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钱要放哪里?(2)

胜间和代

人气 2
标签:

那么,对投资家来说,区分金融投资和赌博的关键究竟是什么?

就是金融投资的风险可以量化为数字,而赌博却不可以;相反地,同样是投资,如果投资家没有把风险量化为数字进行投资,就是赌博,而不是金融投去资。

现在大家应该慢慢明白什么是风险及风险和报酬之间的关系了吧!

用计量战胜风险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风险的历史过程。

从中世到近代,许多的风险在无法计量的同时也是一大赌博。例如,从天候的变化到瘟疫、遗传基因的病变到赌博的算,全都听天由命,被认为是不可预胜测的。

但是一六○○年代,帕斯卡 (Blaise Pascal,1623-1662,法国数学家)、费马(Pierre de Fermat,1601-1665,法国数学家)、葛兰特等人,提出了概率论和统计概念。统计概念提出之后,人类逐渐懂得从少数的样本去推算母集团,或者为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推算出一个概率。然后,再更进一步分析人类最大的风险,也就是人类的死亡原因,并将统计概念应用在预防疾病及健康管理等的风险管理之上。从这个时候起,人类即有能力开发保险,也有能力集资做大规模的投资。

进入一七○○年代,白努力(Daniel Bernoulli, 1700-1782,瑞士数学家、物理学家)证明风险效用因人而异,就算再理性的人,也会视情况考虑概率期待值、之后,而采取不理性的行动。

伯努力之后,拉普拉斯(Pierre-Simon Laplace, 1749-1827,法国数学家)高斯 (Johann Carl Friedrich Gauss, 1777-1855,德国数学家)等人继续做这些研究。换句话说,从前被大家认为是偶然的许多现象,在经过正确的资料收集及贴切的推论之后,被证明并非是偶然而是必然的。

风险可以计量之后,金融事业即开始蓬勃发展。投资家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再将投资所获取的资金移到国外,借着投资扩张自己国家的领土并引爆产业革命,创造了现代的资本主义,于是懂得将风险量化为数字指标,让风险和报酬保持平衡,以便自己的投资可以很容易就获取报酬的人,就越来越富有了。想知道风险计量发展的读者,可以去看看彼得‧伯恩斯坦(Peter L. Bernstein)所写的《与天为敌──人类战胜风险的传奇故事》(商周出版)。

当社会进入风险可以计量,而且可以因应风险而产生报酬的资本主义社会之后,有一部分不懂、也不会计量投资风险的人,相对于有一部分的人会应用“现代”知识生存,这些人就只会用“近代”知识讨生活了。

我举一个最浅显的例子,假设有A先生把所有资产都换成活期存款存入银行,B先生则边承担风险边投资。这个时候只要银行不倒,A先生的活期存款保证还本,所以可以防止资产减损;但是B先生的资产却可以以一定的概率增加。换句话说,A先生的资产是相对下滑的。

其中原因,我们可以用“现在价值”的概念来说明。这个概念就是,现在的一百万元的价值会比五年后的一百万元值高出许多。因为如果把这一百万拿的价去投资股票,五年后这笔钱或许会减为七十万,或许也会增加为二百万,但是在统计上,增加的可能性远超过减少的可能性。@

摘 自 《钱不要存银行》 商周出版社 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我们的钱要放哪里?(1)
为钱工作?把兴趣变成动力做再多也不累
对工作缺乏动力?有可能价值观的方向错了
3分钟打动面试官 你一定要懂得这件事
最热视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