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国第一通史:史记(20)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考王封其弟于河南,①是为桓公,以续周公之官职。桓公卒,子威公代立。

  威公卒,子惠公代立,乃封其少子于巩②以奉王,号东周惠公。③

  注①正义帝王世纪云:“考哲王封弟揭于河南,续周公之官,是为西周桓公。”

  按:自敬王迁都成周,号东周也。桓公都王城,号西周桓公。

  注②集解徐广曰:“惠公之子也。”正义巩音拱。郭缘生述征记巩县,周地,巩伯邑。史记周显王二年西周惠公封少子班于巩,以奉王室,为东周惠公也。

  子武公,为秦所灭。

  注③索隐考王封其弟于河南,为桓公。卒,子威公立。卒,子惠公立。长子曰西周公。又封少子于巩,乃袭父号曰东周惠公。于是有东西二周也。按:系本“西周桓公名揭,居河南;东周惠公名班,居洛阳”是也。

  威烈王二十三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

  二十四年,崩,①子安王骄立。是岁盗杀楚声王。

  注①集解徐广曰:“皇甫谧曰元丙辰,崩己卯。”骃案:宋衷曰“威烈王葬洛阳城中东北隅”也。

  安王立二十六年,崩,①子烈王喜立。烈王二年,周太史儋②见秦献公曰:

  ③“始周与秦国合而别,别五百载复合,④合十七岁而霸王者出焉。”⑤

  注①集解皇甫谧曰:“安王元庚辰,崩乙巳。”

  注②索隐老子列传曰“儋□老子”耳,又曰“非也”,验其年代是别人。正义幽王时有伯阳甫。唐固曰:“伯阳甫,老子也。”按:幽王元年至孔子卒三百余年,孔子卒后一百二十九年,儋见秦献公。然老子当孔子时,唐固说非也。

  注③正义秦本纪云献公十一年见,见后十五年,周显王致文武胙于秦孝公,是复合时也。

  注④集解应劭曰:“周孝王封伯翳之后为侯伯,与周别五百载。至昭王时,西周君臣自归受罪,献其邑三十六城,合也。”韦昭曰:“周封秦为始别,谓秦仲也。五百岁,谓从秦仲至孝公强大,显王致伯,与之亲合也。”索隐按:周封非子为附庸,邑之秦,号曰秦嬴,是始合也。及秦襄公始列为诸侯,是别之也。

  自秦列为诸侯,至昭王五十二年,西周君臣献邑三十六城以入于秦,凡五百一十六年,是合也。云“五百”,举其大数。

  注⑤集解徐广曰:“从此后十七年而秦昭王立。”骃案:韦昭曰“武王﹑昭王皆伯,至始皇而王天下”。索隐霸王,谓始皇也。自周以邑入秦,至始皇初立,政由太后﹑嫪毐,至九年诛毐,正十七年。正义周始与秦国合者,谓周﹑秦俱黄帝之后,至非子未别封,是合也。而别者,谓非子末年,周封非子为附庸,邑之秦,后二十九君,至秦孝公二年五百载,周显王致文武胙于秦孝公,复与之亲,是复合也。合十七岁而霸王者出,谓从秦孝公三年至十九年周显王致胙于秦孝公,是霸也。孝公子惠王称王,是王者出也。然五百载者,非子生秦侯已下二十八君,至孝公二年,都合四百八十六年,兼非子邑秦之后十四年,则成五百。

  十年,烈王崩,弟扁立,①是为显王。显王五年,贺秦献公,献公称伯。九年,致文武胙于秦孝公。②二十五年,秦会诸侯于周。二十六年,周致伯于秦孝公。三十三年,贺秦惠王。三十五年,致文武胙于秦惠王。四十四年,秦惠王称王。③其后诸侯皆为王。④

  注①正义扁,边典反。

  注②集解胙,膰肉也。左传曰:“王使宰孔赐齐侯胙,曰天子有事于文武。”

