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国第一通史:史记(16)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武王病。天下未集,髃公惧,穆卜,①周公乃祓斋,②自为质,③欲代武王,武王有瘳。后而崩,④太子诵代立,是为成王。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穆,敬也。”

  注②正义祓音废,又音拂。斋音札皆反。祓谓除不祥求福也。

  注③正义音至。周公祓斋,自以贽币告三王,请代武王,武王病乃瘳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封禅书曰‘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宁而崩’。”皇甫谧曰:

  “武王定位年岁在乙酉,六年庚寅崩。”骃按:皇览曰“文王﹑武王﹑周公頉皆在京兆长安镐聚东社中也”。正义括地志云:“武王墓在雍州万年县西南二十八里毕原上也。”

  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诸侯畔周,公乃摄行政当国。管叔﹑蔡叔髃弟疑周公,与武庚作乱,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诛武庚﹑管叔,放蔡叔。以微子开代殷后,国于宋。①颇收殷余民,以封武王少弟封为韂康叔。②晋唐叔得嘉谷,③献之成王,成王以归周公于兵所。④周公受禾东土,鲁天子之命。⑤初,管﹑蔡畔周,周公讨之,三年而毕定,故初作大诰,次作微子之命,⑥次归禾,次嘉禾,次康诰﹑酒诰﹑梓材,⑦其事在周公之篇。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髃臣之位。

  注①正义今宋州也。

  注②正义尚书洛诰云:“我卜瀍水东,亦惟洛食,以居邶﹑墉﹑韂之觽。”又多士篇序云:“成周既成,迁殷顽民。”按:是为东周,古洛阳城也。括地志云:

  “洛阳故城在洛州洛阳县东北二十六里,周公所筑,即成周城也。舆地志云‘以周地在王城东,故曰东周。敬王避子朝乱,自洛邑东居此。以其迫厄不受王都,故坏翟泉而广之’。”按:武王灭殷国为邶﹑墉﹑韂,三监尹之。武庚作乱,周公灭之,徙三监之民于成周,颇收其余觽,以封康叔为韂侯,即今韂州是也。孔安国云“以三监之余民,国康叔为韂侯。周公惩其数叛,故使贤母弟主之”也。

  注③集解郑玄曰:“二苗同为一穗。”

  注④集解徐广曰:“归,一作‘馈’。”

  注⑤集解徐广曰:“尚书序云‘旅天子之命’。”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封命之书。”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告康叔以为政之道,亦如梓人之治材也。”

  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复卜申视,卒营筑,居九鼎焉。

  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作召诰﹑洛诰。成王既迁殷遗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无佚。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①迁其君薄姑。②成王自奄归,在宗周,③作多方。④既绌殷命,袭淮夷,归在丰,作周官。⑤兴正礼乐,度制于是改,而民和睦,颂声兴。⑥成王既伐东夷,息慎来贺,王赐荣伯作贿息慎之命。⑦

  注①集解郑玄曰:“奄国在淮夷之北。”正义奄音于险反。括地志云:“泗*(水)**[州]*徐城县北三十里古徐国,即淮夷也。兖州曲阜县奄里,即奄国之地也。”

  注②集解马融曰:“齐地。”正义括地志云:“薄姑故城在青州博昌县东北六十里。薄姑氏,殷诸侯,封于此,周灭之也。”

  注③正义伐奄归镐京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告觽方天下诸侯。”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言周家设官分职用人之法。”古文尚书序,周官,书篇名。

  注⑥集解何休曰:“颂声者,太平歌颂之声,帝王之高致也。”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贿,赐也。”马融曰:“荣伯,周同姓,畿内诸侯,为卿大夫也。”

  成王将崩,惧太子钊之不任,①乃命召公﹑毕公率诸侯以相太子而立之。成王既崩,二公率诸侯,以太子钊见于先王庙,申告以文王﹑武王之所以为王业之不易,务在节俭,毋多欲,以笃信临之,作顾命。②太子钊遂立,是为康王。康王即位,篃告诸侯,宣告以文武之业以申之,作康诰。故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错四十余年不用。③康王命作策毕公分居里,成周郊,④作毕命。

  注①正义钊音招,又古尧反。任,而针反。

  注②集解郑玄曰:“临终出命,故谓之顾。顾,将去之意也。”

  注③集解应劭曰:“错,置也。民不犯法,无所置刑。”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分别民之居里,异其善恶也。成定东周郊境,使有保护也。”

  康王卒,子昭王瑕立。昭王之时,王道微缺。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其卒不赴告,讳之也。①立昭王子满,是为穆王。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

  王道衰微,穆王闵文武之道缺,乃命伯臩②申诫③太仆④国之政,作臩命。⑤复宁。

  注①正义帝王世纪云:“昭王德衰,南征,济于汉,船人恶之,以胶船进王,王御船至中流,胶液船解,王及祭公俱没于水中而崩。其右辛游靡长臂且多力,游振得王,周人讳之。”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伯冏,臣名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部’。”

  注④集解应劭曰:“太仆,周穆王所置。盖太御觽仆之长,中大夫也。”

