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100个为什么】

为什么诸事皆宜的好日子称为“黄道吉日”?

作者:心语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大纪元)

  人气: 18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从古至今,凡是遇到婚嫁、祭祀、殡葬、开张、动土、修房建屋等等,人们总喜欢挑个好日子,祈求趋吉避凶,顺利完成,也就是选个“黄道吉日”来办理。在古籍中也有记载,如元朝无名氏《连环计‧第四折》︰“今日是黄道吉日,满朝众公卿都在银台门。”又《儿女英雄传‧第十八回》︰“只今日便是个黄道吉日,请大人咐吩一个小僮把我那半肩行李搬了进来,便可开馆。”

那么,为什么诸事皆宜的好日子称为“黄道吉日”呢?

黄道是天文学名词,指地球围绕太阳公转,自地球上观察太阳和地球在相对位置移动所形成的轨道。如《汉书‧天文志》记载︰“日有中道,月有九行。中道者,黄道,一曰光道。”意思是说,太阳在中道运行,月亮的运行有九条轨道。中道就是黄道,又叫作光道。又宋朝沉括《梦溪笔谈‧象数二》:“日之所由,谓之黄道。”意思是,太阳运行的途径,称为黄道。

古代传统历法中有以干、支记日。另外,有些术数家会再以十二地支,相应的配上十二个不同名称的值日天神,并制定黄黑道日,黄道主吉,黑道主凶。十二日当中,十二个天神各按顺序轮值一次,周而复始,循环不已。

如子日青龙,丑日明堂,寅日天刑,卯日朱雀,辰日金匮,巳日天德,午日白虎,未日玉堂,申日天牢,酉日玄武,戌日司命,亥日勾陈。十二天神所主不同,分掌吉凶。

当遇到青龙(子)、明堂(丑)、金匮(辰)、天德(巳)、玉堂(未)、司命(戌)六神值日时,是吉祥的日子,诸事皆宜,不避凶忌,就是人们常说的“黄道吉日”、“黄道日”。

青龙是神传祥兽,为祥瑞的象征;明堂是古代天子举行大典之地,是权力的象征;金匮为金质之柜,通常秘藏重要文物、文献,是珍奇名贵的象征;天德则是象征上天化育的恩泽;玉堂是宫殿所在、神仙居所,司命则为星名、神名,都是吉祥的象征。

反之,若是天刑(寅)、朱雀(卯)、白虎(午)、天牢(申)、玄武(酉)、勾陈(亥)六神值日,则为凶日,诸事不利,不宜举行任何重大活动,称为“黑道凶日”、“黑道日”。

黑道,原是日月运行轨道之一。古人认为日月运行有九条轨道,即黄道一,青道二、赤道二、白道二,黑道二。此外,古代阴阳学家也把黑道视为凶神,是不吉利的象征,如明朝谢肇淛 《五杂俎.天部二》上载:“一日之中,则有白虎、黑杀、刀砧、天火、重丧、天贼、地贼、血支、血忌、归忌、黑道……等凶神。”

古人做事喜欢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备,才能成其大事。选对了“黄道吉日”,那么就能占有“天时”最有利的时机。@*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汉武帝始,儒家思想和外儒内道谶纬学说流行于两汉。通经、仁孝为两汉取士之据。灵帝、献帝逢汉末坏灭之时,社会道德日下,腐儒俗道充斥。“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描述当时之世为士少才、为子不孝、为官不清、为将不勇之风气。曹操三发求贤令,不拘品行,唯才是举,得天下英豪以道御之。
  • 在尧的晚年暴发天下大洪水。《圣经》记载的诺亚大洪水也大慨发生在这一时期。当时天下分为冀、豫、兖、青、徐、扬、荆、梁、雍九州。九州之外,即为四海;四海之外,就是八荒。《说苑.辩物》称,古代中国“八荒之内有四海,四海之内有九州岛。”
  • 立春这一天是四季开始的第一天。中国自古以农立国,庄稼生产过程是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最关键的还是在于春,因此立春是很重要的一个节气。
  • 小暑在二十四节气中是用以表示年中天气变化的一个节气名称,在每年的7月7日或其后一日,当天空中太阳位置落在黄经105度时。古人有谚语“小暑一日热三分”。中国人对各节气现象和物候的观察早于先秦时代,并由此建立起生活与耕作的规律,是从大自然的体察中所开启的智慧,《礼记.月令》多有记载。“不违时”顺天而作,少力而多获。
  • 温医师相信“万病由心造”,境由心转,病患的态度关乎到医疗效果,“我有时也感觉是病人个人的德行,或是他前世累积的德,有可能因为他人很好,所以菩萨、佛也会助一臂之力。所以我常常觉得不是我治好的,我只是菩萨借的手而已。”
  • 刘备为曹军败于长阪,退守夏口,曹操大军压境,东吴上下主降之风日盛。诸葛亮为联盟孙权抵抗曹操,只身随鲁肃过江,遭到东吴一班名士的诘难。诸葛亮神态自若,以超人的胆识与之展开舌战,辩才滔滔,令东吴一班名士折服,最终说服了孙权,形成孙刘联盟的局面。
  • 七月流火,十月陨萚。火运将逝,水德渐生。天地运行有其定数,人事代谢亦如此。及至嬴秦代周,便如天降洪水,瞬息间席卷神州大地享国八百年的封建王朝。秦始皇即位二十六年之际,赫赫宗周曲终人散,赳赳大秦随即登场,开启了中华绵延两千年的帝国时代。
  • 关于《格庵遗录》的破解从八O年代到九O年代中期,众说纷纭。人们对于预言中讲有大法大道传世这一点比较明确,同时预言以很大篇幅讲述这一新生事物将经历残酷的磨难,也讲述了这个时代的世间万象和人们所面临的问题。
  • 观八年(634年)三月,太宗在长安城西大阅兵,太上皇李渊也亲自巡视,犒劳将士。只见浩大的校武场上,威风凛凛的大唐旌旗在风中飘,扑打出裂帛的声音。数万名将士头戴兜鍪,身披铠甲,彩色的大龙旗、大凤旟在空中飘舞,好似一双神兽从天而降。叱咤中亚的大唐将士一个个甲胄铿锵,一动不动立在五色方阵之中,在弩兵、步兵的方阵之间,神气的骑兵披戴一身明光甲,阳光下折射出耀目的光芒。那一天,冷冽的空气中,唐军手中千万支森森的剑戟好比一座冬天的林子,熠熠发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