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东方传说中的城市

蒙古大汗与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忽必烈讲述完元朝开平与大都的故事后,不禁开始感伤物是人非的情景,元朝的强盛与富裕,对他来说,宛若一场梦……


图 ◎ 萧素惠

元大都也由刘秉忠规划建设,此外也有阿拉伯籍和其他外国工匠参与其中。在建造地上物之前,先埋设全城的下水道,再建造宫殿王府、内外宫三重城墙等建筑,费时二十余年而成。

根据考古发掘,元大都呈长方形,大小近似北宋汴京,约为隋唐长安的五分之三大小。城内街道一如唐长安的笔直宽敞,经纬垂直交错,大街宽二十八公尺,小街十四公尺,胡同是小街宽度的一半。

外城分六十二坊,只允许富人和官员迁入,其余百姓只能留在西南边的金朝旧都。元大都虽然仿照隋唐长安的城市格局,规划四方整齐的居民坊地,但各坊四周已经不再营建坊墙来包围坊区了。元大都还有一项创举,就是在城市的中心建造巨大的钟楼鼓楼,作为报时之用。元大都实行宵禁,夜晚鸣钟三下后,除非有特殊情况如生产、疾病而外出延医外,禁止居民在街道上行走。

元朝将其疆域里的人民分成四种,实行种族政策与严格的控制措施。根据马可波罗记载,元朝规定在原金朝和南宋城市的所有民宅,每个房舍门户上必须贴示户主及全家姓名,此外奴仆姓名、牲畜数量等,也得详记于上。就连外商旅客投宿客栈,也需依照不同国籍分别居住于官府指定的旅舍,并且必须登记姓名和投宿及退房的时间。

蒙古人信奉喇嘛教,城里宫内建有多座密宗寺庙。元朝皇帝对宗教采取自由开放政策,加上帝国辽阔,包含民族众多,遂形成各民族的各种宗教场所在城内林立的景象,除了中土传统的佛寺道观外,还有喇嘛庙、清真寺、景教教堂、拜火教祭坛等。

皇城位于全城南部的中央,皇城的中心是海子,就是今日的中、南、北海,北边是宫苑,东部是宫城,西侧则建有广大的寺庙。皇宫和朝廷所在的宫城位于全城的中轴线上,社稷坛位于西面城门内,太庙则相对应的位于东门内,市场集中在城市的北边,完全符合《周礼.考工记》里“左祖右社、前朝后寝”的传统布局。

城市是想像、抑或真实

忽必烈的大半生几乎都在上都开平与大都度过,在夏季到开平避暑,秋冬则回到大都居住。他虽然拥有无数城市,却只有这二座城市对他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忽必烈详细的叙述完开平和大都的建造情况以后,惆怅地说:“可惜秉忠不在了,不然他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事情。”

至元十一年(西元一二七四年),刘秉忠无疾而终。忽必烈知道后十分难过。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一想起刘秉忠的离世,他仍然黯然伤怀。忽必烈又叹了一口气,怀念着那个与他意气相投的良臣:“秉忠侍朕三十多年,小心缜密,不避艰险,言无隐情。其阴阳术数之精,占事知来 ,若合符契,只有朕知道,别人是不会了解的啊。”

忽必烈下意识的又喝了一杯酒,这下子真是“借酒浇愁愁更愁”了。“我的皇后、我的皇太子、我的重臣,为什么我重视的人都离我而去?我拥有一切,却留不住几个人。皇帝的权力和财富有什么用?荣华和富贵又有什么意义?”

马可波罗见忽必烈一面喃喃自语,一面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这种情形他还不曾见过,不免有点不知所措,便望向在旁伺候的内侍。内侍们了解马可波罗的意思,遂躬身上前请示说:“大汗,您累了,请保重龙体,稍事休息吧。”忽必烈一听,发现自己的确需要休息一下,便点了点头,让内侍搀扶着他离开书房。

在踏出门槛前,忽必烈回过头来看着马可波罗,落寞地说:“马可波罗,你终究也将离我而去?!”在马可波罗还没回过神来回答之前,忽必烈就转身离去了。马可波罗看着皇帝的背影消失在雕梁画柱之后,他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了——几天后,忽必烈与世长辞。次年(西元一二九五年),马可波罗返回威尼斯定居。

历史的交会、文化的消长

三年后(西元一二九八),马可波罗参加威尼斯对热那瓦的战争,兵败被俘,在监狱中将他的亚洲之旅说给狱中同伴听。后者将这些见闻记录下来,后来成书出版,很快便传遍各地,成为中世纪的欧洲社会接触东方世界的最初管道。

马可波罗眼中的中国城市,进步、美丽、繁荣且富裕。有经过整体规划、有序建设的方正大城如上都、大都;有仿若仙境的江南城镇如杭州苏州;有繁忙热闹的商港如泉州广州等,城市景观整齐宽敞,居民有礼好洁,工商昌盛、百物充裕,在在都使之赞叹不已。

他的描述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史料,将那些在历史洪流里消失了的城市留在白纸黑字中。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欧洲人并不相信马可波罗对数量的叙述,例如大城市的人口动辄百万,江南城中的桥梁数以万计,港口货物的运输量是欧非大港的百倍等,都让欧洲人觉得无法置信。

因为中世纪的欧洲世界,即使当时最富强盛的意大利各城邦如威尼斯、佛罗伦斯等地,人口平均不过十万左右;威尼斯桥梁虽多,也不过以百或千位计算。时代观念的限制,使人无法跨越思维去想像,遂将无法理解的部分视为荒诞不经或夸大不实。也因此马可波罗被称为“百万先生”,而游记的原始书名也被提为“百万”(Il Milione),而非中国人熟知的《马可波罗游记》。

虽然如此,充满神秘、美丽和财富的东方世界,引发欧洲人兴起想一窥究竟的好奇,促使了后来航海时代的发现新大陆,开启了随后的殖民时代。世界逐渐成为西方人的天下,而“居天下之中”的中国,却在历史的安排下,慢慢的失去了光芒……

超出人类所能想像的事物,总是吸引人们的注意,因为人原本都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在生命的深层都留着对家的印记,想回家是人类最原始的渴望,不免让人不由自主的怀疑,世上是否真有这样的城市?(完)◇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20期【历史新观】栏目(2009.05.07~05.13)

原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22/6318.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