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移民:温和的哥哥和爱动武的妹妹

吴茵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这小家伙才两岁,话都说不清楚就会打妈妈的手心啦!我做的什么事情不合她的心意了,她把我的手拉过来就打!”我向电话那一头的姥姥抱怨我那才两岁的小闺女。

“啊,和你小时候挺像啊,你小时候呀,早上不想起床,我叫你起床,你过来打我一下就往床里面跑。”姥姥口气满轻松。

“呃……”没想到我小时候还有这样的臭事,我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小时候是这样啊?”

“可不是嘛?”姥姥来了兴致,就像我一谈起孩子就来兴致一样:“你还不止打我呢,你还喊:‘不许太阳起床!’”

“噢!……”没想到我还有过这么专横的时候,连太阳都要管。可是现在连一个两岁的乳臭未干的小毛孩都管不了。

放下电话,倒是有些释然:原来闺女和我很像啊,这么说还是有改正的可能了,因为我长大了以后还是满讲道理的。当然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老公也应该同意这个看法吧。

走廊里传来啪嗒啪嗒的小跑声,肯定是女儿,而且光着脚。门被慢慢地推开了,一张小脸伸进来,宽宽的脑门,小小的下巴,灵活的眼神,和我小时候的一张照片很像呢。女儿看到我在,笑得露出了上门牙之间的缝,她很快地跑到我的跟前,两只手往上一伸,用她那嫩嫩的娃娃音说道:“抱抱。”我把她放到腿上,看着她纯真无邪的笑容,问她:“你是不是就是为了让妈妈明白姥姥小时候是怎么把妈妈带大的,所以你就来当妈妈的女儿了?就是为了让妈妈看看妈妈小时候多让人费心?”女儿像听懂了似的,笑得更欢了。

“以后妈妈不再打你手心了,妈妈要和你好好讲道理。”我一边说,一边把妹妹的小手拉过来:“打手心很疼吧?”这回妹妹听懂了,严肃地点了点头。“我不再用哥哥的标准来要求你了,好吗?”“好!”妹妹使劲点点头,用清脆的童音回答。

四岁的哥哥长得和老公小时候照片的相似度高达80%,脾气相似度也高达80%,非常温和,从来不主动使用暴力,只是在被妹妹逼急了的时候才会对妹妹大喊,非常偶尔的也会动手,但是只要一说他,马上就停下来。以前,我一直用哥哥的行为衡量妹妹,当然爱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妹妹就经常被打手心了。说是武力,其实也只不过是孩子间的小矛盾,你拿了我的玩具啦,我要在你的图画书上画画而你不让啦……还不太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妹妹只会用肢体语言表达,就是上去抢,抢不到就哭,有时还会打哥哥。

和姥姥的谈话对我来说像是个棒喝:“别怪孩子了,她还不是从你这里遗传的?为了帮她改正,你就得给她更大的耐心,她也需要更多的时间。”

妹妹跑开了,又回过头给我一个笑脸。“人家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我看着她想到:“比如爱笑,爱干净,主动收拾玩具,自己脱衣服穿衣服,非常自立,遇到问题积极想办法,尝试很多次都不气馁,善于和人交流,是个典型的阳光娃娃。这点上,哥哥可真得好好向她学习呢。”

这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孩子,可真是活生生的教材呀,让我明白了要用平常心看待别人的优点和缺点,要多看他们的优点,并用更大的善心和耐心说明他们改正缺点。

可是明白了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这不,我看到妹妹在抢哥哥的画笔的时候,心里还是在冒火,不过这次能控制住不去打她的手心了,而是说理教育,但好像效果甚微,不过没有关系,要坚持,对孩子就是得耐心耐心再耐心,这样用说理教育出来的孩子,长大了也应该讲道理吧。@*

高精度图片
温和的哥哥和爱动武的妹妹。(摄影/吴茵)

高精度图片
温和的哥哥和爱动武的妹妹。(摄影/吴茵)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先生问:我在中餐馆做厨师,来德国不到一年,虽然老板对我的工作没有意见,但是他以生意不好为由,每个月给我的工资比事先约定的少100欧元。我很想离开这个餐馆,到别的餐馆工作,但是老板说我只许在他这里工作,如果我不在他这里工作,我就得回国。而且我的居留马上就要到期了,我又面临着延居留的问题。我想问,我有没有可能到别的中餐馆去工作?如果我离开这个餐馆,我的居留怎么办?
  • 我已经在德国上了4年大学,因为种种原因不想继续求学,而是想通过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把学生签证转成工作签证。请问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我念完大学再成立公司,那么得到工作签证的可能性是否会更大一些?
  • 我的经历是比较典型一类德国华人的经历;到德国上大学,毕业后工作,结婚生子,我先生也是如此。所以我对中国社会其实并没有深层次的了解。但是通过我的职业–翻译,我认识了一些从中国来的人,让我看到了一些中国社会的片断,也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
  • 在《超级访问》节目组多次力邀下,沉寂六年的天后那英终于接受了我们的访问,这是那英沉寂了六年后首次接受采访。很多粉丝们为见那英,从全国各地赶到《超级访问》节目的录制现场,可见天后的魅力不减当年。那英刚一出场就受到歌迷们的热烈欢迎,现场曾一度失去控制。现在的那英有什么转变,生活中又有什么新的感悟,六年里发生了哪些故事,以后她又有什么打算?听那英在节目中一一讲述。
  • 问:租赁房屋的内部颜色可以自己决定吗?
  • 问:租赁房屋必须定期内部粉刷吗?
  • 在以前的一期文章中,我介绍了中国厨师在合同期满回国后如何退养老金。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介绍一下退养老金手续上的一些变化。
  • 问:中国短期进修人员在欧洲出事故如何索赔?
  • 问:我是劳务厨师,在德国工作将近四年,两个月后回国,曾因劳资纠纷把我以前的老板告上了法庭并赢了官司,前老板恼羞成怒告我曾经拿刀威胁过他的生命并偷了他几千欧元。因为我马上就回国了,所以开庭时我肯定无法出庭。我有计划过几年仍然作为劳务厨师来到德国工作,如果我现在不理睬这个官司而直接回国,后果如何?如果我按前老板索要的数目给他钱,把事情了结,后果如何?
  • “啊,德国联邦副部长请客呀!”当我看到一个大陆农业部门官方代表团的排程的时候,我小小地惊喜了一把,“我还没有吃过这个级别的大餐呢。”上次一个大陆中等级别的官员拜访德国联邦农业部,一个德国同级别的官员接待,我做翻译,公事之后我们去了市中心一家泰国馆子吃饭,现场点菜,一人一份,一个大盘子里面主食副食都有,典型的德国吃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