  注⑤正义尚书序云:“穆王令伯臩为太仆正。”应劭云:“太仆,周穆王所置。

  盖太御觽仆之长,中大夫也。”

  穆王将征犬戎,①祭公谋父谏曰:②“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③是故周文公之颂曰:④‘载戢干戈,载櫜弓矢,⑤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⑥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财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乡,⑦以文修之,使之务利而辟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王世后稷⑧以服事虞﹑夏。

  及夏之衰也,⑨□稷不务,⑩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闲。

  不敢怠业,时序其德,遵修其绪,⑾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⑿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无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欣载武王,以致戎于商牧。⒀是故先王非务武也,劝恤民隐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韂宾服,⒁夷蛮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祭,⒂侯服者祀,⒃宾服者享,⒄要服者贡,⒅荒服者王。⒆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顺祀也,[二0]有不祭则修意,[二一]有不祀则修言,[二二]有不享则修文,[二三]有不贡则修名,[二四]有不王则修德,[二五]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二六]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命,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有不至,则增修于德,无勤民于远。

  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今自大毕﹑伯士之终也,[二七]犬戎氏以其职来王,[二八]天子曰[二九]‘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三0]吾闻犬戎树敦,[三一]率旧德而守终纯固,其有以御我矣。”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畎’。”

  注②集解韦昭曰:“祭,畿内之国,周公之后,为王卿士。谋父,字也。”正义括地志云:“故祭城在郑州管城县东北十五里,郑大夫祭仲邑也。释例云‘祭城在河南,上有敖仓,周公后所封也’。”

  注③集解韦昭曰:“震,惧也。”

  注④集解韦昭曰:“文公,周公旦之谥。”

  注⑤集解唐固曰:“櫜,韬也。”

  注⑥集解韦昭曰:“言武王常求美德,故陈其功于是夏而歌之。信哉武王能保此时夏之美。乐章大者曰夏。”

  注⑦集解韦昭曰:“乡,方也。”

  注⑧集解韦昭曰:“谓□与不窋也。”唐固曰:“父子相继曰世。”

  注⑨正义谓太康也。

  注⑩正义言太康□废稷官。

  注⑾集解徐广曰:“遵,一作‘选’。”

  注⑿正义前人谓后稷也。言不窋亦世载德,不忝后稷。及文王﹑武王,无不务农事。

  注⒀正义纣近郊地,名牧野。

  注⒁集解韦昭曰:“此总言之也。侯,侯圻;韂,韂圻也。”

  注⒂集解韦昭曰:“供日祭。”

  注⒃集解韦昭曰:“供月祀。”

  注⒄集解韦昭曰:“供时享。”

  注⒅集解韦昭曰:“供岁贡。”

  注⒆集解韦昭曰:“王,王事天子也。诗曰‘莫敢不来王’。”

  注[二0]集解徐广曰:“外传云‘先王之训’。”

  注[二一]集解韦昭曰:“先修志意以自责也。畿内近,知王意也。”

  注[二二]集解韦昭曰:“言号令也。”

  注[二三]集解韦昭曰:“文,典法也。”

  注[二四]集解韦昭曰:“名谓尊卑职贡之名号也。”

  注[二五]集解韦昭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注[二六]集解韦昭曰:“序成,谓上五者次序已成,有不至则有刑罚也。”

  注[二七]集解徐广曰:“犬戎之君。”

  注[二八]正义贾逵云:“大毕,伯士,犬戎氏之二君也。白狼,白鹿,犬戎之职贡也。”按:大毕﹑伯士终后,犬戎氏常以其职来王。

  注[二九]正义祭公申穆王之意,故云“天子曰”。

  注[三0]正义几音祈。

  注[三一]集解徐广曰:“树,一作‘樕’。”骃按:韦昭曰“树,立也。言犬戎立性敦笃也”。
(待续)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集解徐广曰:“周书度邑曰‘武王问太公曰,吾将因有夏之居也,南望过于三涂,北詹望于有河’。”索隐杜预云三涂在陆浑县南。岳,盖河北太行山。
  • 太公回答:“身为君王,应该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无才德的人,任用忠诚可靠的人,防止奸诈虚伪的小人。严禁暴动的行为,制止奢侈浪费的习俗。也就是说君王要警惕六贼和七害。
  • 正义列女传云:“太姜,太王娶以为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贞顺,率导诸子,至于成童,靡有过失。太王谋事必于太姜,迁徙必与。太任,王季娶以为妃。太任之性,端壹诚庄,维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贤行也。
  • 简狄吞乙,是为殷祖。玄王启商,伊尹负俎。上开三面,下献九主。旋师泰卷,继相臣扈。迁嚣圮耿,不常厥土。武乙无道,祸因射天。帝辛淫乱,拒谏贼贤。九侯见醢,炮格兴焉。黄蓟斯杖,白旗是悬。哀哉琼室,殷祀用迁!
  •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觽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 于是夔行乐,①祖考至,髃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②百兽率舞,百官信谐。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维时维几。”③乃歌曰:

      “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④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⑤率为兴事,慎乃宪,敬哉!”

  • 帝舜谓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难禹曰:“何谓孳孳?”禹曰:“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陆行乘车,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 周文王问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国家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