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生命的意义–专访陈美绸女士

陈美绸女士参加洪法炼功活动(图片由作者提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住在嘉义的陈美绸,有个幸福美满的大法家庭。家中四口(先生,自己以及一对儿女)都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一家人不但因为大法而获得了健康的身体,更因为大法而获得了快乐与自在的心情。但是,当初要走进大法修炼之路,却是充满着障碍与挫折。

打从小时候开始,美绸的心中就存有一股莫名念头,常常自己就在家里,却有种想“回家”的冲动,但是却又说不清楚想回去“那一个家”,只觉得这个世界对她而言很陌生,无论在那儿都没有家的归属感。年岁渐长后,美绸脑海里还是常常浮现许多疑团 :“人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去?人来世上一遭的意义与目地究竟为了什么呢?”“为什么有人过得那么好,有人过得那么苦?有人长得这么漂亮,却有人长得很丑?”而受的教育多了,也就想试试从书中来寻找解答。因此有关宗教或命理的书,美绸总是一本也不放过。可是,寻寻觅觅几十年,却还是找不到满意的答案。

后来又听人家说,修炼可以达到另一个不同的境界,于是又皈依某个法门,不但是自己诚心的投入去修炼,更把家人通通都拉进去一起修炼。然而,修炼几年下来,不但没有达到“袪病健身”的效果,更没有像人家所说的达到更高的层次。虽然全家人都修炼的很认真,经书上头要求的事,要做的东西,一样也不少,可是却是炼到丈夫耳鸣腿疼、女儿车祸、儿子面黄肌瘦,自己更是腰酸背痛、贫血失眠,甚至有一只手不知名的疼痛而无法抬举。

“有段期间我还跑去学紫微斗数与易经,学到可以帮别人相命的程度呢。可是最后却发现,无论命理学得再好,也只能大略知道一个人的过去与未来,对于人为什么要来这世上一遭的目地与意义,依然得不到解答。”美绸说。“后来又有人找我去神坛帮忙,去当神明的翻译,负责把神明的旨意表达出来。”就这样在坊间神坛中也打转了一年多。“我看到许多善男信女去求神袪病,有时巧遇办好,但常常神明也无能为力。我自己也曾求助神明让我的病痛好转,但却是徒劳无功。”美绸回忆着。“当时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有些病好袪,有些就不好袪,直到后来学了法轮大法之后,才知道袪病的因果关系。”

由于身体的病痛一直没有好转,美绸又想转而寻求其他方式来改善。于是也曾经在公园跟着练跳舞,说也是有益健康,结果跳了一年多,手还是不能抬举,身体疼痛也更加严重了。就在美绸几乎要对未来感到绝望时,有一天突然就遇到了一位先前也在同一个宗教法门中修炼的太太。

“我记得那时我们一起在那法门中修炼,她整个人炼到后来全身发黑,而且显得非常老态,打坐时她坐在墙角的模样,活像个老巫婆。后来她也就没有再炼了。”但是,当美绸再见到她时,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看起来变的年轻了,有气色也很有活力,而且整个人还变漂亮了。我当时讶异的不行,赶快请教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美绸笑着说。“结果,她就告诉我是炼法轮功的结果。还告诉我炼法轮功除了可以袪病健身,还可以修命。我于是就打听了相关资料,隔天马上早起到公园去学。”

不可思议的事竟然就这样发生了。美绸才开始去学法轮功一个礼拜,长久困扰的大大小小病痛,包括举不起来的那只手,竟然不知不觉就这样好了,全身感觉舒舒服服的。“我真的体会到转法轮书中所写的,完全没有病痛的感觉是什么。”那种说不出的美好与感动,让美绸决定要叫其他家人也都转向来学法轮大法。

“因为我不再花大钱买药吃,所以先生二话不说就跟我一起去学法炼功。”美绸说。“儿子虽不反对,但意愿也不高,我怕催太急反而让他起反感,于是就这样半推半就的带他进来。”美绸接着说。“女儿当初是反对最强烈的,她不认同我一下炼这个,一下又要学那个。这下又要她学法轮功,因此她强烈坚持要留在原来的法门继续修炼。”美绸知道学法这件事无法强迫,于是就期望以自己身体与心理的改变来影响她。一段期间下来,女儿看到妈妈的健康有明显改善,各方面也都变的更好,自然有些动摇,可是心中的矛盾却让她还是无法放弃先前的法门来学法轮功。终于有天晚上,美绸的女儿要睡觉前,手中拿着妈妈要她看的“转法轮”, 跪在床前祷告说 :“宇宙中最大的神啊,请你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做吧。我自己真的很矛盾,不知道那样才是对的。”当天晚上女儿就带着这个问题入睡,结果在睡梦中很自然的流下泪来,而在隔天起床就来告诉美绸说 :“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我要学法轮功。”

而那些从小就在美绸心中对生命的疑惑,在过去的神明、宗教与命理中并没有办法找到答案,却在学习法轮大法之后一一的解开了。“现在我知道,我们的生命都是从遥远天体来的,当人的目地就是要返本归真,这个本与真就是我们真正的家。而只有当我们将自己修炼到先天最纯真善良的本质时,我们才有资格回去那个原来的家。”美绸说着她的感想。“而世上所有事物都有其因果关系,美丑贫富也许是先天条件所定,但却不会影响一个人想要修炼的心与可以达到的成果。”

由于自身受益许多,因此美绸也积极的参与洪法活动,希望将这美好的机缘带给更多人。“令我感到可惜的是,有些老人家,明明知道修炼法轮功有益身心健康,却还是不肯学习修炼。因为他们总是想说生了病,有儿女在旁边会照顾,比较不会孤单。若身体好好的,儿女就不会常在身边了。或是宁可拿药回家吃,讨个安心。”美绸感慨的说。“其实,他们不知道,一个家庭要是有个人生病,全家人都得因此赔上许多的时间、精力与金钱。如果全家人都可以来修炼的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自然家庭就和乐,生活就更美好,何乐而不为呢?”

