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从蛮夷之地到佛教圣地—杭州2

蒙古大汗与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尽管身为蒙古帝国的大汗,拥有广阔的领土,但忽必烈却只能靠着马可波罗的描述,拼凑出天下的全貌。一天,忽必烈忽然对杭州有了兴趣,随着马可波罗的娓娓道来,一个杭州的想像就此开始……

蒙古人建立的帝国拥有本次人类历史中最广阔的领土。帝国境内的信差马不停蹄的骑马,也必须用掉一年的时间才能横越这片疆域。这辽阔的土地在名义上都属于蒙古大汗所有,但汗国不再依附宗主国后,忽必烈建立的元朝实际的权力范围,除了蒙古与中土外,只能达到新疆、西藏等地而已。忽必烈是元朝的开国皇帝,却也成为大蒙古帝国的末代大汗。

马可波罗记得大汗的书桌上经常摊着一张大地图,上面标示着大蒙古国全部的领土范围,那是忽必烈的天下。他经常对着地图沉思,当马可波罗在旁边时,他会指着地图上的某一点,询问马可波罗是否到过此处,以及当地的情况如何等等问题。

马可波罗对每个城市或区域的描述,就好像一块块拼图,成为大汗了解他的世界、拼凑出天下全貌的媒介。只有在此时,忽必烈才会觉得,自己所拥有的庞大壮盛辉煌的帝国,不再是一张白纸黑线的地图,而是一个鲜明真实的世界。

在想像中诞生的城市

马可波罗到过太多地方了,远远超出他所能记忆的程度。他实在无法清楚地记得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所以除非一个城市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才会印入马可波罗的脑海里。不被记忆的城市就好像不曾存在于世界上一样。但大汗的问话不能不回答,也不能经常以“忘记了”、“不清楚”或“不知道”作为答复。于是那些处于记忆之外、被遗忘的城市,就借着想像与在旅途中听来的关于当地的传闻,在马可波罗叙述的当下,再度复活。

不管是想像出来的,还是记忆所及的城市,马可波罗讲来是如此的缤纷奇妙,每次都使忽必烈充满半信半疑的惊叹。这种惊叹与其说是为自己拥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地方而感到高兴,毋宁说是赞叹着这造物主所创造出来的大千世界。忽必烈崇信佛法,知道人的想像只是空想,而高级生命的想像却是有力量的,神的一念可以创造出真实的世界与万事万物。

忽必烈回想起以前听马可波罗叙述时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刹那间,时光仿佛又回到从前。他精神一振,步履矫健的走向书桌,顺手摊开那张熟悉的大地图,准确地指着杭州的位置,如往常一样地开始了他的问话:“马可波罗,告诉我杭州的情形!”

马可波罗见到大汗回到他原本熟悉的模样,又高兴、又恭敬的,并且学着南方说书人的语气,开始了他对杭州的叙述:

“尊敬的大汗,当我作为枢密副使去到杭州时,受到当地官员地隆重接待。他们为了让我更加了解杭州,派了一个很有学问的当地文人做我的向导,告诉我杭州的历史、在那里发生的典故传说,并带我在杭州城里四处参观。在介绍杭州各处的情况以前,让我先告诉您杭州古老悠久的历史……”

杭州的历史

杭州为何叫杭州,有个遥远的典故,是和远古治水的大禹有关的传说。相传在那大洪水弥漫的年代,大禹到会稽山会见各地诸侯,是乘着船去的。他弃航(古文为杭)登陆的地方,后来就被称为“余杭”或“禹杭”,这也就是杭州地名的由来。

江南在上古时期一向被视为蛮夷之地,到春秋战国时期,先后为吴越和楚国所有,秦灭楚后设会稽郡。秦始皇巡游东海时,曾到杭州钱唐。东晋时期梵僧慧理来中国传扬佛法(西元三二六年),在“仙灵所隐之处”的山下建寺,是为灵隐寺。位于飞来峰的岩洞旁有个“理公塔”,就是埋葬慧理的地方。


图 ◎ 萧素惠

跟灵隐寺大有渊源的,还有大名鼎鼎的济公和尚(一一三零~一二零九年),他因为外表邋邋遢遢、状似疯疯癫癫,所以又被叫做济癫。济公和尚是南宋时的人,十八岁在灵隐寺出家。他具有特异功能,经常运用功能来帮助百姓,留下许多传奇事迹,十分受百姓敬仰。但他却受到妒忌他的和尚的排挤,被撵出灵隐寺。济公在七十九岁时,留下一首偈后端坐圆寂,死后就葬在杭州西南大慈山虎跑泉处,当地建有两层楼高的济公塔院来纪念这个奇特的修炼人。

杭州虽然悠久,但迟至隋朝才开始建城,那是隋文帝时期的事情(五九一年)。到隋炀帝时期开凿江南运河,杭州成为运河的起讫点,从此开始快速发展。到唐朝末年黄巢之乱后,城市进行大规模的扩建,新建的罗城周长达三十五公里。

唐朝建立后,除了为避开国讳,将钱唐改为钱塘外,历代致力于建设杭州,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白居易(七七二~八四六年)在担任杭州刺史的三年任内,对水利灌溉所作的贡献。在西湖上,从断桥延伸到孤山的长堤被称为“白堤”,就是为了纪念他的功绩。

三百五十多年后(西元一零八九年),又有一个大诗人到此担任知府,就是北宋的苏轼(西元一零三七~一一零一年)。他也同样致力于改善水利,也筑了一道遍植柳树和花树的长堤,这座堤同样为后人以其名命为苏堤,来纪念苏东坡为百姓所作的贡献。“苏堤春晓”早在南宋时期,就已经名列“西湖十景”之一了;现在则是“钱塘十景”的其中一景。

在这之前,作为五代十国时期中吴越国的首都,杭州被大力建设,而成为江南的首善之都。吴越历代君王皆笃信佛法,对建造寺院不余遗力,使杭州成为佛教圣地,许多至今尚存的佛塔、佛寺,如灵峰寺、六和塔、雷峰塔等,皆为当时所造。◇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15期【历史新观】栏目(2009.04.02~04.08)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17/6156.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拥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却因病痛及丧妻丧子之痛而终日郁郁寡欢,唯有马可波罗带着游历各地的奇闻和他分享时,才能使大汗暂时摆脱老病的折磨。关于杭州的点点滴滴,就在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中展开……
  • 用刑后的秦嵩仍旧不招出其卖国的罪行,于是包公使出一招,让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谋
  • “是鱼还是鸟?”这是企鹅的终极问题。从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们将跺步在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 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老鹰辩论的精彩内容;秃鹰的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 鸟和它们真实的自我距离越来越远,对于什么才是真实,已彻底失去了掌握。真实就悬在它们自由发挥的嘴上、随意诠释的脑子中,那或许是因为真实变得令它们十分痛苦的缘故。
  • 原本充满了飞翔和鸣唱的鸟国沉寂了,更多的鸟一头头被抬入医院,像是被吸入遥远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鸟再也没有从里边出来……
  •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

  • 那些别有用心的诋毁和嫦娥有什么干系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气把惩罚扭转为奖赏,并且把悲哀遗忘。月儿轻盈,载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鸟幽深而又辉煌的宫殿。树是鸟的家园,所以树冠丰满,树干高入云霄。广大的风和雪是天帝遗留在鸟国的备忘录,把遥远带到鸟的身边,勾起它们久远以前的回忆……
  •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包公趁机带秦嵩来到开封府,一场不能曝光、卖国求利的地下密谋,即将被揭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