,字叔类,号曰太公”也。

  注⑥集解徐广曰:“水在杜阳岐山。杜阳县在扶风。”

  注⑦正义括地志云:“梁山在雍州好畤县西北十八里。”郑玄云:“岐山在梁山西南。”然则梁山横长,其东当夏阳,西北临河,其西当岐山东北,自豳适周,当逾之矣。

  注⑧集解徐广曰:“山在扶风美阳西北,其南有周原。”骃案:皇甫谧云“邑于周地,故始改国曰周”。

  注⑨集解徐广曰:“分别而为邑落也。”

  注⑩集解礼记曰:“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典司五觽。”郑玄曰:“此殷时制。”

  注⑾索隐即诗颂云“后稷之孙,实维太王,居岐之阳,实始剪商”是也。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①季历娶太任,②皆贤妇人,③生昌,有圣瑞。④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⑤文身断发,⑥以让季历。

  注①正义国语注云:“齐﹑许﹑申﹑吕四国,皆姜姓也,四岳之后,太姜之家。

  太姜,太王之妃,王季之母。”

  注②集解列女传曰:“太姜,有邰氏之女。太任,挚任氏之中女。”正义国语注云:“挚﹑畴二国,任姓。奚仲,仲虺之后,太任之家。太任,王季之妃,文王母也。”

  注③正义列女传云:“太姜,太王娶以为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贞顺,率导诸子,至于成童,靡有过失。太王谋事必于太姜,迁徙必与。太任,王季娶以为妃。太任之性,端壹诚庄,维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贤行也。

  注④正义尚书帝命验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衔丹书入于酆,止于昌户。其书云:‘敬胜怠者吉,怠胜敬者灭,义胜欲者从,欲胜义者凶。凡事不强则枉,不敬则不正。枉者废灭,敬者万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盖圣瑞。

  注⑤正义太伯奔吴,所居城在苏州北五十里常州无锡县界梅里村,其城及頉见存。而云“亡荆蛮”者,楚灭越,其地属楚,秦灭楚,其地属秦,秦讳“楚”,改曰“荆”,故通号吴越之地为荆。及北人书史加云“蛮”,势之然也。

  注⑥集解应劭曰:“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伤害。”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修古公遗道,笃于行义,诸侯顺之。

  公季卒,①子昌立,是为西伯。西伯曰文王,②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伯夷﹑叔齐在孤竹,③闻西伯善养老,盍往归之。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归之。④

  注①集解皇甫谧曰:“葬鄠县之南山。”

  注②正义帝王世纪云:“文王龙颜虎肩,身长十尺,胸有四乳。”雒书灵准听云:“苍帝姬昌,日角鸟鼻,高长八尺二寸,圣智慈理也。”

  注③集解应邵曰:“在辽西令支。”正义括地志云:“孤竹故城在平州卢龙县南十二里,殷时诸侯孤竹国也,姓墨胎氏。”

  注④集解刘向别录曰:“鬻子名熊,封于楚。辛甲,故殷之臣,事纣。盖七十五谏而不听,去至周,召公与语,贤之,告文王,文王亲自迎之,以为公卿,封长子。”长子今上党所治县是也。

  崇侯虎谮西伯于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于帝。”帝纣乃囚西伯于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①骊戎之文马,②有熊九驷,③他奇怪物,因殷嬖臣费仲而献之纣。纣大说,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④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蓟,使西伯得征伐。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格之刑。纣许之。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古□国城在同州河西县南二十里。世本云莘国,姒姓,夏禹之后,□散宜生等求有莘美女献纣者。”

  注②正义括地志云:“骊戎故城在雍州新丰县东南十六里,殷﹑周时骊戎国城也。”按:骏马赤鬣缟身,目如黄金,文王以献纣也。

  注③正义括地志云:“郑州新郑县,本有熊氏之墟也。”按:九驷,三十六匹马也。

  注④索隐一物,谓□氏之美女也。以殷纣淫昏好色,故知然。

  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于是虞﹑芮之人①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臱,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只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注①集解地理志虞在河东大阳县,芮在冯翊临晋县。正义括地志云:“故虞城在陕州河北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之上,古虞国也。故芮城在芮城县西二十里,古芮国也。晋太康地记云虞西百四十里有芮城。”括地志又云:“闲原在河北县西六十五里。诗云‘虞芮质厥成’。毛苌云‘虞芮之君相与争田,久而不平,乃相谓曰:“西伯仁人,盍往质焉。”乃相与朝周。入其境,则耕者让畔,行者让路。

  入其邑,男女异路,班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二国君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履君子之庭。”乃相让所争地以为闲原’。至今尚在。”