  注③正义秦本纪云惠王十三年,与韩﹑魏﹑赵幷称王。

  注④索隐谓韩﹑魏﹑齐﹑赵也。

  四十八年,显王崩,子慎靓王定立。慎靓王立六年,崩,子赧王延立。①王赧时东西周分治。②王赧徙都西周。③

  注①索隐皇甫谧云名诞。赧非谥,谥法无赧。正以微弱,窃𫓧逃债,赧然臱愧,故号曰“赧”耳。又按:尚书中候以“赧”为“然”,郑玄云“然读曰赧”。

  王劭按:古音人扇反,今音奴板反。尔雅曰面臱曰赧。

  注②索隐西周,河南也。东周,巩也。王赧微弱,西周与东分主政理,各居一都,故曰东西周。按:高诱曰西周王城,今河南。东周成周,故洛阳之地。

  注③正义敬王从王城东徙成周,十世至王赧,从成周西徙王城,西周武公居焉。

  西周武公①之共太子死,有五庶子,毋适立。司马剪②谓楚王曰:“不如以地资公子咎,为请太子。”左成曰:③“不可。周不听,是公之知困而交疏于周也。④不如请周君孰欲立,以微告剪,剪请令楚*(贺)**[资]*之以地。”

  果立公子咎为太子。⑤

  注①集解徐广曰:“惠公之长子。”索隐按:战国策作东周武公。

  注②正义剪音子践反,楚臣也。

  注③正义楚臣也。

  注④正义言以地资公子咎请为太子,周若不许,是楚于周交益疏。

  注⑤正义楚命剪适周,讽周君欲立谁,以微言告于剪,剪令楚*(贺)**[资]*之以地,周果立咎为太子也。此以上至“西周武公”,是楚令周立公子咎为太子也。

  八年,秦攻宜阳,①楚救之。而楚以周为秦故,将伐之。②苏代为周说楚王曰:“何以周为秦之祸也?③言周之为秦甚于楚者,欲令周入秦也,故谓‘周秦’也。④周知其不可解,必入于秦,此为秦取周之精者也。⑤为王计者,周于秦因善之,不于秦亦言善之,以疏之于秦。⑥周绝于秦,必入于郢矣。”

  ⑦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故韩城一名宜阳城,在洛州福昌县东十四里,□韩宜阳县城也。”

  注②索隐宜阳,韩地,秦攻而楚救之,周为韩出兵,而楚疑周为秦,因加兵伐周。

  注③索隐苏代为周说楚王,王何以道周为秦,周实不为秦也。今王责周道为秦,周惧楚,必入秦,是为祸也。

  注④索隐周、秦相近,秦欲幷周而外睦于周,故当时诸侯咸谓“周秦”。

  注⑤正义解音纪买反。代言周若知楚疑亲秦,其计定不可解免,周必亲于秦也。是为秦取周精妙之计。

  注⑥正义代言为王计者,周亲秦,因而善之;周不亲,亦言善之。楚若善周,周必疏于秦也。

  注⑦正义郢,楚都也。楚既亲周,秦必绝周亲楚矣。以上至“八年”,苏代说楚合周。

  秦借道两周之闲,①将以伐韩,周恐借之畏于韩,不借畏于秦。史厌②谓周君曰:③“何不令人谓韩④公叔曰‘秦之敢绝周而伐韩者,信东周也。

  公何不与周地,发质使之楚’?⑤秦必疑楚不信周,是韩不伐也。又谓秦曰‘韩强与周地,将以疑周于秦也,周不敢不受’。秦必无辞而令周不受,⑥是受地于韩而听于秦。”⑦

  注①正义上“借”音精夕反,下音子夜反。

  注②正义乌减反,又于点反。

  注③索隐周君,西周武公也。时王赧微弱,不主盟会,寄居西周耳。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作‘何’。应劭*(曰)*氏姓注云以何姓为韩后。”

  注⑤正义质音竹利反。使音所吏反。质使,令公子及重臣等往楚为质,使秦疑楚,又得不信周也。质平敌不相负也。

  注⑥正义又谓秦曰:“韩强与周地,令秦疑周亲韩,则周不敢不受,秦必无巧辞而令周不敢*(不)*受韩地也。”

  注⑦索隐此史厌说韩,令与周地,使质于楚,令秦疑楚不信周,得不假道伐韩,而犹听命于秦。

  秦召西周君,西周君恶往,故令人谓韩王①曰:“秦召西周君,将以使攻王之南阳也,王何不出兵于南阳?周君将以为辞于秦。②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逾河而攻南阳矣。”③