而当美绸得知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国政府当局的恶性迫害,使得人们普遍对法轮功产生误解与偏见时,美绸更是毅然的投入对中国人民讲清真象的行列中。除了到国外参加活动对海外的中国人讲真象外,美绸还非常努力的学习使用网路聊天工具来对中国人民讲清真象。“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遇到了一位不认同大法的大陆公安,但是在聊天过程中,我感觉他的内心深处并不是要说大法的坏话,只是因为他所担任的职位关系,所以我就跟他说要送他一份珍贵的礼物,而把我的一条绣着法轮大法字样的黄色围巾,跟真相光碟片一起给寄了过去。结果竟然有一天,他用一部网路摄影机要我看他围着我寄给他的大法围巾坐着,而且把法轮大法与真善忍的字,都显示给我看。就在摄影机的那一头,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生命,看到了黄围巾的力量,看到了那位公安内心中善与恶的交战和他自己选择的未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住台湾的彭清一先生,退休前是政府单位高级主管。他有一个八位兄弟姊妹的大家族。虽各有家业,但卧病二十几年的老母需要大家的照顾,为此彼此间常发生些摩擦,但自从家中二十多人相继修炼法轮功后,往日的矛盾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和乐融融,妯娌相处的像亲姊妹般……
  • 言谈中总带着笑容的台中县复兴国小教师张慈喜,是朋友圈里公认的当代媳妇楷模。结婚至今二十多年,与公婆、小姑、小叔同住,除了担任教职工作外,还要料理一家九口人的家务,在当今以双薪小家庭为主流的台湾社会,实属少数。而她尽心尽责侍奉年迈公婆、操持家务,更赢得亲友的敬佩与称道。面对繁重的家务、遭受病痛折磨的公公,又要兼顾教学工作,张慈喜能游刃有余、无怨无悔,却是在学炼了法轮功后做到的。
  • 我去一位大法弟子家交流修炼心得,不久员警就来了,说邻居举报法轮功正在聚会。当场的三位大法弟子全部被抓,我因为有事在员警来前早走了一步。
  • 数据在人类的日常生活里是一种很说明问题的统计方式,我们这里提供给您一组数据当作参考:十年前,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当时,全世界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国家不过30多个,如今已达到114个。在台湾,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从99年的三千人增加到60万人,也就是暴增了几百倍。
  • 我们做为军人,部队的军官干部,其使命是维护正义,捍卫良知!我们的良心与道德与民心同在!我们驻守的应该是保国为民,惩恶扬善的正义之师!邪党运用国家机器来迫害人民,盘剥百姓、打压良善,长期残酷的迫害上亿善良的法轮功修炼民众的事实为天地所震怒!人神共愤!邪恶的中共与正义的“真、善、忍”天法为敌,毁灭人类生存底线、破坏传统与道德,把国家机器作为其肆逞邪恶的帮凶真是天理不容!身为军人的我们,坚决退出邪党(退党、退团、退队)及一切中共组织,维护正义良知!并呼唤更多的善良正义民众一起行动起来把邪党中共埋葬!!!
  •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继今年5月10日刊文诽谤留学博士竹学叶“躲妈妈”、出国十年无音讯,中共喉舌新华网5月22日再度抛出一篇题为“‘躲妈妈’的根源是‘法轮功’”的文章。文章捏造称,“竹学叶曾经是一个孝子、好兄长,修炼法轮功后变成‘失去人性’者”。
  • 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经常应邀参加庆典或游行等社区活动,屡屡受到主办方与民众的好评。法轮大法的游行队伍阵容庞大,内容丰富,大多由气势磅礡的天国乐团领队,在震撼人心的音乐声中,人们紧接着看到的是使上亿人身心受益的法轮功五套功法的展示,还有展现中华五千年文化的仙女队、腰鼓队和旗鼓队等。法轮大法学员清新脱俗、平静祥和的演出阵容备受赞赏。每当游行队伍经过主席台时,主持人会向全场介绍法轮大法洪传于全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有一亿人按照“真、善、忍”在修炼。
  • 数据在人类的日常生活里是一种很说明问题的统计方式,我们这里提供给您一组数据当作参考:十年前,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当时,全世界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国家不过30多个,如今已达到114个。在台湾,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从99年的三千人增加到60万人,也就是暴增了几百倍。
  • 台北荣星公园每天早晨有数十个团体在运动,非常热闹。在民权东路与龙江路交界的入口处,最显眼的平台上有一群最特别的团体,十年来,每天最早,天还未亮,就开始炼功,他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 (大纪元记者梁朝阳综合报导)这是位刚走进法轮功半年的新学员的经历。大学毕业后的他开过公司,办过厂子,均以失败告终。一次来到学炼法轮功的二姐家,本想劝二姐迷途知返,谁知翻读了《转法轮》后,竟在书中找到了令他多年困惑不解的答案。于是这位“坚定的无神论者”也开始学炼起了法轮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