  注引地理志芮在临晋者,恐疏。然闲原在河东,复与虞﹑芮相接,临晋在河西同州,非临晋芮乡明矣。

  明年,伐犬戎。①明年,伐密须。②明年,败耆国。③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④明年,伐崇侯虎。⑤而作丰邑,⑥自岐下而徙都丰。明年,西伯崩,⑦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注①集解山海经曰:“有人,人面兽身,名曰犬戎。”正义又云:“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幷明,幷明生白犬。白犬有二,是为犬戎。”说文云“赤狄本犬种”,故字从犬。又后汉书云“犬戎,盘瓠之后也”,今长沙武林之郡太半是也。又毛诗疏云“犬戎昆夷”是也。

  注②集解应劭曰:“密须氏,姞姓之国。”瓒曰:“安定阴密县是。”正义括地志云:“阴密故城在泾州鹑觚县西;其东接县城,□古密国。”杜预云姞姓国,在安定阴密县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正义□黎国也。邹诞生云本或作“黎”。孔安国云黎在上党东北。括地志云:“故黎城,黎侯国也,在潞州黎城县东北十八里。尚书云‘西伯既戡黎’是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邘城在野王县西北,音于。”正义括地志云:“故邘城在怀州河内县西北二十七里,古邘国城也。左传云:‘邘﹑晋﹑应﹑韩,武王之穆也’。”

  注⑤正义皇甫谧云夏鲧封。虞﹑夏﹑商﹑周皆有崇国,崇国盖在丰镐之闲。

  诗云“既伐于崇,作邑于丰”,是国之地也。

  注⑥集解徐广曰:“丰在京兆鄠县东,有灵台。镐在上林昆明北,有镐池,去丰二十五里。皆在长安南数十里。”正义括地志云:“周丰宫,周文王宫也,在雍州鄠县东三十五里。镐在雍州西南三十二里。”

  注⑦集解徐广曰:“文王九十七乃崩。”正义括地志云:“周文王墓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原上也。”

  西伯盖□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①诗人道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②后十年而崩,③谥为文王。④改法度,制正朔矣。追尊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⑤盖王瑞自太王兴。⑥

  注①正义干凿度云:“垂黄策者羲,益卦演德者文,成命者孔也。”易正义云伏羲制卦,文王卦辞,周公爻辞,孔十翼也。按:太史公言“盖”者,乃疑辞也。文王着演易之功,作周纪方赞其美,不敢专定,重易故称“盖”也。

  注②正义二国相让后,诸侯归西伯者四十余国,咸尊西伯为王。盖此年受命之年称王也。帝王世纪云:“文王□位四十二年,岁在鹑火,文王更为受命之元年,始称王矣。”又毛诗*[疏]*云:“文王九十七而终,终时受命九年,则受命之元年年八十九也。”

  注③正义十当为“九”,其说在后。

  注④正义谥法:“经纬天地曰文。”

  注⑤正义易纬云“文王受命,改正朔,布王号于天下”。郑玄信而用之,言文王称王,已改正朔布王号矣。按: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岂殷纣尚存而周称王哉?若文王自称王改正朔,则是功业成矣,武王何复得云大勋未集,欲卒父业也?礼记大传云“牧之野武王成大事而退,追王太王亶父﹑王季历﹑文王昌”。

  据此文乃是追王为王,何得文王自称王改正朔也?

  注⑥正义古公在邠,被戎狄攻战夺民。太王曰“民之在我,与彼何异,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遂远去邠,止于岐下。邠人举国尽归古公。他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乃贬戎狄之俗,为室屋邑落,而分别居之。季历又生昌,有圣瑞。盖是王瑞自太王时而兴起也。然自“西伯盖□位五十年”以下至“太王兴”,在西伯崩后重述其事,为经传不同,不可全□,乃略而书之,引次其下,事必可疑,故数言“盖”也。
(待续)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简狄吞乙,是为殷祖。玄王启商,伊尹负俎。上开三面,下献九主。旋师泰卷,继相臣扈。迁嚣圮耿,不常厥土。武乙无道,祸因射天。帝辛淫乱,拒谏贼贤。九侯见醢,炮格兴焉。黄蓟斯杖,白旗是悬。哀哉琼室,殷祀用迁!
  •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觽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 于是夔行乐,①祖考至,髃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②百兽率舞,百官信谐。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维时维几。”③乃歌曰:

      “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④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⑤率为兴事,慎乃宪,敬哉!”

  • 帝舜谓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难禹曰:“何谓孳孳?”禹曰:“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陆行乘车,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 周文王问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国家呢?”
  • 自古以来,很多人最怕英雄无用武之地,多少人不遇明君即放弃,忠臣难当,尤其面对于昏君更难。
  • 周文王问姜太公:“统理国家、治理百姓的一国之君,其所以失去国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么?”
  • “地理志泾水出安定泾阳。”索隐渭水出首阳县鸟鼠同穴山。说文云:“水相入曰汭。”正义括地志云:“泾水源出原州百泉县西南鮼头山泾谷。渭水源出渭州渭原县西七十六里鸟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鸟鼠山,东流入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