  注①索隐按:战国策云或人为周君谓魏王云者也。

  注②索隐高诱注战国策曰:“以魏兵在河南为辞,周君不往朝秦也。”

  注③正义南阳,今怀州也。杜预云在晋山南河北。以上至“秦召西周君”,是西周君说韩令出兵河南谋秦也。

  东周与西周战,韩救西周。或为东周说韩王曰:①“西周故天子之国,多名器重宝。王案兵毋出,可以德东周,②而西周之宝必可以尽矣。”③

  注①正义为音于伪反。乃或人为东周说韩王,令按兵无出,则周德韩矣。

  注②正义韩按兵不出伐东周,而东周甚愧韩之恩德也。

  注③正义韩出兵助西周,虽不攻东周,西周愧其佐助,宝器必尽归于韩。以上至“东周与西周战”,是或人说韩令无救西周也。

  王赧谓成君。楚围雍氏,①韩征甲与粟于东周,东周君恐,召苏代而告之。

  代曰:“君何患于是。臣能使韩毋征甲与粟于周,又能为君得高都。”②周君曰:“子苟能,请以国听子。”代见韩相国曰:③“楚围雍氏,期三月也,今五月不能拔,是楚病也。④今相国乃征甲与粟于周,是告楚病也。”韩相国曰:“善。使者已行矣。”

  ⑤代曰:“何不与周高都?”韩相国大怒曰:“吾毋征甲与粟于周亦已多矣,⑥何故与周高都也?”代曰:“与周高都,是周折而入于韩也,秦闻之必大怒忿周,即不通周使,是以弊高都得完周也。曷为不与?”相国曰:“善。”果与周高都。

  ⑦

  注①集解徐广曰:“阳翟雍氏城也。战国策曰‘韩兵入西周,西周令成君辩说秦求救’,当是说此事而脱误也。”索隐如徐此说,自合当改而注结之,不合与“楚围雍氏”连注。正义雍音于恭反。括地志云:“故雍城在洛州阳翟县东北二十五里,故老云黄帝臣雍父作杵臼所封也。”按:其地时属韩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今河南新城县高都城也。”索隐高诱云:“高都,韩邑,今属上党也。”正义括地志云;“高都故城一名郜都城,在洛州伊阙县北三十五里。”

  注③集解汉书百官表曰:“相国,秦官。”骃谓韩亦有相国,然则诸国共放秦也。索隐相国,公仲侈也。

  注④正义谓楚兵弊弱也。

  注⑤索隐已,止也。

  注⑥正义言幸甚也。

  注⑦正义以上至“楚围雍氏”,是苏代为东周说韩,令不征甲而得高都。

  三十四年,苏厉谓周君曰:“秦破韩、魏,扑师武,①北取赵蔺、离石者,②皆白起也。

  是善用兵,又有天命。今又将兵出塞攻梁,③梁破则周危矣。君何不令人说白起乎?曰‘楚有养由基者,善射者也。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之。

  左右观者数千人,皆曰善射。有一夫立其旁,曰“善,可教射矣”。养由基怒,释弓扼剑,曰“客安能教我射乎”?客曰“非吾能教子支左诎右也。④夫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之,不以善息,⑤少焉气衰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者,百发尽息”。⑥今破韩、魏,扑师武,北取赵蔺、离石者,公之功多矣。今又将兵出塞,过两周,倍韩,攻梁,一举不得,前功尽□。公不如称病而无出’。”⑦

  注①集解徐广曰:“扑,一作‘仆’。战国策曰秦败魏将犀武于伊阙。”

  注②集解地理志曰西河郡有蔺、离石二县。正义蔺音力刃反。括地志云:“离石县,今石州所理县也。”蔺近离石,皆赵二邑。

  注③正义谓伊阙塞也,在洛州南十九里。伊阙山今名钟山。郦元注水经云:“两山相对,望之若阙,伊水历其闲,故谓之伊阙。”按:今谓之龙门,禹凿以通水也。

  注④索隐按:列女传云“左手如拒,右手如附枝,右手发之,左手不知,此射之道也”。又越绝书曰“左手如附泰山,右手如抱婴儿”。

  注⑤索隐言不以其善而且停息。息,止也。

  注⑥索隐息犹□。言幷□前善。

  注⑦正义以上至“三十四年”,是苏厉为周说白起无伐梁也。

  四十二年,秦破华阳约。①马犯谓周君曰:“请令梁城周。”②乃谓梁王曰:

  “周王病若死,则犯必死矣。③犯请以九鼎自入于王,王受九鼎而图犯。”④梁王曰:“善。”遂与之卒,言戍周。⑤因谓秦王曰:“梁非戍周也,将伐周也。王试出兵境以观之。”⑥秦果出兵。又谓梁王曰:⑦“周王病甚矣,犯请后可而复之。⑧今王使卒之周,诸侯皆生心,后举事且不信。不若令卒为周城,以匿事端。”⑨梁王曰:“善。”遂使城周。⑩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厄’。”正义司马彪云:“华阳,亭名,在密县。秦昭王三十三年,秦背魏约,使客卿胡伤击魏将芒卯华阳,破之。”六国年表云:

  “白起击魏华阳,芒卯走。”括地志云:“故华阳城在郑州管城县南四十里是。”

  按:马犯见秦破魏华阳约,惧周危,故谓“请梁城周”也。

  注②索隐华阳,地名。司马彪曰:“华阳,亭名,在密县。秦昭王三十三年,秦背魏约,使客卿胡伤击魏将芒卯华阳,破之。”是马犯见秦破魏约,惧周危,故谓周君请梁城周,而设诡计也。

  注③正义马犯,周臣也。乃说梁王曰,秦破魏华阳之军,去周甚近,周王忧惧国破,犹身之重病,若死,则犯必死也。

  注④索隐图,谋也。犯谓梁王,我方入鼎于王,王当谋救援己也。

  注⑤正义戍,守也。周虽未入九鼎于梁,而梁信马犯矫言,遂与之卒,令守周。

  注⑥正义梁兵非戍周也,将渐伐周而取九鼎宝器,王若不信,试出师于境,以观梁王之变也。

  注⑦正义马犯说秦,得秦出兵于境,又重归说梁王也。

  注⑧索隐按:战国策“甚”作“愈”。犯请后可而复之者,言王病愈,所图不遂,请得在后有可之时以鼎入梁也。正义复音扶富反。复,重也。秦既破华阳军,今又出兵境上,是周国病秦久矣。犯前请卒戍周,诸侯皆心疑梁取周,后可更重请益卒守周乎?

  注⑨索隐梁实图周九鼎,且外遣卒戍周和合。秦举兵欲侵周,梁不救周,是本无善周之事,止是欲周危而取九鼎,故诸侯皆心不信梁矣。故不如匿事端,使卒为周城。正义既诸侯生心,不如令卒便为筑城,以隐匿疑伐周之事端,绝诸侯不信之心。梁王遂使城周,解诸侯之疑也。

  注⑩正义以上至“四十二年”,是马犯说梁王为周筑城也。

  四十五年,周君之秦客谓周*(最)**[溊]*曰:①“公不若誉秦王之孝,因以应为太后养地,②秦王必喜,是公有秦交。交善,周君必以为公功。交恶,劝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③秦攻周,而周溊谓秦王曰:“为王计者不攻周。

  攻周,实不足以利,声畏天下。天下以声畏秦,必东合于齐。兵弊于周。合天下于齐,则秦不王矣。天下欲弊秦,劝王攻周。秦与天下弊,则令不行矣。”④

  注①索隐*(最)**[溊]*音词喻反,周之公子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地理志云应,今颍川父城县应乡是也。”索隐战国策作“原”。

  原,周地。太后,秦昭王母宣太后芈氏也。正义括地志云:“故应城,殷时应国,在*(城)*父*[城]*。”按:应城此时属周。太后,秦昭王母宣太后芈氏。

  注③正义客谓周溊曰,周君与秦交善,是溊之功也。与秦交恶,劝周君入秦者周溊,今必得劝周君之罪也。以上至“四十五年”,是周客说周溊,令周君以应入秦,得交善而归也。

  注④正义令音力政反。秦欲攻周,周溊说秦曰,周,天子之国,虽有重器名宝,土地狭少,不足利秦国。王若攻之,乃有攻天子之声,而令天下以攻天于之声畏秦,使诸侯归于齐,秦兵空弊于周,则秦不王矣。是天下欲弊秦,故劝王攻周,令秦受天下弊,而令教命不行于诸侯矣。以上至“秦攻周”,是周溊说秦也。

