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远:谁是豪斯特?

德国连任总统:“为所有在这里生活的人尽职”

德国总统科勒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26日讯】5月23日中午在德国国会大楼由联邦大会举行的总统选举中,现任总统豪斯特‧科勒(Horst Köhler)以超过联邦大会成员半数选票一票的优势,赢得第一轮投票,顺利连任。

按照选举前的民调显示,豪斯特‧科勒占有百分之七十左右优势。据估计,如果选举是由全国百姓一人一票参与的话,科勒的得票率将远远超过百分之五十。

这位五年前在政治界还默默无闻的银行家,成为德国国家首席代表后,各界拥戴好评不断上升,几乎排在全国受欢迎政治家之首,丝毫不逊于他的八位前任。

科勒对人民的关怀,亲民作风、真实直率、谦逊热忱,是大多数德国民众有目共睹。他在接下来经济危机阴影下的五年里,继续承担起“国家第一人”的职责。

高精度图片
5月23日科勒获得总统连任后携夫人步出国会大楼 (Getty Images)

“谁是豪斯特?”

虽然德国总统这个职位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它的实权,但毕竟是全国最高的政治职位,只有总统才有权解散国会,所有新出台的法令都必须经总统签字批准。五年前,当CDU—CSU(联盟党)和FDP(自民党)联合推举科勒为总统候选人时,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头条文章是“谁是豪斯特?”。

在德国政界名不见经传的科勒,辞去在华盛顿担任了四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职,匆匆回国接受新的挑战,他在选举前表示:“我愿担当所有德国人的总统,做一个为所有在这里生活的人尽职的总统。”

五年前的5月23日,他以15票的领先优势,战胜五年后的同一对手施万女士(Gesine Schwan),成为联邦德国第九任总统。随后五年里,他以行动一步步地兑现着自己的承诺,成为民调排行榜上最受德国人欢迎的政治人物。

今年66岁的科勒出生在原属德国的波兰境内一个农民家庭,1944年为躲开苏联红军入侵,随父母逃亡到莱比锡。1953年全家再次逃离当时东德的统治,来到西德南部的巴登符腾堡州,四年内辗转了数个难民营,最后在斯图加特北部的路德维希堡市安定下来。

1969年科勒在图宾根大学经济系完成了学业,并留校任教,同时攻读博士。同一年,他与还在读中学时就认识的埃娃‧露易丝结为连理,她当时还是小学教师,两人育有一子一女。

从1976年开始,埃娃就追随者丈夫的足迹在不同的城市间迁移。科勒先是到当时西德首都波恩的经济部任职,1981年转到北部基尔在石荷州政府,一年后又回到科尔政府手下的财政部,从为领导写演讲稿开始,干到部长办公室主任,后来成为货币贷款部门主任,1990年被任命为国务卿。

1992年科勒离开政府部门,步入经济界,出任德国储蓄联合会主席。1998年他被任命为欧洲重建和发展银行主席,到伦敦任职。2000年,在前总理施罗德的推荐下,科勒被选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举家迁往美国华盛顿,直至2004年被推上总统宝座。

走近人心

也许是幼年时的颠沛流离让他深刻体会到百姓生活的艰辛,也许是勤奋努力的仕途发展让他踏踏实实走过了人生的实践,外表忠厚老实的科勒从不把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地位,总是以一颗平常人之心,去关心每一个平常人。

2006年1月2日,天寒地冻,遍地积雪,巴伐利亚州南部巴登莱兴哈勒市的一座溜冰馆,由于顶部积雪过多而倒塌,压死了正在馆内滑冰的大人小孩共15人。惨剧震惊了全德国。

正在当地官员居民承受着巨大的悲痛,忙着处理后事,追查责任之际,他们突然发现,科勒总统和夫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身边,没有繁琐的仪式,没有拥挤的大队随从,面色沉重的总统直接向他们询问事故的情况,后事的处理,又向受难者家庭直接表示哀悼和慰问。

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总统的焦虑,悲伤和雪中送炭的心愿,没有事先的预告,没有媒体前的作秀,科勒就在第一时间来到了他觉得民众需要他的地方。

作为国家的代表,科勒总是出现在很多光彩照人的场合。但那里不仅仅是他出现的地方,他也经常走进百姓,走访企业和学校,利用各种机会与各阶层人士交谈,关心他们的状况。

上个月他在柏林总统府欢迎一支来自巴登符腾堡州的民间传统乐队,演奏结束,他把乐队成员们叫到一起,说想和他们交谈一下。他说,很想知道目前的经济危机有没有对每个人的生活造成影响,于是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向总统诉苦。

他对人性的关爱,不仅表现在国内,还延伸到非洲大陆。当选总统后,他多次出访非洲国家,了解那里的发展情况,探讨德国提供帮助的可能性。他成为德国历史上出访非洲最频繁的总统。

他的人性,不仅对外,也展现在自己的家庭。在赢得联邦大会选举,连任总统成功的致词中,他还不忘向夫人表示感谢,对埃娃表白说“和你在一起的每个小时都是一份赐予的礼物”。


5月22日德国总统科勒和夫人出席德国宪法出台60周年纪念活动 (Getty Images)

让德国政客和高官不舒服的总统

科勒被人称为公民总统,他不愿意做“党派总统”。百姓喜欢他,正是因为他总是直言不讳指出政治,社会,经济等各领域的问题,不顾虑因此得罪了哪个党派或高官。

虽然出身经济领域,他敢于公开谴责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贪婪,早在金融危机初露端倪前,就把复杂的金融体系训斥为一个“巨大的怪物”,在吞噬民众财产。

虽然他是CDU提名的总统,却从不忌讳直言该党执政的失误。他对总理默克尔提到的政府“小步改革”说法不满,指出联合政府应有更多的改革勇气。

也许正因为对实践的了解,他对政府和经济界的批评会深入到具体领域:增值税的增加,医疗体制改革的不透明,高层管理人员的高收入。他的话往往让政客和高官觉得刺耳,却让百姓觉得畅快。

然而,他不是为了挑剔而挑剔,他的挑剔,出于对民众利益的维护,对自由民主价值的珍惜和捍卫。这是他很多演讲中让人振奋的一面。

2004年11月胡锦涛首次以国家主席身份访问柏林,和科勒会面时,德国总统照旧展现了他亲近民心和直言不讳的特色。会面结束后他对媒体宣布,在和胡主席的谈话中,他直接指出,只有给民众更多的自由和权利,才能真正激发他们的创造性。而在和胡锦涛会面前,他走近总统府前抗议中共人权侵害的集会者,倾听他们的意见。

对某些人的不舒服,科勒并不计较。他一提起当年德国图片报上的头条“谁是豪斯特?”时,总爱开玩笑说,“但愿等到我下台的时候,人们会说,现在我们知道这人是谁了,他还不错。”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26 7: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