  五十八年,三晋距秦。周令其相国之秦,以秦之轻也,还其行。①客谓相国曰:“秦之轻重未可知也。②秦欲知三国之情。公不如急见秦王曰‘请为王听东方之变’,秦王必重公。重公,是秦重周,周以取秦也;齐重,则固有周聚③以收齐:是周常不失重国之交也。”④秦信周,发兵攻三晋。⑤

  注①正义以秦轻易周相,故相国于是反归周也。

  注②正义言秦之轻相国重相国,亦未可知。

  注③集解徐广曰:“一作‘溊’,溊亦古之聚字。”

  注④正义按:周聚事齐而和于齐周,故得齐重。今相国又得秦重,是相国收秦,周聚收齐,周常不失大国之交也。

  注⑤正义三晋,韩、魏、赵也。以上至“五十八年”,是客说周相国,令报三国之情,得秦重也。

  五十九年,秦取韩阳城负黍,①西周恐,倍秦,与诸侯约从,②将天下锐师出伊阙攻秦,③令秦无得通阳城。秦昭王怒,使将军摎④攻西周。西周君礶秦,⑤顿首受罪,尽献其邑三十六,口三万。⑥秦受其献,归其君于周。

  注①集解徐广曰:“阳城有负黍聚。”正义括地志云:“阳城,洛州县也。负黍亭在阳城县西南三十五里。故周邑。左传云‘郑伐周负黍’是也。”今属韩国也。

  注②集解文颖曰:“关东为从,关西为横。”孟康曰:“南北为从,东西为横。”

  瓒曰:“以利合曰从,以威势相胁曰横。”正义按:诸说未允。关东地南北长,长为从,六国共居之。关西地东西广,广为横,秦独居之。

  注③正义西周以秦取韩阳城、负黍,恐惧,倍秦之约,共诸侯连从,领天下锐师,从洛州南出伊阙攻秦军,令不得通阳城。

  注④集解汉书百官表曰:“前、后、左、右将军,皆周末官也。”正义摎音纪齨反。

  注⑤正义谓西周武公。

  注⑥索隐秦昭王之五十二年。

  周君、王赧卒,①周民遂东亡。秦取九鼎宝器,而迁西周公于□狐。②后七岁,秦庄襄王灭东*(西)*周。③东西周皆入于秦,周既不祀。④

  注①集解宋衷曰:“谥曰西周武公。”索隐非也。徐以西周武公是惠公之长子,此周君即西周武公也。盖此时武公与王赧皆卒,故连言也。正义刘伯庄云:“赧是臱耻之甚,轻微危弱,寄住东西,足为臱赧,故号之曰赧。”帝王世纪云:“名诞。虽居天子之位号,为诸侯之所役逼,与家人无异。名负责于民,无以得归,乃上台避之,故周人名其台曰逃责台。”

  注②集解徐广曰:“□音惮。□狐聚与阳人聚相近,在洛阳南百五十里梁、新城之闲。”索隐西周,盖武公之太子文公也。武公卒而立,为秦所迁。而东周亦不知其名号。战国策虽有周文君,亦不知灭时定当何主。盖周室衰微,略无纪录,故太史公虽考觽书以卒其事,然二国代系甚不分明。正义括地志云:“汝州外古梁城即□狐聚也。阳人故城即阳人聚也,在汝州梁县西四十里,秦迁东周君地。梁亦古梁城也,在汝州梁县西南十五里。新城,今洛州伊阙县也。”

  按:□狐、阳人傍在三城之闲。

  注③集解徐广曰:“周比亡之时,凡七县,河南、洛阳、谷城、平阴、偃师、巩、缑氏。”正义括地志云:“故谷城在洛州河南县西北十八里苑中。河阴县城本汉平阴县,在洛州洛阳县东北五十里。十三州志云在平津大河之南也。魏文帝改曰河阴。”

  注④集解皇甫谧曰:“周凡三十七王,八百六十七年。”索隐既,尽也。日食尽曰既。言周祚尽灭,无主祭祀。正义按:王赧卒后,天下无主三十五年,七雄幷争。至秦始皇立,天下一统,十五年,海内咸归于汉矣。

  太史公曰:学者皆称周伐纣,居洛邑,综其实不然。武王营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复都丰、镐。至犬戎败幽王,周乃东徙于洛邑。所谓“周公葬*(我)**[于]*毕”,毕在镐东南杜中。①秦灭周。汉兴九十有余载,天子将封泰山,东巡狩至河南,求周苗裔,封其后嘉三十里地,号曰周子南君,②比列侯,以奉其先祭祀。③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社’。”

  注②集解瓒曰:“汲頉古文谓韂将军文子为子南弥牟,其后有子南劲,朝于魏,后惠成王如韂,命子南为侯。秦井六国,韂最为后,疑嘉是韂后,故氏子南而称君也。”正义括地志云:“周承休城一名梁雀坞,在汝州梁县东北二十六里。

  帝王世纪云‘汉武帝元鼎四年,东巡河洛,思周德,乃封姬嘉三千户,地方三十里,为周子南君,以奉周祀。元帝初元五年,嘉孙延年进爵为承休侯’,在此城也。平帝元始四年,进为郑公。光武建武十三年,封于观,为韂公。”颜师古云:“子南,其封邑之号,为周后,故总言周子南君。”按:自嘉以下皆姓姬氏,着在史传。瓒言子南为氏,恐非。

  注③集解徐广曰:“自周亡乙巳至元鼎四年戊辰,一百四十四年,汉之九十四年也。汉武元鼎四年封周后也。”

  【索隐述赞】后稷居邰,太王作周。丹开雀录,火降乌流。三分既有,八百不谋。苍兕誓觽,白鱼入舟。太师抱乐,箕子拘囚。成康之日,政简刑措。南巡不还,西服莫附。共和之后,王室多故。□弧兴谣,龙漦作蠹。颓带荏祸,实倾周祚。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十八年,定王崩,①长子去疾立,是为哀王。哀王立三月,弟叔袭杀哀王而自立,是为思王。思王立五月,少弟嵬攻杀思王而自立,是为考王。此三王皆定王之子。
  • 正义杜预云:“成王营王城,有迁都之志,故赐周公许田,以为鲁国朝宿之邑,后世因而立周公别庙焉。郑桓公友,周宣王之母弟,封郑,有助祭泰山汤沐邑在祊。郑以天子不能复巡狩,故欲以祊易许田,各从本国所近之宜也。恐鲁以周公别庙为疑,故云已废泰山之祀,而欲为鲁祀周公,逊辞以求也。”括地志云:“许田在许州许昌县南四十里,有鲁城,周公庙在城中。祊田在沂州费县东南。”按:宛,郑大夫。
  • 集解韦昭曰:“庶人卑贱,见时得失,不得达,传以语王。”正义传音逐缘反。庶人微贱,见时得失,不得上言,乃在街巷相传语。
  • 不敢怠业,时序其德,遵修其绪,⑾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⑿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无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欣载武王,以致戎于商牧。⒀是故先王非务武也,劝恤民隐而除其害也。
  • 集解徐广曰:“周书度邑曰‘武王问太公曰,吾将因有夏之居也,南望过于三涂,北詹望于有河’。”索隐杜预云三涂在陆浑县南。岳,盖河北太行山。
  • 太公回答:“身为君王,应该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无才德的人,任用忠诚可靠的人,防止奸诈虚伪的小人。严禁暴动的行为,制止奢侈浪费的习俗。也就是说君王要警惕六贼和七害。
  • 正义列女传云:“太姜,太王娶以为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贞顺,率导诸子,至于成童,靡有过失。太王谋事必于太姜,迁徙必与。太任,王季娶以为妃。太任之性,端壹诚庄,维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贤行也。
  • 简狄吞乙,是为殷祖。玄王启商,伊尹负俎。上开三面,下献九主。旋师泰卷,继相臣扈。迁嚣圮耿,不常厥土。武乙无道,祸因射天。帝辛淫乱,拒谏贼贤。九侯见醢,炮格兴焉。黄蓟斯杖,白旗是悬。哀哉琼室,殷祀用迁!
  •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觽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